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神奇事蹟 – 老婆的交代

「老公!早上我禪定的時候,祖師來跟我交待幾件事,要我們這次出國一定要小心。第一件、到了美國,將會有一女人,想捐土地給我們,絕對不可接受。第二件、若有眾生硬要送給我們禮物,絕不可收,或我們可用少數金錢以購買的方式而收之。第三件、如果發現死者遺體尚未爛盡或已成木乃伊時,你千萬不可給予加持,否則被你加持過的死者屍體會變成殭屍。」清晨起床,我老婆就跟我提起祖師對他交待的話。因為再過幾天我們夫妻又要出國去傳道了,我們所傳的道,是傳【中國優質文化之道】不是傳任何宗教的道,請各位知音讀者不可誤導!「老婆妳想太多啦,那有這等事?再說,祖師豈能只告訴妳而不告我,真沒道理!」「我跟你是說真的,你不相信,我才懶的理你,反正我已告知你了,相信不相信那都是你的事!」我老婆對我懷疑她所說的話,有點不悅,略感不爽!

幾天之後,到了美國舊金山Cupertino,我們還是暫住我門生一一Kitty元鳳的家。我跟往常一樣,每天除了幫人堪陽宅、陰宅風水之外,必須到處開風水說明會、到處為眾生靈療、一有空就得寫風水傳奇的真人真故事、有時還要上電視現場call-in節目,整天從早忙到晚。雖然每天很忙,但精神很好,因為我們在做什麼,我們很清楚、也很踏實。一天晚上來了一對夫妻,帶著他們的小寶寶來看我。我一眼看去,馬上發現這個小弟弟犯喪氣,「弟弟晚上很會哭,吃東西又會吐?」筆者馬上審判。「大師,你怎麼那麼清楚我兒子的病狀?」當媽媽的,一向都會比較敏感。「這是小case,你兒子只是犯喪氣而已,只要我加持一下,順便帶一瓶我加持過的水,回去喝一喝就搞定了,不必操心!」當時在一旁這位小弟弟的老爸,好像看我有些不順眼:「大師,你那麼有把握?我們已經看過很多醫生,都束手無策!難道你是神仙不成?」「這位先生,我不是神仙,但我有多年的經驗,俗語說;真藥醫假病,真病無藥醫,就是說,有些病不是靠醫藥可以治療的,必須靠能波才能醫治,如今令郎犯的病,就是要用能波才能醫治的,因為他的病,不是某種病毒所感染,而是你們把他帶到有喪氣的場所,犯了喪氣,所反射的疾病,像這種病,醫生是無法治療的,OK!」當我講完這段話,這位不服氣的爸爸,突然雙手作揖:「大師,我真的服了你了!剛才若有失態之處,請大師海涵!」這時他老婆才將半個月前,回台灣奔喪的事清清楚楚的告知於我。其實以筆者到處在處理眾生的種種疑難雜症之狀況,對一些未跟我謀過面的人,一定會不相信的。隨著,大夥兒就在Kitty家閒聊起來,大概經過半小時的光景,這位小弟弟已恢復正常狀態,這兩位夫妻帶著他們的兒子,既感激又高興的回家!

灣區Cupertino的氣候一直都被我稱讚的,早上起床,打坐精神特別好。剛打完坐,突然電鈴響起,筆者馬上去開門,原來是昨天那兩位夫妻再度來訪,讓我愣了一下下:「難道,弟弟沒好嗎?」「好了,一切都恢復正常了,大師我們很感謝你,無以為報,所以買些水果想來答謝你。」說著,這位太太的先生,很快即將提再手上的水果,要送給我。「這位先生、女士,不是我沒誠意,而是我曾經立過誓,我幫人治病,絕對不可接受紅包禮金、不可接受供養、不可接受任何贈物,所以請兩位諒解,其實,你們肯將孩子帶來給我醫治,我已很感恩了,你們的好意我已心領,請兩位將水果帶回吧,我隨時歡迎你們來談天閒聊。OK?」當下兩位夫妻柪不過筆者的決心,無奈之下帶著微笑離開了!

當這對送禮的夫妻剛離開,電鈴又響了。「原來是妳,小利!什麼事讓妳趕這麼早?」小利是一位很懂事又熱情的女士,她經營餐廳,經營的很好。只要知道筆者到灣區來,一定會撥空來看我。「大師,什麼時候到的?」「大概一個星期了!」筆者當然依禮相待。「進來吧,請坐請坐!」小利女士坐上了沙發馬上開門見山對我說:「大師,我們一夥人想在台灣或美國,買塊地讓你來建【地理祖師廟】,在加州我們已看了兩處,所以今天我特地來約大師去監定,你看怎樣?」「哈!哈!哈!上天真的在考我?」當下我馬上想到要出國前,我老婆跟我所提之事。「大師,你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當然小利女士不知我內心的世界?「小利,蓋祖師廟的事,你們不必費神啦,不用說祖師們不會答應,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會接受的,妳要知道,祖師們是神,是含正電的能波,不是人,他們隨時都在我們的頭頂上,照顧著眾生。他們不必住房子,懂嗎?你們的善意他們都知道的,只要你們能隨時行孝道、存善念、做善事,這就過了,不必去為祖師們住房子的事而操心。再說,我為何,一直反對蓋廟、蓋寺、蓋教堂,就是要破除與防範時下那些宗教人士的【闊產手段】。深恐像你們這種熱心人士,滿腔熱情想做善事,即最易被那些宗教人士趁虛而入,將被利用被欺騙而不自知,還拉很多親朋好友一起去受騙,那才是既可悲又可憐的事。」小利經我這一說,若有所悟:「大師,對不起,我們都搞錯方向了,謝謝大師的指導。」「還有,你們都不知道,提供蓋廟、寺、教堂的資金,是要與蓋廟、寺、教堂之人共業的,因為廟、寺、教堂是屬【業根】,只要因為廟、寺、教堂所發生之一切有所牽連的業障【如管理階層的選舉鬥爭、利用眾生捐來的錢來自我享用、利用神職來詐財騙色等等】,至於有廟、寺、教堂的存在,必定會有造業的機會,蓋一切因廟、寺、教堂而有所造之業,建造者跟捐款者都必須永遠共業,妳說,我跟所有地理祖師,豈會允許你們去做那麼笨的事嗎?哈!哈!哈!」。

筆者在Cupertino的行程只有一個月,接著就是南美,再從中美回到美國,再回台灣。南美第一站就是秘魯的首都一一利馬。每次到利馬,天都很晚了,大概是晚上十一點多。利馬機場晚上很冷,安全管制很嚴格,到處都是港警。

上了車,我二弟即告訴我一些比較近期的行程。「大哥,明天有一位當地人要請你去堪他的公司,我叫X琪幫你翻譯。後天早上,有一汽車代理商的老婆要來靈療,晚上有三位國會議員,要請你吃飯。星期日中午,你的好友XX兩夫妻要給你接風,目前你的行程就是如此。」「謝謝你!二弟。」利馬機場離我二弟的家,大約有一小時的路程。夜間行車較無阻塞,大概五十分鐘就到了。一進門,天色雖然很晚了,但全家人都在客廳熱情的等著我的到來。

翌日早上九點鐘,一對秘國當地人的夫妻,來帶我們去他公司,堪他公司的風水。這家老秘公司的風水不錯,難怪他會賺那麼多的錢。接著要我們去堪他的住宅。一進門,看到他家的面積、擺設、傭人四個、私家車五輛。這種排場就知道他是個很要面子,而且一定很富有之人。筆者打開羅盤一量,坐丑山,真是有福之人。進了屋子,筆者將中國人所謂的風水之內涵一一的向這對老秘夫妻詳細解讀。由我大姪女X琪來翻譯。他們聽了很高興,但我可肯定,他們今天請我來堪他家的風水,絕對不是因為要堪風水而堪風水,而是想滿足他們對風水的好奇心而已。因為他們可付得起錢,所以才敢請我來。過了大概半小時,一對年輕人從外頭進來。原來他們是這位老秘的兒子。長得蠻帥的,又很溫和客氣。老秘很快的就將我們三位介紹給他兩位兒子認識。「X琪!你問老秘他兩位兒子,是不是常常頭痛?而且醫生都醫不好?」我老婆已發現剛進來的這兩位年輕人,頭部有問題。「她怎麼知道的?」這時這位老秘似有點驚奇。「X琪,妳再問老秘,他先前是不是有一位老婆,已經去世了,這兩位年輕人,是不是死去的那位老婆生的?」我老婆更發現這位老秘的兩位兒子的頭病,跟他死去的老婆有關係。「Oh, My God!她是不是神仙?怎麼對我家的事,那麼清楚!」隨後這位老秘即將他老婆十年前,去世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我們,而且對我們才開始認真起來。「請問大師,我兩位兒子的頭病,為何會跟我去世的老婆有關呢?」「因為你老婆的陰宅風水錯了,產生一種很強的負電能波,反射在跟她有DNA關係的你兩位兒子頭部,因為這是能波反射之疾病,不是病毒感染,所以醫生的藥物治療是無效的。」筆者即將陰宅能波反射的風水理論,向這位老秘更詳細的說明一次。這時這位老秘真的才開始進入中國風水學的領域!「那我們是不是該去堪我去世老婆的陰宅?」真的開竅了。「當然!不去現場了解,如何設定改善之道。」隨著,大夥兒很快的就趕去堪這位老秘去世老婆的陰宅。一下車,眼前呈現的不是一般墳場,而是一棟龐大的建築物。「我老婆就是放置在這棟建築物內。」大夥兒走進這棟龐大的建築物,有點令人毛骨悚然。原來這個龐大的建築物,。聽說這是祕魯喪葬業,專為特有錢之人所設計的。那些有錢人,將死去親人的屍體,儲存在裡面所設計的抽屜裡,讓其死去親人的屍體自然乾掉。根本就像埃及的金字塔一樣,讓屍體變成木乃伊 。這時筆者習慣性的走到建物中心,舉起雙手,準備要為此龐大建物內的靈界眾生加持,煞那間,馬上想到老婆的話一一不可為乾屍加持,否則這些被我加持過的乾屍將會變成殭屍。筆者瞬間,即將雙手放下,打消加持的念頭。「就這樣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筆者馬上要我姪女跟這位老秘說,陰宅的狀況我已清楚了,請大家回家再來討論如何對策 。回到老秘的家,筆者將一切處理方法,告知這位老秘,沒想到,他對筆者的建議全然接受,當場筆者也為老秘兩位兒子加持,而且我要求在我未離開利馬之時日,希望他兩位兒子,能每隔兩天,來給我加持一次。不錯! 當我要離開利馬時,這兩位年輕人還來機場送行,這表示我對他們的加持的功效,是得到他們肯定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