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封信是用来感谢老师治愈我的抑郁症。由于隐私关系,我不具体说我的名字。我是在美国的工程师,在2020年的时候,由于工作压力各种原因,开始整个人的精神不好,精神不好又引起失眠,导致恶性循环。我于2020年8-9月份,开始被美国医生确认为抑郁症,开始药物等比较典型的美国医生治疗,其中非常痛苦,整个人昏昏沉沉,心中充满悲观情绪,生活没有希望。另外由于生病,导致工作和家庭也出现重大变故,人身进入低谷。机缘巧合之下,在2020年10月接触老师,由于老师是远程,开始也不是很信任,完全是报着病急乱投医。我发现美国的治疗方法,没有效果,反而越治越让我恐惧,因为照医生的说法,医疗界也不知道抑郁到底是什么引起的,而且照他们的说法,抑郁很难完全根治,只能缓解,以后很容易复发,基本就是很难治好。老师给我的治疗方法包括远程加持并加上滴血认亲。我是在2020年11月滴血认亲的,之后到了2021年4月,我自己感觉抑郁症已经有好转,人也变得正常了,工作也开始顺利。但是由于心中还是有恐惧,按美国医生的说法,一般抑郁症三年才可以控制住,而且以后很容易由于各种事情复发,所以我从2020年中开始一直在关注自己的状态,特别是工作中遇到压力,我在观察自己是否可有能力克服困难,是否抑郁又会复发。中间过程说不痛苦是骗人的,抑郁患者知道我说的什么,但是事情再向好的方向发展,我发现我不再轻易被困难击倒,有困难的时候反而有斗志。这些变化我觉得没有办法是靠抑郁药物或美国医生的开导完成的,感觉有更深层次的力量在调节我的精神。期间我也碰到过被人骗钱等事情,要是以前我可能就因为这些又垮了,但是我发现我的心态更加坚强。到了最近,差不过抑郁1年半,我觉得我不但完全康复,反而整个人比以前更加强大。我本身上是比较注重逻辑的工程师,周边也有朋友得抑郁,很多一直或一辈子要吃药,所以我觉得我的康复,不是运气或别的,是老师给的的超能力。我写这封信感谢老师以及师母,我也决定以后要有空多和老师交流,听老师教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谢谢老师。

我先生每周会去健身房上私教课锻炼身体。周二下午,先生提前回家,他说今天教练没来,他自己练习的时候,扭伤了腰,肌肉好像被抽了一下,走路的时候只能弯着腰,酸痛难受,晚上也不见好。我提议赶快找老师,请老师加持一下。打开skype 见到老师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见老师一连打了三个很响很响的嗝。当我们把情况给老师描述后,老师问我们有没有接触过丧气,这个时候我先生才想起来,今天他的教练没有来上课,打电话告诉我先生,因为教练的父亲过世,所以他不能来上课了。天呐,丧气实在太可怕了,居然通过电话也能染到。老师太神奇了,真是料事如神。老师对我先生说,明早你的腰应该会好很多了。第二天早上,果然我先生能直起腰来走路了,老师解除了丧气,丧气一走,腰就好了。

感恩老师🙏🏻 —美国旧金山 陆逸能

Grateful Teacher,

My cough started near the end of November.

It got worse after treatment with herbal medicines that usually work.

I could not sleep lying down during the first week of December due to violent coughing spasms.

Sleep was only possible at a 60 degree angle with several pillows behind my back and head.

An X-Ray showed fluid in my lungs and a blood test indicated recent heart failure.

So we contacted Teacher for help.

After several treatments, you said the medicines would start to work and they did.

Two days later, I was able to sleep lying down.

I followed up with my doctor for more tests.

She was surprised to see the X-ray indicated a big reduction in the fluid in my lungs.

And the blood test for heart failure showed a big improvement too.

My cough is almost gone now.

During your Skype calls, I feel your presence with me and various mystical truths come to my mind.

My wife noticed the coughing stops during the Skype calls and for some time afterwards.

I feel like sitting up straight in the chair and pull my shoulders back and then feel at peace when the call ends.

That peace is very comforting to me.

I am very grateful to have help from a teacher who is still in this world.

Sincerely, 

David

感恩老師, 我的咳嗽是在 11 月底左右開始的。 用通常有效的草藥治療後,情況變得更糟。 由於劇烈的咳嗽痙攣,我在 12 月的第一周無法平躺入睡。 只能以 60 度角睡覺,在我的背後和頭後面放幾個枕頭。 X 光檢查顯示我的肺部有積水,血液檢查顯示我最近心衰竭。 所以我們聯繫了老師尋求幫助。 經過幾次治療後,您說藥物會開始起作用,並且確實起作用了。 兩天后,我可以躺著睡覺了。 我跟進了我的醫生進行了更多檢查。 她驚訝地看到 X 光片顯示我肺部積水大量減少。 血液檢測心力衰竭也顯示出很大的改善。 我的咳嗽現在幾乎消失了。 在你的 Skype 通話中,我感受到你在我身邊,各種神秘的真相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我的妻子注意到在 Skype 通話期間和之後的一段時間裡咳嗽停止了。 我想在椅子上坐直,將肩膀向後拉,通話結束時感到安詳平靜。 那種平靜對我來說非常安慰。 我很感激能得到一位還在世上的老師的幫助。 真摯地, 大衛

一天和一個半年不見的好朋友見面,還在他們家閒聊了一整天。但就大約兩小時左右突然就一直不停的咳嗽,喉嚨癢喉嚨痛然後聲音就沙啞了!當時還沒有意會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是覺得奇怪!

就這樣又開始了「漫長的咳嗽之旅」。

一週日夜不停的重咳,像極了末期肺癆病患!我先生說你不是很久都不咳了,怎麼又開始,是不是有碰到什麼髒東西啊?

這才提醒了我,這好朋友的婆婆(是她先生的媽媽)兩個月前才剛過世,雖然並不是在這房子裏走的⋯⋯!

幾年前我只是在電話中安慰我同事,他兩位親人在菲律賓前後隔一天走了…。就是一通電話卻讓我感染到了很大的喪氣!因此我整個人的情緒低落而不自知,就這樣2-3個月的時間幾乎沮喪到憂鬱症般。老師一看就說你是不是接觸到的喪家?滿臉的晦氣!

經過老師加持之後很快的我又恢復了健康開朗!

所以立馬在在中秋節晚上經由微信送訊息給老師,「誤入喪家!求救」!

老師總是不辭辛勞的願意視訊幫我加持!說時遲那時快!每當老師手一抬起幫我加持時,我整個頭頂就開始發熱,感覺毛孔頓時全開,毛髮頓時全立了起來般!然後有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感覺,也許是氣也許是什麼靈氣從毛孔毛髮中衝了出去!也許你不相信但是這是我個人的經歷,屢試不爽!

也就在老師加持完後我的重咳也就減緩了。老師說總共需要加持三天!果然一切都好轉了!剩下的一點小毛病,老師說那是我的業障!需要多多懺悔!

老師告誡我多次,「你的問題就是要多懺悔,誠心誠意地向你的累世怨親債主,未出世的孩子懺悔!」

半年前,曾經一次懺悔時大哭淚流不止,老師馬上幫我處理將所有的原諒我的怨親債主請離我的身體,也幫他們加持送去該去的地方。一段時間我覺得非常輕鬆睡眠很好也不再失眠!

但是由於以為就此不再需要懺悔,我的業障冤親債主又出現了!

我常工作生活一忙就忘了該懺悔該拜佛!老師的法力無邊,德行高深,我相信老師說的每一個字但是卻常常發懶!

最近我有事相求所以我才又開始拜佛念經及懺悔!就在剛剛念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時忽然在恭讀觀世音菩薩名號多次之後放聲大哭淚流不止⋯這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應!我想是觀世音菩薩感應到我的真誠信念!我佛慈悲,願意原諒我的懶散!所以我一邊放聲大哭一邊向觀世音菩薩懺悔並祈求祂的保佑!

我的分享有點長,是因為趁我現在有空把我最近的故事全部分享給大家參考!

我們都是有緣人!有幸能認識老師及師娘,真是有福氣!謝謝老師!

我要向老師請教我的痛哭是否另有原因🤔 改天再分享。

Vienna, VA

今天跟老師視訊 是一年一次的. 我的小孩居然9點 就去睡覺了! 作息都一樣, 我打電話給老師 看到了一個很像恐龍 的嘴巴張得大大的一直在左右搖晃看起來像在…怒口孔我也不太確定他的心情  但是我感受不到他在生氣 結果呢我看到他的力量可以傳達雲層以外, 老師此時邀請祂一起共創 修行    能夠傳達老師的 觀世音菩薩法門大慈大悲光大靈感觀世音菩薩的大悲咒, 老師就念一次大悲咒 其實這是我認識老師十幾年來第一次聽到老師唸出聲音, 我居然 感受到 所有的靈魂聽到時當下的感動與慈悲, 是一份說不出來的感動, 那我淚流滿面久久不已! 我看到的是接受到大悲咒的那一份力量所傳達回來的 那一份 感動的喜悅! 這神奇的大悲咒真的不懂他的內容我也聽不懂, 可是卻那麼有力量。 那麼的感同身受, 我相信他們很需要 而這一個傳達者他叫魁龍  他也做到了! 此時此刻 大家都受到了大悲咒的力量而內心彭湃,, 謝謝老師我覺得有你真好!

話說有天吃完晚飯後,坐在沙發吃著水果時,老婆說:大兒子說他這幾天胸部腫腫腫脹脹的,而且壓會痛,不知怎麼了,要不要帶他去台安醫院檢查看看?我就馬上掛了號,過了幾天帶兒子去醫院看乳房外科,進了診間向醫師說明症狀後,醫師依他的經驗懷疑是:男性女乳症,但是要照過乳房超音波後才能確認。於是醫師就安排一星期後來照超音波。回到家後我就抱持著姑且一試的想法打電話給王老師,請老師幫忙,經我說明大兒子的症狀、也去了醫院檢查,且安排下星期要照超音波,老師就先視訊加持、化煞時,老師覺得有點怪怪的,就請師娘用法眼看看大兒子胸口有無異狀,師娘說有黑黑的影子,但不知是什麼。後來老師就再請仙姑透過視訊觀察我兒子,觀察了一下子就說:有聽到類似呱~呱~呱~的聲音…..也不知到是什麼靈體附在兒子身上?後來老師詢問兒子最近的行程,最近有去過什麼地方嗎?因為兒子行程就只有學校及去河濱公園參加棒球校隊練習場外,就沒有其他額外地方了。後來老師就推斷應該是青蛙🐸或蟾蜍之類的靈體,有可能是在練球時不小心踩到青蛙🐸或蟾蜍的出入口而造成祂出不了洞口而死亡。後來經過老師連續幾天的加持及溝通、超渡青蛙🐸或蟾蜍後(老師說一星期至少要3次),再去醫院照超音波,醫生說:奇怪上星期看還腫腫的,怎過了這星期後原本腫腫的那邊,反而比另一邊更平,且脂肪層薄,醫師說:經過診斷後那確定沒事了。經過這次經驗,讓我們更相信生物萬靈的存在及因果關係,老師說:應該是這隻青蛙🐸或蟾蜍知道要透過我兒子才能找到老師,能幫祂超渡免去痛苦。也要謝謝老師幫忙調解,化解了彼此成為彼此的冤親債主,讓兒子免去了不必要的醫療行為,及無謂皮肉痛。真心感謝老師 師娘 仙姑的幫忙,感恩。

懺悔文只是讓大家做參考,要如何用真心去對我們累世的怨親債主,真心道歉、懺悔,它不是宗教的經文。

因為我們的元神靈體,是一直跟著我們累世所(造化的因緣、因果)在投胎轉世。因此我們身上的疑難雜症,絕對跟我們的怨親債主有著密切的關系的。

古代聖賢:(真藥醫假病,真病無藥醫)

所以人類若罹患這些因果雜症,只靠有形的藥物是治不好的,一定要配合(真心的懺悔)才能真正治癒的!有時可能在你真心懺悔之過程中,很神奇的就(不藥而癒),在我處理靈療過程中,就甚多案例!

當你每天懺悔,若突然有自然痛哭流涕現象之祭,當你傷心停止之後,這是你的怨親債主已被你道歉懺悔有所感動而要圓滿離開,這時你必需趕快找老師,讓我把它們送去投胎或去仙佛菩薩的淨土去修行!

之後,偶而還是要繼續懺悔,對你只有好處!

自2010年与老师相识后 ,老师一路护佑并相助,我的餐厅开业5年 亏损5年 !自老师帮我调整了风水布局后,当年扭亏为盈  !并一路顺利发展 !同时 老师用您的浩天正气与伟大愿力,以善为本 慈悲众生 (救助了很多的有形众生 度化了众多的无形众生)我的外甥女疑似早期肺癌(8个专家 其中6人诊断为肺癌)治疗4个月没有任何治疗效果 !经老师 加持 ,师娘勾通 有两个无形众生附在我外甥女的肺和肝部[Panic]当时我妹夫脱口而出:肺上的是我妈 ,病逝于肺癌 !肝部附体的是我爸 病逝于肝癌 !后经老师的加持与度化 ,并将其祖先请到祖先牌位 由老师带到慈悲园修行 ,我外甥女4个月即已痊愈 !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老师这里是常态 !这正是老师的 正心 、正念 传正道 !丹心 正气 无愧天 !(我每每以此作为我的行为准则)以老师的伟大愿力和无边法力救助众生 度化众灵 !感恩

2021年8月

我先生王焕五年前被诊断为肺腺癌3期。我们家整个世界都坍塌了,我完全想不明白平时身体健康、作息正常、热爱运动的先生竟然会患上如此恶疾。由好朋友Matt牵线,有缘认识了老师和师娘。在我们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老师和师娘无私慈悲地帮助我们。现在我先生身体情况稳定,生活和常人无异,还能每周打好几次高尔夫球。我们非常非常感恩,希望我们的经历能够帮助到更多人。
– 刚开始请老师加持的时候 是通过ipad, 当时我们都将信将疑。可是第一次加持的经历让我们大呼神奇!我当时拿着ipad 的手想触电的感觉,很麻,一直麻到手臂。加持完,我看见先生热泪盈眶,连忙询问。他说:“我清清楚楚感觉到,有东西从我身体离开。“当时我先生的身体情况很差,走路很慢,走5分钟要歇一会。可是,老师请走的无形众生一会儿又回来了。我们只得再请老师加持。这次神奇的经历让我们笃信老师讲的真的存在。后来,老师教我们要从心里忏悔,诚心诚意念忏悔文。师娘也看出我先生身上有好多累世来的冤情债主。我们现在每天忏悔,有时候无缘无故忏悔的时候心里很难过,会流泪。
– 我先生的爸爸,我公公是非正常死亡,经常来我先生梦里找他。老师讲我先生的病也是因为我公公的坟墓没有安排好,反射到我先生身上。于是,我们请老师做滴血认亲,让公公在太上慈悲园修行。
– 2017年老师师娘访美,我们请老师看家里的风水。当老师看完风水,给我们讲解的时候,我们才恍然大悟,我们在无意之中,动了房子的气源,将一棵长在气源上的香樟树砍去一半。老师的报告书上印着”气源“动了,一年之内,男主人会的癌症或有血光之灾。我们真是后悔莫及。老师帮我们按照我家每个人的八字和房子的方位重新布局。我们一下子安定了下来。感恩老师师娘。
-老师千叮万嘱,我先生一定不能碰丧气,也最好不要去教堂、庙宇等无形众生多的地方。真的很神奇。我先生以前散步,每次经过教堂,总会心悸不适。现在走路都尽量避免经过教堂。老师真的很厉害,每次加持的时候,只要我们接触我丧气,老师都会知道!有一次,我是电话中接到朋友母亲过世的消息,老师也能觉察到呢!真是不可思议!
五年来,老师就是我们的支柱,有事情找老师。我们也为老师的大慈大悲无比感动。五年来,老师师娘分文不取、有求必应!不仅不辞辛劳为我们加持,还教会我们世界的本源、生命的真谛。感恩🙏🏻 —-陆逸能 于 美国旧金山 08/30/2021

不知是偶然中的偶然亦或是巧合中的巧合,曾經數度google「嬰靈」一詞,出現的訊息總是讓我一眼晃過去無感,而就在2018年七月初再度google「嬰靈」,首則出現了太乙明心大師的文章『被嬰靈折磨的女人』,好奇點進去看看,竟然這篇內容同時提到嬰靈及甲狀腺問題,這就是我急於想了解的。這如同大海撈針簡直是不可能吧。我即刻將文章分享給Laura,確定自己沒有眼花看錯。我和Laura都感到太不可思議了。於是我們試著依網站上高雄的聯絡方式聯繫看看……。終於2018/07/22第一次與老師視訊。一上線,老師大致上了解我們的狀況,哪知沒多久時間,我全身不自主顫抖,頭痛,頻頻扯頭髮,所有行為完全非自己所能控制,師娘告訴老師有符神,老師與符神溝通,希望祂能離開我身上,不要再讓我那麼痛苦,後來我竟然跪地求饒,老師修復符神的靈體,並赦免祂的罪,…..整個過程在恍恍惚惚中度過,很多細節無法回憶。後來老師要我把鏡頭對著地上,老師清理磁場,還要我拿一瓶礦泉水,老師唸了大悲咒,成了大悲水,要我慢慢喝完。過程如同電視劇般地活生生發生在自己身上。

數天後再度與老師連線, Laura 告訴老師自己有甲狀腺問題,哪知師娘問眼睛是否有問題? 而師娘看到我的肺部有癌細胞,問我是否有祖先死於肺癌?當下我與Laura非常震驚,因Laura眼睛有問題只有我知道啊,而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肺部有癌細胞。當時的心情只能以天翻地覆來形容。也讓自己親身體驗到師娘「算病」的功力。老師告訴我們可以藉由「滴血認親」方式解套。「滴血認親」自己孤陋寡聞完全沒聽過這個名詞。或許是機緣到了,我和Laura與老師相約7/28下高雄一探究竟。

出發的前一天,告訴妹妹,我要去高雄拜訪一位從網路上不小心找到的一位老師。妹妹完全不可置信,因為我是個凡事深思熟慮謹言慎行的老古板,怎麼會如此輕舉妄動,妹妹深怕我被騙,希望我三思而後行。不然是否改期,她可以陪我們同行,畢竟可湊足了三個臭皮匠。(因妹妹7/28當天有事) 我要妹妹放心,等我回程到高鐵站時打電話給她。當時的我完全沒有事前模擬如果發生萬一該如何應變,這簡直是背離自己一貫的做事態度,對一位素昧平生的老師竟是如此不可思議的全然信任。

7/28 到高鐵站接我們的是大師本人及師娘。他們十分親民,沒有任何架子,沿途老師及師娘告訴我們很多修行的正確觀念及真實的靈異故事,這是我此生第一次親眼目睹視民如傷真正堪為大師的風範。以前所認識被稱為大師級的人物,總是有專人為其打理一切事務,哪可能理會我們這些小兵小卒。

驅車前往慈悲園,老師解說「滴血認親」的原理及意涵,師娘則分享幾個經典案例。我們當下決定要「滴血認親」(我們已將費用帶在身上),但老師執意要我們回家好好再想想,他希望我們是真正相信「滴血認親」所能產生的效果。因首次見面不敢造次,只能聽命於老師。於是與老師約定8/8再度南下做 「滴血認親」。

8/8 到慈悲園「滴血認親」,Laura 吉時在上午,我則在下午,中間空檔時間老師要去對面採龍眼,我好奇的跟去,經過一片樹叢,老師突然問我:「會怕嗎? 」直覺回應:「不會啊! 」是啊,為什麼在老師身邊完全沒有害怕的感覺,而是感覺沐浴在一種春風吹拂的正能量氛圍裡。

「滴血認親」後也不知過了多少時日,原本身體不時會有股腐臭味就再也沒聞過。期間師娘給了我三次藥酒,一向不喝酒且不亂吃成藥的我,竟那麼乖巧聽話按時將它喝完,是什麼力量讓直覺取代理智的頭腦?

之後我曾試著google「嬰靈」,但再也不會出現老師的文章了。我無法解釋與老師的「奇遇」究竟是美麗的偶然還是慈悲的巧合?

2021年8月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