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09年5月底。有一天,筆者跟幾位在家修的好友,於高雄縣嶺口村的觀寶寺,泡茶談天。突然一輛銀白色的小轎車,於觀寶寺前停了下來,從車內下了一位打扮時髦端莊十足的中年女士。

「各位前輩你們好,敝姓劉,我是從高雄市前鎮區來的。據友人說,有一位經常出國的太乙明心大師,一有空就會到貴寺來,不知在座的各位前輩,能否替小女子引荐一下?因為我一位北京好友的小兒子,急需大師的幫忙!」這位中年女士,一見面就展現了他無限的誠意與來意,頗受我老婆的感動;「請問這位小姐,你說你那朋友住在哪裡?」「她長住在中國的北京。」當下這位女士很禮貌的回我老婆的問話。

「在北京,那麼遠,她如何將兒子帶來台灣,給太乙大師靈療?」這時在場觀寶寺的住持許師兄有點無名,即開口問這位女士。「他們母子昨天已到了台灣,目前暫住在台北友人的家中,俟我找到太乙明心大師,瞭解一切狀況之後,即可馬上請他們南下。」這時大夥兒十幾個眼睛,不約而同的都落到筆者身上,剎那間筆者已感受得到,一股瞞大的壓力直逼著我;「請問這位美麗的女士,妳好友的兒子,何以急須太乙明心先生的幫忙?」當筆者此話一出,這位女士馬上若有所悟,情緒瞞激動的:「我想這位就是太乙明心大師吧?」當場我只能微微點頭示意。這時一位黃姓師兄也趕緊插上一腳;「小姐,妳真行,人不但長得漂亮,而且又聰明過人,真是稀客!」「哪裡哪裡,這位前輩過獎了!」當下這位美麗動人的女士,即將她的來意,對大夥兒表達的一清二楚。

      原委是這位中年女士的一位北京友人的兒子,耳朵跟講話有問題。經醫生診斷之後,發現她兒子耳朵裡一條聽覺血管太細小,無法擁有與常人一樣的聽覺,必需於四歲之前開刀做手術,方能有所改善。如今此男孩已將屆滿四歲,所以其雙親才急著四處覓尋名醫高人以求相助。據這位女士說,她是從美國友人得知筆者可醫治一些疑難雜症的資訊,她也閱讀過筆者的網站,對筆者有某種層度的信心與了解,因此才知道筆者在台灣時,常會來高雄縣嶺口村觀寶寺與同道友人相聚。

「敢請大師允許小女子冒昧的請教一個小小問題嗎?」「請說無妨!」「大師,像我友人兒子這種病,你能醫癒嗎?還有,大概要發多少費用?」這位女士顯然有點尷尬的問。其實她這個動作,都是一般眾生的常態版本,對筆者來說,我從來就不會在意的。「哈、哈、哈!」反而在場的眾位師兄好友們,聽了女士的這句話,都異口同聲的哈哈大笑:「小姐,太乙明心大師幫人靈療,還要索取代價,那他就不是太乙明心了!」這位女士聽大夥兒這一說,滿臉的驚訝與感動:「謝謝大師、謝謝大師!」「小姐,妳謝的未免太過早了吧!我連病患都尚未看到,而且還不知道他罹患的是什麼病症,再說我是否有能力,可將他的病症醫癒,妳就先謝我,那不是強人所難,太好玩了吧?」「是、是、大師說的是,那敢問大師,接下來我該如何進行?」聽筆者這一吆喝,這位美麗端莊的女士彷彿也亂了方寸,無頭無腦的回我話。「當然趕快請妳友人將她兒子帶來見我,讓我了解狀況再說,更希望你們的動作越快越好,因為三天後我要去香港。」當筆者將話講完,這位女士即當場打手機給她北京的友人,約好隔天下午兩點鐘,就在今天的地點見面。之後,一切事象就在謝謝與笑聲中圓滿落幕。

      翌日下午兩點,筆者夫妻應約到了高雄縣嶺口村觀寶寺。一下車,眼前呈現了一堆人,有男、有女、有大、有小、有相識的、有未曾相識的。「大師、師娘好!」昨天那位美麗端莊的劉女士,一見我們下車,馬上趨前,向筆者夫妻打招呼。「劉小姐好!讓你久等了,你的朋友這麼多?」筆者眼見這麼多人,剎那間心頭一陣納悶。「大師,我的朋友只是四位,其它的不是跟我們一起來的。」當筆者與劉女士對話之際,觀寶寺的許師兄從屋內提了一大把的荔枝匆匆走來,很快的將手上的荔枝擺在茶桌上:「來、來,這些荔枝都是早上我跟阿源師兄去摘的,好吃又新鮮,大家不必客氣盡情享用,不夠的話,待會兒阿源師兄還會帶來!」觀寶寺的住持許師兄,向來就是熱情、正派,很受信眾跟同道的愛戴。何以筆者在台灣一有空,只會到觀寶寺走動。就是因為許師兄夫妻可說是宗教界少數正派人士之一,他們從來不假藉神的名諱去斂財、騙錢,一切寺務都是親身打理,絕不假他人之手。最難得的是,寺中一切開銷,全賴許師兄平常經營小本生意來撐起,不像一般寺廟,皆不用其極的動信徒的歪腦筋來吸金以壯大私人財富,焉不知眾生賺錢不易。最可惡的是,滿口佛菩薩的慈悲道理,實際是在做明行道暗吸金之不仁不義的勾當。雖然觀寶寺的香火不是很盛,但很溫馨,所以很多同道上的人,都很喜歡到觀寶寺來,反而香客、信徒不多,只因為觀寶寺從不講究排場或虛偽喧傳,一切趨於正派、自然、隨緣的原則在傳道。

「大師、師娘你們好,敝姓張,這位是我兒子!」當大夥兒互相寒暄一陣之後,劉女士很快的將她北京好友介紹與筆者。這位北京來的女士看來瞞有氣質的,打扮的也很端莊,她兒子也一臉聰明活潑樣。當她自我介紹之後,筆者夫妻各執專長的往這位北京張女士的兒子身上打量。半晌之後,筆者順手往張小弟的頭上加持一翻。「張太太,妳家寶寶的問題根本不是在耳朵,而是在腎臟!」當筆者加持張家寶寶之後,赫然發現這位寶寶的疾病,是犯了胎氣,傷到腎臟所引發的,也因為耳朵聽覺的誤差,導致寶寶的發音不正確。當筆者這一說,當下這位寶寶的媽媽,馬上愣了一下下,舉起大拇指對在場的人說:「太乙大師真是名副其實的大師,我打從心裡佩服至極!四年來,我走遍了中國大江南北,求教過無數的國內外高人大師,從來沒有一個人,如此直接對我提過,只有大師你一句話就將我兒子的病因點破,真是高手中的高手!其實當年我的兒子出生不久,醫生就發現他的腎臟往前移位了五公分,要我們抱他的時候需格外小心,否則碰撞的力道太大的話,他的腎臟將會爆裂,那是有生命危險的。」當這位張女士講完這段話,在場她的幾個好友異口同聲:「我們怎麼都不知道?」「我從來不跟任何人提過,你們怎會知道呢!」接著張女士馬上面對筆者:「大師,我想你既然能知道我兒子的病源,當該能醫癒我兒子的病吧?我誠心的求求你,救救我兒子!」聽了張女士這種愛兒心切的慈母心聲。筆者實在不忍當場傷他的心,令她絕望:「好吧,我試試看,但這種病不是一次就能搞定的,希望妳能理解。」「我知道、我知道,謝謝大師。」接著筆者將這位寶寶全身再加持了一陣子,也加持了幾瓶大悲咒水,讓張女士帶回去給這位可憐的寶寶飲用。其實筆者當下這些舉動,只是暫時將這檔事穩定了下來而已。

      筆者於此慎重的告訴各位讀者,有關這位張家小寶寶的疾病,筆者絕對是無能為力的,因為這位張家小寶寶的病,是屬動到胎氣的後遺症,也就是先天性的缺陷,大凡一切先天缺陷的疾病,即使是華陀在世也難醫癒的,何況筆者還是一介凡夫俗子。事後,筆者趕緊打個電話給劉女士,說明一切真相,煩請劉女士轉告張女士多多包涵,也請她另求高明,免得誤人誤己。

 

          太乙明心  2009. 09.25  完稿於巴拉圭亞松森

Advertisements

記得2005年7月,南美洲,有 一個天主教國家的【大主教】,經其國總統府情報委員會首席的推薦,慕名而約見筆者夫婦,一天,於當地一家知名度頗高的餐館與筆者會餐。到了餐館,我老婆一 眼見到這位大主教,就跟我國外舘派出來,幫我們翻譯的駐外官員說;「這位先生右邊的肋骨曾經斷裂過,但並沒醫好。」當我國外交官向這位大主教翻譯之後,這 位大主教當場驚叫一聲;「Oh-My God!」。因為這位大主教,於三年前,在他的教堂,跟一些教友整修油漆時,不慎從木梯上摔了下來,斷了兩根右側的肋骨,經當地的醫生,大概治療了一年 多,醫生說一切OK了,但每逢工作太累時,偶而還會有些不適,這件事鮮少人知道。所以經我老婆這一道破,這位大主教,當然對我老婆的奇異功能,可說是佩服 的五體投地。「那,我現在該要如何處理?」這位大主教,本就有備而來,因為他是位對中國特異功能很好奇的人。其實,在他未約見筆者之前,已將筆者的神奇底 細,透過其國的情報系統,調查的一清二楚,否則貴為一國大主教,豈能輕易的邀約教外之人。「當然是我來醫囉!」筆者已洞察今天的下場戲,該是我的了,所以 很乾脆的回大主教的話。「在這裡醫?」「這裡是公眾場所,有些不妥,我想到外交官的家比較方便。」後來經過雙方的溝通之後,終於決定照筆者的建議,到我國 外交官的官邸去處理這檔事。

用完晚餐,大夥兒直奔我國外交官的官邸。  一 下車,我國外交官的長官【駐外大使】夫婦跟外交官的家人已在大門的兩側恭迎。雙方經過短略的寒暄之後,很快的進入了外交官的官邸。我國這位外交官的官邸, 雖在國外,但屋內的佈置,很中國化,簡單、樸素、清潔、優雅,令人心曠神怡。今天的狀況看來暪嚴肅又略帶緊張,因為官邸內,有當國的大主教又有情報頭子, 還有我國駐外最高行政長官,所以官邸的外圍之安全佈局,各位聰明的讀者,當可想而知。

大夥兒進入客廳之 後,當然是大主教坐中間的上位。兩邊的沙發前頭,一邊坐當國的情報首席跟首席夫人,一邊坐我國大使夫婦。筆者就坐在大主教的正前方。我老婆坐筆者旁邊。外 交官跟其夫人站在我國大使夫婦的兩側。場面起先是屬嚴肅的,後來大主教對大家說;「各位好,我今天是要來請貴國大師幫我治病的,所以大家不必有所拘束。本 人方才在餐館已領教到大師夫人的超能力,現在我更希望這位大師,能令我更驚奇?」

外交官幫筆者翻譯大 主教說話的內容之後,筆者即將要如何靈療大主教的過程,請外交官也幫筆者翻譯讓大主教瞭解。隨著,大主教即按照筆者的要求,端坐在座位上,閉上雙眼,全身 放鬆,然後筆者舉起雙手,置於大主教頭頂上十公分,開始為他加持。大概經過一刻鐘,當筆者放下雙手之際。「Oh-my God」這是第二次,出自於大主教的嘴巴。天主教能達到大主教的地位,絕對有他特殊的條件的。當大主教再次驚奇的叫出【我的天呀】之際,同時也比出了大拇 指。這時我國大使微笑和氣的問大主教,有何感覺?大主教很 Surprise  的 說;「貴國大師太神奇了,當我被加持時,首先感覺有一股很溫柔的熱氣,由頭頂上緩緩而降,接著我發現一團七彩的光,從大師的手中發出,往我全身照下,當下 我幾乎是整個人,全身浸潤在偉大聖母的懷裡,渾身的舒暢無法言喻,真是太神奇了!我很想請大師,再幫我加持一次呢?」這時我國大使馬上向筆者使個眼色。 「可以,但,這次不是加持頭部,是要加持肋骨,所以希望大主教,移駕,躺到大沙發上。」這次是我國大使親自替筆者翻譯。隨著,大主教順從筆者的要求,馬上 在沙發上躺了下來,筆者再度舉起雙手,為大主教加持。因為是醫病,所以加持的時間比較長,大概經過了二十分的光景,當下現場的人都嚴肅的靜觀著,大主教被 筆者加持之際,臉上表情的變化。當筆者放下加持的雙手。大主教竟然舒服的睡著了,令全場的人,都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這時當國的情報首席,見狀有些不妥,馬上趨向前幽默道;「主教,天已經亮了!」這時大主教,才睜開眼睛緩緩坐起;「我真的睡 著了,真是太神了、太妙了,我畢生從未遇過如此玄妙的事。」大主教醒來一直稱妙不絕。當國的情報首席見狀,似乎有些被感染,忍不住好奇的問;「主教,尊駕 又發現什麼神奇?」大主教馬上將被筆者加持的感受,詳細的告訴在場的人;「當大師舉起雙手,我已看到他手上的光,全部是呈紫色的,然後隨著他的動作,就在 我肋骨位置停了下來。一陣加持之後,一股溫和的熱流,緩緩的環繞著我全身流動,令我渾身舒暢,不知不覺的睡著了。」對大主教的描述,當場所有的人,對筆者 的神奇更加肯定。

「請問大主教,你是否用左手在醫信徒的病?」當筆者在加持大主教的同時,筆者發現大主教的左手內,潛伏著一股特異的能量。 「大師,何以這樣問我?難道你發現我的左手有何異象?」當筆者對大主教,提出這個問題時,大主教的臉色頓時起了變化,有點激動的回筆者的話。在場的情報首 席,更是一臉嚴肅,眼神直接凝聚在筆者的身上。眼見兩位貴人的神情有異,筆者即小心翼翼的回話;「因為當我在加持尊駕的肋骨時,發現尊駕的左手,隱藏著一 股瞞強,屬正電的能量,所以我才如此問尊駕。」「大師,你真的發現我左手有一股含正電的能量?」大主教這個發問,令筆者感到有點蹊蹺,因為他的激動指數更 增加了。當時筆者只點頭示意。「那,請問大師,大主教左手這股能量有何作用?」一旁的情報首席,看來暪關心大主教左手的能量。「若能將這股能量開發出來, 當然就是跟我一樣,可用此神奇的能量來醫治一切眾生、眾靈!」筆者此話一出,大主教幾乎將激動指數衝到極點,很激動的說;「大師,你能幫我開發出來嗎?」 「當然可以,但,不是今天,因為方才所加持的能量,尊駕尚未完全消化,因此尊駕之靈體無法完全康復,所以須經過幾天之後,才能做此開發能量的工作,還有, 我明天要去阿根廷15天,我想,待我從阿根廷回來之後,再來處理,是最完美的。」大主教是個明智之人,聽筆者這翻解釋,毅然接受。之後,大主教、情報首席 夫婦夫婦、我國大使、外交官全家人跟筆者夫妻,大家有說有笑的,很愉快的渡過這神奇愉快的夜晚。

一場有關【玄光電能波的神奇】,於外交官的官邸,在眾目睽睽之下,展現無遺,令全場的人不但感到驚訝,更令人感到興奮。大家都期待著,續集能趕快來臨。

太乙明心 2009.10.01完稿於美國華府

【太乙明心的佛牙舍利】,這將是一個人類近代科學領域、醫學領域,需要突破的指標。當今科學界及醫學界,若能藉著筆者的佛牙舍利,去解開其迷,對人類醫療的貢獻,必然是一大突破。

筆者要將此課 題,公諸於世,是經過四個月的慎思考慮過,所作的決定。當初深怕這個公佈,會令科學界、醫學界及宗教界,釀成一股難以承受的壓力,尤其是佛教界。筆者深 信,這個公佈,佛教界為了要維護其龐大的既得利益,及為了要維護佛教,一些令人感到神祕的尊嚴,對筆者恐會採取一些負面的舉動,但為了要讓人類正視釋迦摩 尼佛的真正偉大之處,要讓人類對【佛的定位】多一層的認知。更為了要揭穿一些沽名釣譽的【偽修佛者】,藉著假佛法,大量吸金斂財的假面具。也藉此喚醒那 些,無智的將一生勞心勞力,辛辛苦苦賺來之血汗錢,疲以奔命的趕宗教時髦,供養那些【假活佛】,假修行大師者。更能讓醫學界,提供一個新的研究里程碑。筆 者才毅然決然做此決定。筆者經常自勵;一個傳真相、真理的人,時時刻刻,若無存著捨身取義決心的無畏施,那豈有資格說傳真理、傳真道。再說因為佛教一直認 為史上只有釋迦摩尼佛才有【佛牙舍利】,其他人不可能有,否則佛學的至高意境,就不值得崇拜了。也因為釋迦摩尼佛的佛牙舍利,是象徵【佛學至高無上境界的 表徵】,更是每位學佛之人的指標。如今讓一位區區筆者,並未出家修行,並未每天啃著經書,竟能擁有【佛牙舍利】,當令那些靠【教人出家修佛】之輩,何以面 對泛泛眾生,圓滿其佛理學說。因此他們豈能容忍筆者以【擁有現世佛牙】,來現身說法,這對當今的佛教,將會掀起一場【思惟矛盾】的爭議風波,亦會對目前的 佛教,必然造成某種層度的損傷。於此筆者亦誠心的向真正【修持佛法者】道歉。更希望他們也該有勇氣,【重新端正】釋迦摩尼佛的正面佛理,往生之後才能有臉 面對釋佛,如此佛學對人類才真正的有所貢獻。

其實釋迦摩尼佛的 偉大,筆者從來就未絲毫懷疑過。也因為如此,筆者才決心為釋迦摩尼佛,提出公平的【事實印證】,以端正視聽。希望全世界的人類,對釋迦摩尼佛,及任何國度 的所崇拜的上帝、仙、佛、菩薩、神、聖,不能因為信仰之宗教有所區別,就對不同國度的神佛有所不敬或排斥,這是不妥的。因為宇宙一切神佛,都是大慈大悲, 博愛至誠的。筆者深信,各種領域的神佛,絕對是圓滿和諧的,絕對沒有相互排斥的理由,更不會因爭利益而相互鬥爭,否則他們就沒資格被稱為       上帝、神、佛。

【無條件保護眾 生、眾靈,無條件教化眾生、眾靈】,這是上帝、仙、佛、菩薩、神、聖的天職,否則他們就沒資格當上帝、仙、佛、菩薩、神聖。若有某個上帝、仙、佛、菩薩、 神、聖,於保護眾生之際,即要求眾生給於供養財物。或不尊敬他,就要懲罰人,那,那個上帝或神絕對是魔鬼。再說上帝、仙、佛、菩薩、神、聖,本具萬能【他 們是具備智慧本能的正電玄光電能場】,他們不是人,何必要靠廟、寺、教堂,來棲身。何必需要無限的財物,來維持其生活。這是個極簡單就可理解的課題,何以 社會大眾會想不通?這其中一定隱藏著某種問題?筆者希望具有善智慧的社會賢達,能為多數的社會大眾著想,勇敢挺身,提出正確的看法,以挽救人類免於被宗教 迷惑而造成萬劫不復的苦難,你必然是功德無量。

據佛教讀者給筆者來 函指教,釋迦摩尼佛有七顆【佛牙舍利】,三顆於生前即有,(生前脫落)四顆屬圓寂火化之後,所留存。何謂【佛牙舍利】?【佛牙舍利】就是,釋迦摩尼佛的 【牙齒】,雖然離開【釋迦摩尼佛的肉身】,仍不受時空的限制,還是繼續不斷在成長,也就是說,釋迦摩尼佛七顆牙齒內的基因一直不死、不毀壞。這種【基因永 遠不毀壞,而且繼續不斷的在成長之牙齒】佛教稱之為【佛牙舍利】。這必須是修行到真正【仙佛境界者】才能有此種現象。

時下佛教很多修法者, 自稱是【活佛】,筆者對佛教不臻深研,不知這些人,以何德何能,可跟釋迦摩尼佛相提並稱?是他具有生前【佛牙舍利】呢?或只是會背背經典,玩玩手印,解解 似是而非,自以為是的佛經,就能自稱【活佛】,難道佛教的【活佛】真的這麼膚淺乎?其居心於何?筆者真為釋迦摩尼佛叫屈!更希望佛教界的眾生,能給筆者更 多的指教,筆者當感恩不盡。

記得有一年,台灣某 知名佛教人士,以【迎接釋迦摩尼佛的佛牙舍利】之活動,轟動台灣全國,一下子就有台幣幾個億,進入口袋。可見【釋迦摩尼佛】在台灣人的心目中有多崇高偉大 及號召力。也因為如此,筆者對【釋迦摩尼佛的佛牙舍利】,才產生了莫大的興趣,到處尋找機緣。俗說;上天不負苦心人,終於2009年3月,在中國ㄨㄨ佛教 勝地,經過層層考驗,筆者才有緣,親手將釋佛的佛牙舍利置於手上,目睹【釋迦摩尼佛兩顆佛牙舍利】的神奇,然後引發筆者一些超然的思惟與動機。回到台灣, 於同月ㄨ日,筆者動搖多年的左顆門牙,再度發病,疼痛不已,當晚馬上到高雄市楠梓加工區附近,大大齒科診所,請院長齊醫師幫筆者將門牙拔下,再託護士小姐 把此顆門牙洗淨,讓筆者帶回家。當筆者回家之後,突然興起【佛牙舍利之念頭】,每天一有空閒,即起出門牙來【自我加持】一翻,沒想到,一個月之後,赫然發 現,筆者這顆門牙,竟然比原來未脫落前,顯的更光亮、長得更大。翌日,當筆者去牙科醫院,裝假牙時,院長齊醫師看了筆者帶去的這顆脫落的門牙,當場愣住 了;「大師,你這顆門牙,真的還再成長,這太不可思議了。」當齊醫師這一說,醫院內的工作人員與就診群眾,都放下手邊的工作,爭先恐後的跑來看,乍看之 下,個個都訝然稱奇不已。

筆者這顆門牙,從 此之後,就隨著筆者的演講,全世界到處流浪。也經常展現在眾生眼前。如今已經過四個月餘,亦經數名美國知名醫學博士及研究生物基因的科學家審查過,但他們 只能說,目前尚未有如此案例的文獻,更無法提出任何實際合理的解答。因為人類牙齒內的基因、細胞,一但脫離人體,沒任何理由或物質、藥物,可令其個體獨力 繼續生存下去的。但,事實擺在眼前,勿庸置疑。所以筆者希望,醫學界、科學界的學者,若能研究出,筆者這顆牙齒,何以能在脫離肉體之後,還能繼續成長的奧 妙。這對人類醫療的技術,當會更上一層樓,對人類的貢獻,絕對是非常大的。

太乙明心 2009.08.24寫於巴拉圭 亞松森

台灣中華民國,將會被誰搞垮?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人人心知肚明?

2009年9月初,民進黨的高雄市長陳菊女士藉著88風災的餘威,以【超度法會】為名,費盡心機,遠從印度,將達賴喇嘛找來助陣,令國內、外,眾多輿論媒體群起圍攻。其實,在這次達賴喇嘛來台的事件中,筆者認為民進黨的陳菊女士及達賴喇嘛之舉動,兩人誠有被議論的空間。筆者於此,暫擱置民進黨的陳菊市長其動機如何,姑且不予評論。因為筆者深怕無形中,像達賴喇嘛一樣,被設計陷入政治鬥爭的漩渦而不自知。
此次達賴喇嘛來台,為受災眾生賑災祈福,本是一件慈悲無為的善行,以台灣社會大眾的修養,當該感恩才對,何以反而造成如此動盪反彈,顯然達賴喇嘛,在處理此事件中,是露出一些反常的瑕疵。否則媒體輿論絕對不敢如此激動群攻,筆者亦不敢膽大妄為,自不量力給予置評。再說,達賴喇嘛這次來台,他若是刻意被利用,那他就對不起釋迦摩尼佛的教誨。若是他無心被利用,那他的智商該被懷疑,若他是真心真意來台撫慰災民及超度受難眾靈,那其心可敬,但其行可議。
【存心造業,學佛何益】。何以稱,達賴喇嘛,若屬刻意被騙,即對不起釋迦摩尼佛?因為達賴喇嘛是當今新疆、西藏,密宗佛教的精神領袖,亦是世界佛教徒最尊崇的對象,其一言一行,當是佛教徒的楷模標竿,豈可輕易就讓有心人士設計受騙,除非,其另存司馬昭之心。倘果真是如此,那釋迦摩尼佛的至真、至誠、無為之經典教誨,當會因其心之不正,而一夕破產矣!
【無心造業,亦有痴業】。何以稱,達賴喇嘛,若是無心而被利用,那他的智商該被懷疑。因為明眼人都知道,這次明明是一齣政治鬥爭的延續戲碼,難道被推崇為佛教,極高智慧的達賴喇嘛,竟然無法洞察其中之玄機?佛教講【因緣具足】,才是無為圓滿。如今他來台的時間點,時間因緣有圓滿具足?他在台灣所到之處,地點有圓滿具足?他在台灣所接觸的對象,有圓滿具足?他在台灣所處理的事物,有圓滿具足?他到台灣之當下,其心有圓滿具足?時間因緣未具足、空間因緣未具足、眾生因緣未具足,其心因緣未具足,一切因緣都未臻具足,就草草行事,這豈是終身精研釋迦摩尼佛無為圓滿之法者,該有的智慧?因此筆者合理懷疑達賴喇嘛之智商有瑕疵。

【自已造業又引人造業,此乃共業,苦海難脫矣】。何以稱,達賴喇嘛,若是真心真意來台撫慰災民及超度受難眾靈,其心屬可敬?或其行屬可議?於斯,要瞭解達賴喇嘛此次到台灣賑災,其心屬真否?其意屬真否?從客觀的條件,不難窺視一二;如達賴喇嘛從印度來台之初,是否有準備錢財、物資,欲參與捐獻賑災嗎?答案【NO】。或者只是來台作秀一趟,【提藍假有心】。二、達賴喇嘛這次到台灣來,除了做法超度受難眾生之外,有另行舉辦傳法活動嗎?答案【有】。在傳法過程中有接受群眾的供養金?答案【有】。供養的總金額是多少?答案【不知】。有將所有的供養金,全額捐給正在受苦難的受災戶?答案【捐五萬美金】。這五萬美金,是屬達賴喇嘛自掏腰包或是傳法會上,台灣群眾捐出的供養金?答案【不明】
。五萬美金是供養金的全部?亦只是一小部份?若是屬一小部份,那不就是再度表明,達賴喇嘛又在台灣這隻淒慘的落水狗頭上,狠狠地敲了一棒。顯然又藉此大災難,來撈筆台灣錢,回印度添撐其基金會。這種對台灣趁火打劫,不慈不悲的行為,是身為出家人該有的胸懷乎?這種行為,難道不屬可議乎?再說,唸經做法,真的能超度眾靈嗎?筆者可以慎重的告訴社會大眾,到目前為止,從來沒有一位大師能證明,以唸經做法,可超度眾靈,但可證明,做一次法會能賺很多錢。於此,筆者敢保證,唸經做法,一定無法超度眾靈,因為筆者可以證明。

達賴喇嘛,是世人所恭敬的高僧,非但具有影響中國和平與戰亂之號召力,更具代表釋迦摩尼佛思想的當代宗師,對他處事之瑕疵,影響體大,當不可姑息,因此筆者才敢冒然數落。何況筆者乃釋迦摩尼佛真誠的崇拜者,不忍眼見世下,一些穿不同衣服的達賴喇嘛們,為了本身的享受,不惜柔性殘害眾生,危害國家社會於無形。蓋因為這些著衣不同的達賴喇嘛們,通過其基金會與企業掛鉤,耙我國庫,個個財大氣粗,富可敵國,信多徒眾,人人甚懼其淫威。尤其是民主政治的政黨或政府,為了選票考量,更不敢大意得罪,因而敢怒不敢言,任其等肆無忌憚的畸形發展,視而不見的任由侵蝕國家利益,愚化國民思想,此等,純屬國家之潛在危機。筆者雖是一介布衣,但不時持著釋迦佛尼佛的無畏施,因此方敢大膽的向大眾提
出這題論述,絕對是為眾生略盡善護心,為國家略盡棉薄,並無他意或沽名釣譽之企圖,懇望社會大眾海諒及堅強支持,更期望社會大眾靜思之後給於筆者指導!
文後,筆者希望台灣兩千三百萬同袍,人人要自愛覺悟。孟子曰;徒善不足以為政,單靠最高領導一人有仁義,是不足讓國家興旺的,國家要富強,必須仰賴全國上下一條心。我們若要永恆的,過著安全、安心、安定的生活,一定要靠全體國人,同舟共濟。何況我們正處於一個非常艱難的時空,我們必須人人相愛、真心相惜,深悟生命共體。以高度智慧跟慈悲胸懷,來共渡艱危。若人人只為了個人具得利益而善惡不分、是非不明、輕重不知、緩急不辨,家庭倫理、社會倫理、國家倫理盡喪,那不必他人來殲滅我們,我們即會自取滅亡。古聖名訓;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太乙明心 2009.09.04於巴拉圭 亞松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