September 2008


       【為何家族有多人,祖先、靈界只會單挑你一人?】

 

        當我門生盧ㄨㄨ離開之後,當天晚上,筆者老婆的骨盆跟腰骨及胎盤的位置,突然疼痛不已。「老公,趕快幫我加持,這是今天盧ㄨㄨ的病,反射在我身上。」筆者很快馬上為我老婆加持。至於這種現象還是好現象,因為通常患者的病,經筆者加持之後,若反射在我老婆的身上,就表示附在患者身上的靈體,已坦然接受筆者的說法,而且決心要讓筆者來圓滿這檔因果,所以是屬好事一樁。只是每當此類事件發生時,我老婆就得承受,跟患者同步的病狀,她會異常痛苦,所以筆者必須很快的為她加持,否則病痛會一直繼續下去。這是我老婆偉大的地方,十餘年來都是如此。

       翌日,當筆者起床之後,我老婆馬上吩咐筆者,立刻打電話請我門生盧ㄨㄨ,到我們所下塌Kitty

的家來。當我門生盧ㄨㄨ到達Kitty的家之後,筆者很快的請她坐下,再度讓筆者為她加持。於這次的加持,當筆者加持大概二分鐘之後,我老婆突然默默的掉下了眼淚,同時筆者也發現我門生盧ㄨㄨ也是一樣在掉眼淚。當筆者放下加持的雙手,我老婆很快的向我門生說:「盧ㄨㄨ,原來附在妳身上的是令尊的媽媽,看來她還很年輕,大概三十歲左右,我問她因何而死,她對我說是生妳爸爸難產而死的,難怪妳的病一直都是圍繞在妳的下半部。」當我老婆向我門生盧ㄨㄨ說明她患病的原委之際,我那門生,已哭得不像人樣:「師娘,妳說的話我相信,因為我祖母就是生我爸難產而死的,至今已愈九十一年了,老師!那現在我該怎麼辦?」筆者毫不思索的:「當然是趕快想辦法,將她請到妳的體外來,豈可讓她繼續附在妳身上吸取妳的正電的能量。」這時我門生盧ㄨㄨ若有所感而發:「我親愛的祖母,這二十餘難來,妳可把我害慘了!」當下筆者聽她這一說,馬上讓告訴她,藉此機會教導她一些鮮為人知的道理:「就是因為她是妳祖母,所以雖然妳生病的時間很長,但她沒有要妳的命,假使她是妳累世的怨親債主,我想妳早就完蛋了,哪還有機會讓妳遇到老師來為妳解困!」這時我門生盧ㄨㄨ一頭霧水似的又問筆者:「老師,那我再問妳,我爸爸不只生我一人,我也有姊姊,也有哥哥,為何我祖母只針對我,而不去找其他的人,這不是很不公平嗎?」問的好、問的好。筆者想再探討下去,應該會得到圓滿的答案。接著筆者再度請我門生盧ㄨㄨ,讓筆者加持。大概加持了五分鐘的光景,我老婆即發現:「盧ㄨㄨ,你不必怪你祖母,原來妳祖母跟妳於宋朝年間還是祖孫關係,所以妳祖孫兩人,具有雙層基因關係,因此 她才找妳,不找妳其他的兄弟姊妹。」筆者已經很清楚一切來龍,所以馬上跟我門生盧ㄨㄨ說:「妳回家找一張佛像,帶到這裡來,老師今天就將妳祖母請出妳的體外。」「好、好,謝謝老師,我立刻去辦。」說著,我這位門生即很快的回到家,取來了一張密宗的佛像,筆者當場即以【藉假修真】的法門,將附在她身上,那位難產而死祖母之靈體,請入她取來的那張佛像之內,然後交代她,必須將此佛像擺在其父親的書桌上,每天由她爸爸親自奉一杯白開水,這樣她的病一定會好。因為她父親的家,從來未設過神位。再說我門生是出嫁之女,所以夫家不宜設娘家祖先的牌位,因此筆者以最方便的方法幫她,沒想到當天挨一切事情辦妥之後,我那門生盧ㄨㄨ二十餘年的病,即完全消失無蹤,隔著翌日她很高興的陪她女兒,一起去夏威夷渡假一星期,回來之前,還打電話跟筆者說:「老師、師娘,好感謝你們,自從那天起,我下身的病都好了,謝謝老師、師娘!你們讓我們在夏威夷玩得好開心,我們回家之後,一定很快去見你們,再見、BYE!」                          

        其實我門生盧ㄨㄨ,今天所遇到的盲點就是目前很多眾生的盲點。藉此機會,筆者就以十餘年來,為眾生靈療之經驗所得,很誠心的向各位有緣讀者報告,希望也藉此機會能緣遇一些社會正義賢達,若有跟筆者有所同好者,能相互切磋,藉以將無形靈界眾生與有形眾生之互動現象,正確的告知社會大眾,以防範社會大眾聞靈界即生恐懼,則亂投醫而受害。筆者深信,這對社會大眾來說,一定有其正面之意義的,因為時下很多社會大眾,欠缺這方面的正面認知,所以每遇到靈界之事,就不知所措而亂投醫,令一些江湖宵小、神棍、心術不正之法師,有機可趁,而被蠱惑,導致身心受害遺恨一生。

       「為何家族有多人,祖先、靈界只會專挑你一人?」我想這個話題應該是,有人類因果以來,所有眾生都無法確實瞭解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也是筆者從懂事以來,是屬最想揭開答案的問題,沒想到最後筆者竟然無意中,落入這條探討文化之路,可能是天意或深意識使然吧!「為何家族有多人,祖先、靈界只會專挑你一人?」這個問題經筆者靈療十餘年的經驗,發現其中原因不外乎以下幾種;一、與去逝祖先的基因比其他家人較接近者。【包括外祖父、祖母】二、除了與近代祖先具有基因關係,再加上過去輪迴轉世也有其基因相連者。【如本單元的故事女主角,我門生盧ㄨㄨ跟她祖母的關係】三、住家陽宅風水犯錯者。因為祖先的陰宅風水錯了,陰宅風水無法產生正電磁能,來補足其生前被破壞的基因缺口,所以死者必須循著跟她有基因關係的後代子孫身上,不斷的去吸取其含正電的磁能,以恢復其生前被破壞之基因,蓋因為其子孫住家風水錯了,不能產生正電磁能之保護層,來幫他抵擋祖先的侵襲,因此其去逝祖先,則會輕而易舉的找上門來。四、在眾生輪迴轉世當中,有過恩怨情仇關係者。俗稱【怨親債主】。五、住家陽宅四周之氣場遭到破壞者。因為人體的電磁波場,跟住家陽宅氣場之電磁波場,一直是在互動的,因此,住家陽宅氣場若遭到破損,一定會反射在住在裡面的人身上。以上幾種現象都是經筆者多年謹慎研究的解果,希望各位讀者,可供專業參考或茶餘飯後。更期望有同好者,能多多不吝指點!

 

 

        太乙明心 2008.09.23完稿於美國舊金山

Advertisements

       【骨肉本是兩姓生  是吉是凶必相連  無奈眾生不識相  誤將陰陽分開想】

 

        一個秋風送爽的傍晚,我的大徒弟梁文翔【元陽】帶著一批遠從聖地牙哥來的朋友來看筆者。

他們都是西班牙裔的墨西哥人。其中有兩位女士對筆者,聲稱他們有癌症,都是經過醫生診斷過的。一個是肝癌,一個是喉癌。罹肝癌者已接受手術與完成第一療程的化療。罹喉癌者,是剛經醫師診斷過,但尚未接受診治。聽我大徒弟說,這些人是一週前,適逢他去聖地牙哥幫人堪陽宅風水,經業主介紹方認識的。我大徒弟向來就是熱情特別,每當遇到有人罹患疑難雜症,即會人病己病似的,很熱心、很急迫的幫他們介紹予筆者,好讓那些受苦受難的眾生,能在最短時間內,獲得解脫。

       大凡所有來接受筆者靈療的人,通常都必須先經過我老婆法眼的掃描,之後再決定,是該靈療處理或該看醫生診治或調整改善風水以治之。今天來的墨西哥人也不例外。首先讓我老婆法眼撒描的是罹患肝癌的患者。當我老婆撒描之後:「這位女士的病是肝,目前肝還有一點不適,但已經沒有癌細胞,至於她的病因,是來自她家的風水所致,她家東方的氣場受到嚴重的破壞。」當我老婆這些話,經我徒弟翻譯給這位患者夫妻聽之後,當場四位訪客,馬上都豎起大拇指:「MY-COD」。後來這位罹患肝癌女士的老公,將一年前在她家東面挖掘一棵大樹的事,講給在場的人聽,印證了我老婆所說的話。接著馬上換,那位罹患喉癌的女士讓我老婆掃描。這次我老婆看的好像比較仔細,因為我發現她用的時間比較久。筆者心想一定有所蹊蹺。「梁文翔,你幫我問問這位女士,她的父親還健在嗎?」隨著我門生梁文翔,馬上替我老婆問這位墨西哥女士。這位女士說她爸爸三年前就去世了。

「梁文翔,你再幫我問這位墨西哥女士,當她父親去世之前,她父親是不是喉嚨有插著氣管?」

這位女士很肯定的回我徒弟梁文翔:「是的、是的,我父親去世之前就是一直插著管子。」聽她這一回答,頓時,我老婆瞪出了一臉笑容:「梁文翔,你告訴這位女士,她沒有罹患癌症,她的喉嚨不舒服,那只是她死去的父親,再跟她感應而已,這種現象,只要讓你老師,加持個幾次就OK了!」當我大徒弟梁文翔,將我老婆所說的話,翻譯予這位墨西哥女士,當場她跟她老公樂的不得了。隨著為了要印證她罹患的不是癌症,當場即接受筆者的加持,當筆者將她加持之後,她發現喉嚨之一切不舒服的現象,完全消失了。這印證了我老婆所說的話,兩個夫妻更是感激的留下眼淚,口中還一直說著非常謝謝、非常謝謝的西班牙語。當一切事相都搞定了,大批人馬即匆匆的離開了。

       當筆者大徒弟梁文翔,帶著大批人馬離開未經片刻之後,我一位女徒弟盧ㄨㄨ也來了。「老師,師娘,我昨夜幾乎快死掉了?」當她這一說,令我夫妻非常緊張,很快的問她:「出了什麼事?」「還是老毛病,昨晚不知何故,整個骨盆跟腰,痛的我幾乎快死了。」筆者這位女徒弟,年前也是經過我大徒弟梁文翔介紹認識的,首先是來靈療醫病,後來恫查筆者是個真正傳正道之人,才毅然跟我學風水。因為她身上罹患了兩種病,一是心絞痛、一是骨盆跟腰的骨骼疼痛。幾年來,她為了身上的疾病,可說訪盡了天下名醫,無論是西醫或中醫,都束手無策。最後只期望仰賴宗教異人,能以特異功能來幫她,沒想到幾年下來,卻發現她在這方面所發費的金錢與精神,遠比過去看醫生的還多,但對她的病情,始終還是無所改善,令他心灰意冷到了極點。去年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認識了我的大徒弟梁文翔,才介紹來讓筆者試試靈療,沒想到,當日就有所見效,讓她又燃起了快樂的火花,但一年來,因為發病的源頭尚未找到,以致筆者為她靈療的效果未臻理想,她身上的病,還是斷斷續續的在復發,只是發病的次數比以前少了,而且疼痛的曾度也較輕了。每次她一發病,就會急著找筆者為她加持,只要筆者為她加持一次,她就會好過一陣子。每當她受我加持後,離開之際,筆者望著她的背影,就會感到無限的無明與無奈。當我的無奈被我老婆發現時,她就會安慰筆者:「老公,你放心啦,這只是時空因緣尚未成熟而已,你不必急也不必操心,再說她是個孝女也是個好人,我相信圓滿的時機很快就會來到的!」

       按照常例,筆者馬上即請我門生盧ㄨㄨ坐下,讓筆者給予加持。大概加遲了十餘分鐘,她整個人就顯得很舒服,所有的疼痛於剎那間全部消失。「謝謝老師!」又是一句謝謝老師,好熟悉、好虔誠的語氣。令筆者非常慚愧與不甘。這時我老婆突然出聲:「盧ㄨㄨ妳是不是除了骨盤與腰股疼痛之外,還有整個胎盤的位子都會痛?」「是呀!」我老婆聽我門生盧ㄨㄨ這一回答,若有所思,對筆者點了兩下頭,當場筆者也不解其意。當下我的門生盧ㄨㄨ很高興即離開了!

 

           太乙明心 2008.09.18完稿於美國舊金山

      【在生不造一切業,死後甭討一切債,此乃圓滿真妙訣,但願眾生知我心】

 

       2008年7月18日,筆者今年二度到舊金山。一下飛機就受涼不適。因為台灣太熱了。台灣、美國兩地的溫差很大。尤其美國舊金山的灣區,氣候堪稱世界最好的地帶。所以每年夏天,筆者都會盡量的呆下來。

      還是老樣子,一到美國舊金山,就下塌kitty的家。幾年來筆者夫妻受到kitty全家的關照,此情此義真是沒齒難忘!每到夜闌人靜,筆者就會想到kitty夫妻開餐館,為了養家活口,每天早出晚歸,忙的不可開交,還要惦念我倆的生活起居,這種可貴的善行,更增加筆者【善護眾生】的信念。

       翌日早上,一位罹患皮膚病跟頭痛的女士來訪;「大師、師娘你們好!你們終於被我盼到了,我每天都叮著你的網站,期盼你們趕快來到美國。」「小姐妳好,怎麼這麼早就來看我?請坐、請坐!」筆者很禮貌的問候這位來訪的女士。「小姐,妳的皮膚病沒有改善嗎?」在一旁我的老婆,瞞關心的問著這位女士。其實這位女士上次就來讓我看過,只是筆者已忘記她犯的是什麼毛病?還是我老婆記性較好。「師娘,我的皮膚是好很多了,否則我怎會期盼你們趕快來,但是最近又增加了一個項目,大概一個月前,一個星期日的早上,當我起床沒多久,突然感到一陣頭痛,我老公馬上帶我去看中醫。醫生說是我用腦過度,只須要休息幾天就好了,過了幾天根本沒好轉,又趕緊去看西醫,西醫說暫時找不到病因,要我腦部斷層掃描,結果還是找不到病因,所以心想只有找老師跟師娘嘍!」「謝謝妳對我們的信任!」這時筆者拿了個小凳;「小姐請坐下,全身放輕鬆,閉上眼睛,我幫妳加持,看看問題出在哪。」當筆者開始為這位女士加持之際,我一位具有法眼的朋友也到了現場。我這位友人,過去也是我的患者,當她的病被我醫好之後,她的法眼也同時的被打開。所以每當筆者到舊金山來,在工作之餘,都會來幫我。目前在世界各地,已開法眼能幫我的人已屆十餘人。

「在生不造一切業,死後甭討一切債,此乃圓滿真妙訣,但願眾生知我心。我太乙明心能在此時空,與你相逢,算是有緣,希望你能珍惜。更希望我對你叮嚀的話,你能聽進去。上天有好生之德,上天要你到此時空,不是要你來討一切債,他是要你來圓滿一切債,因為討一切債,是再度的造一切業,希望你能洞察上天的一片善意!」當筆者對這位女士靈體內的怨靈加持說法之際,同樣的事又發生了,這位女士首先慢慢的流淚然後放聲大哭。同時我老婆跟我那位具有法眼的友人,對筆者輕輕的說,在這位女士的身上有一個男性的靈體。突然這位女士,邊哭邊說一種大家都聽不懂的語言;「ㄨㄨㄨㄨㄨㄨㄨ」,當時筆者即要求這位女士身上的怨靈,要他轉為中文;「你說的話我聽不懂,請你轉成中文,否則我無法幫你的忙。」「ㄨㄨㄨㄨㄨㄨ」他還是不轉成中文,這時筆者有點生氣;「假若你在執迷不悟,那我就馬上不跟你加持,而且也不幫你圓滿這段因果,讓你永遠關在你自造的地獄裡,永恆輪迴在因果的苦海當中。」說著筆者即將雙手要放下了下來,突然;「好啦,我說,我說,你要我說的這種話,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筆者知道,在這位女士身上的那位怨靈已願意讓我來為他圓滿這段因果了,所以筆者馬上問;「你從哪兒來的?」「我從黃土高原來的。」筆者順著問;「你跟這位女士是何關係?」「是兄弟,我是哥哥,她是弟弟。」筆者再問;「你姓什麼、叫什麼名字?」「我姓林,但,我已忘記我的名字,因為時間太久了!」筆者趁興追擊;「是有多久,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元朝初期,逃難的時候。」筆者心想如果真的是元朝初的年代,那至少也近千年之久,難怪連自己的名字都會忘記。以筆者多年的靈療經驗,大凡要接受筆者修圓的靈界眾生,首先一定會讓我老婆或我門生看到他的靈體,然後筆者一定要有耐心的去給予加持與對其說法,像目前這種現象,通常於短期內就可圓滿。但很少一次就能搞定的。「謝謝你對我的信賴,我希望你能知道我的用心,我絕對是真心真意的在幫你圓滿前世的因果,而且是無條件的。」「謝謝老師!」說也奇怪,所有靈界要離開之際,都會稱呼筆者是老師。「大師!方才我在做什麼?為什麼我會大哭?為什麼我會講那種連我都聽不懂的話?為什麼說他是我的哥哥?什麼元朝初?什麼黃土高原?這是什麼狀況?」當那位靈體退出之後,這位女士馬上像夢中驚醒。「小姐,你不必大驚小怪,其實你的病跟你前世有關,所以醫生無法醫你,因為這是你靈體所引發的病,不是一般病菌所傳染的疾病。若不將你靈體內的怨親債主,圓滿處理,你的病是永遠醫不好的,如今你靈體內的那位怨靈。已接受我的說法,要與你圓滿過去的一切因果,這樣一來,你的病很快就會自然而癒。但你不能再犯錯,你要正心善念去對待你身邊的一切人、事、物,而且要多行佈施,佈施不是叫你拿錢去捐人蓋廟、蓋寺、蓋教堂,也不是叫你拿錢去捐什麼慈善機構,是要你真正的去幫助需要你幫助的人,不是一定要捐錢。這樣才不會辜負他對你的一翻善意!」「謝謝大師的指導,你交代的事我一定會盡力去做。」

        當時說也神奇,當這位女士說他一定會照筆者所交代的話去做的同時,這位女士突然打了兩個很大的咯;「大師,我的頭痛好多了,謝謝大師、師娘!」隨著這位女士即很高興的離開了kitty的家。當她走了之後,我老婆跟我那位開法眼的友人,才跟我說;「這位女士還會回來,因為在她身上的那個怨靈,尚未全然離開她,還一直環繞在她的身邊,目前只是暫時跳出了她的肉體而已。」雖然筆者處理過無數的個案,但事前我都處在狀況外,所以事後我就會問我老婆,一切事相發生的原委,因為她具有法眼,能看到一切事情發生的真相。最後我老婆還告訴我;「老公,這位女士身上的怨靈,就是元朝初,跟她一起逃難的哥哥,因為她哥哥心中有恨,所以無法投胎轉世,當時她還小,不懂何者是恨,所以才能轉世,也因為如此,她哥哥才藉著她的靈體來到這個時空,因為當時她們一直在逃難,根本無法洗澡,全身長滿了瘡,所以在這世,才反射在這位女士的身上,至於她的頭為何會痛,目前我們還看不到狀況,所以我們認為她還會來。」

 

            太乙明心 2008.09.22於美國舊金山

        【中國的風水學,何以是韓國的文化遺產?】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想這是今日時空很多人都會碰到的機緣。尤其是對【政治的表態】。

筆者於2008.03.02日在美國華府【今日世界電視台】現場叩應節目中,被多數熱情的觀眾,強烈的要求,要筆者表態,對今年台灣總統的選舉,我要支持何人?當時筆者毅然表明;【台灣這次總統選舉,我全力支持馬英九】。筆者屬公眾人物,對社會一些較敏感事相之看法,往往是社會大眾最好奇的一環,尤其是政治這一塊。因為選戰如同賭博,是屬一翻兩瞪眼之事。何況這類事相,內涵錯宗複雜難以審判。有些人可藉這種方式,來考核一些所謂大師級人物的功力,有的可藉筆者的表態,來幫候選人加分。有些投機份子,也可利用此四年一次的機會,來製造其假相的【知名度】。

      其實這類【極端表態的事】對筆者來說,是屬司空見慣,筆者不是奸巧投機份子,向來對我該說的、該做的,一定明明白白的表態。記得去年我在中國北京天壇,適逢美國今日世界電視台及澳洲電視台的兩位主播在天壇採訪,當時他們對筆者提出兩道最尖銳的政治課題,一、問我對中國與台灣兩岸狀況有何建議?二、對一國兩制,我身為台灣人有何看法?一樣,我還是明明白白的表明我的看法與立場,對當前兩岸的演化狀況,我希望【以時間換取空間】是最好的策略。至於一國兩制,以目前大陸政治、經濟、社會、司法之形態,台灣人暫時是不會接受的,包括筆者在內。【對與錯】對我來說只是人生的過程而已,因為我是人,我是一個跟社會大眾一樣的凡人,我不是神或人上人,我有自由意識,至於我對每個事相的看法,對與錯那是種自我評估的標準,跟其他人一樣,自由民主的可貴就是人人都有他思想、行為表達的自由空間。

      從筆者公開表示要全力支持馬英九之後,為了表達我對事物的負責,筆者一個星期之內,已向社會大眾發表了【台灣中華民國】與【民進黨不等於黨外】兩篇文章,以讓社會大眾對台灣的政治生態能更深一點的瞭解,才不會選擇錯誤而遺憾終身!而且也得到相當的回應與爭論。

      2008.03.08筆者從華府回到舊金山,我所有的門生都很訝異;「老師,你不怕民進黨宰了你?」「當然不怕,我深信民進黨該不會墮落到這種田地吧!何況我又不屬那種舉足輕重之人?」筆者講的是事實,筆者乃是一介區區文化人算哪根蔥,民進黨哪有心思理我?再說台灣能在世界立足,就是因為台灣夠民主、自由。「老師,明天早上10點你有一個堪陽宅的工作。」我門生kitty向我交代行程。「謝謝!」我跟我老婆異口同聲的向kitty道謝。「老師,明天我會帶你跟師娘一起去,因為我要現場實習。」「這很好呀!」我老婆對kitty一向就很好感。

       翌日清晨,kitty就帶著筆者夫妻,到Oakland去赴約。從kitty家Cupertino到Oakland,這段路,是最容易塞車的路段,尤其是早上上班的時刻。kitty大概開了一小時又二十分才到目的地。筆者一下車,馬上看到這戶人家,很明顯的一個【漏財梯】,正對著大門。而且大門前的中央,又立著一隻【禁止停車】的標示牌。筆者心想,這棟房宅能住嗎?這時我門生kitty已去按門玲。主人很快的就來開門,迎接我們入內。「讓我先測量一下房宅的角度,再進去?」筆者跟主人說著。隨後,筆者跟我門生kitty開始各自測量此棟房宅的角度。「老師,我測量的結果,是5度,座子山。」「沒錯,正是5度,座子山,地磁走向屬正確。」筆者跟kitty測量之後,相互對照各自測量的結果。

「大師,我家的風水好不好?」這家主人,看我師生測量其家住宅角度之後,立刻即想知到結果。

「小姐,不用急,入內再說。」kitty馬上替筆者回主人的話。隨著,大夥兒都進入此房宅的客廳。

大夥進入客廳,筆者即請主人提供住在此房宅內,所有人的生辰資料給kitty。讓kitty添妥【陽宅磁能場解譯】,好讓筆者來為這為主人,剖析他家風水的狀況。

「請問小姐,妳們是何年、何月搬進來住的?」我門生kity邊問邊寫資料。「kitty小姐,我姓林,大家都叫我林繨。我們是去年2007,農曆元宵節前一天搬進來的。」「這房子共住幾人?」「共住4個人,除了我跟我老公、我兒子之外,還有我婆婆。」這位女主人,跟我門生kitty互動的很好,所以很快的,kitty即將【陽宅磁能場解譯】完稿,交給筆者來向屋主解釋,此房宅的風水狀況。

「林小姐,據妳提供的資訊,妳家於2007年農曆正月入宅,第一、妳家座的是不好的龍氣,此龍氣叫【退龍】,退龍的反射現象是;退龍人事皆不順,半年即見起禍殃,水年多病子不利,金木之年運不吉。第二、入宅的月令不對,犯了煞氣,於三年之內,家中必會有人犯血光開刀或意外死亡或罹患癌症。第三、妳家外樓梯正對大門,形成漏財梯,容易不聚財。第四、這是最可怕的一件,就是社區人行道邊,正對妳家大門,那隻禁止停車的標示牌,必需請社區管理處的人,將它移開,不要正對妳家大門即可,否則,妳家中會有人,不是常出車禍,就是心臟疾病或開刀。」當筆者將林小姐住宅的一切風水反射現象,一一的向林小姐陳述之際;林小姐的婆婆抱著林小姐一歲多的小兒子,從臥室內走出來。「大師您好!大師請你要跟這些居住在國外的年輕人,好好的上一課,否則這些年輕人都不會相信風水的可怕的,而且還常常誤解我對他們的關心。說我相信風水是種迷信。」這位林小姐的婆婆,一見筆者,即滿口苦水。「大師,妳的意思是說,我的家風水很不好,那我就必需趕快搬家換個房子?」林小姐聽筆者的解譯之後,馬上跟筆者反應。「小姐,風水是一種電磁波場。它是由一、時間;入宅的時間或整修的時間。二、空間;房宅在地球的緯度即宅內的空間配置。三、物質;建物本體。四、現象;房宅外圍的一切大自然景觀之排列現象及其地磁走向。伍、氣源;房宅本體含正電地磁的發源點。氣源是根據房宅的緯度,而有所不同的位置,不是一般市井所稱的,左青龍右白虎之類。以上五大方程式,就是構成風水的基本要件。還好妳家的地磁走向是正確的,否則真的誠如妳所說的,必需搬家。」「大師,你的意思是說,我家還有改善的機會,不必搬家。」林小姐聽筆者再次的講解之後,很欣喜似的問筆者。「Yes,因為地磁走向是大自然既定的現象,人是無法去改變的。至於房宅的龍氣,跟一些人為外觀現象,這些都可擇時間即可改變的。比如;妳家的漏財梯或門外的停車牌,可擇一不沖不煞的時間,請人來修改。妳家的龍氣,今年2008剛好可以調整,因為妳家房宅的角度,於2008年可調整為【富龍】,所以妳不必搬家。」林小姐跟她的婆婆聽完,筆者對她家風水解譯清楚之後,很高興的再問筆者,今年她們要如何處理,才能將她家不好的風水,改成好的風水。當場筆者即很仔細教林小姐,如何以整修的方式,來改善她家的風水。通常房宅的地磁走向,若是不對,筆者才會建議住者搬家。林小姐的住家,地磁走向是正確的,所以不必搬家,只要修正即可。

         「大師,我打由內心的佩服你風水的專業,我活了這把年紀,從來沒見過,像你這樣對風水如此精準的風水師,而且你的風水道理,很實際、很科學,更可貴的是精準。因為我這個孫子,就是風水的受害者。」當筆者將調整龍氣的事宜,交代好林小姐之際。坐在沙發,手中抱著孫子的婆婆,有點激動似的對筆者說。「婆婆,你家小孫子怎麼呢?」筆者順口問著婆婆。「小小年紀,心臟就被開一刀,說是先天性靜脈接頭有毛病,醫生建議要馬上開刀,所以上個月就開完刀了。」這位婆婆有點不甘的對筆者說著。「婆婆,反正事情已發生,不必再去執著。如今還好還能即時有所補救,算你家有積德,才能有此福報。」隨著筆者馬上將林小姐的家,解除一切煞氣,也給這位剛開完刀的小弟弟加持。說也神奇,當筆者對這位小弟弟加持之際,這位小弟弟顯的非常的安祥平靜,令在場的人,都感到訝然稱奇。「大師,我孫子的病會好媽?」「當然會好,婆婆妳放心啦,只要妳家風水調整之後,妳孫子的病就會漸漸恢復!」

         筆者的風水專業,不但是有學術根據,而且經過近二十年的有形印證與無形印證,從來未有失誤過,因此才敢大膽以【推動中國文化】之傳道者自居。筆者精研中國風水學,一直以【科學邏輯】的指標,不斷的研究、印證。從來不敢敷衍了事,所以才有今天的成果。筆者曾經跟一些研究DNA的專家學者與研究電磁場的專家學者表示過,只要筆者的風水專業,加上DNA工程的專業,加上電磁場工程的專業,懇定可以穫得【諾貝爾獎】,讓世界人類對中國的風水學,刮目相看。這樣韓國人就不敢說【風水是他們的文化遺產】了。

 

          太乙明心 2008.08.15完稿於美國舊金山

         【骨肉本是兩姓生   是吉是凶必相連  無奈眾生不識相  誤將陰陽分開想】

           2005年暑假時段,筆者為了阿根廷之簽證事宜,在秘魯首都一一利馬,多呆了大概半個月的時間。於此段等VISA的日子裡,在利馬,筆者除了借機休假之外,還處理了幾則耐人尋味的靈異事件。

          一天近午,一位秘國的女企業家,跟她幾個好友來訪,說打算在利馬市中心,租一棟樓房來當辦公室,想聘筆者去幫她勘大樓的風水。她們大夥兒一進門,筆者的姪女一一王ㄨ琪,即很禮貌的招待她們在客聽閒聊,等著筆者來見。「王ㄨ 琪,她們是誰?有何事?」 筆者一進客聽,首先即跟這些女貴客,個個行禮問好,也很快的問我姪女,想知道這些女人的來意。「阿伯,她是秘魯當地的女企業家,其它這幾位是陪她一起來的朋友,這位女企業家,要請你去幫她勘一棟大樓的風水,她想在那棟大樓裡,租一個樓層來當辦公室。」筆者當場以微笑跟點頭來回應,這位女企業家的邀請。「謝謝!謝謝!」

        筆者有多位姪女,其中有兩位,經常在為筆者翻譯英文跟西班牙文。一個叫王ㄨ琪、一個叫王ㄨ

薇。她兩姊妹學業堪稱一級棒,語言天分都很高,尤其是待人更是溫柔和順又熱情。所以筆者在利馬市,每場演講或幫當地人勘風水,都由她兩姊妹輪流負責翻譯。今天是輪到ㄨ琪來翻譯。大夥兒搭著兩輛轎車,往熱鬧的市中心開。大概二十分鐘的車程,就到了目的地。筆者一下車,馬上在大樓的廣場地面,覓一無受鐵物或高壓電干擾的地點,打開羅盤勘測大樓的緯度。之後,大夥兒進了大樓的電梯,直達大樓的最頂層第八樓。這棟大樓位於較靠海邊的角落,站在頂樓,一眼望去,可看到海陸相連的景觀,真是美不勝收,令人心曠神怡。當大夥兒在這棟大樓堪查一翻之後,「阿伯,這棟大樓的風水好不好?」我姪女王ㄨ琪代這位女企業家,急著問筆者。「很好、很好。但有一點點暇疵,必需處理。」「是什麼暇疵?」我姪女王ㄨ 琪很在意的問筆者。「這個樓層有一個年輕的女性靈界眾生,她是上吊自殺死的。」當我姪女這一問,我老婆馬上代筆者向她回答。「阿伯,這件事要向女企業家說嗎?」 「當然要跟她說清楚,否則我們就有失職業道德,因位今天是她用錢聘我來為她工作的,我們必定將真相告訴她。」當筆者跟我姪女對話之際,這位女企業家若有所感的對我姪女發問:「這棟樓層有問題嗎?」我姪女經這位女企業家這問,有點不自在似的回她的話:「是的,我伯父說這棟樓層的風水很好,但有一些暇疵。」這位女企業家聽我姪女,這一回答,頓時滿臉的疑惑:「有什麼不妥嗎?」當下,我姪女一直看著我臉上表情的回應,最後還是照筆者的原則坦誠的告訴女企業家;「這棟大樓,曾經有一位年輕的女孩,上吊在這個樓層,至今她的靈魂,還一直逗留在這裡。」當我姪女這一說,當場這些女人,有兩種反應;「O !MY-GOD!」那些女企業家的好友異口同聲的驚叫著。但這位女企業家卻若無其事的稱讚說:「very-good !very-good!」對女企業家這種反常的反應,令大夥兒感到非常訝然。「why?」當下我姪女對這位女企業家的反應,真是百思莫解。原來這位女企業家早就知道這檔事,聽說五年前,這個樓層是一家很大的會計公司,因為公司一位女事務員,跟老闆搞不正常關係,後來被老闆娘發現而挨告,在一個週末的夜裡,這位美女想不開,則上吊自殺於此辦公樓內。從此以後,這棟樓層有人常常聽到恐怖的笑聲或哭泣聲,因此這棟大樓的老闆,一直以很低的房價,想把它租出去,但這幾年來,始終無人問津。這位秘國的女企業家將她所知的一切資訊,一五一十的告知我姪女。「那這棟樓層就永遠無法居住了嗎?」當這位女企業家將一切事相說清楚之後,她的友人們馬上問我姪女。「這我得問我伯父,才知道。」隨著,我姪女即當場問筆者。「當然沒問題,只要將此女魂請走,就可以居住了。」後來筆者即當場請這位女魂來加持,於加持當中,筆者一直跟她說法,希望她能放下一切恩怨情仇,誠懇的告訴她,只要她能放下一切恩怨情仇,就能得到筆者加持的正電能波,即可馬上往升法界去修行或排班投胎轉世。當筆者加持大概十分鐘的光景,我老婆就跟筆者說:「老公,這位女魂很感激你的加持,而且聽下了你的說法,高高興興的往升法界去了。」後來聽說這位女企業家,以很低的價錢將此樓層租了下來,而且至今一直未讓大樓的老闆知道,筆者去處理那位女魂之事。

         回到家已近黃昏。一進門,家裡又來了一個小客人,在客聽等候著。「阿伯,她是我的同班同學,叫瑪麗亞。」筆者小姪女王ㄨ儀,見到筆者進入客聽,馬上將這位小客人介紹於我。「有事嗎?」筆者問著我小姪女王ㄨ儀。「阿伯,我同學瑪麗亞,說她常常遇到鬼,而且那個鬼會將書架上的書,拿下來看。有時還會趁她睡覺的時候,摸摸她的臉。」「你問瑪麗亞,她會害怕嗎?」筆者聽我小姪女,陳述這位小客人瑪麗亞遇到鬼的事,心已有底。「瑪麗亞說,起先她有一點怕,後來就不怕了。」「這件事發生多久了?她有告訴她的父母親嗎?」筆者很細心的邊問邊研判。「瑪麗亞說一開始就告訴她媽媽,其間她爸爸也請了教堂的牧師來處理過幾次,但都無效,後來久而久之,她就不怕了。」「那她今天為何會找到妳?」「因為我們今天下課的早,在等校車時,兩人無聊閒談,無意中我講到你很多神奇的故事,她才告訴我,她今天非來看你不可,因為她說昨天晚上,她家的鬼跟她說,因緣到了,她整天為了這句話,不解其意而恍惚,當她聽到我提起妳的神奇時,她家的鬼所說的那句話,又在耳邊響起,所以她才絕定來看你,她也已跟她媽媽通過電話,她媽媽不但不反對,而且很歡迎。」我小姪女王ㄨ 儀,很快的將瑪利亞的來意與遭遇,清清處處的告知了筆者。「那我們馬上就去,將瑪利亞與鬼的事,處裡好了之後,才回家吃晚飯,反正妳媽晚餐還未準備好、妳爸也未下班。」說著,四個人馬上叫了計程車,直奔瑪利亞的家。

        當筆者三人到達瑪利亞的家,她全家人都已待在門前迎接。她們那種待客的熱情,真令人感動。大夥兒進了客廳,我小姪女王ㄨ儀,即很快將筆者夫妻,介紹給瑪利亞的家人認識。之後,筆者夫妻就隨著瑪利亞家人的引導,勘查她住家裡外四周的環境。瑪利亞的家,是屬傳統西班牙式的建築,已住了幾代人。家中除了父母及兩位哥哥之外,還有高齡的祖父、祖母,看來全家人都很融恰。宅內的擺設都很雅緻,尤其是書房,令人感受到一股書香門第的氣息。當大夥兒走到一處房間時,我老婆馬上跟筆者說,就是這一間。「請問這間是誰的臥房?」筆者問著我小姪女。我小姪女馬上轉身,以西班牙語問瑪利亞的媽媽。「是瑪利亞的。」我姪女向我回話。其實筆者看著瑪利亞臉上的表情,即已知道答案了。當下筆者立刻舉起雙手,開始在此房間加持。當筆者加持不到五分鐘的光景,突然瑪利亞放聲大哭,令在場的家人,感到莫明異常。尤其是瑪利亞的媽媽,真是驚慌失色,不知所措。「why?why?」還是我小姪女較機靈,馬上跟瑪利亞的家人解釋:「各位不必緊張,這不是瑪利亞在哭,那是跟瑪利亞有緣的那位靈體,藉著瑪利亞在哭,很快就沒事了,而且這是好現象,這表示,那位在瑪利亞房間的靈體要離開你家了。」經我小姪女這一解釋,瑪利亞全家人,才鬆了一口氣,靜靜的看一切事相的演化。隨著筆者加持的結束,瑪利亞的哭聲,漸漸停了下來。「媽咪,好其怪耶,我跟本沒想要哭,但,不知何故,我感到好像要跟你們永遠的離開了,心裡感到很難過很難過,自然而然的就一直哭了出來!」當瑪利亞這一說,令全家人又是一頭霧水。這時我老婆感緊提出解譯:「王ㄨ儀,妳跟瑪利亞家人說,方才瑪利亞這種現像,是因為她房間內有一位她家去逝了很久的祖先,藉她的肉體來向我們表答一些事情,請大家不必驚慌。」我小姪女很快的就將我老婆所說的話,翻譯給瑪利亞全家人聽,她們才放下心。接下來我老婆又繼續,將一切事相說個清楚:「在瑪利亞房間內的靈體,是瑪利亞祖母的妹妹,她於十七歲那年,罹患了急性盲腸炎,死在這個房間內,因為她很喜歡這個房間,所以一直不想離開,因此誤了投胎的時間。多年來,她一直無法轉世,每天跟著瑪利亞進進出出。今天適逢大師來到利馬,她知道機會來了,她也知道大師能讓她轉世,所以才告訴瑪利亞,時機成熟了。如今這位靈體,不但接受大師的說法,也已接受大師的加持,她很感動,很歡喜。剛才,當瑪利亞的哭聲停下來時,她已高興的離開了妳們,到法界準備去投胎轉世,永遠不再回來了。方才瑪利亞的一切舉動,就是她藉著瑪利亞的身體,來表達她對你們的感情。」我姪女將我老婆所說的這些事相,又詳詳細細的對瑪利亞全家人翻譯一遍。這時瑪利亞的祖母,突然很激動的,一邊掉著眼淚一邊很感激的對筆者說:「大師,你們夫妻,真的很令人欽佩,因為我妹妹的死,全家人只有我一個人知道,而且我從來就未告訴任何人。今天你們既能將此事,知道的如此清楚,我絕對相信你們,一定有能力將我妹妹,超度到天堂去,謝謝你們,非常的謝謝!」。

 

      太乙明心  2008.09.15完稿於美國舊金山

        【父似日月常照光,母如大地施甘霖,但願雙親永健在,孝順兩字離不開】

         2007年 7月,美國舊金山的聖荷西市,在中國道統宗堪輿學舊金山分會的一場【風水與人生】的座談會上,發生了幾個神奇事相,如今還在筆者的靈異傳奇領域裡,繼續漫延燃燒著。

        座談會一結束,有一些絕對認同筆者的專業之觀眾,就會當場登記,要聘筆者去堪他家住宅的風水或祖先的陰宅。但還是瞞多的猶豫不決、冥頑不化者,這種現象,筆者早期真的很在意,但,如今筆者已進入了【一切隨緣】的意境,也就一切隨遇而安了。記得恩師在世之時,常常提醒筆者:「世上有福報的人少,無福報的人多!」恩師這句話,真是金玉良言。每當筆者一場演講會下來,即會感受得到,當時恩師的高瞻遠矚與對筆者用心之良苦。

       今天的會場來了很多人,新雨舊知相聚一堂,幾乎將會場擠的水洩不通。現場除了筆者精湛分析風水的重要性之外,還開放給所有觀眾現場發問。通常觀眾們所提的問題,都只是一些很平常的常識而已。對筆者來說,真是小學生問教授,駕輕就熟的不得了。「請問大師,聽說臥室內,睡床不能放鏡子,為何?」這可說是每場演講會,都會有人發問的風水常識:「當然不可以。鏡子照到床,夫妻常少架,這是風水的一種現象之反射。」「請問大師,聽說廚房的門,不能正對廁所的門,是不是真的?」「當然是真的,這也是一種風水反射現象,這種現象會造成住在屋內的人,常常發生意外或重大疾病而住醫院。」「請問大師,聽說人死後不能放在靈骨塔,是真的嗎?」說也奇怪, 當這位女士對筆者發問之際,筆者內心即告訴我,今天就以這位觀眾之因緣為主題,來解譯為何人死之後,靈骨不可放置在靈骨塔。「請這位資深小姐過來一下,我想以你的案例來回答你所問的問題。」當筆者說出這句話的剎那間,所有在場的觀眾都很茫然,不知筆者在說些什麼似的。「小姐請坐下!」筆者很禮貌的請這位小姐,到我台上坐了下來,開始為他加持。今天這位小姐好像是存心來配合筆者在演一場戲,供現場的眾生欣賞似的,從頭到尾,對筆者的要求,一切都是唯命是從,不存絲毫懷疑。                                                                                                                        

      當筆者給這位小姐加持近兩分鐘之際。坐在前排一位年輕人突然不由自主的驚叫:「大師!大師!我看到不可思議的!」大夥聽他這一陣驚叫,即將眼睛的焦點,移到他身上。當下筆者還是不為所動的繼續為這位小姐加持。其實筆者心中已有所本。經過大概五分鐘,加持的過程結束了。當筆者放下加持的雙手,很自然的即問這位方才驚叫的年輕人:「兄弟,你看到什麼?」這位年輕人是看美國世界日報的報導,本著好奇來參加這次的座談會,也是他首次參予這種活動。「大師,我不知道我看的是對不對,若我說錯了請大家不要笑我,因為我從小就會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現象,我爸媽都會叫我不要亂說話。」這位年青人看來瞞老實的,而且一臉清秀樣。「你說說看,沒關係,至於你所看的是真是假,有師娘為你做證,但為了讓你有所信心,跟取信於所有在場的觀眾,現在委屈你能將方才你所看到的一切,重點式的用筆寫下來,然後再來跟師娘所看到的互相對照,OK?」這位小兄弟,聽了筆者的建議之後認為很合理,即立刻到後面去寫他所看的情形。座談會也利用這個空檔,暫時休息十分鐘,讓大家上上洗手間,用用些茶點。

       十分鐘之後,大家都各自回到個人的坐位上。這時這位開法眼的年輕人,已將他方才以法眼所見之事寫在紙張上,然後交給一邊的工作人員。隨著筆者很禮貌的請我老婆上台,跟各位觀眾說明,方才筆者幫那位小姐加持時,她所看到的一切。我老婆是個很單純的女人,筆者常想,可能就是因為她生性單純、善良、冷靜、正直所以上天才會賜給她這種超能力來幫我。當她走上講台,毫不思索就說:「一開始加持,首先我看到黃色的光,從我老公的手心降下,然後漸漸的轉成紫色的光,隨著我就看見這位小姐的身上,有一位大約五十幾歲的女人的臉,整個臉上呈現黑色的被燒灼樣,我即問她跟這位小姐是何關係,她跟我說是她的媽媽,然後告訴我,說她很痛苦,因為她的靈骨被放置在一個塔內,塔裡的氣流就像火一樣,無時無刻的燒灼著她,因此她的病一直無法復原,所以她在忍無可忍之下,才常來附在她女兒的靈體,因為她女兒此世修的很好,平常就會產生一些好的能量,再說她女兒跟她血緣較近的關係,自然就會將這些好的能量,傳流給她,她的靈體就比較好過,同時她也能保護她女兒。最後我再問她生前罹患的是什麼病,她跟我說是胃癌,最後擴散到十二指腸跟大腸。」                                            

      當我老婆將她法眼所看到的一切事相,向觀眾報告之後,筆者馬上請工作人員,即刻將方才那位開法眼年輕人所寫的紙張內容,公開的讀給觀眾聽:「首先我看到一道金黃色的光,從空間透過大師的手心,照射在那位被加持的人的頭頂,然後由金黃色慢慢變成紫色,同時就看到一個中年女人的臉,浮在那位被大師加持的人的身上。我看那位中年人的臉,好像是被火灼傷的很嚴重,我看她瞞痛苦的。接著我看她的臉,隨著大師的加持一直在改變著,後來她就笑笑的不見了!」。

       筆者從2008年開始,在每一場【風水與人生】的演講會,都會於現場徵求具有法眼或靈眼的觀眾來當見證。因為為了要讓眾生明確的知道,【凡事一定有因果報應的】,不要因為你無法見或你不想見或不敢見或故意裝作不知道,你就能完全不顧因果報應而去胡作非為。從方才的事相中,我們不難發現,真正開法眼的人,絕對可以見到靈界與法界的現象的。於此我們來探討方才事相的重點,兩個開法眼的人,所見的第一階段就是光,這是證明法界與靈界的存在,雖然我們人類的肉眼看不到,但她是絕對存在的。第二的階段就是同樣的靈體,這是證明他們倆位不是幻覺,因為這個靈體跟筆者老婆與這位年輕人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們不可能同時產生同樣景象之幻覺。第三的階段就是這個靈體的臉為何會呈被燒灼樣,這才是整個事相的重點。我想為了要證明整個事相更正確一點,筆者該請這位小姐來回答幾個問題,讓觀眾更能肯定方才的事相之真實性:「請問小姐貴姓?」「敝姓黃。」

「黃小姐,妳樂意為大家回答我幾個問題嗎?」「當然願意!」「當妳被我家持的時候,妳有何種感覺?」「首先我有點緊張沒什感覺,後來慢慢的感到一股溫溫的氣流,由我頭頂往下流竄,令我全身感到很舒服,尤其是我的胃,好像有人在我胃裡動作。」這位小姐將他被筆者加持時的感覺,一一的告訴所有觀眾。筆者再問:「請問小姐,令慈是幾歲去世的,還有她罹患的是什麼病?」這位小姐思索了片刻:「我媽是56歲死的,她罹患的是胃癌沒錯。」「再請問,你們將令慈的遺體如何處理?」

這時這位小姐皺皺眉頭:「火葬後將她放在ㄨㄨ寺的靈骨塔內,每天有寺中的師父為她唸經超度!」

      各位讀者,以上這些事相絕對絲毫不假,也因為如此,我們不難從這些事相中,去發掘我們為了死去的親人,每次都得發大筆大筆的錢,很用心的去處理她的後事,但,我們有再用心去探討,我們為死者所作的一切,真的有如心所願嗎?或只是想自討安心而已?至於目前眾生為自己親人,逝後所作的善後事,存有多少的盲點?筆者於此提出與大眾來探討,免得大家發了大筆大筆的冤枉錢,還令死後的先人不但不得安寧之外,還要遺禍於後代子孫。一、何以【將先人之靈骨置於靈骨內,先人會那麼痛苦】,二、何以【先人的病,當她死後會轉移到其後代子孫的身上?有辦法處理嗎?】三、何以【每天都有出家師父來為死者唸經,為何死者仍然那麼痛苦無奈呢?】,因為篇幅有限,所有問題,往後筆者會以真人真事的事相,來切入問題的發生原由跟如何去有效處理問題的實用性,以供社會大眾參考,才能真正的造福有形跟無形之眾生,以達筆者之願力!

 

        太乙明心 2008.09.13完稿於美國華府

       【空設神位不拜香,宛如親在不問暖,眾生多少荒唐事,不時環繞人世間】

         2007年將過農曆年之【送神日】前夕。鄰居幾個好友來訪:「大師,我們聽說你從國外回來,即趕快來拜訪,否則不知你什麼時候又會悄悄的跑掉了?」「我看這次跑不掉了,哈!哈!哈!」筆者很幽默的說著。「 這是今年本村最好吃的【牛奶棗子】【牛奶拔菈】,小小意思,請大師笑納!」這些鄰居好友,性格都很豪爽好客,知道筆者年底一定會回家過年,所以都會來拜訪,而且一定帶著當地最好的農產品來送我。今天也不例外,我看有的送【牛奶棗子】,有的送【牛奶拔菈】,真是熱情十足。「各位好友,你們對我太好了,我不知道該如何來回報諸位,每個過年,都帶這麼昂貴的禮物來送我,真歹勢、真歹勢!」這時一位張姓的友人,突然手機響起:「好、好、我來問大師。」當老張放下手機:「大師,方才我內人要我請教大師,明天送神要燒多少紙錢?」今天好像是上天特別安排,要我來跟這些善良、樸素的鄰居好友上【送神課】似的;「各位好友,謝謝你們的提問。我跑過很多國度,世界上只有我們中國,才有送神這種風俗,那我問各位,我們每年農曆12月24日卯時所送的神是送哪位神,你們知道嗎?」老陳搶著回答:「奉送家中所拜的每一位神,讓他們回天堂去過年,跟我們回家過年一樣,不是嗎?」大夥聽他這一說都哈哈大笑。「老陳你不錯呢,還說中了一點點。」筆者精神一提話庘就來了:「其實【送神】這是由道教的儀式,演化成習俗,至於送神是送哪位神?送神就是送【灶君】跟【太歲神君】兩位。因為【灶君】的灶字與奏字的台語同音,所以台灣的風俗就定位,所有的神只有【灶君】才有資格,每年農曆12月24日卯時,回天堂上奏玉皇上帝,有關每戶人家的做人處事之善、惡動態,然後由玉皇上帝來裁決,明年給哪些人家降福或降禍。」

     「那為何要送太歲神君?」老張接著問筆者。筆者看諸位好友瞞有興致的:「中國早期是個多神論的國度,自從漢朝末年,張天師道陵聖哲,創立了中國第一個宗教叫道教之後,將中國的多神論,完全傳承,更將其發陽光大,而且將所有的神,有序的歸類。太歲神君就是其中被歸類的一種,中國道教將六十甲子,列有六十個值勤人世間的神。也就是說每一年就有一個神,輪流來值勤人世間,因此共有六十位甲子神君,也就是俗稱的六十位流年太歲神君,而且這些神君每年都由玉皇上帝親自監交,在交接時,都得向玉皇上帝,秉奏人世間的一切善、一切惡之動態,因此一些商人腦筋動的快,就設立了多種紙錢,供人類來行賄太歲神君或灶君,好讓灶君、太歲神君回到凌霄寶殿,在玉皇上帝跟前,能為他們說說好話,殊不知這個舉動,剛好適得其反!」。

       這時老陳似有點開翹:「那大師的意思是說,送神根本不必燒紙錢,只要點香歡送即可,最重要的是,平常要有孝,心存善念,多做好事,上天就會有所賜福!」「答對了,你們總算開翹了,再說燒紙錢只會造成空氣污染,傷害眾生造業而已,神怎麼會接受呢?」大夥聽筆者解剖【送神】的內涵之後,個個恍然大悟,高高興興各自的回家去了!

       當這幾位鄰居好友剛走出門,一輛白色的轎車就在我家門口停下,原來是魏ㄨ霖先生。「大師你好,歡迎你回到台灣!」「兄弟,難道你已將我列為華僑不成?」很多好友都知道筆者的幽默性格,一見面就會說些五四三的。兩人邊聊邊走,進了我家客廳,「請坐,遠方的好兄弟,難得你千里迢迢來看我,你怎麼知道我回來?」「當然知道,我每天都追蹤著你,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哈、哈、哈、其實我昨天就已跟令郎ㄨ驊通過電話,知道你今天一定會在家。」魏ㄨ霖是屏東縣南崁鄉的人,跟筆者認識已多年,為人可說是正義老實,筆者一向很讚賞他;「怎麼不坐下來談話,是我家的沙發太髒,或是你有痔瘡?」「大師你誤會了,其實我是要來拜託你跟師娘,跑一趟我村裡,因為我發現。我村的公廟有問題,但說不出一個所以然,所以我專程來求大師跟師娘去看個究竟。」從魏ㄨ霖的臉上,看得出他心中的焦急。「好,馬上就走!」接著筆者即帶著我老婆,跟魏ㄨ霖三個人開兩輛車,往黃ㄨ霖的家鄉屏東縣南崁鄉走。

      兩輛車在南二高國道,往屏東方向急奔。大概過了一個小時,於南崁下交流道,再走了大概二十餘分鐘,到了魏ㄨ霖的家鄉,這個村子不算大,但有幾個傳統的公廟。當我們進了廟門,此廟的主任委員跟他的兒子,一起來迎接。經過魏ㄨ 霖的介紹之後,這位主任委員即同意筆者跟我內人,在此廟的四周勘查。一進大殿的門,我老婆就發現,這座廟犯煞:「老公,這廟裡煞氣很重,一定亂動土整修或動到香爐?」這時筆者即問著,跟在我後頭的主任委員:「請問主任委員,今年貴廟有換新爐或整修動工?」當我這一問,主任委員當場就很佩服似的回我話:「整修是沒有,也沒有換新爐,只是前些日子,廟中的大爐跟神燈被小偷盜走了,所以我將原來的一個備爐,放了上去,我這樣做有問題嗎?」「請問主任委員,當時你要放置備爐,有擇吉日嗎?」經筆者量過,此座廟是座子山,今年的龍氣是不對,但也不致於犯煞,一定是主任委員擇錯日。「有阿,我看農民曆擇的。」又是農民曆惹的禍。「主任委員請問你是擇哪一天?」主任委員摸摸頭說:「農曆五月十八日酉時。」被筆者命中了:「主任委員,你知道貴廟座何方位?」主任委員順著回我話:「是座正北向正南。」筆者很客氣的向這位誤了大事的主任委員說:「主任委員,你用來擇日的農民曆,只記載【日煞】、【時煞】,沒有記載【年煞】跟【月煞】,貴廟是座正北沒錯,你擇的日、時、都沒犯煞,但五月是煞北,是犯了【月煞】。」聽我這一說,主任委員才恍然大悟,略帶緊張的問:「大師,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你看筆者又要趁機吹牛了:「我來了,還會有事嗎,馬上制煞就OK了?」正當筆者吹牛之際,魏ㄨ霖帶了好多的零嘴跟飲料進來。主任委員將方才的事,一一的轉告了魏ㄨ霖。之後魏ㄨ霖馬上對筆者說:「大師,這種制煞的事,誰我都不相信,我只相信你。」「又來啦,兄弟謝謝你的抬愛與信任,好吧,好人做到底了!」說著筆者即馬上當場行【制煞】的動作。當筆者開始制煞,大概過了三分鐘,很神奇的事發生了,當下連筆者都嚇了一下下。因為不知何故,我那位好友魏ㄨ霖,突然一直嘔吐,而且吐出來的東西,五顏六色,令人噁心不已。「讓他吐個精光,大家不要理他!」這時跟在我身邊的老婆,突然對在場的人說。過了片刻的光景,老魏突然冒了好大聲的一句:「好舒服!」之後,我這位好友好嚴肅的走到筆者前頭,雙手作揖:「感恩大賢人的解圍,感恩、感恩!」。老魏這個舉止,令筆者剎那間摸不著邊。

        原來我這位好友魏ㄨ霖,就是這座廟裡主神的乩童,難怪他跟我說,他感覺此座廟有問題,但是他無法說出個所以然。因為廟中這股煞氣,一直停留在他的靈體上,而且漸漸的反射到他的肉體,讓他一直感到胃不舒服。也去看了醫生,醫生也無法處理,他才想到筆者。

        於回家的路上,筆者問我老婆:「老婆,我問妳,妳一進廟門,怎麼一下子就知道那座廟犯煞?」我老婆故做神祕的不跟我說。「拜託、拜託、妳是知道的,我的法眼沒有開,所以每次處理這類跟無形眾生有關的事,我都是狀況外?拜託、拜託講給我聽!」我老婆每次都拗不過筆者誠懇的要求。馬上就告訴我一切事相:「當我一進入廟內,首先我看到所有的神,都站在【金身佛像】的旁邊,不敢住進【金身佛像】內,我就知道犯煞了,然後我又往天爐跟廟內中間的正爐看去,發現兩個爐的上面,佈滿了綠色的煞氣,所以我即肯定,這座廟犯煞。這樣你滿意了吧!」「謝謝老婆!照妳這樣說,連神都懼怕煞氣嘍!」「那還用說,在地球上所有的神,其能量是有限的,大凡在地球上的神,都還屬修行的正電靈體,他們不是天上的神,天上的神已經沒有因果,不會再下凡來造業輪迴。凡是地球上的神,都還是要受地球元素金、水、木、火、土的左右,跟我們人一樣,只是我們有個肉體,他們沒有肉體,所以他們必須借【金身佛像】或一些跟他有緣的人類來共修,所謂的【藉假修真】!」。

 

 

       太乙明心 2008.09.09完稿於美國華府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