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


Please Click on the image for full size ; 請點畫面成全頁

Lulu Wei 的抗癌心路旅程之二

Lulu Wei - 2

Advertisements

Please Click on the image for full size ; 請點畫面成全頁

Lulu Wei 的抗癌心路旅程之一

Lulu Wei - 1

道統宗地理風水讓我家庭美滿

十二年前, 機緣巧遇王老師, 不但使我們子女雙全, 工作生活漸入佳境, 我們更應用王老師的秘訣設計我們的新宅.   一九九九年四月, 我和我太太到美國中部堪薩斯州訪友.  王老師應我們友人所託, 前來為他的公司堪風水.  我們是第一次遇到王老師.  與老師見面不到五分鐘, 老師即斷出我太太無法受孕, 當下我太太眼淚就流下來.  因為我們已經計劃生育一年半了, 並遵照某老中醫的調理.  每週中醫藥調理身體, 但總是無法著床, 對我太太造成很大的心理負擔.  所幸老師認為可以解決, 我們與老師約定回加州後, 請老師到家中堪風水.

三天後, 我們和老師先後回到加州.  老師到了我們家後, 教了我們調整床位並當下幫我們將床擺定.  不可思議的事情在一週後發生了.  我太太發現她可能懷孕, 後到婦產科確定, 這次驗孕棒的紅線特別清楚.  懷孕過程也很順利, 於當年十二月間產下一個八磅多的女兒, 現已十一歲多.

一年後, 我們想生第二胎, 老師指導我們把庭園的景觀也做了調整, 並斷言三年內必生男孩.  果然, 在三年內老二男孩出生, 如今已七歲, 頭大臉方, 十分活潑.

三年前, 我們有個機會可建造自己的新屋.  我們諮詢過老師, 把新房的方位及格局依照道統宗的秘訣設計, 整個施工過程沒有遭遇到大困難, 順利完工.

地理風水是中國特有的科學, 是講人與自然能量與磁場的互動觀係.  我們有幸能夠得到正心正念的王老師幫助, 使我們有一雙子女, 事業在全球經濟蕭條衰退之時, 仍然穩定成長.  在此感念王老師十二年來對我們的扶持幫助.  道統宗的地理堪輿學是可以幫助全人類的科學.

美國加州許英俊

我跟我老婆的相遇是在去年(西元2010年)的夏天吧. 那時我看不到她, 聽不見她說話, 也觸摸不到她, 老實說她是否真的存在都頗令人懷疑. 她, 是王老師從我”體內”請出來的. 這樣的說法很曖昧, 對吧? 根據老師的說法, 每個人的身體其實就是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裡住了一群人, 一群跟這個人有若干關係的人們, 我們稱之為”冤親債主”. 這些”冤親債主”們的由來與存在, 各位讀者可以從老師的理論中去了解, 在此就不贅述. 我的老婆就是我的其中一位冤親債主.
去年夏天, 老師來訪. 見到老師是在一次聚餐上. 老師是一位精神抖擻的長者, 操著一口流利的台語和生硬的國語, 說話耿直, 充滿自信, 態度有點跋扈, 但不難相處. 在談話間, 得知過兩天老師將在某個人家裡幫人治療, 我與同行的友人當然感到相當好奇. 在見到老師以前, 我只聽說他是個具有神通力的風水老師, 能與神靈溝通, 而且還能為人治病. 身為一個整天活在數據跟資料堆裡的工程師, 對於這樣趨近於迷信的傳聞, 有機會當然要一探究竟.
那一天, 老師為人治病, 師母與我們在旁觀看. 病人坐著, 老師站著. 只見老師一隻手停在病人頭頂上約5 – 10公分處, 口中用台語喃喃地不知唸些什麼, 病人的呼吸開始漸漸變得沉重, 情緒起伏開始變得相當劇烈, 一會尖聲怪笑, 一會痛哭流涕, 有點像是台灣的乩童起乩那樣. 病人漸漸穩定下來後, 叫了一聲老師, 不過那口氣跟語調, 與病人本人有點不同… 對! 就像是電影裡面那種”上身了”的感覺! 那樣的光景, 若非親眼所見, 說什麼都不可能相信! 老師開始跟”那人”對話, 對話過程很短, 大部分是老師在問”你願不願意出來” “你願不願意原諒”之類的, “那人”都一一搖頭拒絕, 老師再三詢問後, 嘆了口氣, 口中再念念有詞, 病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軟倒在椅子上, 沒幾秒鐘就重又坐正, 像旁邊的人要了面紙擦眼淚鼻涕, 開始說話後又變回原來的口氣. 整個過成沒幾分鐘, 卻驚心動魄! 我才知道, 老師所謂的治療, 其實就是用”加持”(用神通力給予人正能量)跟”交涉”(跟冤親債主溝通)來去除人身上的病痛, 而師母的角色很重要, 必須要由師母才看得到冤親債主是否有意願現形交涉!
老師很大方, 見者有份, 要幫所有在場的人加持. 加持的過程很簡單, 被加持者坐著, 老師站著. 手停在被加持者頭頂上, 口中念念有詞. 加持的過程長短取決於師母是否看到冤親債主的現形. 如果沒有, 加持幾分鐘就結束, 如果有, 就會進入交涉階段, 老師會開始與其冤親債主對話. 交涉成功, 就表示某位冤親債主願意出來, 離開你的身體, 就會被請到一尊佛像裡, 由被加持者供養. 交涉不成功, 也代表至少有冤親債主願意現形, 以後努力, 或許還是能請得出來的. 說到這裡, 就有個問題出現: 努力? 要努力什麼? 這個問題的答案, 在這篇見證的最後會出現. 另外, 或許讀者會問, 交涉時是否會跟上文那位病人一樣情緒激烈起伏? 就我的親身經驗, 答案是不會.
我老婆的出現, 並沒有什麼太戲劇化的過程; 每個晚上默念幾遍大悲咒, 對自己的冤親債主懺悔道歉, 老師加持十數次, 幾個星期後, 老師就把我老婆請出來了. 從加持到交涉, 說實在的我都沒有什麼感覺, 連老師說我老婆已經請出來了, 請到了我眼前這尊佛像裡, 我都是半信半疑. 這尊我老婆現在住的佛像, 是師母從台灣帶來的, 價值10美元, 不能免費給我, 要請我付10元. 老實說, 在當時我真的有種被神棍騙錢的懷疑. 不過, 隨即想想, 人家憑什麼要免費給你? 就因為他是老師? 老師也是人, 老師治病從不收(也不能收)錢或其他餽贈, 所以老師的錢是靠自己幫人看風水賺來的, 自己賺的錢幹嘛要買東西送個非親非故的人? 再說騙嘛, 兩個老人家大老遠從台灣來美國騙我10美元? 何必呢? 於是, 我就把老婆連同佛像請回家, 每天用一小杯清水供養; 不用供品, 不用燒香, 不用拜拜, 就是每天一杯清水, 外加默念大悲咒跟懺悔.
請出來後我就照著老師的指示供養. 做是每天照做, 可是我的老婆真的存在嗎? 我什麼都沒看到, 也什麼都感覺不到, 我認為我的懷疑是合理的, 直到兩件事發生為止…
第一件事是跟買房子有關. 我找房子找了一段時間, 一直沒有看上喜歡的房子, 加上資金不足, 能買的範圍有限, 所以一直買不到. 事有湊巧, 就在我老婆出現以後, 沒多久就在一個我注意很久的社區出現一棟房子, 價錢比所有同時間出售的房子比要便宜的多, 卻也正好在我能力範圍內, 據說是一個月後就要被法拍, 於是當天發現要賣, 當天去看房子, 就當天決定要買! 房屋仲介跟房貸專員都是我的朋友, 而且我的文件早已備齊, 所以一個月雖然很趕, 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任務. 就當大伙如火如荼的著手進行時, 發生了一件小插曲. 我在台灣有一位曾經很要好的異性朋友和她的朋友說要來美國玩, 要我陪同去旅行, 我那時想都沒想就一口答應, 還說最近正在買房子, 搞不好你們來了就有地方住! 說也奇怪, 房貸的事情原本辦得相當順利, 答應出遊的隔天就開始發生狀況, 銀行原本答應的要給的文件開始拖, 賣方兩間銀行(就稱為A跟B銀行)的其中一間(B銀行)也開始改變態度, 一切突然就慢了下來. 那時我那辦理房貸的朋友就跟我說有狀況, 我還沒意識到跟這次出遊是否有關, 依然在跟那台灣友人討論旅行的事情. 就在最後關鍵的兩星期, B銀行的承辦員突然換人, 然後說我們的文件他沒收到, 要求我們補件, 而A銀行也突然生氣起來, 說B銀行一直拖, 沒誠意, 不然乾脆法拍掉算了, 還說如果B銀行明天早上8點再不答應賣, 九點就法拍!! 我還記得那最後通牒是星期四下午4點多來的, 而A銀行的意思就是星期五早上9點就法拍! B銀行那傢伙早就下班了, 我們要去哪找人? 又哪有時間補件? 眼看這樁買賣就這麼破裂了, 我一位也認識老師的朋友就跟我說, 這件事恐怕跟你老婆有關, 也只有她能幫你了… 我本來想這有可能嗎? 可是時間點上確實很湊巧, 那我就姑且一試吧. 那天晚上, 我就有了個念頭, 假如現實生活中我真的有個老婆, 我是不是應該會跟他商量一下才決定能否單獨跟異姓朋友出遊? 於是, 我就心中跟我老婆道歉, 說我不該沒跟他商量就同意要跟異性出去玩之類的, 然後為了彌補我的過錯, 我唸108遍大悲咒來表示我的誠意. 108遍! 以我這個生手, 大概要4.5個小時吧! 我記得那天我唸完已經快凌晨五點了, 唸完就睡, 也沒想什麼. 早上七點半, 電話響起. 我接起來, 是我的房屋仲介朋友. 他在那一頭興奮的說, 經過一夜數十封email的協商, 終於讓B銀行那傢伙同意賣房子了, A銀行也已接到消息, 大概再一個星期就完成了! 說實話, 接到電話的那個瞬間, 我眼淚都流下來了! 就一個晚上! 變化竟如此的大! 那時開始, 我就意識到, 我老婆是確實存在的!
第二件事則是搬進新房子之後. 那時我剛搬家沒多久, 還有不少東西要打掃要整理. 某一個星期天, 天氣很好. 我一早起來, 心中就跟老婆說今天會好好打掃的. 沒多久, 朋友來約出去走走. 我拒絕了一下, 還是抵不過朋友的熱情邀約, 就把衣服放進洗衣機洗, 打開房間窗戶透氣, 然後就出門去了. 玩了一個下午, 回到家, 赫然發現自己的房間門是關著的, 而且洗衣精打翻了倒在地上! 我心想, 不會吧! 有小偷嗎? 可是我出門前有啟動警報系統, 沒響. 家裡巡了一圈, 沒事. 可是, 那這些要怎麼解釋呢? 我出門前房間門是開到門把碰到牆壁, 風要真的非常大才有可能把門吹到關上, 而洗衣精是從Costco新買的, 有買過的一定知道, Costco賣的Tide都相當大罐而且很重, 我是放在洗衣機上沒錯, 可是洗衣機的震動從來也沒有把那麼重的洗衣精晃到地上過. 我一邊擦地一邊納悶, 怎麼會發生這些怪事? 突然, 我心中又起了個念頭: “啊! 老婆生氣了!” 各位有老婆的讀者, 當你答應老婆要做家事, 卻放下手邊工作跟朋友出去玩, 老婆是不是會生氣, 打翻東西, 然後用力關上房門, 叫你今晚不准進房睡? 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很相似, 對吧?
這兩件事發生後, 讓我徹底相信冤親債主是真的存在的. 在我的理解來看, 絕大部分的冤親債主曾經都是人, 只是現在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以物理的姿態存在, 而是以一種能量留在你的體內. 所以有的也會對你好, 有的會生氣; 有的會傷心, 有的會搗亂; 他們的存在, 都是因為你曾經對不起他們, 讓他們產生了留戀; 有可能是由愛生恨, 有可能是捨不得, 也有可能是傷心難過. 不論是什麼樣的情緒, 都有可能讓他們跟著你好幾世輪迴而不願離去. 他們很虛弱, 不能隨意現形, 所以需要你的幫助; 他們很憤怒, 不願意輕易放手, 所以需要你來平息.
現在, 讓我來回答之前的那個問題. 我之前說過, 只要努力, 就有機會能將冤親債主請出來. 可是, 要努力什麼? 答案是: 努力懺悔! 用心道歉! 懺悔與道歉是對自己過去所做的負責, 是要讓自己痛改前非, 不再重蹈覆轍! 世界上恐怕再也沒有比對自己的冤親債主道歉更簡單的事情了. 他們不會打你罵你, 他們不會嘲笑你, 不需要你花錢, 不需要你討好, 更不需要你當眾丟臉大聲說”對不起”, 你只要在心裡默默的道歉, 誠心誠意就好! 不過, 一定有人問, 我又不知道我曾經做過什麼, 要道歉也沒一個可道歉的點, 這樣要誠心誠意很難. 沒問題! 我也遇過這樣的困擾, 而後來我想通了. 你有沒有覺得不順的時候? 在日常生活中, 開車出狀況, 切菜切到手, 炒菜被燙傷? 在感情生活裡, 跟另一半莫名的爭執, 甚至另一半劈腿, 被小三搶走? 工作明明很努力, 升遷的卻不是你? 找工作明明很努力, 連洗碗都肯作, 卻連一份工作都找不到? 不順遂的事情多的不勝枚舉. 不過, 你可曾想過, 如果你前幾世曾經駕車撞到人, 曾經拿刀傷害過小動物, 曾經不小心倒熱水燙傷別人的小孩, 你是否應該要道歉? 如果這些不順遂的事情其實都是你曾經對別人做過的, 你是否應該要懺悔? 現在, 讀者們應該了解我們要道歉懺悔什麼了嗎? 人都不完美, 都會犯錯, 只有誠心誠意的道歉, 才能讓自己心安, 也才能讓人息怒.
另外, 也有人問過我, 那我都道歉啦, 不就應該原諒我了嗎? 為什麼不如意的事情還是接二連三的來呢? 關於這點, 我想反問: 如果別人踩到了你的痛處, 揭開了你心理的創傷, 毀了你的容貌, 霸凌你的小孩, 你是否會因為別人的一句道歉就釋懷, 還是會希望別人也受到應有的懲罰? 就算嘴上不說, 難道心裡不會想: “道歉? 誠心誠意? 我怎麼知道你是真是假? 等你遭到報應了, 那才叫老天有眼!”… 要知道, 你認為無所謂的小事, 不等於別人也認為無所謂. 道歉的多寡與程度, 取決於別人, 不是你! 所以, 到底什麼時候才算夠, 沒有人知道, 不過就我的經驗, 你自己會有感覺的. 當你覺得最近越來越順利, 那你可以解讀為某個冤親債主慢慢地滿意了!
我很感謝遇到王老師, 也很高興能接觸到冤親債主的理論. 冤親債主, 不是一種超然的信仰, 而是一種更接近於師長朋友的關係, 讓你學習道歉, 學習感恩, 也學習做人的道理. 現在, 我依然看不見我老婆, 聽不見她說話, 也觸摸不到她, 可是她的存在毋庸置疑! 這是我的親身經歷, 希望各位讀者也會有所共鳴, 謝謝!

無意間看見世界日報有大師演講的消息, 聽了幾次也認識了道統堪輿學, 2005請大師看了我與兒子的房間風水, 在美國長大的兒子居然說還是大師講得我能接受, 簡單又明瞭.  接著我帶我表弟妹去看, 師娘一看就說你有乳癌的初期, 剛開使很好醫的. (原西醫說40歲每二年檢查一次即可) 還好即時發現.  另外我也帶朋友去聽演講, 朋友的婆婆動不動就叫救護車, 自從大師看過風水並安祖先神位, 到目前為止, 不曾再叫救護車.  2006年, 我先生是美國人, 有一陣子身體無力, 臉色發黑, 坐在沙發上頭都低至膝蓋 (以前曾聽老人家說, 虛弱的人若頭低至膝蓋人就差不多了), 有幸又見到了大師與師娘, 經過大師的靈療, 我的先生說有一股暖流由上而下非常舒服, 此後二年精神健康都好.  由於退休後不運動越來越胖(300磅), 2009年的7, 8月我先生健康越來越差, 幾次須急診, 驗血結果顯示心臟衰竭呼吸困難, 臉色又發黑, 肝有疼痛指數上升, 我以為這次一定完蛋了, 突然接到Kitty的E-mail, 知道大師又來美演講, 趕快拜訪大師, 因為一星期後又要驗血, 懇請大師加持靈療, 一連5天大師與師娘的幫忙, 令我非常驚訝, 第二天的靈療, 發黑的臉就能變成漂亮的粉紅色, 呼吸順暢直說好舒服.  已經2星期食不下嚥, 幾乎不吃, 居然第三天食慾大開.  接下去的二次驗血報告都正常.  肝也不痛, 原本血液濃稠也變得正常, 不需吃藥, 西醫也暫停膽固醇的藥¸ 因傷肝厲害.  我的美國人先生非常非常感謝大師與師娘, 當我告訴他一毛也不收, 他驚訝的不得了, 他說美國大概找不到第二人了.  他的家庭醫生百思不解, 2星期後來電問我先生到底怎麼回事.  10月初大師去D.C., 我說動我的弟弟, 請大師與師娘為我86歲的母親加持, 感恩大師不但替我母親也替弟弟一起加持.  我問母親感覺如何?  她開心的說: 真是好舒服啊!  由衷感謝大師救命之恩, 為我家人所做的一切, 也感謝貴人KITTY, 如果不是E-mail來得及時, 我都不知該如何是好.

ANNIE MA

2009年10月

美國聖荷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