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神奇事蹟 – 大師被打敗了

2002年為了交通方便,從高雄市楠梓區的老家一一右昌,移居到高雄縣燕巢鄉。因為每年都得跑幾個國家,真正待在家中與家人共住的日子並不多。所以當地的村民認識我的人極少。尤其在台灣,我處裡一切事務向來就很低調。曾經我一位國小同班同學叫楊ㄨ足,他是交通部電信研究所的教授,他專研光纖高科技,他堪稱是【台灣光纖之父】。他常常鼓勵我,在台灣大顯身手。我皆跟他說【不可!】。

【為何不可】,原因有三;第一;台灣已全面淪陷在【宗教野心】其柔性暴力、柔性剝削之下,大多數的人都已陷入迷信的深淵而不能自拔。連【政治野心】都得敬畏其七分。記得有一次在一位友人新居落成餐會上,我跟在場的來賓談到【神不等於宗教】。信神、拜佛絕對不是迷信,神佛是宇宙本就存在的一種俱足智慧之正電光能,神佛不是物質,神佛不是人,神佛不需用錢、神佛不必住廟、寺。在此時空,神佛很不幸已淪為被【宗教野心】拿來當吸收信徒的工具、幌子。如果有人對你說神佛需要錢、神佛需要住廟、寺,神佛需要以供品求它才會保佑你,神佛需要你捐錢蓋廟、寺給它住,你就有功德,神佛才保佑你,這些人都是在胡扯、在污蔑神佛、在欺騙你。其實【宗教野心】才是真正的迷信。時下很多高智慧的人,皆利用人性【貪功德】的弱點,配合神佛的名諱與經典書籍之魅力,大力吸收信徒,以柔性的熱心慈悲之假象創立【宗教野心】掌控人心,為所欲為,藉以達到其爭名、爭利,擴展無限產業的目的。當我對所有來賓分析【神不等於宗教】正起勁之際。現場就有幾位台灣頗俱名望ㄨㄨ大師之信徒,這幾人當中還有兩位是碩士學位的,一味的為其師父與【宗教野心】辯解。當下表現對其師之愚忠,真是可簽可點,但令我心痛不已,感嘆台灣難救了!

第二;似是而非的理論充斥著整個社會。令台灣的人民,對事理的真相,已無法正確判斷。凡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失去了一切真理的重心。比如我希望大家不要吸菸,吸菸是愚笨又不道德的行為,因為吸菸會傷肺,又強迫他人吸其二手煙,造成病害。但`就有很多人會以【抽煙是為了生意應酬】為由,反對我的說法。再則;我贊同台灣檳榔西施的清涼裝。她們展現其阿那多姿的體態為商業廣告去吸引客人來買她的檳榔,正當賺錢以養家活口,這有什麼丟臉。也不是叫街賣淫。但!有人就說;這是傷風敗俗。其實,我認為這些穿清涼裝的女孩,總比那些穿的人模人樣而去行貪污、騙財騙色,不知廉恥可惡至極的偽君子,更值得讚嘆!

第三;真正的中國【堪輿風水學】已被迷信化、風俗化、時髦化了。很好笑的是,人類已進入了科學講究實際的時空,台灣堪稱科技之國,仍有多數人還停留在相信【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一年東西大利、一年南北大利】之風水古論。更好玩的是,被近代時髦無嵇風水學玩弄於股掌而不知。所謂【時髦無嵇風水】,就是專教人如何擺擺傢具,如何放一些水晶、風鈴、水球、竹簫、石雕動物、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物品之類的所謂風水鎮物。或乩童通靈的風水。對風水一點科學素養都沒有。就以上三點狀況,要我在台灣大顯身手,我看連讓我伸手指頭的空間、機會都沒有。我哪敢說要大顯身手!

只要在台灣,家鄉廟口早餐店就是我的最愛。【蛋餅三份。我兩份、我老婆一份,外加一杯鮮乳,一杯米漿】,我向早餐店老闆娘吩咐我們需要的早點之後,和我老婆選了個靠大馬路的位子坐下,【嘿!大師你早,什麼時候回國的?】【剛回來兩天,你也來吃早餐,龍哥!】真巧,剛坐下,我家斜對面,人稱種棗子專家的阿龍哥,也來買早點。我一眼瞄去,馬上發現阿龍的氣色不對。【龍哥,我看你的鼻毛,也該修一修吧,否則你會漏財!】【大師,你是說昨天我的車子擱在果菜市場,不知被誰撞壞了後車燈,無緣無故僚了三千多元,就是因為我沒修鼻毛所致!】【是呀!你忘記拉,我經常跟大家說;漏鼻毛就是漏財。香港人在打牌之前,一定先得將鼻毛修剪一翻,就是為了要防範輸錢。】我沈思了一下【龍哥,我猜你可能還要發一筆修漏水的錢!】【大師,你又知道我家馬桶在漏水?你真的很厲害!】【難道你忘記我是吃什麼飯的,你家會漏水,是你下巴長的那幾顆青春痘在作怪!】我看阿龍聽了我的話,滿頭霧水似的,還是懵ㄨㄨ不知道我是說真的還是我臭屁在跟他開玩笑!

【請借問一下,聽說貴地有位常常到國外去演講、也幫人看風水的地理師,他叫太乙明心大師,你們認識嗎?】【不知道ㄟ!】不知從何地來的婦人,打扮得滿時尚的,面對早餐店的老闆娘問路、打聽我。當下我一時想不起來這位貴婦是誰。思索了半天,不敢大意去回應。索性向我老婆使個眼神。我老婆走了過去。【小姐妳好,你要找太乙明心先生?】當我老婆開口之際,當場所有的人都用奇異的眼光投向我倆的身上。【是的,這位大姊你認識太乙明心大師?】正當我老婆要回話之際,突然從店外一輛積架轎車裡傳來;【師娘妳好,師娘妳好!】我向車內一看,原來是我美國舊金山的一位客戶,她名叫雪利。心想她怎麼會遠道高雄來找我!令我一邊興奮一邊想不透。【雪利!雪利!原來是妳,妳怎麼會到這裡來!】【找妳和大師呀!上星期五從舊金山回來高雄參加我甥女的婚禮。今晨我台北的二姐要去旗山訪友,我突然一個念頭,想順路來拜訪師娘和大師,但不知你們是否在國內,只好來碰碰運氣囉。而且妳家的路我也不熟,只靠著上次在舊金山妳跟我描述的一點印象,我們邊開車邊問路,還好我二姐這地區滿熟的,我們運氣也真好!沒想到竟然在這裡就碰到妳,好高興!老師好嗎?】【老師很好!老師在那裡用早餐。你們吃早餐了嗎?這位是?】【我們用過了,謝謝師娘!這位是我二姐,她家住在台北。】看他們三位,談得津津有味,似乎把我忘了。心想這樣也好,讓我吃飽了再說,反正有我老婆先罩著。【哈!哈!哈!原來是妳這位搞怪的舊金山美女,妳好!是什麼風有那麼大,把妳遠從美國吹到燕巢來。】【大師就是這麼幽默,難怪見過你的人都會永遠惦記著你!嘿,大師好像瘦了!】雪利很專神的將我打量了一翻。【是阿!每天早出晚歸,身邊又沒有像妳這樣年輕漂亮的美女陪伴,只有一位資深美女,像雙面膠般的黏著,不瘦也難!】老婆輕輕的瞪了我一眼,【甭耍貧嘴啦!】。【雪利!我家就在那條巷子內,四十九號五十一號都是。我來帶路。】我老婆坐上雪利大姊的車子,為他們帶路。我就徒步跚跚走回家。

回到家,看那三個女人,話意未盡,妳一句、我一句、她一句三人一直說個不停,好像千年不見,一見就要話千年。滿好玩的。【小姐,妳們也該喘個氣吧!】【大師吃醋啦!大師,你真的很有趣!】雪利的大姊跟我好像很熟似的對我說。【雪利,妳們豈會沒事登我這區區的三寶殿?】我一向就是沒耐性,馬上向雪利請教來意。【大師那麼快就想趕我們走啦!】【妳想到哪裡去!勿先預設立場,不要誤會,妳也知道我是個急性子。】【大師,好久不見,小女子只是跟你撒嬌開個玩笑嗎!請勿予介意,OK?】我微笑的向雪利表示好感接受。【其實我是來給師娘收驚的,因為前年2005年,我出了一次嚴重的大車禍,流了很多血,急救了五個多小時,差點連命就沒了。】【怎麼會這樣,除非妳家的風水出問題。是不是妳沒事太閒,又在妳家修修補捕,造成犯煞。因為在我的專業裡,犯重大車禍、重大流血事件,一定是煞氣反射。這種煞氣反射,陰宅、陽宅都會發生,只要陰宅動土、陽宅整修或動土,當方位與時間交叉錯了,就會產生傷人的煞氣。而且時間有三年之久。】我又是習慣性的將我的專業向雪利兩姊妹宣導一翻。 【我想該是如此,因為2004年陽曆八月也就是農曆七月,一位從加拿大來我家渡假的好友,建議我利用她渡假的那段期間,她要幫我將後花園重整一翻。當時我是有提過,想問大師時間上是否可以,但我好友笑我太迷信,但我也想是房子外面,應該沒關係吧,所以我也就打消了問大師的念頭!沒想到事隔尚未一年,我就出車禍了。出醫院第二天我打電話給你的女徒弟一一KITTY要找師娘來幫我收驚,KITTY向我說大師已離開美國去南美洲了。當天KITTY有來看我,就跟我說,我家後花園動工的時間不對,因為我家是座南向北,方位基因能屬火,2004年、農曆七月其時間基因能屬水,方位與時間交叉形成水火不容。不光是年犯煞,月也犯煞。我的命是撿回來的,要不是我平時為人滿慈悲而且常常捐獻給孤兒院,積了不少陰德,可能就沒命!因為自從那次車禍發生之後,晚上常常半夜驚醒,在美國也請人收過好多次的驚,但並沒有絲毫改善,所以今天才硬著頭皮來找大師,請師娘幫我收驚。】

一向活潑樂觀的雪利,在細說她的這段遭遇,我看她臉上不斷的表露出一絲絲的無奈與內疚。【是阿!好多人都為了怕被人家譏笑【相信風水是迷信】而付出了無法估計的代價,真是可悲!】【像妳這樣,妳那加拿大的朋友,有何感想,痛的是妳不是她?】雪利一翻苦笑【我為何反對宗教,世上譏笑【相信風水是迷信】的人有三類,第一類是因為宗教信仰的關係,第二類是懶惰不拜祖先的人,第三類是沒有碰到【中國道統宗堪輿學】而都遇到一些江湖術士的人。】所以我常常告訴我自己;不把【中國道統宗堪輿學】發陽光大,我就是犯了一個重大的罪一一我不殺伯仁,伯仁卻為我而死。

【中國道統宗堪輿學】絕對是一門可印證的大自然科學。【時間】、【空間】、【物質】、【現象】、【氣源】這五大程式,於陽宅、陰宅的組合之磁能場,與人類本體磁能場,互動所產生的反射現象,這就是【中國道統宗堪輿學】研究之重點。沒有一樣是【玄不可印證】沒有一樣是【硬柪自言其說】沒有一樣是【抽象吹牛】更沒有一樣是【宗教法術】。筆者希望各位知因讀者,閱我文章必須細心推敲,當有所穫,而且絕對可開你的大智慧!

太乙明心 2006.10.10寫於舊金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