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犯煞的小鎮一一一

        一天的早上,跟我內人剛從菜市場買菜回家。發現我家門前停了一輛白色(頭又大)的小轎車。筆者心想有誰這麼趕透早。「大師、師娘好!」從車內下來一位年輕人,很禮貌的向筆者夫妻打招呼。「請問你是?」當筆者腦筋尚未轉正,這位年輕人很快的:「大師,我是觀寶寺住持許師兄的好友,敝姓鍾,我是從ㄨㄨ村來的,聽許師兄說大師是個大忙人,若要見你必須大清早,否則很難遇上。再說,我曾經在ㄨㄨ廟會上,已見過大師、師娘一次面,大師當時只顧著神明安座的事,不可能記得我這個小角色,何況那一次的廟會,只是我在意你,你當然不可能認識我!」

「哈哈哈!許師兄向來就很捧場我這個名不經傳的小布衣。其實我也不像他所說的那麼忙。」筆者邊說邊引這位不速之客,進我家客廳。「敢問這位老兄,尊駕何以這麼急著來找不才?」當下我老婆端了兩杯茶水,一杯給筆者,一杯遞給這位老兄;「小兄弟,請用茶!」「謝謝師娘!」接著繼續回我話;「我是屏東縣ㄨㄨ村的村民,一出生就住在這個鄉村,幾十年來從未離開過這個小鎮。所以對鎮上所發生的大大小小之事,都很在意。我們這個小鎮,人口不算很多,但大家都很和睦。因此若鎮上有任何風吹草動,大家都會相互關心、討論。」筆者很認真的聆聽著這位看來瞞熱心的小伙子之來意。「因為最近幾年來,鎮上一直發生著很怪異的事,就是村裡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意外死亡之事件,最令人不解的是,發生事故都屬年輕力壯之輩,後來經大家的決議,請本村大廟的神來請示個究竟,結果神的指示是說,我們的小鎮犯三煞,必須請高人來解煞。業經鎮上幾位熱心人士,訪盡多方高人,但都無人可解此煞氣。」筆者聽這位老兄的陳述,已有幾分的興趣了,因為筆者本身就是一個調皮又好奇之人。「直到前天一個偶然的機緣,在觀寶寺認識了許師兄,許師兄才介紹我來請大師幫忙。」

       原來是這位小兄弟的家鄉,近幾年來,村民們常常發生重大流血或意外死亡事件,最令人百思不解的是,每次發生意外的對象,都是一些年輕人。其實這種事,依筆者的經驗與家師的口傳,是一種特殊犯煞之反射。至於整個鄉村是何處犯煞才會令村中的人受此傷害?這是一個大眾都該重視的課題。通常一個鄉村或一個社區會發生這種事,百分之百就是村內、社區內的道路或廟宇之風水氣場被破壞所反射的現象。這種現象不是一般市井風水師或宗教法師能處理的。根據上面的故事可得知,小兄弟家鄉的神明也知道,村內所發生的那些事件,就是犯煞所致,那他是神,何以不去處理?因此可證明這種事,真的不是像一般群眾居家的陽宅、陰宅風水氣場所犯煞之問題而已。

      「這種狀況,必需到貴村現場去勘查才能理解。」聽完了,這位熱心的小兄弟說明一切原委之後,筆者直接了斷的對小兄弟說。「大師,那敢請問,你今天有空嗎?」這位小兄弟雙眼透著請求的眼神看著筆者的反應。「今天早上不行,下午兩點之後可以。」當筆者一回答今天下午可以,這位小兄弟那種又喜悅又感激的心境,從他的表情展露無疑。「謝謝大師!謝謝大師!」

       當日用過午餐,筆者跟我內人即應約到屏東ㄨㄨ村。筆者一上南二高,車速一定保持110,一路上若不見交通警察,偶而也會飆到120。所以很快就到目的地。到了ㄨㄨ村的大廟廣場,已有一些當地的熱心人士等著。筆者一下車,「大師、師娘好,謝謝兩位對本村的抬愛!」早上那位小兄弟,很熱情的跟筆者夫妻打招呼。「小兄弟你太客氣了!」筆者依禮回應著。接著這位小兄弟很快的就將筆者夫妻,介紹給當場的熱情人士們。大夥兒寒暄了一陣子。

「各位大德,今天不才會到貴村來,其實我是本著印證我的學術而來,至於是否能令各位滿意,很快就會有所答案了。」筆者一味嚴肅的跟在座仕紳們說明來意。「不才煩請各位能否將貴村的重要道路,以圖示來說明。之後大家再去看看貴村所有的廟宇?」對筆者的建議,現場大家都展現的很認同。一位老先生馬上將一張早就備好的本村所有路線草圖,攤在桌面上。當筆者詳細的看完這張路線草圖,我在圖上點了兩個位置;「這兩個地點,是貴村的黃泉位,大凡一個村落或社區,若黃泉位被破壞,死傷一定是壯丁。」未等筆者說完,一位咬著滿口檳榔的老先生指著圖上急著說;「這點就是1999年921大地震的前一天,自來水公司在此挖建了本村的自來水管總控頭。」當這位老先生提出此事之後,大夥兒若有所悟的異口同聲;「有可能!」「這可追溯的。」 一旁的小兄弟,也隨性的插了一口。

「是否是因為這點遭破壞所致,帶我去現場一看就真相大白啦!」筆者本就屬急性子,希望事情能夠速戰速決。

說著,大夥兒即馬上動身到重點地。到了目的地,筆者立刻舉起雙手,向著自來水管總控制頭開始加持。大約加持了五分鐘之後,我內人對現場的人士說;「就是這裡沒錯,因為我法眼看到幾位年輕人的靈體在此盤繞不走,有的臉很明顯,有的看不大清楚。」「請師娘是否能將你所看到的靈體長相,告訴我們?」咬檳榔的老先生很禮貌的問我老婆。「可以!」接著我內人馬上將他看得清楚的靈體長相,一一的告訴在場的人。令在場的人都稱奇不已。因為她所描述的每一位靈體,都是在場的人所認識的,其中有兩個還放聲大哭,因為其中有他的親人。

「大師,那現在我們該如何處理?」又是這位小兄弟的齣頭。「當然馬上制煞!」筆者有點興奮,因為今天我老婆表現的很好。隨著,筆者當場開始制煞,而且將那些亡魂一一的給予加持,讓他們離開這個時空。通常筆者工作之後,我內人就會用她的法眼,慎重的檢查一翻,所以筆者常跟群眾說,她是我的監察官。當我內人說一切功德圓滿之際,當場每位人士都要邀我們到他家做客,說實在的,台灣就是這點最可愛,大夥兒也不知筆者是裝模作樣呢還是真才實學,馬上就相信了,而且還要熱情招待,難怪全世界的宗教人士,都跑到台灣來撈錢,因為台灣人太(耳康輕)了!

 

                    太乙明心  2009.06.06完稿於台灣高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