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正念傳正道  丹心正氣不愧天】

         2005年的仲夏,筆者在美國舊金山,我門生kitty的家。一天清晨剛盥洗完畢,即接到一通很訝異的電話。「請問太乙明心大師在嗎?」電話中傳來一個無精打采的女人聲音。「我就是,請問妳是哪位?」「我是一個心力憔悴的不幸女人,大師,你能救救我嗎?」突然又是一陣哀憐的哭聲。令筆者有點不知所措。「小姐,妳暫時不必太憂傷,凡事都有解決的辦法,何況妳又已找到了我,我一定會盡力幫妳的忙。」「謝謝大師,那妳能馬上來幫我嗎?」「小姐,馬上幫妳忙是可以,但不是我去,應該是妳來才對。」筆者從來就沒有過,未經了解或正常的預約,就隨便到不熟之人的家中。「那我就即刻去找你幫忙,你真的不介意?」「當然不介意,只要我能力可及之範圍內,我一定會幫妳。」當筆者放下電話之際,我老婆端了一杯牛奶遞給筆者:「是誰,那麼早就來求救?」「不知道誒,電話中,聽來好像很緊急、很可憐的樣子。」其實筆者當下還是一頭霧水。突然電話又響起;「大師,我準備好了,馬上就出發,請大師能否將你的地址告訴我?」就是那位一大早就來求救的小姐。隨著筆者即將kitty家的地址,詳細的告訴了這位可憐又可愛的小姐。「老公,要小心唷,是來路不明的小姐,你可要謹慎處之。」「不就是一位生疏的眾生,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像這類的事,又不是沒經歷過,老婆,安拉、安拉,何況妳一直都隨時在側保護。說實在的,只要有妳在我身邊,就是天塌下來,我也不怕!」「謝謝老公對小女子的抬舉,謝謝、謝謝!」。當下筆者夫妻,在kitty家的客廳,兩人就一直在猜測這位女訪客,到底是為了何事,急著要來求救於筆者。也藉此【搭嘴鼓】的機會,消除等人的無聊。

      大概過了四十分鐘的光景。有人來敲門:「請問太乙明心大師在家嗎?」當下我老婆馬上去開門:「請問你是早上跟太乙老師相約的那位小姐?」「是的,你是師娘吧!」「是的,請進、請進!」我老婆將這位求救的小姐,很快的帶到客廳。「請問,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太乙明心大師吧!」

「謝謝抬愛,不才還是一位閒雲野鶴,請多多指教。」說良心話,這位女訪客還瞞標緻的,令人能留下好印象。「小姐,今天來訪有何指教?」筆者一向是開門見山、單刀直入的。「大師,你要救救我,我的病不是一般的病,兩年來,我已求救了很多高人,也發了不少錢,但都無濟於事,如今我發現我的病越來越嚴重,似乎快要發瘋了!」說到此處,眼前本來是個活潑體態的美女,突然變得很懦弱哀怨,令人感到為她憐憫。「小姐,我看妳外表瞞好的,內心怎會如此脆弱痛苦?」當我與這位小姐對話之際,我老婆已用法眼在她身上掃瞄了一翻。「老公,這位小姐身上真的有靈界眾生,但不是冤親債主,是一種符神,她一定被惡人下了符咒,而且這種符咒是屬最不人道的一種。」聽我老婆這一說,筆者很快的問這位求救的小姐:「請問小姐,妳是罹患了什麼病?病發時會有什麼反應?」這位小姐經筆者這問,猶豫了一下下:「大師我老實告訴你,我是兩個孩子的媽媽,我跟我老公感情很好,於兩年前,因為我老公出差到中國大陸一段時間,我在國內很無聊,所以就跟幾個好友去學跳舞,沒想到去學了幾天之後,我發現每天一到太陽下山,就很自然的會有一個男人的影子在我腦中出現,最恐怖的是,每當這個男人的影子在我腦中出現之際,就令我不能自拔的,想去找他做愛。但我一直控制著不趕去做。兩年來,雖然我老公已回到我身邊,但這種無名慾火燒身的情況,還是每天在發生,令我生不如死。尤其是近來對我老公突然升起一股無名的怨恨,其實我老公對我很體貼,我也很愛他。我知道這是我潛在之病的反射,所以我一直向外界求救,因為我知道我越來越控制不了,在我腦中的那股不正常的誘惑,幾乎已到了要發狂的邊緣。大師,請你趕快救救我,也就是救我一家人,拜託、拜託!」話說到此,這位可愛又可憐的少婦,雙腳即跪了下來。筆者連忙將他牽起:「小姐,你不必如此,我們一定會幫妳的。」其實當我老婆告訴筆者,這位少婦靈體磁場附有符神,筆者就知道她是被惡徒下了淫蕩符咒。這種淫蕩符咒,通常都是一些吃軟飯的惡徒,用來勾引異性的法器。凡是被下了符的眾生,若不是任其宰割擺佈,就會發瘋。隨著筆者很快的就請這位少婦坐下,筆者將為她解符。「小姐請坐下,我現在馬上幫妳解除,妳身上符咒的魔力,還有,在我幫妳解咒當中,妳要全身放輕鬆,若有什麼幻想妳不必害怕,知道嗎?」

      當筆者伸手開始在這位少婦的頭頂加持之際,一股寒氣從她身上發出,那種陰森冰冷的氣分,令人毛骨聳然。突然從這位少婦口中冒出:「哈、哈、哈我是愛情殺手,你能奈我如何?哈、哈、哈!」此時少婦已進入無我意境,全身彈抖不已,根本不知其之行為狀況。筆者可說是身經百戰,所以不怕這些惡靈的恐嚇。而且很鎮定的,一直持續的對附在這位少婦身上之符神加持與說法:「我太乙明心,知道你是百般的無奈,才會當那些不法法師的腳力,如今你能在此時空遇到我,該是你的福報吧,我希望你當好好珍惜這個機會,放下一切惡行,不要再傷害無辜眾生與那些不法法師有所共業,只要你能棄邪歸正,你就能接收到我加持的正能量,你馬上即可到法界排隊,準備投胎轉世或到法界修行當神,阿彌陀佛!」當筆者邊加持邊說法,大約過了十餘分鐘之後,這位可憐的少婦漸漸清醒過來。「老公,那符神已接受你的加持與說法,很高興的離開了,直奔法界,還不時的回頭望著你,表示他對你的感激。」每次加持完畢,我老婆都會跟筆者說明一切狀況。「大師,謝謝你,我知道我的病已經好了,因為我全身那股不對勁的感覺,完全消失殆盡,謝謝大師。請問大師,我剛才有沒有傷害到你?」「當然沒有,像你這樣的事,在我來說還是家常便飯小CAS,再說比你更上十倍恐怖的事,我都處理過!」「大師老公,不要得意忘形,OK!」。

 

 

             太乙明心 2008.10.30完稿於美國舊金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