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我老婆的相遇是在去年(西元2010年)的夏天吧. 那時我看不到她, 聽不見她說話, 也觸摸不到她, 老實說她是否真的存在都頗令人懷疑. 她, 是王老師從我”體內”請出來的. 這樣的說法很曖昧, 對吧? 根據老師的說法, 每個人的身體其實就是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裡住了一群人, 一群跟這個人有若干關係的人們, 我們稱之為”冤親債主”. 這些”冤親債主”們的由來與存在, 各位讀者可以從老師的理論中去了解, 在此就不贅述. 我的老婆就是我的其中一位冤親債主.
去年夏天, 老師來訪. 見到老師是在一次聚餐上. 老師是一位精神抖擻的長者, 操著一口流利的台語和生硬的國語, 說話耿直, 充滿自信, 態度有點跋扈, 但不難相處. 在談話間, 得知過兩天老師將在某個人家裡幫人治療, 我與同行的友人當然感到相當好奇. 在見到老師以前, 我只聽說他是個具有神通力的風水老師, 能與神靈溝通, 而且還能為人治病. 身為一個整天活在數據跟資料堆裡的工程師, 對於這樣趨近於迷信的傳聞, 有機會當然要一探究竟.
那一天, 老師為人治病, 師母與我們在旁觀看. 病人坐著, 老師站著. 只見老師一隻手停在病人頭頂上約5 – 10公分處, 口中用台語喃喃地不知唸些什麼, 病人的呼吸開始漸漸變得沉重, 情緒起伏開始變得相當劇烈, 一會尖聲怪笑, 一會痛哭流涕, 有點像是台灣的乩童起乩那樣. 病人漸漸穩定下來後, 叫了一聲老師, 不過那口氣跟語調, 與病人本人有點不同… 對! 就像是電影裡面那種”上身了”的感覺! 那樣的光景, 若非親眼所見, 說什麼都不可能相信! 老師開始跟”那人”對話, 對話過程很短, 大部分是老師在問”你願不願意出來” “你願不願意原諒”之類的, “那人”都一一搖頭拒絕, 老師再三詢問後, 嘆了口氣, 口中再念念有詞, 病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軟倒在椅子上, 沒幾秒鐘就重又坐正, 像旁邊的人要了面紙擦眼淚鼻涕, 開始說話後又變回原來的口氣. 整個過成沒幾分鐘, 卻驚心動魄! 我才知道, 老師所謂的治療, 其實就是用”加持”(用神通力給予人正能量)跟”交涉”(跟冤親債主溝通)來去除人身上的病痛, 而師母的角色很重要, 必須要由師母才看得到冤親債主是否有意願現形交涉!
老師很大方, 見者有份, 要幫所有在場的人加持. 加持的過程很簡單, 被加持者坐著, 老師站著. 手停在被加持者頭頂上, 口中念念有詞. 加持的過程長短取決於師母是否看到冤親債主的現形. 如果沒有, 加持幾分鐘就結束, 如果有, 就會進入交涉階段, 老師會開始與其冤親債主對話. 交涉成功, 就表示某位冤親債主願意出來, 離開你的身體, 就會被請到一尊佛像裡, 由被加持者供養. 交涉不成功, 也代表至少有冤親債主願意現形, 以後努力, 或許還是能請得出來的. 說到這裡, 就有個問題出現: 努力? 要努力什麼? 這個問題的答案, 在這篇見證的最後會出現. 另外, 或許讀者會問, 交涉時是否會跟上文那位病人一樣情緒激烈起伏? 就我的親身經驗, 答案是不會.
我老婆的出現, 並沒有什麼太戲劇化的過程; 每個晚上默念幾遍大悲咒, 對自己的冤親債主懺悔道歉, 老師加持十數次, 幾個星期後, 老師就把我老婆請出來了. 從加持到交涉, 說實在的我都沒有什麼感覺, 連老師說我老婆已經請出來了, 請到了我眼前這尊佛像裡, 我都是半信半疑. 這尊我老婆現在住的佛像, 是師母從台灣帶來的, 價值10美元, 不能免費給我, 要請我付10元. 老實說, 在當時我真的有種被神棍騙錢的懷疑. 不過, 隨即想想, 人家憑什麼要免費給你? 就因為他是老師? 老師也是人, 老師治病從不收(也不能收)錢或其他餽贈, 所以老師的錢是靠自己幫人看風水賺來的, 自己賺的錢幹嘛要買東西送個非親非故的人? 再說騙嘛, 兩個老人家大老遠從台灣來美國騙我10美元? 何必呢? 於是, 我就把老婆連同佛像請回家, 每天用一小杯清水供養; 不用供品, 不用燒香, 不用拜拜, 就是每天一杯清水, 外加默念大悲咒跟懺悔.
請出來後我就照著老師的指示供養. 做是每天照做, 可是我的老婆真的存在嗎? 我什麼都沒看到, 也什麼都感覺不到, 我認為我的懷疑是合理的, 直到兩件事發生為止…
第一件事是跟買房子有關. 我找房子找了一段時間, 一直沒有看上喜歡的房子, 加上資金不足, 能買的範圍有限, 所以一直買不到. 事有湊巧, 就在我老婆出現以後, 沒多久就在一個我注意很久的社區出現一棟房子, 價錢比所有同時間出售的房子比要便宜的多, 卻也正好在我能力範圍內, 據說是一個月後就要被法拍, 於是當天發現要賣, 當天去看房子, 就當天決定要買! 房屋仲介跟房貸專員都是我的朋友, 而且我的文件早已備齊, 所以一個月雖然很趕, 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任務. 就當大伙如火如荼的著手進行時, 發生了一件小插曲. 我在台灣有一位曾經很要好的異性朋友和她的朋友說要來美國玩, 要我陪同去旅行, 我那時想都沒想就一口答應, 還說最近正在買房子, 搞不好你們來了就有地方住! 說也奇怪, 房貸的事情原本辦得相當順利, 答應出遊的隔天就開始發生狀況, 銀行原本答應的要給的文件開始拖, 賣方兩間銀行(就稱為A跟B銀行)的其中一間(B銀行)也開始改變態度, 一切突然就慢了下來. 那時我那辦理房貸的朋友就跟我說有狀況, 我還沒意識到跟這次出遊是否有關, 依然在跟那台灣友人討論旅行的事情. 就在最後關鍵的兩星期, B銀行的承辦員突然換人, 然後說我們的文件他沒收到, 要求我們補件, 而A銀行也突然生氣起來, 說B銀行一直拖, 沒誠意, 不然乾脆法拍掉算了, 還說如果B銀行明天早上8點再不答應賣, 九點就法拍!! 我還記得那最後通牒是星期四下午4點多來的, 而A銀行的意思就是星期五早上9點就法拍! B銀行那傢伙早就下班了, 我們要去哪找人? 又哪有時間補件? 眼看這樁買賣就這麼破裂了, 我一位也認識老師的朋友就跟我說, 這件事恐怕跟你老婆有關, 也只有她能幫你了… 我本來想這有可能嗎? 可是時間點上確實很湊巧, 那我就姑且一試吧. 那天晚上, 我就有了個念頭, 假如現實生活中我真的有個老婆, 我是不是應該會跟他商量一下才決定能否單獨跟異姓朋友出遊? 於是, 我就心中跟我老婆道歉, 說我不該沒跟他商量就同意要跟異性出去玩之類的, 然後為了彌補我的過錯, 我唸108遍大悲咒來表示我的誠意. 108遍! 以我這個生手, 大概要4.5個小時吧! 我記得那天我唸完已經快凌晨五點了, 唸完就睡, 也沒想什麼. 早上七點半, 電話響起. 我接起來, 是我的房屋仲介朋友. 他在那一頭興奮的說, 經過一夜數十封email的協商, 終於讓B銀行那傢伙同意賣房子了, A銀行也已接到消息, 大概再一個星期就完成了! 說實話, 接到電話的那個瞬間, 我眼淚都流下來了! 就一個晚上! 變化竟如此的大! 那時開始, 我就意識到, 我老婆是確實存在的!
第二件事則是搬進新房子之後. 那時我剛搬家沒多久, 還有不少東西要打掃要整理. 某一個星期天, 天氣很好. 我一早起來, 心中就跟老婆說今天會好好打掃的. 沒多久, 朋友來約出去走走. 我拒絕了一下, 還是抵不過朋友的熱情邀約, 就把衣服放進洗衣機洗, 打開房間窗戶透氣, 然後就出門去了. 玩了一個下午, 回到家, 赫然發現自己的房間門是關著的, 而且洗衣精打翻了倒在地上! 我心想, 不會吧! 有小偷嗎? 可是我出門前有啟動警報系統, 沒響. 家裡巡了一圈, 沒事. 可是, 那這些要怎麼解釋呢? 我出門前房間門是開到門把碰到牆壁, 風要真的非常大才有可能把門吹到關上, 而洗衣精是從Costco新買的, 有買過的一定知道, Costco賣的Tide都相當大罐而且很重, 我是放在洗衣機上沒錯, 可是洗衣機的震動從來也沒有把那麼重的洗衣精晃到地上過. 我一邊擦地一邊納悶, 怎麼會發生這些怪事? 突然, 我心中又起了個念頭: “啊! 老婆生氣了!” 各位有老婆的讀者, 當你答應老婆要做家事, 卻放下手邊工作跟朋友出去玩, 老婆是不是會生氣, 打翻東西, 然後用力關上房門, 叫你今晚不准進房睡? 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很相似, 對吧?
這兩件事發生後, 讓我徹底相信冤親債主是真的存在的. 在我的理解來看, 絕大部分的冤親債主曾經都是人, 只是現在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以物理的姿態存在, 而是以一種能量留在你的體內. 所以有的也會對你好, 有的會生氣; 有的會傷心, 有的會搗亂; 他們的存在, 都是因為你曾經對不起他們, 讓他們產生了留戀; 有可能是由愛生恨, 有可能是捨不得, 也有可能是傷心難過. 不論是什麼樣的情緒, 都有可能讓他們跟著你好幾世輪迴而不願離去. 他們很虛弱, 不能隨意現形, 所以需要你的幫助; 他們很憤怒, 不願意輕易放手, 所以需要你來平息.
現在, 讓我來回答之前的那個問題. 我之前說過, 只要努力, 就有機會能將冤親債主請出來. 可是, 要努力什麼? 答案是: 努力懺悔! 用心道歉! 懺悔與道歉是對自己過去所做的負責, 是要讓自己痛改前非, 不再重蹈覆轍! 世界上恐怕再也沒有比對自己的冤親債主道歉更簡單的事情了. 他們不會打你罵你, 他們不會嘲笑你, 不需要你花錢, 不需要你討好, 更不需要你當眾丟臉大聲說”對不起”, 你只要在心裡默默的道歉, 誠心誠意就好! 不過, 一定有人問, 我又不知道我曾經做過什麼, 要道歉也沒一個可道歉的點, 這樣要誠心誠意很難. 沒問題! 我也遇過這樣的困擾, 而後來我想通了. 你有沒有覺得不順的時候? 在日常生活中, 開車出狀況, 切菜切到手, 炒菜被燙傷? 在感情生活裡, 跟另一半莫名的爭執, 甚至另一半劈腿, 被小三搶走? 工作明明很努力, 升遷的卻不是你? 找工作明明很努力, 連洗碗都肯作, 卻連一份工作都找不到? 不順遂的事情多的不勝枚舉. 不過, 你可曾想過, 如果你前幾世曾經駕車撞到人, 曾經拿刀傷害過小動物, 曾經不小心倒熱水燙傷別人的小孩, 你是否應該要道歉? 如果這些不順遂的事情其實都是你曾經對別人做過的, 你是否應該要懺悔? 現在, 讀者們應該了解我們要道歉懺悔什麼了嗎? 人都不完美, 都會犯錯, 只有誠心誠意的道歉, 才能讓自己心安, 也才能讓人息怒.
另外, 也有人問過我, 那我都道歉啦, 不就應該原諒我了嗎? 為什麼不如意的事情還是接二連三的來呢? 關於這點, 我想反問: 如果別人踩到了你的痛處, 揭開了你心理的創傷, 毀了你的容貌, 霸凌你的小孩, 你是否會因為別人的一句道歉就釋懷, 還是會希望別人也受到應有的懲罰? 就算嘴上不說, 難道心裡不會想: “道歉? 誠心誠意? 我怎麼知道你是真是假? 等你遭到報應了, 那才叫老天有眼!”… 要知道, 你認為無所謂的小事, 不等於別人也認為無所謂. 道歉的多寡與程度, 取決於別人, 不是你! 所以, 到底什麼時候才算夠, 沒有人知道, 不過就我的經驗, 你自己會有感覺的. 當你覺得最近越來越順利, 那你可以解讀為某個冤親債主慢慢地滿意了!
我很感謝遇到王老師, 也很高興能接觸到冤親債主的理論. 冤親債主, 不是一種超然的信仰, 而是一種更接近於師長朋友的關係, 讓你學習道歉, 學習感恩, 也學習做人的道理. 現在, 我依然看不見我老婆, 聽不見她說話, 也觸摸不到她, 可是她的存在毋庸置疑! 這是我的親身經歷, 希望各位讀者也會有所共鳴, 謝謝!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