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滴血認親(C)一一一

筆者何以會對風水如此專業,其實除了我的啟蒙恩師一林澤佑當面傳授之外,冥冥中,還有我中華堪輿祖師們,在給筆者監督、鞭策與授訣。筆者深信是我們祖師洞察,我是正派在將他們遺留於人間的善智慧,用來造福眾生普渡眾靈。所以每當筆者遇到難題時,才會透過千里傳音點醒我。但他們從來不會將完整過程告訴我,事後都還得靠筆者用心去推敲,才能完整達到效果,我想這也是祖師們在對我的考驗,他們真是用心良苦。以後筆者會將我祖師們,千里傳授祕訣的案例秉告各位知心讀者來共享。

翌日,筆者很早就起床,盥洗之後,悄悄的走出臥室,發現客廳大門已敞開,廚房傳來輕輕的刀切聲,原來是郭老太太已在為我夫妻做早餐。筆者不敢干擾郭老太太,幾個箭步就溜出郭家大院。鄉村的早晨,空氣非常清涼,令人心曠神怡,尤其是想到昨天的難題,心中已有決解的方法,令我感到分外喜悅。

【大師你怎麼起得這麼早!難道大師也患有過床難睡的瑕疪!】不知什麼時候驚動了郭老太太。【郭媽媽妳早!我是習慣早起!】筆者很快的回郭媽媽的話。【那就好、那就好!】郭媽媽四週打量了一下:【怎沒看到師娘?】【她正在盥洗,很快就好!】當筆者話一說完,我老婆正好走出客廳大門: 【郭媽媽早!】

【師娘早!】當下郭媽媽很快的又對我老婆:【師娘!妳真的很漂亮!真令我羨慕!】【哪裡、哪裡,郭媽媽妳也是很漂亮呀!】郭媽媽聽我老婆這一回答,臉上頓時浮出一絲含羞,紅著臉將話題一轉:【我想我家孩子們將快到了,我也已備好早餐,請大師、師娘,一起來用餐。】。筆者通常到鄉下,比較喜歡自然空氣,所以只要到鄉下幫人看風水,我都會特別叮嚀當事人,不必為我們訂旅館,因此郭家那些年輕人,要跟筆者商議事情就得跑到郭家老厝來。

當筆者夫妻用過早餐,走進客廳,郭家子孫都已在客廳等候:【大師、師娘早!】【大家早!】筆者夫妻異口同聲答道。接著,筆者胸有成竹的拿個椅子坐下。【大師!昨天的事,不知大師有何方法來幫我們解套?】還是陸太太的兒子,較緊張。這是當然的,因為一切事端都是因他而起。【哈、哈、你們放心,我已有妙訣可用!】聽筆者這ㄧ回答,在場的人都感到很訝然。當下筆者即將昨天夜裡所發生的事,詳細的跟郭家子孫們說了一遍,他們都稱奇不已。【我想你們郭家一族,平常定有在行善積德,否則哪有這麼大的福報!】隨著,郭xx馬上問筆者:【大師!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當下,筆者即將滴血認親祕訣的處理過程,向郭家子孫詳細解譯ㄧ番:首先用一塊大理石,將你家曾祖父的名諱與出生年月日,刻在大里石正面,然後所有郭家子孫,每人必須將其血液,滴到大里石背面。再擇一塊福地,以筆者的陰宅專業,將此滴血的大理石埋葬之,即可大功告成。其間最重要的ㄧ件事,就是筆者必須有能耐將郭家曾祖父的靈體,導入大里石內。

【大師!那女孩子需要滴血嗎?】【當然要,只要跟你家曾祖父有基因關係的人都需要,不分男女老幼。】筆者慎重的回郭xx的問話。【大師!我很冒昧的請教,你稱你能將我曾祖父的靈體,導入滴血的大里石內,我們要如何印證?】還是陸太太的兒子較謹慎。【當然需要印證,否則我就跟ㄧ般的江湖術士沒什兩樣!】接著筆者再問:【你們郭家,還有曾經見過你家曾祖父的長輩健在嗎?】【有!我家三叔公。】郭媽媽趕快插一腳。【那當天就煩請這位三叔公來印證,ok?】。大夥兒經過一陣詳細討論之後,就馬上拍案定調。筆者同時也將重新安葬的時間、方位擇妥。隨著,各自分工處理安葬事宜。

安葬當天早上九點三刻,大夥兒要滴血的郭家子孫,幾乎全員到齊。郭xx忙著用驗血糖機,將所有要滴血的人的血,滴到刻字的大理石背面。之後,【請問你家三叔公來了嗎?】筆者問郭媽媽。【他無法來,但他已告知我們三位,我那曾祖父的長相。】郭媽媽很快回筆者的話。【那,我就開始邀請你家曾祖父的靈體到此大里石上囉!】說著,筆者很快請郭xx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舉起左手在郭xx頭頂加持,右手拿著滴血的大里石,然後懇請他家曾祖父的靈體進入大里石內。大概過了一刻鐘,【老公!郭家曾祖父的靈體,進去大里石了。】

我老婆很肯定的告訴我。當筆者放下雙手:【各位!請聽我老婆來說明你家曾祖父的長相!】【你家曾祖父,死的時候大概四十五至五十歲當中,他人長的瘦瘦,但不高,最明顯是右下吧有一顆大黑痣。】當我老婆說到右下吧有顆大黑痣時,郭媽媽即很激動的說:【我們的曾祖父,真的回來了,而且已進入大里石裡,大師,師娘!我們相信你們的功力是真的。】

聽郭媽媽這番話,當時客廳內一陣的騷動與激動。【好了!請大家安靜、請大家安靜!接下來大家聽大師的指示,要如何行安葬的儀式。】。還是郭家老大哥郭xx較成熟,馬上鎮住當時騷動的場面。

因為郭家曾祖父的先天基因能(屬木),所以筆者擇東方82度(屬土),形成(木剋土生財)的角度。安葬時間為午時。

早上11點大夥兒抵達安葬的福地。因為前一天就將墓穴做好,(這是筆者的習性)。大夥兒等了一刻多鐘,11點20分正式將滴血的大里石下葬。通常筆者在行安葬儀式的過程當中,我老婆一定用法眼,不斷的監視著骨灰的變化,若有不當,他即會馬上告訴筆者。當郭家曾祖父滴血的大里石安葬妥當大約一刻鐘之後:【老公!這又是一次的考驗成功,郭家曾祖父吸了好多的正電能量,身上的疾病不但全部消失而且眼睛也睜開了!】。當筆者老婆告訴我郭家曾祖父已得到好風水,筆者立刻將此好消息告訴在場的人。大家都興高采烈。

經過沒多久,從陸太太的兒子身上,印證得知,這次的滴血認親祕法,有絕對的正面作用與效果。如今,筆者用這種方法,於國內外(包括西方人),已幫助好多人解困。比如;有一罹患癌症的人(受祖父的基因反射),因為兄弟多人,而且信仰宗教不同,因此難以將其祖父的靈骨調整,剛好遇到筆者,筆者即用此方法救了他。

今後,筆者會將這種【滴血認親】,救人的案例,在我的網站上發表,以解除,大家因祖先基因反射疾病所困擾的苦難。

太乙明心  2013.08.05.於美國舊金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