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一又是胎氣惹的禍【毀了左腳的嬰兒】一一一一

       中國人講【胎氣】,這是一個非常現實又嚴肅的課題,希望每個為人父母者,當該有所重視與相當曾度的認知。尤其是,近代的年輕人,受了西洋教育的影響,幾乎不相信有【動到胎氣】的說法,然而生下了很多【先天疾病】的嬰兒,終其一生的痛苦而不知所以然。筆者常說;世上有兩種病無法醫癒,一種是癌細胞全面擴散,一種是由【犯胎氣】,所造成的疾病,因為【犯胎氣】的疾病,是屬【先天能量缺陷】的疾病,後天的醫療豈能醫癒!

      筆者立志要以【中國文化】來幫助人類,這不是一時衝動之念,更不是【賺錢的噱頭把戲】。而是多年的工作經驗中,發現中國文化有很多濟世救人之方。只是因為當此科學領航的時空,這些文化救人之方,無形中被有心人矮化扭曲變形。其實這對人類並不是好現象。蓋這些中國文化智慧遺產,雖是目前科技無法解譯,但它絕對屬大自然科學的現象。尤其筆者近二十年的經驗和印證,可很肯定的將大家認為迷信的中國文化現象,完全合乎實際邏輯,以科學的角度,光明正大來公諸於世。                                                                                                       

     不要老把中國古代的文化,統統跟迷信劃等號,這是很不公平亦不道德又無智的行為。當此時空,雖然西方文化講究的是實際科學,但人類的生活中,畢竟還很多現象,以目前科學無法解譯的,可說是不勝枚舉。若凡事只就科學的角度來論述,那人的生活就非常可悲又可憐,因為科學的領域,是非常有限的。科學家已印證,地球上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超物質,是以目前的科技根本無法解譯的。

      2009年7月底,在美國華府一場【風水講座】中,一位少婦帶著她六個月大的女嬰來見筆者,

當筆者的老婆用法眼對這嬰兒掃描之後;「小姐,妳嬰兒的左腳已失靈了,妳知道嗎?」「師娘,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來求助於太乙明心大師。」這位少婦聽我老婆這一說,馬上一臉無奈的表情。「這是動到胎氣所造成的疾病,這種病屬先天能量不足之病,不要說太乙明心先生無法治癒,就是華陀在世也束手無策,無能為力。這是妳懷孕期間,搬家或整修房宅或於房宅四周亂挖土、砍樹所造成的反射疾病。」我老婆很嚴肅的對這位年輕的媽媽,說明她嬰兒患病的原委。「那我該怎麼辦?」這位少婦有點著急,不知所措。「等一會兒,看太乙明心先生如何處理?」。

      一下講座,這位少婦就將她剛出生六個月的嬰兒抱來見我,筆者一看;「小姐,對不起,不是我不慈悲,因為妳的女兒所罹患的病,是屬動到胎氣所引發的疾病,我實在無能為力,請另找高明吧!」聽筆者這一說,這位少婦頓時心感失落,當場顯出一臉無奈與無助的表情,迅速的帶著她的嬰兒,含著淚水,痛苦的離開了現場。現場大家都為這對母女感到可憐。

      講到【胎氣】筆者就會很痛苦、懊悔,因為近二十年來,我所遇到的【犯胎氣】之病例,沒有一個能被醫癒的,每每眼見這些小嬰兒,因為父母【不相信風水】,而不經意的動了胎氣,令他們的身心無辜缺陷,還要坎坷的過一輩子,筆者心中之痛,無人可比。最近台灣電視新聞,有一則醫療糾紛,受害者認為是醫生疏忽的錯誤,要向醫院索賠,其實這是很不公平的事。因為這種病例,明明是當事人【動到胎氣】所致,這跟醫生有何相干?

      何謂動到【胎氣】?人類生命的組合,除了有個有機可測的肉體之外,還有一個多元無法測的靈體。有機的肉體之成長,在母體胎盤內,除了靠臍帶呼吸及靠母體的血液合體取得可測的養分之外,還必須日夜不斷的吸取房宅內,無法測的空間基因跟時間基因。因此若房宅的空間基因受損,必然會影響母體胎盤內,胎兒器官之成長。所以婦人懷孕時,絕對不可搬家、不可整修房宅、更不可在房宅四周,挖土、砍樹,因為這些動作,都會破壞房宅的氣場而影響胎兒。再說,女人懷孕時,不可走夜路或摔跤。因為走夜路或摔跤,較容易受驚嚇。女人懷孕時若受嚴重的驚嚇,容易造成生出來的嬰兒腦筋出問題。因為胎兒在母體胎盤內,必須吸取大自然的超測時間基因,蓋人類若受驚,人體就自然失去,跟著受驚時間,同步的時間基因。中國傳統的收經術,施法者何以在為人收驚時,口中都會一直念著12生肖,因為他們沒有中國五術的專業,所以不懂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12個時辰地支。這些地支,每一個代表兩個小時,其能量基因元素不同,蓋收驚施法者,不知受驚者所失去的是屬何種時間基因,所以索性就將12時辰的地支不斷的唸,以藉其誠心發出的念力,來產生時間基因。以補足受驚者失去的時間基因。

       近年來醫學界,發明了所謂的【羊膜穿刺】,專門用來檢測高齡產婦胎盤內的嬰兒,其發育成長是否正常,若發現有不正常現象,就建議當事人將胎兒打掉,其實這個舉動筆者是持反對的。因為以上筆者已論述過,胎兒在母體胎盤,是屬真空造物,除了有機的基因之外,還有多種的超測基因,若為了要測知胎盤內,嬰兒的發育狀況,即施予【羊膜穿刺】,那這一刺,若很不幸的破壞到胎兒的某種超測基因,這跟【動到胎氣】就沒什區別了,而且危險的機率更高。所以筆者誠心呼籲,希望醫學界的先進,對【羊膜穿刺】,是否該有進一步了臨床實驗,否則人類將會因【羊膜穿刺】的發明,反而造成更多家庭的不幸,也浪費國家無法評估的醫療資源。

 

          太乙明心  2009.08.06於美國舊金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