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筆者進入【推展正視中國文化】這個工作領域之後,二十餘年來,除了為社會大眾勘測陰宅、陽宅的風水及算命之外,也一直在為眾生個人生活中的難題【包括陰陽兩界】,排難解惑。在許多的個案當中,屬【婚姻這塊】最難處理,也最多。筆者發現社會越進步,個人的自我意識越高漲,更形成了個人有種自傲、自視、自戀的趨勢,所以人與人的【思想共處空間】,即會越來越狹窄,空間一狹窄,當然互撞互傷的機會就相對的遽增了。大的到宗教與宗教之間、再者是國與國之間、再者是政黨與政黨之間、再者是家庭與家庭之間、再者是人與人之間。

【婚姻生活】是眾生【包括動物】最基礎的共同生活之空間,也是眾生一生中,屬最難處理的課題之一。所以筆者每場演講,除了介紹筆者的風水專業之外,還會對個人修行、對社會動態、對政治走向之分析,坦然提供與大眾分享,除此之外,尤其對【婚姻】這塊的的研究心得,一定會特別提報,以供社會大眾作為婚姻生活的参考。希望社會大眾都能擁有一個美滿的婚姻,進而讓整個人類都能處於一個,圓滿快樂無爭無恨的世界!

筆者談婚姻問題以臻二十餘年。從【認命】到【全家人都要懂得撒嬌】到【夫妻要相依為命】到【因緣圓滿】這是筆者為【婚姻】這個課題,一系列的替眾生所作的解答與架構程式。筆者解答的方式,皆以真人故事的方式來處理,希望我所寫的每個故事中,最瀾的女主角、最瀾的男主角絕對不是你,若是你的話,更希望你能多看筆者的【風水傳奇】,讓你或妳在最短期間內,轉變為最佳女主角或最佳男主角,是筆者所盼!

2006年秋末,筆者與我老婆例行來到華府。每年進入秋天,就是美國華府一年中最美麗燦爛的時空。當此秋風送爽的季節,華府的每棵樹都搶著更換彩衣,可說每天早上,當人睡醒,眼睛一亮,即會馬上感受到;今天又是另一幅畫的展現,令人陶醉、令人流連忘返。所以每年的秋天,筆者都會安排來美麗華府的行程,享受與美共度的感覺有多好!

一天不知從哪裡來了一輛漂亮的【積架】房車,正停在華府我門生一一戴X娟家的門前路邊。我很欣賞:「老婆,快來看,我們門前路邊停著一輛最令你心動的【積架】房車,快來、快來看!」我老婆很喜歡英國造的積架房車,是因為早年在聖地牙哥,有位客戶來機場接我們,他開的是當年最高級英國造的積架房車,坐上了車,令人真的有種特別優越、舒適的感受。當時筆者還是個土包子,根本不懂轎車的等級、品牌與價格。之所以,筆者不以為然似的問我這位客戶,這輛車的價錢,當時他回答的金額,令我跟我老婆異口同聲:「怎麼那麼貴?是什麼牌子?」原來是英國造的世界高級名車一一積架,從那次起,我老婆對積架名車獨有所鍾。「奇怪,怎麼車裡面的人這麼久還不下車?」我們欣賞這輛車大概有十餘分鐘的光景,但一直沒有見到車裡的人走出來,筆者自然反應。「人家可能怕冷,待在車內等朋友,你替人家操什心?」老婆回答的有道理。欣賞畢竟也不會變成我們的,所以看了半晌之後,我老婆習慣性的泡了兩杯咖啡,兩人在客廳裡即開始閒聊起來。突然有人來敲門;「請問太乙明心大師在嗎?」當下聽到有女人聲來叫門,我老婆馬上去開門。「太乙明心先生在,請進、請進!」很快的我老婆即將這位年輕美麗的訪客,帶到客聽來見我。「大師你好!」這位來訪的小姐瞞有禮貌的,但一臉憔悴樣。「請坐、請坐!小姐妳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請問貴姓?」我老婆順手端了一杯剛泡好的咖啡,遞給這位憔悴的小姐。「敝姓黃,我是昨天大師在今日世界電視台,現場叩應節目裡,其中一位打電話進去,要請教大師,有關今年我的運勢如何的觀眾。我從今日世界電視台,取到妳的地址的。對不起,打擾妳了,大師!」這位黃小姐很客氣的回我的話。「哪裡,哪裡,小姐妳太客氣了,我感激都還來不及呢,因為有你們的來訪,這才表示大眾對我的信賴,所以該感激的是我,不是妳,OK!」「大師妳真的很慈悲、很謙虛,人們真的該跟妳學習。」「哈!哈!哈!小姐妳沒有看到我在生氣發飆的時候,頂嚇人的,但可保證,我絕對不會對家人、對好人、對有難題來跟我切磋的眾生發飆生氣。我只會對社會一些假慈悲真斂財的偽善之徒及那些貪贓枉法之社會敗類,發飆生氣。」依筆者多年的臉相經驗,我發現這位小姐的氣質瞞不錯,屬書香門第型,對社會的抗壓性較弱,可能剛遇到某種層度的傷害,然因本身抗壓性不過,才會有所心靈低潮反射而已,並不是有遭到不可抵抗的厄運之現象。只要筆者多費一點心思去開導她,即可一切OK了。「大師,我想跟我老公離婚?」這位黃小姐突然對我冒了這句話。我已司空見慣,順口回了她:「為什麼?難道是妳的另一半有外遇?」她低著頭:「沒有!他對我很好、他很優秀!」我聽她這一回答,當時很訝異:「難道是妳有問題!」「我不是有外遇,只是我每天感到很空虛,好像是位被遺忘的女人,我已感受不到愛情的熱度,我很痛苦!」這位黃小姐邊說邊掉眼淚,好像遭受到萬般的委屈似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妳能坦誠的告訴我嗎?」不知原委,如何下藥。「我和我老公是2000年在美國相戀結婚的,當時對這門婚姻,我父親是持反對意見,因為那時他剛碩士畢業,還處於失業狀況,又屬無產階級,我是獨生女,從小就一直受父母的疼愛。我父親深恐我若下嫁於他,將來一定會因經濟不善而受苦,所以一直持反對態度。但經過我百般的懇求與解釋,最後為了愛女深切,我父親即勉強答應了這門親事。結婚之後,我老公為了表示對我的真愛及為了維持他的尊嚴,他一直不讓我去工作,全部家計都由他一人承擔。為了這個家,每天工作近12小時,常常有過工作15小時的記錄。到了2005年,我們已擁有自己承購的房子、有高級房車、有小型游艇、銀行有足夠發用的積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不知什原因,我一直沒有懷孕過。」我終於找到答案了,心想一個人近六年來,一直待在家裡無事做,當然會整天胡思亂想,久而久之必然會產生某種層度的精神疾病。我想這位黃小姐就是這類型的病人。「怎樣,想生個孩子來作伴?」我直接切入重點。「不是噎,在我腦子裡,生兒育女並不是我第一志願,這種事,我認為隨緣即可。其實我最在意的是,我需要擁有絕對感覺的愛情,那才是讓我活下去的動力!」聽黃小姐這一說,大師才知道踢到鐵板了,人家是愛情遠勝過一切。心想這位黃小姐是當此時空的異類,或是另類的心裡疾病者。「小姐,妳不是說妳老公很愛妳,每天都很認真在工作賺錢,而且一直不讓妳去上班,也沒有外遇,這樣妳還要對他要求什麼?」「大師,這就是問題的徵結所在。這幾年來,他為了滿足我生活之物質所需,日夜不斷的努力工作,幾乎忘了他是我丈夫、忘了他是個肉體之軀。他已經把自己投入得,像是一個賺錢的工具了,他不再擁有以前那種熱情的動感,所以我漸漸的感到有種無名的不安全感,我每天都活在將失去真愛的恐懼之中,深怕失去往日那種有感覺的愛情!我們為了這件事,已探討幾個月了,也找了幾個婚姻專家及心理醫生,但,一直都沒有結論,剛好週日晚上看到大師的叩應節目,最後他提出,要我來請教大師,希望大師能給我們一個正確的方向?」這就是人類太自戀的反射現象,所以我必須從【自戀】開刀,才能解開這個難題。「請問黃小姐,妳老公有跟妳一起來嗎?」「有,他正候在車裡,他很害怕結論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不敢同我來見大師。」「妳去請他進來,妳跟他說一切事情一定要勇於面對,才能找到真正的解決之道。」隨著,黃小姐馬上到外頭去將他的老公請了進來。「大師您好!」「不用客氣,請坐!請坐!請問貴姓?」「敝姓王!」「哦!是同宗!」不錯,真是一表人才,但有點憨厚。當王先生在沙發上坐下之際,筆者剎然發現王先生的鼻樑中段,有一個小疤痕。難怪黃小姐說她一直未懷孕過。因為無論男人或女人,只要鼻樑至人中當中,若有疤痕,當會很難懷孕。「王先生,今天我很榮幸認識你們兩位,更感激你們能信賴我。」「大師,其實我們都是你忠實的觀眾,每次看到報紙,得知你到D.C來,我們就會留意你上電視的時間。因為我們曾經也看過很多有關風水方面的節目,但那些風水師所談的內容,很少有像大師這樣有科學依據的,而且都會大吹大擂其自以為是,完全沒有科學邏輯的謬論,令我們無法接受。」這位王先生,表面看似憨厚,其實談起話來,還瞞頭頭是道的。「謝謝!謝謝!謝謝你的誇獎與抬愛。其實你們的問題,都不是問題的問題。只是你們的自我意識太堅持了,若雙方都能各退一步,即可海闊天空!」聽我這一說,黃小姐、王先生兩人四個眼睛直瞪著我,滿臉佈滿懷疑的氣息。「王先生,你要知道,愛一個人不是只供給她有的吃、有的穿、有的用,就可以,你必須瞭解你對她的態度,是不是讓她有真情真義的感覺,這才是最重要的。你不能讓她感到你對她的態度,似將她當作一個可愛的寵物而已,這是很危險的,尤其當你的行徑已有所偏頗而自己還不自知時,那才是可怕!」我好像說到重點了,因為黃小姐已有些反應。「大師說得對,我一直有種無名的感覺,就是這種被變成寵物的感覺,大師,你真的很厲害,我一直無法表達這種是什麼感覺,原來就是這種寵物的感覺。」一旁的王先生若有所悟似的,臉部漸展微笑。「黃小姐,於此我也希望妳能有所開悟,夫妻生活,不能只在意妳一方的感受,妳也該從多面去觀察,妳老公的心意與立場。妳老公就是受到早期令尊的影響,所以一味的要證明給妳老爸看,他絕對是位好男人,他不是你老爸想像中,那樣的無能。所以他對你無微不至的照顧,是出自內心的,希望妳不要誤解,尤其妳更該抱著感恩的心情去回報你老公才對。我常說,夫妻要相依為命,那才是真愛的心境,我希望你們能用心去體會我所說得這句話,好好的去開誤一一夫妻要抱著相依為命的心境去經營你們的婚姻,我保證你們會甜蜜相愛到老死!」「大師,真的謝謝你,我想我們已當下開悟了,謝謝你!」

眼望著迷人的積架房車,帶著一對迷失的愛侶,在百花齊放的圖畫中,漸漸離我遠去,筆者心中存著一股自戀的堅持:希望這對夫妻能真正的開悟一一【相依為命的婚姻】。

太乙明心2007.10.31完稿於高雄飛往香港的華航機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