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設神位不拜香,宛如親在不問暖,眾生多少荒唐事,不時環繞人世間】

         2007年將過農曆年之【送神日】前夕。鄰居幾個好友來訪:「大師,我們聽說你從國外回來,即趕快來拜訪,否則不知你什麼時候又會悄悄的跑掉了?」「我看這次跑不掉了,哈!哈!哈!」筆者很幽默的說著。「 這是今年本村最好吃的【牛奶棗子】【牛奶拔菈】,小小意思,請大師笑納!」這些鄰居好友,性格都很豪爽好客,知道筆者年底一定會回家過年,所以都會來拜訪,而且一定帶著當地最好的農產品來送我。今天也不例外,我看有的送【牛奶棗子】,有的送【牛奶拔菈】,真是熱情十足。「各位好友,你們對我太好了,我不知道該如何來回報諸位,每個過年,都帶這麼昂貴的禮物來送我,真歹勢、真歹勢!」這時一位張姓的友人,突然手機響起:「好、好、我來問大師。」當老張放下手機:「大師,方才我內人要我請教大師,明天送神要燒多少紙錢?」今天好像是上天特別安排,要我來跟這些善良、樸素的鄰居好友上【送神課】似的;「各位好友,謝謝你們的提問。我跑過很多國度,世界上只有我們中國,才有送神這種風俗,那我問各位,我們每年農曆12月24日卯時所送的神是送哪位神,你們知道嗎?」老陳搶著回答:「奉送家中所拜的每一位神,讓他們回天堂去過年,跟我們回家過年一樣,不是嗎?」大夥聽他這一說都哈哈大笑。「老陳你不錯呢,還說中了一點點。」筆者精神一提話庘就來了:「其實【送神】這是由道教的儀式,演化成習俗,至於送神是送哪位神?送神就是送【灶君】跟【太歲神君】兩位。因為【灶君】的灶字與奏字的台語同音,所以台灣的風俗就定位,所有的神只有【灶君】才有資格,每年農曆12月24日卯時,回天堂上奏玉皇上帝,有關每戶人家的做人處事之善、惡動態,然後由玉皇上帝來裁決,明年給哪些人家降福或降禍。」

     「那為何要送太歲神君?」老張接著問筆者。筆者看諸位好友瞞有興致的:「中國早期是個多神論的國度,自從漢朝末年,張天師道陵聖哲,創立了中國第一個宗教叫道教之後,將中國的多神論,完全傳承,更將其發陽光大,而且將所有的神,有序的歸類。太歲神君就是其中被歸類的一種,中國道教將六十甲子,列有六十個值勤人世間的神。也就是說每一年就有一個神,輪流來值勤人世間,因此共有六十位甲子神君,也就是俗稱的六十位流年太歲神君,而且這些神君每年都由玉皇上帝親自監交,在交接時,都得向玉皇上帝,秉奏人世間的一切善、一切惡之動態,因此一些商人腦筋動的快,就設立了多種紙錢,供人類來行賄太歲神君或灶君,好讓灶君、太歲神君回到凌霄寶殿,在玉皇上帝跟前,能為他們說說好話,殊不知這個舉動,剛好適得其反!」。

       這時老陳似有點開翹:「那大師的意思是說,送神根本不必燒紙錢,只要點香歡送即可,最重要的是,平常要有孝,心存善念,多做好事,上天就會有所賜福!」「答對了,你們總算開翹了,再說燒紙錢只會造成空氣污染,傷害眾生造業而已,神怎麼會接受呢?」大夥聽筆者解剖【送神】的內涵之後,個個恍然大悟,高高興興各自的回家去了!

       當這幾位鄰居好友剛走出門,一輛白色的轎車就在我家門口停下,原來是魏ㄨ霖先生。「大師你好,歡迎你回到台灣!」「兄弟,難道你已將我列為華僑不成?」很多好友都知道筆者的幽默性格,一見面就會說些五四三的。兩人邊聊邊走,進了我家客廳,「請坐,遠方的好兄弟,難得你千里迢迢來看我,你怎麼知道我回來?」「當然知道,我每天都追蹤著你,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哈、哈、哈、其實我昨天就已跟令郎ㄨ驊通過電話,知道你今天一定會在家。」魏ㄨ霖是屏東縣南崁鄉的人,跟筆者認識已多年,為人可說是正義老實,筆者一向很讚賞他;「怎麼不坐下來談話,是我家的沙發太髒,或是你有痔瘡?」「大師你誤會了,其實我是要來拜託你跟師娘,跑一趟我村裡,因為我發現。我村的公廟有問題,但說不出一個所以然,所以我專程來求大師跟師娘去看個究竟。」從魏ㄨ霖的臉上,看得出他心中的焦急。「好,馬上就走!」接著筆者即帶著我老婆,跟魏ㄨ霖三個人開兩輛車,往黃ㄨ霖的家鄉屏東縣南崁鄉走。

      兩輛車在南二高國道,往屏東方向急奔。大概過了一個小時,於南崁下交流道,再走了大概二十餘分鐘,到了魏ㄨ霖的家鄉,這個村子不算大,但有幾個傳統的公廟。當我們進了廟門,此廟的主任委員跟他的兒子,一起來迎接。經過魏ㄨ 霖的介紹之後,這位主任委員即同意筆者跟我內人,在此廟的四周勘查。一進大殿的門,我老婆就發現,這座廟犯煞:「老公,這廟裡煞氣很重,一定亂動土整修或動到香爐?」這時筆者即問著,跟在我後頭的主任委員:「請問主任委員,今年貴廟有換新爐或整修動工?」當我這一問,主任委員當場就很佩服似的回我話:「整修是沒有,也沒有換新爐,只是前些日子,廟中的大爐跟神燈被小偷盜走了,所以我將原來的一個備爐,放了上去,我這樣做有問題嗎?」「請問主任委員,當時你要放置備爐,有擇吉日嗎?」經筆者量過,此座廟是座子山,今年的龍氣是不對,但也不致於犯煞,一定是主任委員擇錯日。「有阿,我看農民曆擇的。」又是農民曆惹的禍。「主任委員請問你是擇哪一天?」主任委員摸摸頭說:「農曆五月十八日酉時。」被筆者命中了:「主任委員,你知道貴廟座何方位?」主任委員順著回我話:「是座正北向正南。」筆者很客氣的向這位誤了大事的主任委員說:「主任委員,你用來擇日的農民曆,只記載【日煞】、【時煞】,沒有記載【年煞】跟【月煞】,貴廟是座正北沒錯,你擇的日、時、都沒犯煞,但五月是煞北,是犯了【月煞】。」聽我這一說,主任委員才恍然大悟,略帶緊張的問:「大師,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你看筆者又要趁機吹牛了:「我來了,還會有事嗎,馬上制煞就OK了?」正當筆者吹牛之際,魏ㄨ霖帶了好多的零嘴跟飲料進來。主任委員將方才的事,一一的轉告了魏ㄨ霖。之後魏ㄨ霖馬上對筆者說:「大師,這種制煞的事,誰我都不相信,我只相信你。」「又來啦,兄弟謝謝你的抬愛與信任,好吧,好人做到底了!」說著筆者即馬上當場行【制煞】的動作。當筆者開始制煞,大概過了三分鐘,很神奇的事發生了,當下連筆者都嚇了一下下。因為不知何故,我那位好友魏ㄨ霖,突然一直嘔吐,而且吐出來的東西,五顏六色,令人噁心不已。「讓他吐個精光,大家不要理他!」這時跟在我身邊的老婆,突然對在場的人說。過了片刻的光景,老魏突然冒了好大聲的一句:「好舒服!」之後,我這位好友好嚴肅的走到筆者前頭,雙手作揖:「感恩大賢人的解圍,感恩、感恩!」。老魏這個舉止,令筆者剎那間摸不著邊。

        原來我這位好友魏ㄨ霖,就是這座廟裡主神的乩童,難怪他跟我說,他感覺此座廟有問題,但是他無法說出個所以然。因為廟中這股煞氣,一直停留在他的靈體上,而且漸漸的反射到他的肉體,讓他一直感到胃不舒服。也去看了醫生,醫生也無法處理,他才想到筆者。

        於回家的路上,筆者問我老婆:「老婆,我問妳,妳一進廟門,怎麼一下子就知道那座廟犯煞?」我老婆故做神祕的不跟我說。「拜託、拜託、妳是知道的,我的法眼沒有開,所以每次處理這類跟無形眾生有關的事,我都是狀況外?拜託、拜託講給我聽!」我老婆每次都拗不過筆者誠懇的要求。馬上就告訴我一切事相:「當我一進入廟內,首先我看到所有的神,都站在【金身佛像】的旁邊,不敢住進【金身佛像】內,我就知道犯煞了,然後我又往天爐跟廟內中間的正爐看去,發現兩個爐的上面,佈滿了綠色的煞氣,所以我即肯定,這座廟犯煞。這樣你滿意了吧!」「謝謝老婆!照妳這樣說,連神都懼怕煞氣嘍!」「那還用說,在地球上所有的神,其能量是有限的,大凡在地球上的神,都還屬修行的正電靈體,他們不是天上的神,天上的神已經沒有因果,不會再下凡來造業輪迴。凡是地球上的神,都還是要受地球元素金、水、木、火、土的左右,跟我們人一樣,只是我們有個肉體,他們沒有肉體,所以他們必須借【金身佛像】或一些跟他有緣的人類來共修,所謂的【藉假修真】!」。

 

 

       太乙明心 2008.09.09完稿於美國華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