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首次巴拉圭之 行,令筆者懷念萬千。在地球上,巴拉圭是距離台灣最遠的國度。她的面積四十萬六千平方公里,是台灣的11倍,人口六百萬,是台灣的四分之一。四季分明,盛 產肉類,至於蔬果雖亦盛產,但品質較差,因此價格便宜。空氣非常清新,但早晚溫差很大。大自然生態尚屬良好,到處可看到翠綠片片外,還有清澈潺潺的河川。 這裡沒有颱風、沒有地震,但常常積水。因為巴國屬內陸國家,疏水不易,而且政府一直未有足過的經費,將排水系統作好,所以每逢雨季就會積水。據說巴國地下 底層,蘊藏著非常豐富的水資源,而且是屬零污然狀況。這裡的台商多屬溫和勤儉、正派經營,都能跟當地的居民融合相處。尤其我國外交人員,很受巴國政府及國 人的稱讚與尊重。巴國屬移民國家,人民本性溫和、熱情、樂觀、愉快、好客又愛國。全國人民很熱衷足球運動,每逢有足球賽事,街道上必然行人寥寥無幾。

8月20日凌晨1點 多,筆者夫妻搭乘TACA航空的飛機,抵達巴國首都亞松森國際機場。一下飛機,筆者二弟已在機場內等候接我夫妻。兄弟分開八個多月,一上車,就掏心掏肺的 說個沒完。大約經過一刻鐘的車程,車子突然駛入一條蠻顛簸的巷子。「二弟,你怎麼住在這麼不入流的巷子裡?」筆者被搖晃的很不舒服即好奇的問我二弟。「大 哥,你不要小看,此路雖是不入流,但這個社區的房子,戶戶都非常寬敞又高級。當明天太陽出來,就會讓你大開眼界,驚嘆不已!」筆者二弟胸有成竹的對筆者應 著。筆者聽我二弟這一說,更感到莫名:「既然房子這麼高檔,為何道路會這麼爛?」當下二弟臉上顯出一絲神祕的表情:「這是巴拉圭有錢人的住家哲學。」「哎 呦!這裡的有錢人,這麼好玩,還講究什麼鬼住家哲學?我看是富貴人家走歹路吧!」筆者就是如此調皮搗蛋。據筆者二弟告知,巴國所有高級住宅區內,都是以石 頭來造路,其原因有二,其一是,因為怕遭歹徒搶劫,若道路顛簸歹徒逃離不易,警察即容易逮捕。其二是,因為巴國的住宅社區道路,存屬私人用地,所以若要鋪 泊油路面,必須住家私自出錢。所以為了安全又能省錢,所以才有【富貴人家走歹路】的現象出現。

翌日筆者起的很早。未進早餐就急著到外頭去看看這個社區的環境。誠如我二弟所說;這個社區的每棟房宅都各俱特色,而且所佔的面積都很寬大,我看就是我二弟的房宅最小。

「怎樣,我對你說的沒錯吧?」當筆者正專心欣賞這頗具特色的社區,幾乎達到忘我意境之際,我二弟遞了一杯咖啡給我。

「是如你所說,昨晚我真不敢想像,這種爛路的社區,竟有是如此另類高雅的房宅。」兄弟兩人,一大早即打開話庘又開始談天說 地,突然弟妹也來湊一腳:「老公你的電話!」當二弟接過手機,跟對方談了幾句即對筆者說;「大哥,一大早就有人要拜託你幫忙。」原來是二弟一位的同事的老 婆,2007年突然中風,想請筆者幫忙靈療。筆者當然義不容辭,靈療是我的天職,何況又是二弟同事的家人,當下筆者立刻豪爽答應:「這必須到他家實際勘 查,才能知道發病真正原因,之後才能確定能否靈療。」二弟馬上去電告知,請他同事到二弟的家帶筆者夫妻。

大約8點,筆者二 弟這位殷姓同事,開車來帶筆者夫妻:「歡迎大師到巴拉圭來,謝謝你的慈悲幫忙,敝姓殷,是令弟的同事,日前聽令弟妹談起大師的神奇事蹟,讓我激動萬分,我 想我內人該遇到貴人了,所以我每天期盼著你趕快到來!」原來我二弟這位同事的老婆,於2007年,一天夜裡突然中風倒地,昏迷不醒,至今左邊的手腳仍行動 有礙,走路得需仰賴拐杖,而且心情一直很低潮,病情有越來越趨嚴重的傾向,令殷先生非常煩惱掛心。這位殷先生,筆者一見面,就對他頗具好感,個性豪爽坦 誠,多禮客氣,能言善道,熱心工作,責任心重,是位正直又熱情的好人。

經過當地的國家銀行總行,大約10分鐘的車程,到了殷先生的住宅。一下車筆者還是老規矩,先在殷先生住宅的外頭,仔細堪測一翻之後:「殷先生,你家是建在122度上,座辰山,請問你們是哪年入宅的?」

大夥兒邊說邊走進宅內,殷先生也邊摸頭,邊皺眉:「好像是2006年農曆九月,我看還是問我老婆比較正確。」說著說著,殷太 太已從內房,一拐一拐的走到客廳,聽到殷先生模糊答筆者的話,她馬上應道:「沒錯,因為要搬家時,我們有請教過稍懂風水的人,他說農曆八月煞東,因為我們 這棟房子,是座東南,所以才延到九月。」經殷太太這一說,筆者確定他們入宅的時間就是2006年農曆九月。當下筆者感到一陣納悶,因為如果以筆者的專 業,2006年是丙戌年,房子的角度屬辰山,方位與時間形成【辰戌沖】,豈會只有中風,因該是必死無疑,這到底是什一回事?殷先生見筆者不發一語,似乎有 所不妥的感覺:「大師,我家有什麼不對勁嗎?」筆者搖頭示意,又往內走,赫然發現問題之所在:「殷先生,請問你家這個後門是一直開著的嗎?」這時殷太太未 讓殷先生回答即回我話:「大師,自從我們住進這個家,這個後門就一直開著,因為我們認為這樣通風較好,難道這個門開錯了,才令我中風?」筆者聽殷太太這一 回答,馬上露出微笑:「是阿!若不是開了這扇門,妳怎會中風呢?我想妳早就駕返瑤池了。」筆者這一回答,令殷先生夫妻當下非常訝異,四隻眼睛直瞪著筆者, 半天說不出話來。「殷太太,當妳昏倒之後,醫生是否認為妳能活過來,是屬一種奇蹟?」筆者這一問,令殷先生夫婦對筆者更加佩服:「是阿!大師妳怎麼知道 的?」「當然知道,因為以我的經驗,若住上犯沖的房子,當屋內有人被沖倒地,非死不可。」「阿!這棟房子犯沖,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聽筆者說這房子犯沖, 當場殷先生夫妻馬上驚慌失措。「殷先生、殷太太,你們做人一定很善良,否則福報不會這麼大,雖然當年你們不知房子犯沖,但因為你們開了後門,幫自己解了 沖,所以殷太太不但逃過死劫,而且造成今天的病狀,我可以醫治,這可說是天大的福報。」聽筆者這一解釋,殷先生夫妻才鬆了一口氣。

2006年是丙 戌年,殷先生的家,方位座辰山。年屬時間,座山屬方位,雖然丙戌年煞座北不煞座東,但,因為入宅年的地支是戌,房子是座辰山,時間跟方位形成180度的 【辰、戌】對沖,筆者常警惕眾生,大凡帶沖氣的房宅,宅內之人,若有人遭沖昏倒地,連119都來不及救。殷先生是因為每天開後門,所以將房宅之沖氣解了一 半,殷太太才避過一劫,形成假性中風,這種假性中風,筆者是可治癒的。事後,筆者每天去幫殷太太靈療,經過一週之後,殷太太不但不必靠拐杖行走,而且心情 也由低潮轉入愉快。殷先生眼見自己的老婆,日益健康快樂,更是快樂的不得了!

太乙明心 2009.10.10 完稿於美國華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