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09


2009年8月,首次巴拉圭之 行,令筆者懷念萬千。在地球上,巴拉圭是距離台灣最遠的國度。她的面積四十萬六千平方公里,是台灣的11倍,人口六百萬,是台灣的四分之一。四季分明,盛 產肉類,至於蔬果雖亦盛產,但品質較差,因此價格便宜。空氣非常清新,但早晚溫差很大。大自然生態尚屬良好,到處可看到翠綠片片外,還有清澈潺潺的河川。 這裡沒有颱風、沒有地震,但常常積水。因為巴國屬內陸國家,疏水不易,而且政府一直未有足過的經費,將排水系統作好,所以每逢雨季就會積水。據說巴國地下 底層,蘊藏著非常豐富的水資源,而且是屬零污然狀況。這裡的台商多屬溫和勤儉、正派經營,都能跟當地的居民融合相處。尤其我國外交人員,很受巴國政府及國 人的稱讚與尊重。巴國屬移民國家,人民本性溫和、熱情、樂觀、愉快、好客又愛國。全國人民很熱衷足球運動,每逢有足球賽事,街道上必然行人寥寥無幾。

8月20日凌晨1點 多,筆者夫妻搭乘TACA航空的飛機,抵達巴國首都亞松森國際機場。一下飛機,筆者二弟已在機場內等候接我夫妻。兄弟分開八個多月,一上車,就掏心掏肺的 說個沒完。大約經過一刻鐘的車程,車子突然駛入一條蠻顛簸的巷子。「二弟,你怎麼住在這麼不入流的巷子裡?」筆者被搖晃的很不舒服即好奇的問我二弟。「大 哥,你不要小看,此路雖是不入流,但這個社區的房子,戶戶都非常寬敞又高級。當明天太陽出來,就會讓你大開眼界,驚嘆不已!」筆者二弟胸有成竹的對筆者應 著。筆者聽我二弟這一說,更感到莫名:「既然房子這麼高檔,為何道路會這麼爛?」當下二弟臉上顯出一絲神祕的表情:「這是巴拉圭有錢人的住家哲學。」「哎 呦!這裡的有錢人,這麼好玩,還講究什麼鬼住家哲學?我看是富貴人家走歹路吧!」筆者就是如此調皮搗蛋。據筆者二弟告知,巴國所有高級住宅區內,都是以石 頭來造路,其原因有二,其一是,因為怕遭歹徒搶劫,若道路顛簸歹徒逃離不易,警察即容易逮捕。其二是,因為巴國的住宅社區道路,存屬私人用地,所以若要鋪 泊油路面,必須住家私自出錢。所以為了安全又能省錢,所以才有【富貴人家走歹路】的現象出現。

翌日筆者起的很早。未進早餐就急著到外頭去看看這個社區的環境。誠如我二弟所說;這個社區的每棟房宅都各俱特色,而且所佔的面積都很寬大,我看就是我二弟的房宅最小。

「怎樣,我對你說的沒錯吧?」當筆者正專心欣賞這頗具特色的社區,幾乎達到忘我意境之際,我二弟遞了一杯咖啡給我。

「是如你所說,昨晚我真不敢想像,這種爛路的社區,竟有是如此另類高雅的房宅。」兄弟兩人,一大早即打開話庘又開始談天說 地,突然弟妹也來湊一腳:「老公你的電話!」當二弟接過手機,跟對方談了幾句即對筆者說;「大哥,一大早就有人要拜託你幫忙。」原來是二弟一位的同事的老 婆,2007年突然中風,想請筆者幫忙靈療。筆者當然義不容辭,靈療是我的天職,何況又是二弟同事的家人,當下筆者立刻豪爽答應:「這必須到他家實際勘 查,才能知道發病真正原因,之後才能確定能否靈療。」二弟馬上去電告知,請他同事到二弟的家帶筆者夫妻。

大約8點,筆者二 弟這位殷姓同事,開車來帶筆者夫妻:「歡迎大師到巴拉圭來,謝謝你的慈悲幫忙,敝姓殷,是令弟的同事,日前聽令弟妹談起大師的神奇事蹟,讓我激動萬分,我 想我內人該遇到貴人了,所以我每天期盼著你趕快到來!」原來我二弟這位同事的老婆,於2007年,一天夜裡突然中風倒地,昏迷不醒,至今左邊的手腳仍行動 有礙,走路得需仰賴拐杖,而且心情一直很低潮,病情有越來越趨嚴重的傾向,令殷先生非常煩惱掛心。這位殷先生,筆者一見面,就對他頗具好感,個性豪爽坦 誠,多禮客氣,能言善道,熱心工作,責任心重,是位正直又熱情的好人。

經過當地的國家銀行總行,大約10分鐘的車程,到了殷先生的住宅。一下車筆者還是老規矩,先在殷先生住宅的外頭,仔細堪測一翻之後:「殷先生,你家是建在122度上,座辰山,請問你們是哪年入宅的?」

大夥兒邊說邊走進宅內,殷先生也邊摸頭,邊皺眉:「好像是2006年農曆九月,我看還是問我老婆比較正確。」說著說著,殷太 太已從內房,一拐一拐的走到客廳,聽到殷先生模糊答筆者的話,她馬上應道:「沒錯,因為要搬家時,我們有請教過稍懂風水的人,他說農曆八月煞東,因為我們 這棟房子,是座東南,所以才延到九月。」經殷太太這一說,筆者確定他們入宅的時間就是2006年農曆九月。當下筆者感到一陣納悶,因為如果以筆者的專 業,2006年是丙戌年,房子的角度屬辰山,方位與時間形成【辰戌沖】,豈會只有中風,因該是必死無疑,這到底是什一回事?殷先生見筆者不發一語,似乎有 所不妥的感覺:「大師,我家有什麼不對勁嗎?」筆者搖頭示意,又往內走,赫然發現問題之所在:「殷先生,請問你家這個後門是一直開著的嗎?」這時殷太太未 讓殷先生回答即回我話:「大師,自從我們住進這個家,這個後門就一直開著,因為我們認為這樣通風較好,難道這個門開錯了,才令我中風?」筆者聽殷太太這一 回答,馬上露出微笑:「是阿!若不是開了這扇門,妳怎會中風呢?我想妳早就駕返瑤池了。」筆者這一回答,令殷先生夫妻當下非常訝異,四隻眼睛直瞪著筆者, 半天說不出話來。「殷太太,當妳昏倒之後,醫生是否認為妳能活過來,是屬一種奇蹟?」筆者這一問,令殷先生夫婦對筆者更加佩服:「是阿!大師妳怎麼知道 的?」「當然知道,因為以我的經驗,若住上犯沖的房子,當屋內有人被沖倒地,非死不可。」「阿!這棟房子犯沖,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聽筆者說這房子犯沖, 當場殷先生夫妻馬上驚慌失措。「殷先生、殷太太,你們做人一定很善良,否則福報不會這麼大,雖然當年你們不知房子犯沖,但因為你們開了後門,幫自己解了 沖,所以殷太太不但逃過死劫,而且造成今天的病狀,我可以醫治,這可說是天大的福報。」聽筆者這一解釋,殷先生夫妻才鬆了一口氣。

2006年是丙 戌年,殷先生的家,方位座辰山。年屬時間,座山屬方位,雖然丙戌年煞座北不煞座東,但,因為入宅年的地支是戌,房子是座辰山,時間跟方位形成180度的 【辰、戌】對沖,筆者常警惕眾生,大凡帶沖氣的房宅,宅內之人,若有人遭沖昏倒地,連119都來不及救。殷先生是因為每天開後門,所以將房宅之沖氣解了一 半,殷太太才避過一劫,形成假性中風,這種假性中風,筆者是可治癒的。事後,筆者每天去幫殷太太靈療,經過一週之後,殷太太不但不必靠拐杖行走,而且心情 也由低潮轉入愉快。殷先生眼見自己的老婆,日益健康快樂,更是快樂的不得了!

太乙明心 2009.10.10 完稿於美國華府

Advertisements

2009年8月,筆者首次到巴拉圭,宣導、演講中國文化的堪輿風水,及為當地群眾靈療義診,頗受當地政商名流跟居民的肯定與 喝采。這次的推動中國文化之旅,雖屬筆者個人行為,但感觸良多。因為過去十餘年的文化推動之旅,筆者經常受到兩岸外交鬥爭的後遺症所干擾,但自從2008 年兩岸領導階層,理智互動,宣佈外交休兵良策之後,筆者即能無所忌憚的將中國優質文化,在世界各國人民眼前,展現無遺。讓全世界的人,領悟出中國文化可讓 人類,活的平安、健康、快樂。也讓全世界的人,洞察我中華民族,是個注重倫理道德、愛好和平的族群。

巴拉圭首都亞松森屬四季分明的地帶。此次筆者到達的時間點,正是當地的春天,所以到處都是花開爭艷,樹木翠綠,是個鳥語花香的好季節。這裡的人民,從眼神即可探知,大多是和氣善良,容易滿足的人。這裡的台商都很熱心又勤勞,所以很容易跟當地的居民打成一片、和睦相處。

一個週末的早 上,殷先生來電,要我去做個人情公關。聽殷先生說,當地最高級的購物中心,一位女經理,右邊的耳朵,兩年前,有一天突然聽不到任何聲音,而且經過很多醫 生,都束手無策。因為這位女經理一直在幫殷先生的忙,所以殷先生希望筆者能去試試,是否能幫這位女經理靈療治癒她的耳朵。「可以去試試看,反正今天沒事 幹。」電話中,筆者毫不考慮的就接受殷先生的邀請。過了一刻鐘的光景,殷先生開車到筆者二弟的家帶我夫妻,直奔位於亞松森市區,這家最高級的購物中心。三 人一下車,殷先生領著筆者夫妻,直接上三樓,到這位女經理的辦公室。經祕書通報之後,這位女經理很快就來迎接我們:「謝謝你們來看我,歡迎歡迎!」緊接著 就是一陣熱情擁抱的禮儀與寒暄。拉丁美洲的人種,都是很熱情的,而且一見面,除了抱抱禮之外,還會說一大堆好聽的話。可惜她跟筆者說的話,鴨子聽雷,我一 句也聽不懂,因為是西班牙語,還好有殷先生幫我翻譯。

進了這位女經理的辦 公室,筆者馬上為她加持,同時我老婆亦用法眼給予掃描。五分鐘之後,我老婆已發現這位女經理患病的原因:「殷先生,請你問這位經理,她外祖母生前是不是右 耳失聰?」當場殷先生即以西班牙語跟這位女經理溝通。「Oh-my god,她怎麼知道的?我外祖母生前就是右耳失聰沒錯。」從這位女經理回殷先生的表情,筆者已看出她那訝異的心境。「因為我看到她外祖母的基因,反射在她 身上,而且就在右耳的位置。」我老婆將這位女經理所以會右耳突然失聰的原因講給殷先生理解,然後殷先生再一五一十的轉告這位女經理,當殷先生將這事象轉述 之際,這位女經理突然當場激動的大哭起來,霎時殷先生不知所措。當下筆者見狀,很冷靜的對殷先生說:「殷先生,你不必緊張,這是好現象,讓她哭,別理她, 一下下就好了。哭也是一種消除業障的法門,當她哭過了,我再來處理,百分之百會讓你驚訝不已!」殷先生聽筆者這一說,才安心下來。哭夠了,擦擦眼淚,略帶 一私微笑:「我怎麼突然很傷心,無法自我控制,我太失態了,請大師原諒!」筆者回以一臉微笑:「這是好現象,小姐,請不必在意,現在我要開始靈療你的耳 朵,在未靈療妳的耳朵之前,必須得將妳外祖母的靈體,請出妳的靈體磁場之外。」「靈體要怎麼請?」殷先生聽我這一說,很好奇的問筆者。筆者順手將擺在這位 女經理辦公桌上,一張耶穌的照片,拿了過來:「把她祖母的靈體,請到這張耶穌的照片上,這叫藉假修真,你懂媽?」殷先生對筆者所說的話,一頭霧水,默默無 答。隨著,筆者馬上請這位女經理閉上眼睛,放鬆全身的肌肉,再度的在她頭頂加持一翻,很順利的將她祖母的靈體,請入了耶穌的照片內。當筆者放下加持的雙 手,這位女經理雙眉深鎖,兩眼直瞪著殷先生;「我的耳朵好像可以聽到一點點聲音了!」「不必急,很快就能看到成果。」筆者心有成竹的對殷先生說,然後請殷 先生告訴這位女經理,現在才是真正要靈療她的耳朵。這位美麗的經理暪聰明的,很快就懂得我的心意,馬上就端坐在沙發上,全身肌肉放鬆,安然不動,讓筆者為 她靈療。筆者高舉雙手,嚴肅的迎接宇宙正電磁波,然後將手緩緩置於這位女經理的右耳,開始為她靈療。大概經過二十分鐘的光景,筆者才慢慢的將加持的手,輕 輕的移開,當筆者的手完全脫離之際,這位美麗的女經理,突然再度的放聲大哭,而且一邊哭一邊對大家說:「我的耳朵聽見了,我的耳朵全好了,大師太神奇了, 謝謝大師、謝謝師娘、謝謝殷先生、謝謝我的上帝!」。

事後,這位美麗的女經理,即邀請筆者在這家高級購物中心的餐飲廣場,舉辦了兩場風水與人生的說明會,而且她本人現身陳述這段靈療的神奇過程,也因為如此,亞松森最大的報紙ABC及週刊,都大篇幅的刊登筆者的神奇新聞,令筆者夫妻在巴拉圭首都亞松森造成一陣風潮。

太乙明心 2009.10.03完稿於美國華府

2009年5月底。有一天,筆者跟幾位在家修的好友,於高雄縣嶺口村的觀寶寺,泡茶談天。突然一輛銀白色的小轎車,於觀寶寺前停了下來,從車內下了一位打扮時髦端莊十足的中年女士。

「各位前輩你們好,敝姓劉,我是從高雄市前鎮區來的。據友人說,有一位經常出國的太乙明心大師,一有空就會到貴寺來,不知在座的各位前輩,能否替小女子引荐一下?因為我一位北京好友的小兒子,急需大師的幫忙!」這位中年女士,一見面就展現了他無限的誠意與來意,頗受我老婆的感動;「請問這位小姐,你說你那朋友住在哪裡?」「她長住在中國的北京。」當下這位女士很禮貌的回我老婆的問話。

「在北京,那麼遠,她如何將兒子帶來台灣,給太乙大師靈療?」這時在場觀寶寺的住持許師兄有點無名,即開口問這位女士。「他們母子昨天已到了台灣,目前暫住在台北友人的家中,俟我找到太乙明心大師,瞭解一切狀況之後,即可馬上請他們南下。」這時大夥兒十幾個眼睛,不約而同的都落到筆者身上,剎那間筆者已感受得到,一股瞞大的壓力直逼著我;「請問這位美麗的女士,妳好友的兒子,何以急須太乙明心先生的幫忙?」當筆者此話一出,這位女士馬上若有所悟,情緒瞞激動的:「我想這位就是太乙明心大師吧?」當場我只能微微點頭示意。這時一位黃姓師兄也趕緊插上一腳;「小姐,妳真行,人不但長得漂亮,而且又聰明過人,真是稀客!」「哪裡哪裡,這位前輩過獎了!」當下這位美麗動人的女士,即將她的來意,對大夥兒表達的一清二楚。

      原委是這位中年女士的一位北京友人的兒子,耳朵跟講話有問題。經醫生診斷之後,發現她兒子耳朵裡一條聽覺血管太細小,無法擁有與常人一樣的聽覺,必需於四歲之前開刀做手術,方能有所改善。如今此男孩已將屆滿四歲,所以其雙親才急著四處覓尋名醫高人以求相助。據這位女士說,她是從美國友人得知筆者可醫治一些疑難雜症的資訊,她也閱讀過筆者的網站,對筆者有某種層度的信心與了解,因此才知道筆者在台灣時,常會來高雄縣嶺口村觀寶寺與同道友人相聚。

「敢請大師允許小女子冒昧的請教一個小小問題嗎?」「請說無妨!」「大師,像我友人兒子這種病,你能醫癒嗎?還有,大概要發多少費用?」這位女士顯然有點尷尬的問。其實她這個動作,都是一般眾生的常態版本,對筆者來說,我從來就不會在意的。「哈、哈、哈!」反而在場的眾位師兄好友們,聽了女士的這句話,都異口同聲的哈哈大笑:「小姐,太乙明心大師幫人靈療,還要索取代價,那他就不是太乙明心了!」這位女士聽大夥兒這一說,滿臉的驚訝與感動:「謝謝大師、謝謝大師!」「小姐,妳謝的未免太過早了吧!我連病患都尚未看到,而且還不知道他罹患的是什麼病症,再說我是否有能力,可將他的病症醫癒,妳就先謝我,那不是強人所難,太好玩了吧?」「是、是、大師說的是,那敢問大師,接下來我該如何進行?」聽筆者這一吆喝,這位美麗端莊的女士彷彿也亂了方寸,無頭無腦的回我話。「當然趕快請妳友人將她兒子帶來見我,讓我了解狀況再說,更希望你們的動作越快越好,因為三天後我要去香港。」當筆者將話講完,這位女士即當場打手機給她北京的友人,約好隔天下午兩點鐘,就在今天的地點見面。之後,一切事象就在謝謝與笑聲中圓滿落幕。

      翌日下午兩點,筆者夫妻應約到了高雄縣嶺口村觀寶寺。一下車,眼前呈現了一堆人,有男、有女、有大、有小、有相識的、有未曾相識的。「大師、師娘好!」昨天那位美麗端莊的劉女士,一見我們下車,馬上趨前,向筆者夫妻打招呼。「劉小姐好!讓你久等了,你的朋友這麼多?」筆者眼見這麼多人,剎那間心頭一陣納悶。「大師,我的朋友只是四位,其它的不是跟我們一起來的。」當筆者與劉女士對話之際,觀寶寺的許師兄從屋內提了一大把的荔枝匆匆走來,很快的將手上的荔枝擺在茶桌上:「來、來,這些荔枝都是早上我跟阿源師兄去摘的,好吃又新鮮,大家不必客氣盡情享用,不夠的話,待會兒阿源師兄還會帶來!」觀寶寺的住持許師兄,向來就是熱情、正派,很受信眾跟同道的愛戴。何以筆者在台灣一有空,只會到觀寶寺走動。就是因為許師兄夫妻可說是宗教界少數正派人士之一,他們從來不假藉神的名諱去斂財、騙錢,一切寺務都是親身打理,絕不假他人之手。最難得的是,寺中一切開銷,全賴許師兄平常經營小本生意來撐起,不像一般寺廟,皆不用其極的動信徒的歪腦筋來吸金以壯大私人財富,焉不知眾生賺錢不易。最可惡的是,滿口佛菩薩的慈悲道理,實際是在做明行道暗吸金之不仁不義的勾當。雖然觀寶寺的香火不是很盛,但很溫馨,所以很多同道上的人,都很喜歡到觀寶寺來,反而香客、信徒不多,只因為觀寶寺從不講究排場或虛偽喧傳,一切趨於正派、自然、隨緣的原則在傳道。

「大師、師娘你們好,敝姓張,這位是我兒子!」當大夥兒互相寒暄一陣之後,劉女士很快的將她北京好友介紹與筆者。這位北京來的女士看來瞞有氣質的,打扮的也很端莊,她兒子也一臉聰明活潑樣。當她自我介紹之後,筆者夫妻各執專長的往這位北京張女士的兒子身上打量。半晌之後,筆者順手往張小弟的頭上加持一翻。「張太太,妳家寶寶的問題根本不是在耳朵,而是在腎臟!」當筆者加持張家寶寶之後,赫然發現這位寶寶的疾病,是犯了胎氣,傷到腎臟所引發的,也因為耳朵聽覺的誤差,導致寶寶的發音不正確。當筆者這一說,當下這位寶寶的媽媽,馬上愣了一下下,舉起大拇指對在場的人說:「太乙大師真是名副其實的大師,我打從心裡佩服至極!四年來,我走遍了中國大江南北,求教過無數的國內外高人大師,從來沒有一個人,如此直接對我提過,只有大師你一句話就將我兒子的病因點破,真是高手中的高手!其實當年我的兒子出生不久,醫生就發現他的腎臟往前移位了五公分,要我們抱他的時候需格外小心,否則碰撞的力道太大的話,他的腎臟將會爆裂,那是有生命危險的。」當這位張女士講完這段話,在場她的幾個好友異口同聲:「我們怎麼都不知道?」「我從來不跟任何人提過,你們怎會知道呢!」接著張女士馬上面對筆者:「大師,我想你既然能知道我兒子的病源,當該能醫癒我兒子的病吧?我誠心的求求你,救救我兒子!」聽了張女士這種愛兒心切的慈母心聲。筆者實在不忍當場傷他的心,令她絕望:「好吧,我試試看,但這種病不是一次就能搞定的,希望妳能理解。」「我知道、我知道,謝謝大師。」接著筆者將這位寶寶全身再加持了一陣子,也加持了幾瓶大悲咒水,讓張女士帶回去給這位可憐的寶寶飲用。其實筆者當下這些舉動,只是暫時將這檔事穩定了下來而已。

      筆者於此慎重的告訴各位讀者,有關這位張家小寶寶的疾病,筆者絕對是無能為力的,因為這位張家小寶寶的病,是屬動到胎氣的後遺症,也就是先天性的缺陷,大凡一切先天缺陷的疾病,即使是華陀在世也難醫癒的,何況筆者還是一介凡夫俗子。事後,筆者趕緊打個電話給劉女士,說明一切真相,煩請劉女士轉告張女士多多包涵,也請她另求高明,免得誤人誤己。

 

          太乙明心  2009. 09.25  完稿於巴拉圭亞松森

一一一懺悔文【累世冤親債主】一一一一

【災難疾病不知因  日夜怨嘆無奈聲  欣逢太乙初點醒   方知曾經造業人】

奉請;累世慈父慈母與祖先   奉請;累世至愛賢妻(官人) 奉請;累世有情有義的手足兄弟姊妹

奉請;累世至親兒女   奉請;累世大慈大悲的冤家債主

罪人【            】 於此誠心誠意向諸位懺悔道歉,罪人知道過去時空,絕對傷害過或殺害過你們,

如今,我徹底的懺悔。我從今生今世的坎坷遭遇中,體會出,過去的時空,我一定有做過令你

們非常痛恨的錯事,我很後悔、我很慚愧、我很心痛,我後悔傷害你們、我後悔殺害你們,

我慚愧忤逆你們,我心痛對待你們的無知、無情、無義、又殘酷。我誠心向你認罪,向你道歉。

俗說;仙人打鼓亦有錯  腳步踏差何人無   罪人本是凡人非聖賢  但願諸位冤親債主能體諒,

懇求大慈大悲、開恩赦罪,放罪人一馬,讓罪人此生此世有將功贖罪的機會,你們功德無量。

罪人從今以後,絕對不敢再將,過去冒犯諸位冤親債主的行為,加諸在現世任何眾生、眾靈的身

上。罪人絕對【正心正念傳正道  丹心正氣回報天】【做人存良心,做事盡本分】來懺悔。

罪人再度懇求,諸位累世冤親債主,大慈大悲  開恩赦罪  拜託  拜託

求赦罪人;

筆者近幾年來,到處靈療義診,可說心得多多。其中除了藉用上天恩賜的超能力之外,也必須

靠當事人肯澈底的懺悔,方能事半功倍,順利療癒,否則還是白工一場。

記得2006年,有位罹患皮膚病的許先生,打從2006年起,每次筆者一到舊金山,他都會來找我靈療,經過大概一年多,這位許先生的皮膚病,雖無惡化傾向,但也無改善。2008年7月,一個清晨,筆者於打坐時,自問為何有些人的病很快就能醫好,有些人,已經靈療了近兩年,還是無法改善。當筆者百思不解之際,突然興起一個念頭一一懺悔。當天筆者馬上起草一份【懺悔文】。

隔天,這位罹患皮膚病多年的許先生,又來請我為他靈療。當時筆者即將這份【懺悔文】遞給許先生看,沒想到許先生讀著這份【懺悔文】,竟然眼淚直流。筆者看到此現象,恍然開悟,馬上舉起雙手,在許先生頭頂為他加持。當筆者為這位許先生加持不到一刻鐘,我老婆馬上跟我說;「老公,我看見許先生身上有個男孩的靈體,佔據在他脾臟的位置。」我老婆是個很有經驗的人,她立刻用心跟許先生身上的那位靈體對話。原來附在許先生多年的男孩靈體,是明朝的時候,被許先生活活打死的冤家債主,難怪這麼恨許先生。還好,這一年多來,這個靈體被筆者加持了很多正電能波,所以才未將許先生的皮膚病搞惡化。如今聽到許先生,用心的讀【懺悔文】,對他表達萬般真心的懺悔,所以才肯原諒許先生,而將靈體顯現給我老婆看,此表示她跟許先生的因果,願意讓筆者和解處理。

通常所有病患,經筆者靈療,其累世冤親債主若不顯現,這表示放不下對病患的仇恨,所以筆者是無法治癒的。相對的,這些冤親債主,若現身讓我老婆法眼見著,即表示他與病患的恩怨,願意接受筆者的和解。這樣,當筆者處理妥當之後,病患無論罹患的是什麼病,筆者敢保證很快就會痊癒。

當時針對許先生體內的冤家債主,筆者遵循他的意見,他要求馬上去投胎轉世,所以筆者當下就請神佛將此靈體帶去投胎轉世,化解了這個靈體與許先生累世的因果。之後許先生的皮膚病,很快就醫癒了。從此之後,筆者一接觸到要來靈療的病患,都會要求他們一定要每天【懺悔】,包括一些事業不順的企業人士在內。各位知音讀者,若你近來事業不順,或已罹患疑難雜症,不妨試試筆者的懺悔文,筆者深信絕對令你訝然稱奇不已。

太乙明心 2009.10.03於美國華府

記得2005年7月,南美洲,有 一個天主教國家的【大主教】,經其國總統府情報委員會首席的推薦,慕名而約見筆者夫婦,一天,於當地一家知名度頗高的餐館與筆者會餐。到了餐館,我老婆一 眼見到這位大主教,就跟我國外舘派出來,幫我們翻譯的駐外官員說;「這位先生右邊的肋骨曾經斷裂過,但並沒醫好。」當我國外交官向這位大主教翻譯之後,這 位大主教當場驚叫一聲;「Oh-My God!」。因為這位大主教,於三年前,在他的教堂,跟一些教友整修油漆時,不慎從木梯上摔了下來,斷了兩根右側的肋骨,經當地的醫生,大概治療了一年 多,醫生說一切OK了,但每逢工作太累時,偶而還會有些不適,這件事鮮少人知道。所以經我老婆這一道破,這位大主教,當然對我老婆的奇異功能,可說是佩服 的五體投地。「那,我現在該要如何處理?」這位大主教,本就有備而來,因為他是位對中國特異功能很好奇的人。其實,在他未約見筆者之前,已將筆者的神奇底 細,透過其國的情報系統,調查的一清二楚,否則貴為一國大主教,豈能輕易的邀約教外之人。「當然是我來醫囉!」筆者已洞察今天的下場戲,該是我的了,所以 很乾脆的回大主教的話。「在這裡醫?」「這裡是公眾場所,有些不妥,我想到外交官的家比較方便。」後來經過雙方的溝通之後,終於決定照筆者的建議,到我國 外交官的官邸去處理這檔事。

用完晚餐,大夥兒直奔我國外交官的官邸。  一 下車,我國外交官的長官【駐外大使】夫婦跟外交官的家人已在大門的兩側恭迎。雙方經過短略的寒暄之後,很快的進入了外交官的官邸。我國這位外交官的官邸, 雖在國外,但屋內的佈置,很中國化,簡單、樸素、清潔、優雅,令人心曠神怡。今天的狀況看來暪嚴肅又略帶緊張,因為官邸內,有當國的大主教又有情報頭子, 還有我國駐外最高行政長官,所以官邸的外圍之安全佈局,各位聰明的讀者,當可想而知。

大夥兒進入客廳之 後,當然是大主教坐中間的上位。兩邊的沙發前頭,一邊坐當國的情報首席跟首席夫人,一邊坐我國大使夫婦。筆者就坐在大主教的正前方。我老婆坐筆者旁邊。外 交官跟其夫人站在我國大使夫婦的兩側。場面起先是屬嚴肅的,後來大主教對大家說;「各位好,我今天是要來請貴國大師幫我治病的,所以大家不必有所拘束。本 人方才在餐館已領教到大師夫人的超能力,現在我更希望這位大師,能令我更驚奇?」

外交官幫筆者翻譯大 主教說話的內容之後,筆者即將要如何靈療大主教的過程,請外交官也幫筆者翻譯讓大主教瞭解。隨著,大主教即按照筆者的要求,端坐在座位上,閉上雙眼,全身 放鬆,然後筆者舉起雙手,置於大主教頭頂上十公分,開始為他加持。大概經過一刻鐘,當筆者放下雙手之際。「Oh-my God」這是第二次,出自於大主教的嘴巴。天主教能達到大主教的地位,絕對有他特殊的條件的。當大主教再次驚奇的叫出【我的天呀】之際,同時也比出了大拇 指。這時我國大使微笑和氣的問大主教,有何感覺?大主教很 Surprise  的 說;「貴國大師太神奇了,當我被加持時,首先感覺有一股很溫柔的熱氣,由頭頂上緩緩而降,接著我發現一團七彩的光,從大師的手中發出,往我全身照下,當下 我幾乎是整個人,全身浸潤在偉大聖母的懷裡,渾身的舒暢無法言喻,真是太神奇了!我很想請大師,再幫我加持一次呢?」這時我國大使馬上向筆者使個眼色。 「可以,但,這次不是加持頭部,是要加持肋骨,所以希望大主教,移駕,躺到大沙發上。」這次是我國大使親自替筆者翻譯。隨著,大主教順從筆者的要求,馬上 在沙發上躺了下來,筆者再度舉起雙手,為大主教加持。因為是醫病,所以加持的時間比較長,大概經過了二十分的光景,當下現場的人都嚴肅的靜觀著,大主教被 筆者加持之際,臉上表情的變化。當筆者放下加持的雙手。大主教竟然舒服的睡著了,令全場的人,都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這時當國的情報首席,見狀有些不妥,馬上趨向前幽默道;「主教,天已經亮了!」這時大主教,才睜開眼睛緩緩坐起;「我真的睡 著了,真是太神了、太妙了,我畢生從未遇過如此玄妙的事。」大主教醒來一直稱妙不絕。當國的情報首席見狀,似乎有些被感染,忍不住好奇的問;「主教,尊駕 又發現什麼神奇?」大主教馬上將被筆者加持的感受,詳細的告訴在場的人;「當大師舉起雙手,我已看到他手上的光,全部是呈紫色的,然後隨著他的動作,就在 我肋骨位置停了下來。一陣加持之後,一股溫和的熱流,緩緩的環繞著我全身流動,令我渾身舒暢,不知不覺的睡著了。」對大主教的描述,當場所有的人,對筆者 的神奇更加肯定。

「請問大主教,你是否用左手在醫信徒的病?」當筆者在加持大主教的同時,筆者發現大主教的左手內,潛伏著一股特異的能量。 「大師,何以這樣問我?難道你發現我的左手有何異象?」當筆者對大主教,提出這個問題時,大主教的臉色頓時起了變化,有點激動的回筆者的話。在場的情報首 席,更是一臉嚴肅,眼神直接凝聚在筆者的身上。眼見兩位貴人的神情有異,筆者即小心翼翼的回話;「因為當我在加持尊駕的肋骨時,發現尊駕的左手,隱藏著一 股瞞強,屬正電的能量,所以我才如此問尊駕。」「大師,你真的發現我左手有一股含正電的能量?」大主教這個發問,令筆者感到有點蹊蹺,因為他的激動指數更 增加了。當時筆者只點頭示意。「那,請問大師,大主教左手這股能量有何作用?」一旁的情報首席,看來暪關心大主教左手的能量。「若能將這股能量開發出來, 當然就是跟我一樣,可用此神奇的能量來醫治一切眾生、眾靈!」筆者此話一出,大主教幾乎將激動指數衝到極點,很激動的說;「大師,你能幫我開發出來嗎?」 「當然可以,但,不是今天,因為方才所加持的能量,尊駕尚未完全消化,因此尊駕之靈體無法完全康復,所以須經過幾天之後,才能做此開發能量的工作,還有, 我明天要去阿根廷15天,我想,待我從阿根廷回來之後,再來處理,是最完美的。」大主教是個明智之人,聽筆者這翻解釋,毅然接受。之後,大主教、情報首席 夫婦夫婦、我國大使、外交官全家人跟筆者夫妻,大家有說有笑的,很愉快的渡過這神奇愉快的夜晚。

一場有關【玄光電能波的神奇】,於外交官的官邸,在眾目睽睽之下,展現無遺,令全場的人不但感到驚訝,更令人感到興奮。大家都期待著,續集能趕快來臨。

太乙明心 2009.10.01完稿於美國華府

筆者是時下一介布衣,自從得到恩 師一一林澤佑先生的堪輿風水真傳之後,近二十年來,除了到世界各國,推廣中國的堪輿風水之外,也一直對社會大眾施予靈療。在靈療的生涯當中,從輕微的筋絡 疼痛、失眠症,至一些疑難雜症,包括不孕症、自閉症、腎臟萎縮、血癌、肝癌等等,經筆者醫癒者不計其數,其中筆者對癌症較具心得。筆者有幾個鑽研生物基因 的好友,對筆者治癌之成效都很稱奇。尤其是對筆者的【治癌妙論】更是好奇不已。

筆者出此文章,並 非藉此自我吹噓,欲從中謀利,而是希望所有罹患疑難雜症的眾生,不可絕望,因為面對絕望的人生,是件非常殘忍的事。更希望罹患重病的眾生,不能病重亂求 醫,而無智的去沈迷一些只會畫餅充飢的宗教法師,慘遭二度傷害。筆者向來幫人靈療,絕對不收受任何費用,更不接受任何財物與供養。筆者靈療不用藥、不用 針、更不用任何宗教儀式、法器、符咒或偏方。純粹以誠心將宇宙含正電的電光能,透過筆者的雙手,導入病患的肉體來靈療一切疑難雜症。也因為如此,筆者常常 提醒所有社會大眾,若有人自稱能以超能力,來醫治病患而索取費用或接受供養,這絕對是騙人的障眼法,請不要輕易受騙,大凡一切超能力,都是上天神佛的恩 賜,若有人用她來當生意或斂財的工具,這種超能力絕對馬上蕩然消失,因為神佛不會跟人共業的。

筆者於斯,將【癌症的新概念】,解讀於後,希望有緣眾生能有所理解。【癌症】是屬基因病變的疾病。

人類體內的基因,會因當世祖先父母之基因,筆者稱之為【現在式的遺傳基因】而影響,造成基因病變。因為人類之所以會死,是因 為體內基因病變,破壞細胞,令器官不能運作而死。人死之後,若將靈骨放置不當,其靈骨內儲存的基因,無法於大自然中,攝取到含正電的磁波(基因是磁之產 物),以恢復其基因之完整,即會循著基因磁波,到其後代子孫身上攝取之。若其子孫被攝取含症電磁波過量,本身無法承受,即會產生基因病變而致癌。

人體之內除了【現 在世遺傳基因】之外,還有多種不同種類的基因存在,目前科學家將其定位為【自由基因】。其實所有【自由基因】雖屬複雜。但筆者暫將其規劃成三類;一類稱 【現在式的寄生基因】,她是因住家陽宅風水電磁場遭到破壞,由時間基因與空間基因交叉作用,所反射出來的一種【負電能波】,俗稱【煞氣】。二類稱【過去式 遺傳基因】,她是由過去累世祖先父母、親人之靈體所反射而成,因為人類本靈,一直在宇宙中輪迴轉世,在不斷轉世當中,必然會跟不同的因緣交叉,所以累世所 遇到的人、事、物,都屬不同因緣對象,也就是說,這世的祖先父母,鮮少是跟過去世一樣的緣遇,因此很多過去世之親人,因為情深而無法忘懷,即會跟著寄生轉 世。三類稱【過去式寄生基因】,她是由累世冤家債主之靈體所反射而成,俗諺;有恩報恩有仇報仇,這是因果輪迴的大自然現象。以上這四個重點,絕對就是【致 癌】的原因。 筆者認為【致癌】並非只是因為飲食不當或環境不當或生活習性不當,就能輕易引起的。若癌症之產生,只是因為飲食不當、環境不當、生活習性不當,那該不至於 讓所有醫生束手無策,而人人【談癌色變】!

【癌細胞】,經筆者多 年靈療癌症的經驗,將其分類為【原始癌細胞】、【次元癌細胞】、【中性癌細胞】三種。所謂【原始癌細胞】,她屬獨立性、隱藏性、自由性、非破壞性,在她未 製造【次元癌細胞】之前,對人類是不會造成任何傷害的。最可怕的是她屬【智慧型】,她具有製造相當攻擊性的【次元癌細胞】之功能。她能跟著血液自由的在人 類體內隨意走動,她屬不生不滅,她不是一種病菌,所以她不懼任何藥物,更不怕化療或電療。以目前的醫療器材,是完全無法測出她的生命體之所在,(除非具有 法眼者)。因此當病患被醫生告知【罹患癌症】之際,絕對是第三期以上或末期。因為目前醫療器材所測出的【癌細胞】並不是最可怕的【原始癌細胞】,而是由 【原始癌細胞】所製造出來的【次元癌細胞】。蓋因為【原始癌細胞】屬不生不滅,而且具有智慧,因此癌症病患,即使割掉所有被【次元癌細胞】所破壞的器官, 皆屬無濟於事的。因為【原始癌細胞】可遊走人體,隨時隨處都可再造【次元癌細胞】,繼續危害人體。至於【原始癌細胞】製造【次元癌細胞】,是因人的體質與 器官結構而有所快慢之區分的。

所謂【次元癌細胞】就是由【原始癌細胞】所製造出來的產物。她是以倍數分裂在擴張。她屬獨立性,非遺傳性,亦不俱傳染性。她具有很強的攻擊性,她可快速的吃掉病者體內好的細胞,破壞人體器官,讓人致死。

所謂【中性癌細 胞】,她是病患體內【好的細胞】與【次元癌細胞】及【外來藥物】鬥爭之後所產生之物,她不具有傷害其他細胞的能力,但她可阻礙好細胞的生產,所以化療或電 療或靈療之後,必須將【中性癌細胞】,迅速代謝出病患體外,如此才能令新的細胞順利產生,人體才能漸漸恢復健康,否則人類會因為好的細胞生產太慢,來不及 支撐器官的需求,導致器官萎縮衰竭而死。一般醫療器材所測的【癌細胞指數】,以筆者的淺見,該是【中性癌細胞】和【次元癌細胞】共存現象,並非是單純的 【原始癌細胞】之活動現象。

文後,筆者略談 本人的【治癌妙論】,願與社會大眾共享、共研。筆者靈療的過程是,首先以超能力將患者之【原始癌細胞】找出,再以靈療方式將【原始癌細胞】請出患者體外, 以截斷【次元癌細胞】之製造源頭。然後加強體內殘餘之好細胞的能量,讓體內的細胞之能量,超越【次元癌細胞】的能量,借力使力,將【次元癌細胞】全面反吃 掉。之後再將【體內好細胞與次元癌細胞爭鬥產生之中性癌細胞】代謝出體外,即可將癌症治癒。

【要如何將病患體內 之原始癌細胞找到,而且將其清除】,這是目前科學家無法突破的一環,因為【原始癌細胞】是一種超測的靈體,因此要找到【原始癌細胞】,一定得靠具有法眼的 人,才能辦到。當找到【原始癌細胞】之後,就必須通過像筆者這種具備超能力的人,配合當事人,早晚自我懺悔,才能處理,因為【原始癌細胞】是屬不生不滅之 智慧性靈體,她是不懼怕任何藥物或電療的。【如何加強病患細胞的正電能量】,除了食用真正能增強免疫力的藥物之外,就是靠具有超能力者給予加持。這種加持 力,通常病患一接觸,馬上即會感受到一股令其平靜的熱溫,而且疼痛馬上消失。(罹患癌症,是不定期發痛的)若加持者所擁有的加持力,令患者有頭昏或冰冷的 感覺,或完全沒有立即停止疼痛之現象,那就不是能靈療的超能力,那可能只是一種宗教法術,絕對不可相信。

【如何將中性癌細胞代謝出體外】,以筆者的經驗,將蘋果加葡萄柚打成汁,或檸檬加白開水,早上空肚引用。或多食菰類的蔬菜。加上少許運動,能流汗更好。聽說也有一些藥物亦可(如;靈芝、牛樟芝及一些抗氧化之產品),但這些藥物筆者從未提供給患者,不知其效果如何。

以上之陳述,是筆者於靈療近二十年的經驗中,對產生癌症之原因、癌細胞的種類、結構及靈癒癌症的心得,提供予社會大眾,或專家參考。希望各界賢達智者,能多多指教,更盼罹患疑難雜症者,當面印證。

太乙明心 2009.09.27於美國舊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