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009


        一一一一女人、和尚、兒子一一一一

        2001年4 月,二度到美國華府。華府整個特區綠地的規劃,堪稱美國之最,而且春秋兩季,風景幽美,令人陶醉心曠神怡。尤其是春末夏初,因為綠地的保護有佳,樹綠、花香、草翠、水清,一些野生動物都會常常,成群的出現在公路兩旁或河邊溪畔闡緩逗留。每次當筆者看到這些野生動物,尤其是小鹿群或狐裡,就會情不自禁的停下車來觀賞。

        一日,筆者門生何瑞恩帶著筆者夫妻,到DC鄰近維吉利亞州的一個小鎮,幫一戶大陸來的陳姓客人,勘測陽宅。這對陳姓夫妻非常溫文有禮。夫妻育有一男一女。一年前,因為一向乖巧的兒子,突然變得很怪異,每次跟陳先生夫妻對話,都很沖。晚上玩電腦遊戲到半夜,幾乎將功課給荒廢了,尤其最近又結交了一個比他大五歲的菲律賓妞。令陳太太幾乎氣出病來。陳先生想盡辦法欲挽回這個兒子,到處求救高人,聽說也發了不少的冤枉錢,但,始終沒什改善。有天,經他友人的推薦,首先以電話跟筆者溝通,之後認為筆者的看法較合乎邏輯,夫妻才決定邀請筆者,先來勘測他家的風水。

       一下車,筆者發現陳太太的身子很脆弱,陳先生還滿健朗。「大師、師娘,你們好!」

「陳先生、陳太太好!」大家初見面,難免要禮貌的寒暄一陣子,這是人之常情,尤其是咱們中國人。當筆者堪完陳先生家的陽宅電磁場之後,筆者發現他家的陽宅風水還滿不錯,難怪他們能在此房宅已住上十年。「據大師、師娘說,我家的陽宅風水很好,但為何我兒子會變成這樣怪異?」陳太太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何以他兒子會突然變質的原因。「妳可以讓我師娘看看妳的靈體磁場,說不定就能了解真相?」坐在筆者身邊,我的門生何瑞恩,很誠懇的對陳太太建議。「我聽說師娘很厲害,具有法眼,可看到他人的過去因果?」陳先生對我老婆似乎已有某種程度的了解。「這也要有因緣,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得到的,因為一切事象,都需具備;時間因緣及空間因緣。若其中有一項因緣未臻成熟,我還是看不到。比如,一個人身上有一位過去世的冤家債主,因為他一直放不下過去的仇恨,那他當然不願顯現,他與這個活人的關係,我再厲害也沒有用,因為我一定看不到。」我老婆很詳細的將開法眼的要件,說給陳先生、陳太太了解。

        時下很多江湖術士或不肖法師,憑著本身有點磁波的感應力,為了爭錢,就敢大膽的去處理陰陽兩界的事,其實這是很危險的,若處理不當,不但給自己帶來災難,還會遺禍其子孫。往往對事情本體,不但無濟於事,有時還會留下不可收拾的後遺症,造成當事人終生的遺憾。

        陳先生、陳太太,既知他家風水沒問題,已經安心一半。隨著即接受我門生的建議,兩人都讓我老婆,以法眼掃描他們的肉體磁場跟靈體磁場。「在兩位的身上,我只看到陳太太腎功能較差之外,其它什麼也沒看到。」當我老婆向陳先生夫妻掃描之後,坦誠對他們說著。「兩位,不用急,我想你們的事,一定跟前世有關,我教你們一個方法,請兩位,每天就寢前,在床上。很誠心的,用心對你自己說;我陳ㄨㄨ身上累世的冤家債主或過去世的父母祖先,於過去世中,我若無智的對你們有所不孝、有所傷害,我誠心懇求你們能大慈大悲,開恩赦罪,讓我在有生之年,能行善來將功贖罪,你們功德無量。」筆者眼見一切事情必有蹊翹,否則我老婆不可能看不到。因此建議陳先生夫妻一種另類的竅門。要他們每天就寢前,對累世的冤家債主跟父母祖先懺悔,連續七天,最多15天,一定有結果,這是筆者十餘年的經驗所得。此種法門,人人可用,不分信仰皆可,大家不妨可試試看。

      不到一星期,一個週末的早上,陳先生夫妻跟他的兒子,突然來訪。筆者夫妻,感到很訝異,「怎麼他兒子也來啦。」我老婆很輕的自言自語。

「大師好、師娘好、這是我兒子,他今天很高興跟我們來見兩位。」陳太太很聰明,他一定已知我夫妻,會因為他兒子願意來見我們,深怕我們有所訝然,所以話裡偷偷地,點出他兒子的善意。

「年輕人,不錯ㄟ,英俊瀟灑,氣質又好,陳先生、陳太太恭喜你們有這麼將才的兒子。」其實筆者話中亦表露筆者的樂意接納。「大師,你太過獎了!我哪有你說的那麼好。」不錯,這位年輕人展現的滿正面的。「年輕人,我周遊列國十餘年,就是會說真話,我不是故意誇你,OK!」「謝謝,大師給我的鼓勵。」「怎樣,陳先生,你好像有什麼好事要告訴我?」其實筆者本身亦是很急性子的人,也急著想知道他們何以能和和氣氣的來訪,這其中必有原因。

        原來,自從筆者離開陳家之後,陳家夫妻,每晚按照筆者的交代,在就寢前即很誠心的,向他們累世的冤家債主懺悔,連續過了五天,有一個晚上,除了陳先生夫妻之外,連他們的兒子,三人竟然會做同樣內容的夢。據陳太太說;他夢中夢見,於漢朝,陳太太是一個犯桃花的壞女人,後來被村子裡的人,公審吊刑,死了之後,還將他的屍體,置於一個竹筏上,由村頭的河流順水而下。這個竹筏在河上,不知漂流了多久,擱淺在山間一條小溪的沙丘上。被一位和尚發現,這位善心的和尚,心生憐憫,即將此女的屍體,取起給於埋葬。因此註定了累世的因果。於唐朝,這位善良的和尚,即到人間來投胎,當了一個縣的縣太爺,這個女人也跟著來了,投胎為這位縣太爺的書爺。兩人因為過去的善果,所以相處的暪和好的。一天,當地的大富老爺來訪,要他們幫忙一件事,據這位富老爺說,他女兒跟一位當地的窮書生相戀,他很不高興,所以請縣太爺幫忙,後來基於雙方交情慎深,所以答應了富老爺的要求,就把這位窮書生找來,無緣無故的,假借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就將這位窮書生關到牢裡,經過一個月後,縣太爺跟這位書爺,越想越不對勁,在一個中秋月晚,將這位窮書生給放了。當這位窮書生回到家時,聽人說,他的愛人,已被富員外,強迫嫁到京城,一個官人的兒子。後來這位窮書生發奮圖強,也考上了舉人。

       最好玩的是,當他們夫妻、兒子三人做了同樣的夢的隔天早上,竟然三人也是同一時間起床,平常他們是個睡各的。據陳太太說,那天早晨,三個人一見面,相互瞪眼了半晌,突然不約而同的笑了。「兒子,你笑什麼?」「我笑我做了一個很好玩的夢。」「我也是ㄟ」在一旁的陳先生也應聲道。這時陳太太若有所悟的;「我想我們三人,一定做了同樣內容的夢,這該是這幾天來,我們懺悔的結果吧!」後來夫妻、兒子三人共用早餐時,一邊說一邊笑;「原來老媽以前是壞女人、老爸是個好和尚,我是個窮書生,壞女人、好和尚、窮書生,這世,老天爺把我們三個都混在一起啦,哈!哈!哈!」「老公,我們該趕緊去跟大師道謝,也跟他說我們三世精彩的故事,讓他有機會利用我們的故事來教化眾生。」「老媽、你們所提的這位大師一定很神奇,我非見他不可!」

       回顧當日,筆者一眼見到陳先生夫妻,那種溫和有禮的神韻,就知道他們一定是屬好人,俗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只是日子未到,並非善惡不報,筆者希望各位讀者,做人要【憑良心、盡本分】,上天一定會有所賜福的。我想,筆者夫妻,今日能具有【超能力】,這就是我們夫妻,一路的堅定善念、善行,上天所給于的恩賜。說實在的,一個人,要堅持真正的善念,那是很困難的事,但,我深信,還是很多人已做到了,天下無難事,只要有心人,希望大家加油,孔子說;獨善其身,而後兼善天下,為善就是我們做人的準則。

 

       太乙明心 2009.08.12於美國舊金山

Advertisements

      一一一一合與離即是緣起、緣落一一一一 

      筆者常說;人一生的過程,本是累世因果之造化。無論是悲歡離合、無論是喜怒哀樂、無論是功成名就或聲敗名裂、無論是大富大貴或貧困潦倒、無論是婚姻美滿或支離破碎、無論是瀟灑阿娜或缺陷醜陋等等,這些遭遇都是,應累世因果所造化之顯現,人人當該心平氣和、理性的去接納。這樣一生才會過的踏實、安心、快樂。因此一切還是決定於你的掌握,是否理性的接納就是【自我掌控】。

      在因果造化之中,有良性的因果造化,有惡性的因果造化,亦有中性的因果造化三類。通常大家只對善性與惡性之因果,較具興趣也較了解之外,對中性因果的資訊,即了解很少。筆者深信各位讀者,對所謂良性、惡性兩類因果之造化案例,應該早已耳聞至熟,故不在此品論。至於何謂中性因果造化,因為向來鮮少有人給予解讀,所以筆者藉此機緣,想跟大家共同來探討,希望大家能有所共識與認知,以達到真正解災避禍之功能。

    【因】、【果】本是兩物一體,蓋【因】即是【果】,【果】即是【因】。【因】是一切事象啟動之源頭。【果】是【因】啟動之後,最終所得到的結論,亦是未來啟動【因】之依據。所以【因】即是【果】,【果】即是【因】,只是兩者之時空有所差異而已。

        【因】是人一生,命運啟動之源,【果】是人一生,命運之結論,亦是未來世,【因】啟動之依據。但,人之一生,一切過程若唯賴【因】與【果】兩者之運作,那等於人一生下來,命運即已被【因】與【果】所決定了,那,人還需要再努力好好做人嗎?其實不然,再說,從以上的觀點,我們已知【因】是一切事象啟動之源。【果】是一切事象進行之結論。一切事象既然有啟動、有結論,中間應該還有其演化的過程吧?這期間的演化過程即是所謂的【緣】。那【緣】是扮演著何種角色?筆者認為【緣】就是決定【果】的依據。【善緣結善果】、【惡緣結惡果】、【善緣種善因】、【惡緣種惡因】,以上這四種結論,是一種必然的方程式,俗諺;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就是這個道理。蓋何者屬【善緣】?何者屬【惡緣】?一切存乎於心念而已,人在生活的互動中,若能相互存乎善念即生【善緣】,反之,若各自存乎惡念,當生【惡緣】。【善緣】當得善果,【惡緣】當得惡果。因此筆者將人,一生之定位,乃是【因】、【緣】、【果】三者之顯現。【因】即是過去完成式,【緣】是現在進行式,【果】是現在完成式,亦是未來進行式之依據。

       那何種【緣的過程】會造成【中性因果】?【中性因果】很重要嗎?這是一個值得大家探討的課題。古代聖哲孔子力倡【中庸之道】,佛家釋迦牟尼佛力倡【圓滿之道】,耶穌力倡【博愛之道】,近代孫中山先生,力倡【大同之道】等等,古今中外,聖人所倡略同,異曲同功。皆希望人類能處於【中性之道】,方能安逸生存。

       既然【緣】是決定一切【因】與【果】的依據,那當然,因果之屬性,就順理成章得從【緣】的行為內函,所造化而來。有目標,才會起心動念,有起心動念,才會有所行動作為,有行動作為,就一定有結果,那結果即必然有屬善性、惡性、中性之別。至於何屬善性、何屬惡性、何屬中性,筆者於斯提出拙見,期望各位讀者好友,多予指教。

       人在生活中之一切行為,何屬【善性】?於廣義來說,一切行為內容,是利益一切眾生,也利益自己。在狹義來說,只利益私我,但不傷害眾生,即屬【善性】。何謂【惡性】?廣義來說,即是一切行為,為了私利,傷害眾生,也傷害自己,所謂損人亦不利己。在狹義來說,傷害眾生,但利益私我,就是所謂將自己的幸福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此乃屬【惡性】。何謂【中性】?即是一切行為,不傷害眾生亦不傷害自己,利益眾生亦利益自己,也就是一切行為皆能達到,不善、不惡、非善、非惡之境界。

       不善、不惡、非善、非惡,這是件很難理解,更是很難作為的境界。其實筆者到目前為止,還是處於茫然的意境,所以每作一件事,每講一句話,每寫一篇文章,都得考慮許久,尤其是近來越有【光說不練、光思不為】的感覺。因為筆者的生活,已常受到【明知要為,而無法為,或為而不盡中庸、不盡圓滿】的苦惱所干擾。記得今年七月初,在華府今日世界電視台,【風水與人生】,現場叩應節目當中,有位觀眾叩應進來,直接臭罵筆者是妖言惑眾,稱筆者可惡至極。當下筆者煞那間不知如何回應,只能以當今是屬言論自由的時空,人人都有他言論的自由,你、我都不例外,謝謝指教,來回應。下了節目之後,筆者內心那股無故被傷害的無名傷痛,一時很難撫平。「大師,這種事,是常有的事,不必擱在心上,尤其我們這些公眾人物,就必須時時刻刻,有著被公評的心裡準備。因為觀眾屬多元化之組合,尤其每個人的教育層次與對一切事象的認知,落差甚巨,因此對同樣一件事情的看法即有所不同,所以難免無端被誤解,再說,事端還是來自大師你本身的失誤,因為你在節目起頭,就對【易經看風水】的從業者,提出真義,令一些靠此法討生活的人,當頭棒喝,難免其中有些已因為你的分析,他會受到相當曾度的傷害,當然他要報復一下下。還好,這不是政治性節目,否則許多政治立場相異者之舉動,會令你更無法忍受。」今日世界電視台的主播黃先生,見筆者心境有些難平,即很快的安慰筆者。「是呀,黃先生是文化界的前輩,所講的話一定是肯定的,老公,你該接受。」這時在一旁我的內人,也順勢安慰了筆者一陣子。經過黃先生與我內人的安慰之後,筆者突然豁然開朗;這就是因、緣、果,的顯現吧,何必計較呢?

       聽了黃主播的一翻分析,筆者心想,我為了要讓社會大眾,免於發錢被騙,雖然我屬善意,說了實話,但畢竟還是有傷到一小部份的人,也是不過圓滿,思考之下,認為誰要被誰騙,那還是他們相互的因果,我何必計較呢?【當下不受一切境遇之影響,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這該是一種【中性因果】的【原動力】吧。以上此則事象,是筆者對【中性因果】膚淺之解譯,你能接受嗎?或許你接受了,會給你帶來很多的平靜,更能避開許多不必要的煩惱與麻煩!

 

           太乙明心  2009.07.10於美國華府

       一一一一無奈的老公一一一一

        2009年5月媽媽節的中午,兒女們都回家給我老婆慶祝【母親節快樂】,全家樂融融的。

「很奇怪,每逢媽媽節,你們都會帶著小包、大包的回來為你媽慶祝,但,爸爸節就在你們的腦袋裡全然消失了?真的差那麼多嗎?」筆者帶著幽默及幾分酸意的對我兒女說著。「老公,你吃錯藥啦!搞什麼鬼。」我老婆很快的應我。「老爸!這還是你的錯呢?為何你每年的爸爸節,都安排不在家,不是在中國大陸就是在美國,我們怎麼給你慶祝呀,還怪起我們呢?」小女兒向來就是反應最快的,可能跟她所學有關。她是國立中正法律系畢業的,但學非所用,畢業之後,一直跟他老公搞電腦的玩意兒。正當大夥在腦部運動之際,突然我老爸來電;「王得!你下午有空嗎?如果有空的話,我家鄰居,有位余先生想請你幫個忙。」「爸!當然有空,只要是你所交代的,我一定有空。」筆者對家父向來就是有求必應,因為我們父子是經過異於常人的坎坷命運,走過來的。「那,我就幫你約下午兩點,可以嗎?」「可以!」。放下電話,小兒子就說;「老爸,你看,下午又泡湯啦,怎麼為你慶祝?」「可以呀!還有晚上呢,中午慶祝阿嬤的母親節,晚上提前為阿公慶祝八八節,這不是很公平嗎?」大孫女也跟大人差一腳。很好玩,媳婦還為她附議呢;「均旻講的很對!」「那就這麼決定了!」通常家裡的事,起火點一定是筆者,滅火或最後拍板決定的,一定是我老婆。

       當日下午筆者應約到了家父鄰居余先生的家。下車一進門,余先生已備好茶水;「歡迎太乙大師、師娘,兩位請坐。」「聽家父說,余先生有事要我効勞,不知是何事?」筆者向來都是乾脆俐落、開門見山。「要麻煩大師來為我內人靈療。」「她罹患了什麼病?」我老婆替筆者發問。

      原來是余太太前幾天,突然全身疼痛。經過家庭醫生診治了數天,仍無好轉,後來接受醫生的建議,直接送到左營海軍總醫院,在海總,經過兩天一夜的檢查,說是肝癌末期,而且已擴散到全身,海總不敢接這個病患。後來移至高雄醫學院,高醫也是不敢接,最後送到高雄榮總,榮總還是不接,余先生不得已之下,才將她老婆接回家中,等待壽終正寢。當余先生將她老婆接回家之後,我三弟去拜訪,因為我三弟是余先生家的里長,他平常對里民都很熱心,昨天他到了余家,看了余太太之後,發現事有蹊蹺,即告訴家父,通知筆者來幫余太太看看。

「請問余先生,令夫人現在在哪兒?」筆者問余先生。「在另一間臥室。」說著余先生馬上領著筆者夫妻到余太太的房間。一打開房門,就聽到余太太痛苦的呻吟著;「我會痛死了,我會痛死了,醫生怎麼還不來?」筆者見狀有點難過,很快的請余先生,將他老婆扶起來,坐在床上,準備給她加持。

筆者舉起雙手開始給余太太加持,大概一刻鐘之後,余太太的呻吟聲消失了,這時現場的人都鬆了一口氣。在筆者加持之際,我老婆一直以法眼,在余太太身上,來回的掃描了幾次;「余先生,你老婆哪裡有癌細胞?根本都沒看到。」聽我老婆這一說,在場的人都愣住了,「那也安呢?」余先生有點莫名似的;「三家醫院都說她已是肝癌末期了,怎麼師娘會看不到,師娘你要看清楚一點兒!」

「余先生我問你幾個問題?你媽媽是不是難產死的,你爸爸是不是肝病死的,還有你們是不是最近要動他們的陰宅風水?」我老婆已發現余太太的發病癥結。「是呀!我媽是生我難產死的,我爸是肝病死的,我們確實明天就要去選靈骨塔的塔位,因為我父母的陰宅,公家一直摧著要我們搬遷,所以上個月底跟我兩位姊姊決定明天去確定塔位。」「老爸,師娘將事情講的這麼清楚,應該要重新考慮這件事。」當余家女兒開口之際,余太太的病,又開始發作,呻吟的聲音越叫越大聲。「大師,請趕快幫我媽加持,她又在痛了!」當下筆者若無其事的;「這次不必我來醫你媽,需要換你們來醫了!」「大師,我們怎麼醫?」余先生聽到她老婆的呻吟聲,由衷的感到著急。「我教你,你就到你老婆的面前,用心對著你老婆說,不能用嘴巴,你決定不將你父母的靈骨,置於靈骨塔,要將他們的靈骨,擇一塊吉地重新下葬,連續說幾次,來證明我老婆講的話是否正確,如果誠然是如我老婆所說的,你老婆的病就可不藥而癒了,這不是很好嗎!」余先生是有死馬當活馬醫的味道,當場即接受筆者的建議,馬上走到她老婆的跟前,按照筆者教她的口訣,一直不斷的用心唸。說也奇怪,未過三分鐘,余太太的呻吟聲,慢慢的消失了,人也睡著了。當場全家人都感到太神奇了。之後,筆者又在余太太身上加持了一陣子,總算了解了一件好事。

       翌日,余先生帶著余太太跟她兒女,全家福都到我家來道謝,而且帶了好多禮物。但,所有禮物都被筆者拒收了,因為筆者幫人靈療,絕對不收紅包、不收禮品、更不接受任何方式的捐款或供養。

但很不幸,因為余先生的父親,本是被其母招贅的,台灣的風俗,被招贅者是無權主張祖先靈骨處理之權,蓋兩個姊姊不相信祖先的靈骨不宜置於靈骨塔,堅持不下葬,結果,余太太於日前離開了這個時空,一天,余先生親自打電話給筆者父親,很懊悔當時沒堅持自己的原則,白白的犧牲了一個老婆,為了這件事,從此與其兩位大姊斷絕來往!

 

          太乙明心  2009.08.10於美國舊金山

       一一一一又是胎氣惹的禍【毀了左腳的嬰兒】一一一一

       中國人講【胎氣】,這是一個非常現實又嚴肅的課題,希望每個為人父母者,當該有所重視與相當曾度的認知。尤其是,近代的年輕人,受了西洋教育的影響,幾乎不相信有【動到胎氣】的說法,然而生下了很多【先天疾病】的嬰兒,終其一生的痛苦而不知所以然。筆者常說;世上有兩種病無法醫癒,一種是癌細胞全面擴散,一種是由【犯胎氣】,所造成的疾病,因為【犯胎氣】的疾病,是屬【先天能量缺陷】的疾病,後天的醫療豈能醫癒!

      筆者立志要以【中國文化】來幫助人類,這不是一時衝動之念,更不是【賺錢的噱頭把戲】。而是多年的工作經驗中,發現中國文化有很多濟世救人之方。只是因為當此科學領航的時空,這些文化救人之方,無形中被有心人矮化扭曲變形。其實這對人類並不是好現象。蓋這些中國文化智慧遺產,雖是目前科技無法解譯,但它絕對屬大自然科學的現象。尤其筆者近二十年的經驗和印證,可很肯定的將大家認為迷信的中國文化現象,完全合乎實際邏輯,以科學的角度,光明正大來公諸於世。                                                                                                       

     不要老把中國古代的文化,統統跟迷信劃等號,這是很不公平亦不道德又無智的行為。當此時空,雖然西方文化講究的是實際科學,但人類的生活中,畢竟還很多現象,以目前科學無法解譯的,可說是不勝枚舉。若凡事只就科學的角度來論述,那人的生活就非常可悲又可憐,因為科學的領域,是非常有限的。科學家已印證,地球上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超物質,是以目前的科技根本無法解譯的。

      2009年7月底,在美國華府一場【風水講座】中,一位少婦帶著她六個月大的女嬰來見筆者,

當筆者的老婆用法眼對這嬰兒掃描之後;「小姐,妳嬰兒的左腳已失靈了,妳知道嗎?」「師娘,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來求助於太乙明心大師。」這位少婦聽我老婆這一說,馬上一臉無奈的表情。「這是動到胎氣所造成的疾病,這種病屬先天能量不足之病,不要說太乙明心先生無法治癒,就是華陀在世也束手無策,無能為力。這是妳懷孕期間,搬家或整修房宅或於房宅四周亂挖土、砍樹所造成的反射疾病。」我老婆很嚴肅的對這位年輕的媽媽,說明她嬰兒患病的原委。「那我該怎麼辦?」這位少婦有點著急,不知所措。「等一會兒,看太乙明心先生如何處理?」。

      一下講座,這位少婦就將她剛出生六個月的嬰兒抱來見我,筆者一看;「小姐,對不起,不是我不慈悲,因為妳的女兒所罹患的病,是屬動到胎氣所引發的疾病,我實在無能為力,請另找高明吧!」聽筆者這一說,這位少婦頓時心感失落,當場顯出一臉無奈與無助的表情,迅速的帶著她的嬰兒,含著淚水,痛苦的離開了現場。現場大家都為這對母女感到可憐。

      講到【胎氣】筆者就會很痛苦、懊悔,因為近二十年來,我所遇到的【犯胎氣】之病例,沒有一個能被醫癒的,每每眼見這些小嬰兒,因為父母【不相信風水】,而不經意的動了胎氣,令他們的身心無辜缺陷,還要坎坷的過一輩子,筆者心中之痛,無人可比。最近台灣電視新聞,有一則醫療糾紛,受害者認為是醫生疏忽的錯誤,要向醫院索賠,其實這是很不公平的事。因為這種病例,明明是當事人【動到胎氣】所致,這跟醫生有何相干?

      何謂動到【胎氣】?人類生命的組合,除了有個有機可測的肉體之外,還有一個多元無法測的靈體。有機的肉體之成長,在母體胎盤內,除了靠臍帶呼吸及靠母體的血液合體取得可測的養分之外,還必須日夜不斷的吸取房宅內,無法測的空間基因跟時間基因。因此若房宅的空間基因受損,必然會影響母體胎盤內,胎兒器官之成長。所以婦人懷孕時,絕對不可搬家、不可整修房宅、更不可在房宅四周,挖土、砍樹,因為這些動作,都會破壞房宅的氣場而影響胎兒。再說,女人懷孕時,不可走夜路或摔跤。因為走夜路或摔跤,較容易受驚嚇。女人懷孕時若受嚴重的驚嚇,容易造成生出來的嬰兒腦筋出問題。因為胎兒在母體胎盤內,必須吸取大自然的超測時間基因,蓋人類若受驚,人體就自然失去,跟著受驚時間,同步的時間基因。中國傳統的收經術,施法者何以在為人收驚時,口中都會一直念著12生肖,因為他們沒有中國五術的專業,所以不懂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12個時辰地支。這些地支,每一個代表兩個小時,其能量基因元素不同,蓋收驚施法者,不知受驚者所失去的是屬何種時間基因,所以索性就將12時辰的地支不斷的唸,以藉其誠心發出的念力,來產生時間基因。以補足受驚者失去的時間基因。

       近年來醫學界,發明了所謂的【羊膜穿刺】,專門用來檢測高齡產婦胎盤內的嬰兒,其發育成長是否正常,若發現有不正常現象,就建議當事人將胎兒打掉,其實這個舉動筆者是持反對的。因為以上筆者已論述過,胎兒在母體胎盤,是屬真空造物,除了有機的基因之外,還有多種的超測基因,若為了要測知胎盤內,嬰兒的發育狀況,即施予【羊膜穿刺】,那這一刺,若很不幸的破壞到胎兒的某種超測基因,這跟【動到胎氣】就沒什區別了,而且危險的機率更高。所以筆者誠心呼籲,希望醫學界的先進,對【羊膜穿刺】,是否該有進一步了臨床實驗,否則人類將會因【羊膜穿刺】的發明,反而造成更多家庭的不幸,也浪費國家無法評估的醫療資源。

 

          太乙明心  2009.08.06於美國舊金山

       一一一一自由基因的故事【宋朝的冤債主】一一一一

        2009年7月,應美國華府【今日世界】電視台的邀約,上現場叩應節目。一個鐘頭的時間,似乎無法滿足觀眾的需求,因此下了節目之後,應觀眾的要求,在當地圖書館開了兩場面對面的【風水座談會】。當日的盛會頗具熱烈。「大師,我家門前有一棵大樹,聽說這種現象,對住在房宅裡面的人,並不好,不知有什麼方法可改善?」「大師,在我之前那位屋主,在前院挖了一個養魚池,聽說這種現象,男主人會有心臟病,請問大師這該如何處置?」「大師,聽說住家不可亂砍樹,是真的嗎?」「大師,聽說住家前院不可種桃樹,後院不可種柳樹?」。發問的人實在太踴躍了,問題之多令人難以招架,其實這些群眾所提出的問題,皆大多是坊間一些所流傳的【風俗風水】,並不是中國真正的風水學術。但,筆者亦不可不回答,否則對當場的群眾,有種失禮、失態感,因此還是很認真的回答個個問題。

「我告訴各位,在你家的任何角落都可種樹、挖池、砍樹或增加任何建物,但,必須在你未進駐房宅之前,就得將一切工作搞定,否則必有破壞風水氣場的後遺症。若已經入宅者,那一切動作,就必須選擇不犯沖煞的日子。因為【方位基因】跟【時間基因】一定會交叉、一定有所生剋。至於種什麼樹、種什麼花都可以,但,千萬不要種【爬藤類】之植物,無論是屋內、屋外。因為爬藤類的植物,會反射出【犯官非或麻煩事】之現象,OK!」。正當筆者在一一回達問題之際,一位滿身具有書香氣息的中年男士,打斷了筆者的答話;「大師,什麼叫時間基因?什麼叫方位基因?我從來沒聽過!」

「當然你是沒聽過,因為這是筆者將風水的組合重點,以大自然科學的現象來向社會大眾解譯的內容之一。」大凡地球之萬物萬象,都由大自然各類基因所組合而成。時間、空間亦然。何謂時間基因?時間是屬天體磁場運作之產物,是地球與太陽、月球及地球自轉之互動關係。地球與太陽公轉一圈稱一年。地球與月球公轉一圈稱一月。地球自轉一圈稱一日。一日有24小時,每兩小時屬一種基因能波。中國五千多年的歷史文化,最偉大的發明,就是發現萬物萬象組合之基因一一【金、水、木、火、土】五大元素,而且能詳細的將萬物、萬象的基因,清楚的分類之。時間、空間兩者屬萬象之一。本體屬抽象,但運作屬實際,故很少人能理解。時間有基因,如2009年,年基因屬金。4月、8月、12月,月基因屬金,巳日、酉日、丑日,日基因屬金。零晨1到3點、早上9到11點、下午5到7點,時基因屬金。方位的基因,如東方,空間基因屬木、西方,空間基因屬金、南方,空間基因屬火、北方,空間基因屬水、中央屬土。蓋因為空間屬固定狀態,時間屬動態現象。因此一動、一靜必然有所交叉。如,2009年,屬東方的陽宅,皆不可入宅、整修,因為時間基因屬金,方位基因屬木,形成金、木相剋的局面,必然形成一股【煞氣】,此煞氣會反射出,住在此犯煞屋宅內的人,從入宅日算起,於三年之內,不定時的將會發生意外死亡、重大流血或重大交通事故或罹患癌症。再者,會因為房宅有股煞氣,較容易被一些【負電磁波】,俗稱不乾淨的東西侵入,令宅內之人罹患精神方面的疾病。這種風水基因屬【自由基因】之一。他屬非遺傳性,而且是單獨性,所以每個人體內的自由基因,皆屬不同種類。

「大師,我可以請你到我家來堪測一下風水嗎?」當筆者向群眾表達風水基因,是屬人體內的【自由基因】之一之後,這位中年男士,再度舉手,向筆者邀約要堪他家的風水。

       翌日,筆者夫妻應約到了DC維吉利亞州的一個小鎮,去堪這位男士家的風水。一下車,這位男士與其老婆,已站在門口恭候筆者的來臨;「大師、師娘你們好,謝謝你們老遠趕來。我叫Peter,這是我內人!」文質彬彬,一臉和氣,令人心生好感。

「先生,你太客氣了,這是我份內事,何況怎麼說,我終究是個生意人,顧客至上,哈哈哈!」當筆者與這位Peter先生寒暄了一陣之後,筆者很專業的將他家房宅的緯度測量出來,同時很仔細的在房宅外圍四周,觀察了一翻。座南方的丙山,地磁走向屬順局,不錯!筆者勘查完畢,心中告訴我自己。「請問先生,你是何時入宅的?」「去年2008,陰曆六月十八日。」他毫不思索的告訴筆者,他們入宅的時間。

當Peter先生這一回答,筆者馬上起了個寒蟬;心想,這下不好玩了。「大師,這是我今天特別請你來的原因。」這位Peter先生,好像已看透我的心思似的,未待我回應,馬上就跟我表明他的用意。

「到裡頭再說吧!」筆者故作鎮定若無其事的對Peter先生說。大夥一進門,發現這位Peter先生的家,佈置的很優雅、很乾淨,令人喜歡。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一位看來瞞文靜的少女。對筆者的來訪,似乎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這位是?」「是我女兒。」當筆者跟Peter先生對話之際,我老婆已習慣性的對這位小姐,以法眼在她身上,詳細的掃描了一翻。「老公,這位小姐身上,小腹的位置,有一位她宋朝的冤家債主,附在上面,看來很生氣的樣子。」當我老婆悄悄的告訴筆者這件事之後,筆者為了要靜觀其變,還是保持鎮定;「先將房宅的風水解譯之後,其他的事再來處理,OK?」這位Peter先生很善解人意的,順從筆者的建議,隨著,筆者即將房宅的風水現狀,很專業、很詳細的向Peter夫妻解譯清楚。之後「還好,你們尚未受這股煞氣的傷害,還不錯。」筆者很誠心的安慰Peter夫婦。「但,已傷害到我的女兒啦!」Peter的老婆有點傷感的回筆者的話。「這位太太,妳女兒的病,這是這輩子必然要發生的,因為這是累世因果所致,只是因為妳家風水犯了煞氣,令這個不乾淨的東西,提前進入妳女兒的身上而已,這未必是件壞事。」Peter夫妻經我老婆這一說,有點莫名似的,未再發言。接著,筆者當場為這個家開始【制煞】。從內而外,每個房間,每個角度,都不放過。當筆者制完煞;「我女兒身上的髒東西怎麼處置?」還是當媽媽的比較貼心。「沒事的,我們會馬上處理。」說著,筆者立刻請這位坐在沙發上的小姐,放鬆心情,讓筆者加持。「正心正念傳正道,丹心正氣不愧天。在生不造一切業,死後甭討一切債,此乃圓滿真妙訣,但願眾生知我心。冤是可解不可結,拙者太乙明心,誠心懇求在這位姑娘體內的宋朝冤家債主,能大慈大悲,開恩赦罪,令這位姑娘有將功贖罪的機會,妳將功德無量。妳若能大慈大悲,上天絕對不會虧待妳,馬上讓妳去投胎轉識或讓這位姑娘終身對妳懺悔祭拜。」說也奇怪,當筆者一邊為這位姑娘加持,一邊向她體內的靈體說法之際,這位姑娘突然邊哭邊說;「大師,你怎麼知道我是她宋朝的冤家?」「當然知道,否則我豈能為妳們排解糾紛。」筆者很冷靜的回話。聽筆者這一說,這位姑娘停頓了一煞那;「我要她終生向我道歉、我要她每天早晚祭拜我。」「那妳要馬上離開她的身體,否則她心神不定,如何能拜妳。」這時我老婆也很快的插上一腳。「師娘,那妳要為我作證!」「沒問題,我替妳作證,但,妳要馬上出來。」「我不知道如何出去,因為她的體內,是屬真空,將我吸住,我自己無法脫離出去。」「我助妳一臂之力,那妳要真心的放下跟她的累世恩怨情仇,妳才能吸到我加持的正電能量。否則妳的能量不夠,是無法脫離她的靈體磁場的。」聽筆者這一說,這位姑娘微微點頭示意。接著筆者的老婆從她的皮包內,取初一尊小小的觀世音菩薩的佛像,交給筆者。筆者馬上請這位姑娘雙手捧著小佛像,筆者再度的為這位姑娘加持;「我太乙明心跟piter先生全家人,非常感恩這位靈界眾生,現在我以藉假修真的法門,希望妳能進入觀世音菩薩的佛像內,讓Peter的女兒,終身對你懺悔祭拜,妳功德無量,阿彌陀佛!」當筆者加持大約一刻鐘的時間,筆者對空打了個好大的嗝,同時這位被筆者加持的姑娘,突然昏倒了下來。「怎麼會這樣?」眼見自己的女兒突然倒下,Peter夫妻異口同聲。「沒事了,一切臻於圓滿,希望你們要按照答應對方的事去處理,否則就是神仙在世也無能為力。」

        當筆者將一切事象交待Peter夫妻之後,她那寶貝女兒,也緩緩的清醒過來;「爸、媽、我好累呀,我可以在沙發上再睡一會兒嗎?」「當然可以、當然可以。」筆者替Peter夫妻回她女兒的話。當她女兒躺下之後,筆者再度的為這位姑娘及觀音佛像,各自家持一翻。總算圓滿了一件因果。

        這種前世【冤家債主】也是人體之內,【自由基因】之一種,所以說,自由基因屬非遺傳性,而且是單獨性。至於這尊佛像將來如何處理,因為她是單獨性,她屬跟Peter的女兒有因果關係,跟家中其他人並沒有任何因果關係,所以這尊佛像,Peter女兒必須應約將其祭拜一生,直到Peter女兒老了,離開此時空之後,將此佛像與其肉體共同火化即可。

 

         太乙明心 2009.08.05於美國舊金山

        一一一【貓靈惹的禍】一一一

         2009年5月,一個清爽的早晨,筆者跟我內人正準備去爬山運動之際。突然有人來按門鈴:「請問太乙大師在嗎?」「請問哪位?」我老婆從對講機問著。「我是你家鄰居林阿火!有點事要請太乙大師幫個忙!」「好,請稍等一下!」接著我老婆很快的就去開門。「請進、請進!」「你好,我叫阿火,不好意思,這麼早就來打擾你們,聽說你們每天都很早出門,所以我才、、、」這位鄰居一臉歹勢的表情。鄉下人大都是比較保守、憨厚。「不會啦,請你不要安呢講。」我老婆的台語是頂呱呱的,碰到這些樸實的鄉親,她更能應對得體。「老婆,怎麼不請人,到裡面談,老站在外頭說話,那是很失禮的?」筆者在客廳等的有點不耐煩。隨著即走出客廳,面對門外的這位鄰居:「老兄弟,有什事,到裡面說!不要待在外面,早晨的風很涼。」「大師,真歹勢,這麼早就來麻煩你!」這老兄是我家鄰居,人很老實。「請問有什代誌?阿火師!」筆者向來就是乾脆俐落。原來是這位阿火老兄的兒子,昨夜應酬回家的途中,在高速公路上撞死了一隻貓,全家人,整夜都忐喀不安、睡不著覺,所以才趁早來找筆者,是否能幫他兒子解危。因為中國人有一種特殊的習俗,若開車撞死貓或狗,於近期內,肇事人一定會出嚴重的車禍,必然要見血,嚴重的甚至還會喪命。至於對這種現象,到目前為止,雖然科學還無法應證,但,筆者仍持正面的看法,因為我已見證過太多的個案,所以筆者才將此種現象,再度的將它提出,以供社會大眾參考,免得大家遇到此類的事,不知防範而受害。

「這就得去看看肇禍的車子,被撞死的貓,其靈魂是否還附在車上,才能處理。」當這位鄰居跟筆者夫妻說明來意之後,筆者老婆對著這位鄰居老兄說。這位鄰居老兄,聽我老婆願意幫他這個忙,當場現出一副感激萬分的樣子,對筆者夫妻道:「那就煩請大師兩位走一趟我家!」。

         過了一道巷子就到這位鄰居阿火老兄的家,這位老兄,指著停在他家門口,一輛日制馬自達的小轎車;「大師,就是這輛車撞到貓的。」當下,我內人即以法眼,很詳細的向這輛小轎車勘查了一遍:「在右邊後輪上,是隻黑色有參點白色花紋的母貓。」當我內人勘查一翻之後,馬上對阿火師全家人篤定的說。這時站在一旁的肇事者,我家鄰居的大兒子;「師娘,你真的太厲害了,它長的就是如同你所描述的樣子。那現在我們該如何處理?」這位肇事者似乎有點心急。「請太乙先生跟它溝通囉!」我老婆說著,即請筆者開始為這隻死去的貓加持溝通。當下筆者就按我內人所提示,在肇事車的右後輪上加持;「我太乙明心,誠心誠意的懇求在此輪胎上的眾生,你若能本著大慈大悲的胸懷,寬恕林家子弟,誤傷你命的這段恩怨情仇放下,就能接收到我加持的正電磁波,將可脫離一切病苦與業苦,即刻到法界排班,準備投胎轉世。【在生不造一切業,死後甭討一切債,此乃圓滿真妙訣,但願眾生知我心】。希望我對你所說的法,你能有所開悟理解而接受。冤是可解不可結,萬般若能存乎一善念,即可離苦得樂,你將功德無量,阿彌陀佛,阿門,仙在、仙在。」當筆者對這隻貓加持說法之後,筆者打了兩個好大的嗝。「老公,它已接受你的說法,很高興的離開了這個時空。」這時筆者即習慣性的要求當事者,對這些被誤傷致命,而無條件願意和解的眾生,向空中合十參拜一翻,以表示對它的感恩與懺悔,這一來一切事象,以真誠的對待,不發一毛錢即能圓滿亦無後遺症。

      時下,很多宗教法師,向來就是最喜歡處理這類的案件。因為這種人人肉眼看不見的事,是各宗教法師們,用來大斂其財的最大商機。通常這些宗教法師,處理這種事,除了以宗教法器、符咒、手印或唸咒,來逼退附在人類身上的冤魂之外,更會要求求助者,發大筆大筆的冤枉錢,去購買這些法師所指定的本廉價貴的宗教物品,以博得龐大的利益。其實,這種行為,對事情本身根本無濟於事,相對的,往往還會留下一大堆的後遺症。於此筆者慎重的告訴各位讀者,當你發現處理靈界之事的主法事者,一定要索取紅包、收費或自由捐款供養,你就得敬而遠之,因為這種法師絕對無法將此事辦好的。據筆者多年的經歷,要處理這種陰陽兩界的事,不是單憑凡人即可處理的,一定還要藉用天神之力來幫助。蓋天神一旦看到這些法師,對眾生貪得無厭的在撈錢,它就不敢來啦,因為真正的天神不會跟收錢的法師共業的,何況這些法師的行為,還會令那些冤魂,產生厭惡感,因為這些法師充其量,還再利用這些冤魂,大斂其財,造成這些冤魂的二度傷害,他怎麼肯走?所以通常做法事收錢的人,若不是在裝模作樣,騙取眾生的財物,就是他所拜的神,根本不是真正的天神,而是與他共謀,吸取眾生金錢的魔鬼,也必然是屬貪得無厭,所以目前宗教的廟、寺、教堂,當然就越蓋越多,越蓋越大越高檔。

       處理陰陽兩界的事,何以一定要有真正的天神來輔助?若收錢、收紅包、自由捐款供養,何以會無效?用法器、摧符唸咒、手印,何以會有後遺症?首先筆者來跟各位探討,處理陰陽兩界之事,何以一定要有真正的天神來輔助?要探討這類的問題之前,大家必須有些共識;一、人的結構,除了有一個有機的肉題磁場外,還具有一個超有機、無法測的靈體磁場。二、靈體磁場絕對與有機的肉體磁場,有所互動的。三、靈體磁場內儲存著含正電與含負電的電磁波。四、靈體磁場的電磁波,有與生俱來的,也有後生應緣而生的。

       大凡人類的疾病之產生;有外力衝擊而受傷的,有因為病毒感染所致的,或很多不明原因所造成的。蓋通常由不明原因所造成的疾病,醫生一定無法醫癒,如;遺傳疾病、癌症、胎氣、精神疾病等。尤其是【精神疾病】,因為精神疾病通常都是由過去式的寄生基因【俗稱冤親債主】所引發形成,這種疾病就非靠天神的含正電能波來處理不可,否則都有後遺症。筆者以科學的角度來解讀此現象;過去式寄生基因屬【負電磁波】,若有天神的正電能波來加持,即會將其質有所改變,而變換軌道。永不再回到精神病者的身上,所以沒有後遺症。若以法師的法器、符咒、來處理這類的事,因為法師心存斂財物的惡念,其符咒、法器所發出的能量,必然是屬【負電磁波】,只是其量比附在精神病患者身上的【負電磁波】較強,但兩者活動之軌道是屬同類。當法師所施之法力消失時,那股附在精神病患的【負電磁波】將會返回病患的身上,而且是呈倍數成長,因此會留下相當可怕的後遺症,雖然患者會有短暫的痊癒,但最後一定命短。希望筆者的解譯,大家可提出公論。針對這類的案例,筆者將會陸續刊出。

 

         太乙明心 2009.08.02於美國舊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