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偶然中的偶然亦或是巧合中的巧合,曾經數度google「嬰靈」一詞,出現的訊息總是讓我一眼晃過去無感,而就在2018年七月初再度google「嬰靈」,首則出現了太乙明心大師的文章『被嬰靈折磨的女人』,好奇點進去看看,竟然這篇內容同時提到嬰靈及甲狀腺問題,這就是我急於想了解的。這如同大海撈針簡直是不可能吧。我即刻將文章分享給Laura,確定自己沒有眼花看錯。我和Laura都感到太不可思議了。於是我們試著依網站上高雄的聯絡方式聯繫看看……。終於2018/07/22第一次與老師視訊。一上線,老師大致上了解我們的狀況,哪知沒多久時間,我全身不自主顫抖,頭痛,頻頻扯頭髮,所有行為完全非自己所能控制,師娘告訴老師有符神,老師與符神溝通,希望祂能離開我身上,不要再讓我那麼痛苦,後來我竟然跪地求饒,老師修復符神的靈體,並赦免祂的罪,…..整個過程在恍恍惚惚中度過,很多細節無法回憶。後來老師要我把鏡頭對著地上,老師清理磁場,還要我拿一瓶礦泉水,老師唸了大悲咒,成了大悲水,要我慢慢喝完。過程如同電視劇般地活生生發生在自己身上。

數天後再度與老師連線, Laura 告訴老師自己有甲狀腺問題,哪知師娘問眼睛是否有問題? 而師娘看到我的肺部有癌細胞,問我是否有祖先死於肺癌?當下我與Laura非常震驚,因Laura眼睛有問題只有我知道啊,而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肺部有癌細胞。當時的心情只能以天翻地覆來形容。也讓自己親身體驗到師娘「算病」的功力。老師告訴我們可以藉由「滴血認親」方式解套。「滴血認親」自己孤陋寡聞完全沒聽過這個名詞。或許是機緣到了,我和Laura與老師相約7/28下高雄一探究竟。

出發的前一天,告訴妹妹,我要去高雄拜訪一位從網路上不小心找到的一位老師。妹妹完全不可置信,因為我是個凡事深思熟慮謹言慎行的老古板,怎麼會如此輕舉妄動,妹妹深怕我被騙,希望我三思而後行。不然是否改期,她可以陪我們同行,畢竟可湊足了三個臭皮匠。(因妹妹7/28當天有事) 我要妹妹放心,等我回程到高鐵站時打電話給她。當時的我完全沒有事前模擬如果發生萬一該如何應變,這簡直是背離自己一貫的做事態度,對一位素昧平生的老師竟是如此不可思議的全然信任。

7/28 到高鐵站接我們的是大師本人及師娘。他們十分親民,沒有任何架子,沿途老師及師娘告訴我們很多修行的正確觀念及真實的靈異故事,這是我此生第一次親眼目睹視民如傷真正堪為大師的風範。以前所認識被稱為大師級的人物,總是有專人為其打理一切事務,哪可能理會我們這些小兵小卒。

驅車前往慈悲園,老師解說「滴血認親」的原理及意涵,師娘則分享幾個經典案例。我們當下決定要「滴血認親」(我們已將費用帶在身上),但老師執意要我們回家好好再想想,他希望我們是真正相信「滴血認親」所能產生的效果。因首次見面不敢造次,只能聽命於老師。於是與老師約定8/8再度南下做 「滴血認親」。

8/8 到慈悲園「滴血認親」,Laura 吉時在上午,我則在下午,中間空檔時間老師要去對面採龍眼,我好奇的跟去,經過一片樹叢,老師突然問我:「會怕嗎? 」直覺回應:「不會啊! 」是啊,為什麼在老師身邊完全沒有害怕的感覺,而是感覺沐浴在一種春風吹拂的正能量氛圍裡。

「滴血認親」後也不知過了多少時日,原本身體不時會有股腐臭味就再也沒聞過。期間師娘給了我三次藥酒,一向不喝酒且不亂吃成藥的我,竟那麼乖巧聽話按時將它喝完,是什麼力量讓直覺取代理智的頭腦?

之後我曾試著google「嬰靈」,但再也不會出現老師的文章了。我無法解釋與老師的「奇遇」究竟是美麗的偶然還是慈悲的巧合?

2021年8月台灣

我憑我的記憶敘述者認識老師的過程 有頭有尾的

有一天看著一個人,幾經辛苦  經過好幾道的艱難  ,有好多的碎石頭 從上面下來然後呢!再一個媽媽的肚子裡面看到了子宮的順產情況  然後一直到順產  結果居然是老師您!接著 我更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畫面就是師父在天庭上 不太清楚的正前方有一個很大的聲音兩邊站著人! 知道有一個很強大有力的聲音斥喝著  一個高大 健壯的老師  (古代樣子  全身白)  我居然在旁邊小小的只有在老師的膝蓋下方 這麼小, 然後老師覺得自己處理沒有不適當的部分因而被責罵 ,  決定處罰下凡間  感受人間疾苦! 而且不給予法眼  懲罰, 當下的我大聲的 求助上天不應該如此! 但上天已經決定。不能更改。  那個小小的我就發了大大的願力告訴上天我願意當老師的眼睛。突然我淚留滿面  這一幕我久久不能忘懷! 雖然我不知道眼前的那一位是誰! 我當下 覺得非常的激動我看到的畫面。 令我感到不可思議。 到現在每每回憶起  都不自覺淚流。但我沒有後悔。  我不明白上天的安排但至少這世  我唯一的人生  是老師給我的。  我還記得我小時候 幼稚園的時候, 常常面對著窗外看著上天, 一直問著為什麼我要活著 ?我活著是為什麼? 我一直覺得人生很痛苦 我沒辦法 長大。  不斷的覺得我與這個 家庭 任何 都搭不上邊, 還記得我讀國小一年級的時候有一次 好像水災了一直下大雨。  我感到很害怕我覺得好像很多人會因此而斷送生命 或者是遭殃  。 我居然在下課的時候找一個空曠地方跪下來求上天停止這場雨。  希望上天看在人民疾苦的份上。  回想起來覺得自己很幼稚。  怎麼會覺得有上天有仙佛甚至自己何德何能?

一直到長大的我好像有憂鬱症一樣親戚也不喜歡我  感覺上大家都欺負我! 對我總是覺得我表現出來就是非常的怪異跟大家都不能夠溝通。  然後一直到 20幾歲開始我覺得我沒有辦法睡覺安眠藥沒有離開過我一直到32歲。  中間大約在18歲左右 我開始感覺得到鬼的存在。 但是我非常的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 不斷的排斥著。    中間有太多的辛苦 一直到最後 我快要遇到老師的前兩個月簡直是我人生的轉淚點。 我開始手會亂比 然後最喜歡去大廟的我感到有安全感的我  (想看觀音的臉)居就開始沒辦法拿香  拜拜拿著香居然把他丟掉 , 那個時候覺得自己已經 失去控制力感到非常非常的害怕非常的恐慌, 因為當下的畫面都好像慢動作一樣.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身體有很很大很大的力量不准我去拜拜不准我會下來不准我拿香!  我感到好痛苦沒有人可以就我而且這三年來已經吃了 抗憂鬱症的藥物。  當然沒什麼效果。 我當時更不敢跟醫生說我看到了鬼或是有什麼身體上的感受

對  這是我最痛苦的過程!直到遇見老師

我鼓起勇氣才去看憂鬱症心科  我不敢講內容是因為我擔心他幫我下了太重的藥.物。  首先醫生會跟你聊天 才知道你發生什麼事情? 我實在都說不出口最後只能說因為壓力很大。 還記得從18歲之後好像哪裡都不能去 尤其是百貨公司地下室愛何等等類似像這樣的地方我總是吐。  就算 到了國外也是一樣?! 尤其是到了一些寺廟門口 又是打嗝又是吐的。 所以我跟媽媽去旅遊都會先跟姐妹交代好  如果我暗示你們不舒服趕快你到別的地方去附近肯定有寺廟  因為我不想要解釋太多媽媽一定不會相信我。 當然那時候不懂為什麼會這樣子!  之後 斷斷續續的也不是太常都會遇到看到一些靈魂  那個時候我是會害怕的。 因為我不知道他們想要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因為醫學上所說的解離症患有精神病了!  當然我更不可去醫院    我還記得我去看醫生  當我在掛號去的時候整個人搖搖晃晃 放到護士一直問我怎麼了是不是真的很不舒服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 就只是胃常常痛 到了鳳山醫院 箱子細的詢問醫生或者是拿胃藥。  詢問完之後 要出門拿藥了! 在等待的過程非常的煎熬  ,我覺得我身體很痛    我不知道我哪裡不舒服我覺得我快昏倒了。 還好我能夠分辨這不是我身體應該有的疼痛! 自己覺得這樣子  如果讓他們送急診了插了針應該不是我想見的。 我心裡知道離開醫院就好了! 我等著拿要覺得那5分鐘10分鐘簡直是過了兩個小時, 我用我的意志力撐著終於拿到藥了。 在這過程當然一定有其他的想法想說放棄了不要拿了! 但平常的我真的胃很痛每天。 一鼓作氣的等著吧!總不用麻煩別人來幫我拿藥。 那是人的一種身體反應我努力的撐著  ! 當我拿到藥的那一刻 我決定逃離! 我的頭暈倒又變成慢動作我看大家都要看我想要過來扶我! 最後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到了門口要離開的那裡撐不住了我是用爬的爬出去門口的!  好像做夢一樣 然後  努力的靠意志力流著眼淚躲在車子裡面痛苦!  我不斷的尖叫  身體捲縮在一起! 我覺得我好痛苦!  後來認識老師之後經歷過我被附身的痛苦我感受到靈體的病痛我才知道 20歲的那個時候我到底是怎麼了! 我幾乎常常不能控制我自己 在家裡抱著自己的肚子滾來滾去! 最後也不知道怎麼停止的! 後來當然想了很多很好笑的方法 我弟弟住在樓上我都會去找他!  他看到我哭泣的上樓 他就會例行公司的那面被幫我蓋身體因為我感到很冷一直發抖! 然後會拿所有的佛珠或者是 神像給我看讓我冷靜下來  這就是我們的默契。 最後我能夠安靜下來就是看到觀世音菩薩。 有時候一個人在外面 努力地飆著眼淚痛苦回到家裡。 在一樓見到我的弟! 我弟弟就會過來扶著我    想辦法讓我安靜下來!  就這樣反反覆覆的中間還有很多過程  有時候 我常常一整晚沒有睡, 當然我都是靠安眠藥! 但是有時候我會受到很痛苦的折磨  一陣一陣子的! 常常要入睡的時候耳朵聽到一些雜音之後了就不能動了那將是很可怕的事情。 符我不知道用了多少 拿了多少!

能想像一個好笑的畫面嗎?嚴重到脖子  頭頂 左手右手左腳右腳 肚子  都掛上符  認為這樣靈魂才不會找我    現在知道了覺得自己當時好無知難怪沒有效果!  我被折磨到 每56點天會亮的 !才能躺一下下要去上班! 每天這樣下來身體真的撐不下去我覺得好累!  我不想就這樣過…一輩子! 後來我試著去接受他們 雖然不知道祂們想要幹什麼! 只是希望自己不再那麼害怕    有一天我說著說著覺得我的床塌陷了但是我爬不起來  ! 我努力著看著床角有一個身影黑黑的小小的  。 我跟他說 我幫不了你 你一直出現在我身旁只是讓我感到不舒服  妳離開吧!天啊! 我說完之後他很無奈的不見了我終於能動了。我感到好開心! 但開心之餘, 因為我知道怎麼解決 讓我能夠不害怕! 但是我永遠記得他的無奈的樣子頭低低的我覺得好可憐 !我怎麼就把他趕走了沒有好好的聽他的心聲!  他是不是有心事? 還是沒地方住? 我心裡感到不捨!

其實我最討厭的就是要入睡的時候聽到的那個雜音那個雜音非常的可怕很像有人在跟我講話可是我卻聽不清楚他講話的內容雖然我也不想聽  , 但是我無法停止這種聲音  甚至根本都沒有辦法睡覺 !  身體無法動彈就會害怕  ,就會恐慌 擔心被控  制住了  !所以我不喜歡看鬼片!擔心就會有更多的害怕。 想要爬起來爬不起來那種掙扎最痛苦。 往往你掙扎起來之後 太累了又要載入睡的時候就會有再聽到一樣的聲音! 如果能夠讓我努力地爬起來掙扎過那種無法動彈我就會坐在床腳一直等到天亮! 我沒有力氣再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  只是一直在想到底是為什麼會這樣子? 最後求助無門當然是問問身旁的朋友有哪一個 可以問事情幫我解決! 我不太喜歡去宮廟  是因為在我 18歲的那一年, 我的朋友知道了我的狀況就帶我去的一個地方! 他說了一些事情我沒什麼感覺但是最後她居然不准我穿黑色的衣服  !要我脫掉外套我不脫  他就要我拿1600出來說要幫我做什麼。 給我的印象非常的差。 但是我現在走投無路了 我的朋友告訴我他在那邊十幾年了非常的好要我過去試! 我托了5年受不了了我還是過去了! 我不記得地方大約在建工路附近的一間濟公壇吧! 我姐姐陪我去怕我被騙!  最後他也只不過告訴我 他很羨慕我。 我自己會通靈  他卻要一直不斷的讀書 躲在桌子底下。  告訴我他們辦法幫我解決我的問題有一天我會知道!  每天回家我居然睡得很熟  還掉到床底下去了。當  然我還是有吃藥 至少沒靈界來打擾我!

還是沒有解決我的問題!好像我只能等待  我不知道要等什麼?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可能等到我死的時候吧!我常常覺得自己30歲應該就要死掉了! 在我小時候我就一直這麼認為。

後來中間的過程 我在上班的地方認識的一個女孩子她一直不斷敘述 精彩的內容! 他告訴我他有很多秘密  都被那個通靈的知道  .然後告訴他爸爸 !包含她做詐騙集團的事情以及吃搖頭丸的事情。我心裡想有夠神奇的!這個人應該可以幫我解決事情了吧!

於是  這是我在 24歲的時候! 我決定前往試試。 首先他要我們抽籤  我姐姐陪我去他就先說了我姐姐! 要有三次的流血之類的然後就問他有沒有動過刀著如此類的。 輪到我的時候

輪到我的時候他就是我的簽 已經很清楚的  她沒辦法幫我解決問題!

就這樣 幾番波折 , 在這個所謂的 地方我找不到我的答案他告訴我我自己會通靈 不用像他一樣要(訓乩)。 我只覺得怎麼講得跟之前那個濟公很像。  一直到2010年的那一年 我有一個軍人朋友告訴我說, 你可能卡到陰吧! 叫我去找一個剛從國外回來的老師他讓他加持過覺得還不錯  是他的英文老師介紹的軍中的教官。 我馬上問他說你又沒有什麼感覺什麼叫做還不錯! 他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  只是告訴我說; 至少他覺得我可以去試試看。 我當然沒興趣因為我已經 這樣的日子過了14年雖然越來越嚴重。 的確當他在跟我講的時候已經是我最痛苦的時候。 蜘蛛象的憂鬱症白天我在上班的時候我就忍耐當沒有人的時候我就會一直落淚晚上睡覺的時候就會聽到有人叫我去死的聲音。 然後手會不自覺得想比來比去他會聽到有打鼓的聲音。  覺得自己已經求助無門了, 後來我那個林信軍人朋友告訴我說我們見面再聊好了那個老師說只要講一次有緣的就自然會來找我了,  我們就安排了一個聚會    他也有跟我提到了這件事情    。  我對自己相當的沒有信心我告訴他如果這個老師很厲害我又何德何能可以遇到他呢?憑什麼福氣! 我只有問他說我不想要有拜拜神尊燒香    宮壇  。林友人跟我說這些都不  用    , 就很單純的兩位夫婦      聊天    。 我就告訴他說你說他那麼有名如果你打電話給那位老師    他答應見我們的話    那我們就去吧! 在吃完飯    晚上8點多了 我看他都沒有幫我詢問!突然  我跟同行的朋友聊天聊到一半雙腳不斷的探頭 跑去廁所吐然後又回頭坐在那邊雙腳還是不斷的抖動我第一次有這種情況就是我的腳不聽使喚, 在沒有任何寺廟的地方。 而且這種抖動非常的奇怪。  也不是很冷就是一種很奇妙的身體反應。 突然間我看到那個林信有人從陽台走進來手上拿著手機  我馬上直覺性的問他剛剛你在跟老師講電話嗎?就在一分鐘前的時候! 我知道他的答案以及我能夠去見這位老師。  果不其然我們就開著車 .我覺得好遠!  我朋友並沒有告訴我在哪裡可是要到的時候我  居然吐了  ;我跟林友人說應該到了!  我的身體一直有反應的告訴我 。  我的朋友嚇一跳說也太神奇了你居然知道已經到了一轉角就看到了一間透天的房子  我在門口先乾嘔了許久。 已經到房子那的確是很普通的一個家庭也沒有問我叫什麼名字 就是聊聊天 可是當下我感到 不同。  不同的就是  ; 我刻意帶兩個有靈異體質的朋友去, 想要見證一下! 老師講話也很生氣對著我被朋友講的話跟1朋友講的話跟我講的話都不太相同雖然  都是講做人的道 理!但是我覺得似乎有點 到。  譬如果讓我們那個朋友不夠效舜老師就會告訴他說孝順的道理以及另外一個朋友他常常在跑修靈山 的 。老師就會對著她說  :你這樣子你得到什麼花了那麼多錢! 後來我們要走的時候老師說要幫我們加持非常的精彩每一個人都哭聽說後來我朋友敘述我哭得最大聲大聲尖叫可能巷內  的臨居  朋友都聽到了! 我居然忘了當時的感受。  我也沒有告訴老師說有失眠的狀況沒想到當下精油師母法眼看到我體內有一個人宋朝的父親把他請出來之後!  當晚我睡著了!我忘記吃藥!  半夜沒有醒來  早上我起床的時候!  我哭了整整10幾分鐘我太感動了我居然在這十年來沒吃藥就能睡  這是第一次!

我沒有吃藥就能夠入睡的這件事  我馬上告訴我大姐!  他叫我試幾天  幾天過來我連續3天5天我都不用再吃藥就能夠睡覺了    我一直很納悶為什 麼? 我明明記得我也沒有告訴那位老師說我的問題存在?  但是呢!在那中間有提到冤親債主 於是乎我想帶大姐再去找一次老師 了解一下情況。 過了1個禮拜之後我們就決定再約老師見一次面。 一樣是在那間房子。  我們就這樣子聊聊天, 老師講了一些道理給我們聽 告訴我們那些寺廟都不是天神?! 這個我倒是非常的震驚  。  我當下並沒有反駁。 在我們要離開的時候老師也要幫我們加持在加持的同時居然 師母看見了我大姐心臟裡面的外婆! 就問我們說請問你外婆是不是長得什麼樣子眼睛好像白白濁濁的很無神  而且是跟心臟有關而死亡的。 當下我姐姐痛哭到不能夠自己。 老師就告訴我們說 會在我們身上看到祖先的痛苦一面是因為他們的風水並不好並且詢問我們他埋藏在哪裡! 靈骨塔並且他的神位也是放在外面的寺廟。 老師幫我外婆家時之後並且跟他說法 就這樣結束了我們 還一頭霧水驚魂未定的一次見面。  回到家的時候我跟大姐 一直覺得那種感覺很奇怪 ,她當下覺得很激動, 那我們都一直不敢相信。 我們也討論到老師說的那句話說.廟裡面的都不是天神?那就天神在哪???? 我們這30幾年的印像中的 大廟? 都沒有天神感到非常的納悶? 我姊姊沒有靈異體質 的痛苦過程  可是他居然告訴我他一直很納悶  ,  為什  麼廟裡面的神要跟我們要燒金紙給祂? 如果真的是上天他不需要我們的錢才對! 他常常這樣想著。 所以他不喜歡去廟裡。 這句話打醒了我。我回想兩個月前我不是也到廟裡去之後 手也不拿香  把香丟在地上 也不跪下. 的記憶。於是  我想趁老師在國內的時候多聽老師說法, 看看究竟是有什麼事情顛覆我們一般人所想像的。

後來陸陸續續我約了我很多朋友  ,想要驗證一些事情就去找了老師聽老師說法。  就知道說我們體內住了很多的冤親債主我們必須跟他們道歉懺悔。 這個我倒是一下子就接受了! 畢竟我這經過一些很不一樣的過程之後才遇到老師的 我常常有一些 很特殊情感的感受是我說不出來也無法證實的。  於是乎老師發給我們一張懺悔文。  我回到家之後把它放在工作的抽屜裡面當天晚上並沒有 仔細地記得這件事情。  隔天晚上 我打開抽屜看到懺悔文3個字我鼻子突然間很酸很酸    !然後很想落淚我覺得好奇妙的感覺  就這三個字 ,它讓我非常的悸動。 內心一直跳耀者好像有很多東西要蹦出來一樣    。 就像平常一樣整理完要睡覺的時候我就把它拿出來 真心的看了一遍,。 止不住的淚水 身體不斷的抽搐. 哭到不能自己眼前一片空白。 大約過了10分鐘 我哭到有聲音的那種撕裂。  哭到自己真的不知  道自己怎麼了。??突然間我嚇到了! 我的雙腳酸軟腳跪在地上  眼睛閉上。  我看到了一個古代人的上半身我居然稱呼他為父親。 天啊! 我爸爸現在應該在睡覺吧!而且這個人長你也不像我爸爸啊? 當然自己是害怕了一下子! 還好之前有累積了一些情緒。 我平緩下來我的心情之後認真地看著他 我居然聽到了一些聲音, 他告訴我說 他一直不斷的想要我 改變. 不斷的在期待我。 然後告訴我 在以前我當兒子的時候我做出了哪些事情? 原來我自殺了! 我讓他等了我這麼多年 !接受自己年輕的兒子 自殺了! 他想要教育我的思想 來不及的告訴我我不應該就這樣結束掉自己的生命! 那個當父親的心情不捨得自己的小孩的那份擔憂,所以一直住在我身體裡面。  難怪我很憂鬱 我一直都是一個很不開心的人。 就這樣我跟我的前世父親相聚了不曉得過了多久。 包含我的懺悔大約兩個小時吧! 我很自然的跪著  對我前世的父親磕磕頭.  跟他道歉! 他要我答應他不能再自殺。 天啊我的眼睛腫的像核桃一樣,。隔天都不能見人了!  我變回想起我國小之後一直想著要自殺 甚至還去買了一本  書  ,那個時候日本有一本教人家自殺的書。 每天躺在家裡  ,就是在想著要怎麼死  才比較不痛苦!才能夠不要活著。 我一直恐慌活著不知道為什麼?究竟為什麼要活著這件事情?  後來當然是想到  我的父母親會有多麼不能接受  會有多麼傷心!而放棄追求死亡。

老師留在國內的時間很短  加上那個時候也不太熟識  .不太敢常常去麻煩老師。 畢竟還是很想了解真像相。一股好奇心 .就大約 平均1個禮拜去聽老師說法。每次都收穫良多, 因原本就有疑心病的我.應該是說防備心^; 加上之前也有四五次的 宮壇的經驗.  總覺得要經過驗證才能夠確確實實的相信這個人  ,雖然這樣子不太有禮貌; 但那是一樣會存疑著; 就在老師幫我加持的那一刻師母看到了我的右邊胸部有明朝的一位嬰靈  . 把他送去投胎轉世了並且老師告訴我  如果他一直在我身上有可能會得乳癌! 我因為為了證實所以我去檢查了胸部 .心裡想著;從有到沒有祂離開了 !應該會留下一些足跡吧! 非常想做試驗的我與事就先去檢查了! 沒想到驚為天人的是  .這位檢查醫生他告訴我說  我看到你的情況應該是有乳癌! 馬上幫我寫轉診單立即要我到阮綜合醫院去檢查胸部。 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這個過程令我感到害怕恐慌一直不斷地告訴自己萬一我真的生病了我該如何我真的不想活了! 在檢查的過程中  因為要等報告  ,中間  我有去找了老師他們一次 .我告訴了師母這件事情。 當時的老師師母非常的鎮定 , 經由師母的法眼檢查完  ,之後告訴我  . 要我放心肯定沒有癌症。 畢竟我才認識他們1個月我也是非常害怕知道結果! 雲開始一直不斷的想像不好的結果我該如何我該如何?要煎熬的日子。  終於等到要去看報告的時候了 我才發現電視上演的驚恐害怕時    ,人真的會發抖? 醫生出了報告說我的胸部產生鈣化的部分叫我定期做檢查。 不懂醫的我    ,雖然不太明白  但至少先肯定我沒有癌症這個部分也不需要 抽細胞化驗。 總算是安心了。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好像親身經歷的一些 事情也成長了許多。 後來  有一次讓我最不能接受也好幾天沒辦法睡覺的就是, 我照平常的時間這樣子去找老師。  但在加持的時候  突然感到很痛苦不能夠呼吸! 一直喘不過氣不斷的哭泣,面部的掙扎  我居然還有 一般自己的思想另外一半我搞不清楚為什麼我要哭泣我要喘不過氣來    ?不能順順的呼吸嗎???這是我第一次    一定要那麼激動啊?  老師問我說你是誰! 我嘴巴麻麻的自然的說話, 我心裡當然想說我是你認識的這一位黃小姐。  可是在口中居然說出自己是被車子撞死  摔到水溝裡面去  姓盧!當下。我整個傻住。 我是人格分裂嗎!我有二個我嗎?  老師很習以為常加持處理完,跟她對話,之後  送走了她! 但前提之下雨跟他說法要她不能夠怨恨    才能夠去投胎轉世見到觀世音菩薩。 天啊! 晴天霹靂我都想要老師送我去投胎轉世了!我都不想活了, 這是誇張的戲劇叫做附身嗎???? 老師只是簡單的告訴我說喔  –妳被附身了啊!很好啊!你可以幫助牠們來找我加持之後  修補靈體送祂們去  投胎轉世這是一件好事??哦,My God!  我並不想好嗎?我想當個正常人,原本只是想將自己身上的 冤親債主道歉完之後 讓老師處理。 被附身這是怎麼一回事?久久不能自己。回家之後  哭了三天。

終於在老師加持一個女孩子的時候 , 我閉上眼睛居然看到  有顏色的肺部形狀從那個人身上飄走往右上方向放大一樣一格一格的肺部  反覆著!我立即張開眼睛 , 對照了一下。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但是仔細一聽原來是她的爸爸正在受老師的加持能量, 她爸爸是癌症走了。 之後我把這些事情告訴在一次台北之旅時跟親啊姨聊天聊到, 我認識了一位老師他說家裡一定要安祖先。  沒想到我阿姨馬上告訴我他非常想做這件事情但是 愛與習俗必須得回去自己婆家做所謂的結爐  。 必須經過很多人的同意感到有點不方便所以因此先暫時擱著。 但內心非常澎湃的想說這件事情 我看得出來他的誠懇於是,我讓她有機會可以請教老師

2021年8月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