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神奇事蹟 – 兒子!我錯了!

【神佛命脈在真理與行道、人類命脈在智慧與健康、宗教命脈在財物與威權。】

神佛命脈在真理與行道。神佛在任何時空,若不是無悔無求,不斷的在傳播真理保護人類,那他就不是神佛。宇宙一切無形眾生、有形眾生,若利用傳真理與行正道之際而去掙錢、掙名、掙無限的財產,那他就不是神佛。因為掙錢、掙名、掙權威、掙財物,一定會傷害到眾生。神佛是宇宙本就俱存的含正電玄光磁能波場。他俱有一切不可思議之能力,他愛世上一切生命,他是至善完美的。他不必吃任何物質、他不必用錢、他不需要任何遮風避雨之建物、他更不會要求人類去侍候他保護他,去為他賣命。世上若有人說;神佛需要財物、需要講堂、需要人們去為他侍候、為他賣命。這些人是昧著良心在說謊,在侮辱神佛,在玩弄眾生,這種惡質行為,當有所報應。

人類命脈在智慧與健康;人除了要有健康的肉體之外,更需具備高度、健康的智慧去辨別其身邊事物之是非善惡,輕重緩急。否則空有肉體沒有正確的智慧,一生都在做他人的造業工具,為虎作倀而不知,那是多愚蠢的事!

宗教命脈在財物與威權。宗教是借用神佛的博愛精神、書籍、偉大事蹟來改造群眾的思想,再投群眾貪功德之所好而拉攏群眾,成為他的信徒,然後再利用信徒去吸金創造他的龐大財富,終圖極高的威權而滿足其為所欲為之貪念。所以很多受過宗教柔性迫害的眾生,只能敢怒而不敢言。人類真是可悲!於此我希望大家對我以上所說的話,會後帶回去冷靜的思考,若有異議,請大家不必客氣,隨時向我提出探討。這是個自由民主的時空,每個人對人類生活、生存的環境條件,都有其自己的看法與意見。無論什麼看法或意見,每人都有表達的空間與權利。所以筆者很樂意接受大家對我的批評與指教。這是2005年10月筆者於美國聖荷西,一場演講會的內容主題之一。

會後翌日就有一位婦人帶著他讀八年級的兒子來見我。【大師!你好,昨天聽了你精湛的演講,我感到大師與眾不同,你俱有正心、正念的風範,所以我才敢帶我兒子來見你,求你幫助我們母子。】【我看令郎很正常,沒什麼異樣!】我習慣性的動作,就是大凡來見我的眾生,我都會利用其無防備之下,掃描他的眼神,因為眼神是心靈之窗,我可從人的眼神窺視到很多眾生之祕密,包括是否已被無形眾生所侵犯或心懷不軌。所以當場我並沒有發現這位男學生有任何不妥。【我兒子本來讀書成績很好,今年初,我們回台灣過農曆年。返美之後,不知何故,他突然功課一落千丈,而且每天魂不守舍,讀書也心不在焉。大師,我是單親家庭,親人大都在台灣,為了我兒子,我已求了很多大師級的人物,也看了很多醫生,發了很多錢,該捐的都捐了,該供養的都供養了,該發的也都發了,但都束手無策。大師,我兒子是不是中邪了?】我眼看這位單親媽媽急得快要哭出來似的。真是天下慈母心。【小姐請問貴姓?】【對不起,我急得忘了把我的姓名告訴大師,我姓李名ㄨㄨ,請大師幫幫忙。】【李小姐,我慎重的告訴你,令郎一點無形的毛病都沒有,以我的經驗,他犯的該是有形的心病不是靈體之病,更不是中邪】我老婆已悄悄的掃描過這位孩子靈體磁能波場,她暗示我這位男孩並沒有任何外來磁能波的干擾現象出現。印證方才我的審判是正確的。所以我才敢大膽、大聲的告知這位可憐的單親媽媽。

【大師,我兒子真的沒有中邪?】【我騙你幹什麼!我有必要騙你嗎?何況騙你,我是自取其辱,我有那麼笨嗎?】其實我猜測,這位男孩的問題之起源應該是始於這位李小姐本身。因為我看她的打扮,滿手、滿身都掛著天珠之類的宗教飾品,她又屬單親,這種人是宗教人士最喜歡獵取的對象。當然李小姐也不例外,尤其是台灣來的,那種迷信加趕時髦的心態更勝老外一籌。【李小姐,我冒昧的請教你一下,你手上的天珠看來很有靈氣,這一串要多少錢?】我故意使壞,想利用她身上佩戴的宗教飾品來印證我的揣測是否正確。【右手這串大概六千美金,左手這串是八千美金,頸上這條項鍊是ㄨㄨ仁波切加持過的,比較貴,是一萬二千美金。】這位笨蛋媽媽,還自以為她很信佛、很慈悲、很高貴似的,她還深信不疑的相信其佩戴的奢侈物天珠很靈,會保佑她。誅不知我已一肚子的火,快爆炸了。所以我想我又猜中了,有這樣無知、愚蠢、迷信、時髦、奢侈的媽媽,那個當她兒子的不生氣。但,生氣歸生氣,事情總不能不處理。心想這是一件很辣手的事,不能只醫一位,那是不夠圓滿,必需兩個同時醫好,才算圓滿。【老婆,你先為李小姐掃描一下下,看她身上有沒有問題。】我想以李小姐的案例來取得其兒的信賴。然後才能得心應手來處理其兒的心結,這也算是一舉兩得。【大師,我有仁波切加持過的天珠保護著,應該沒有什麼毛病。我求師娘先看我兒子,拜託、拜託!】真是笨女人,但看她那副真誠的慈母心。令我又氣又無奈。【誰說妳沒病,妳的毛病比妳兒子更嚴重呢,還說妳沒病,乖乖坐下來,不要吵,讓我老婆詳細的幫妳掃描一遍,掃描妳之後,再來掃描妳兒子。ok!】李小姐反應也滿快的,她已意會到,我對她的態度有點不舒服了,即馬上端正坐好,讓我老婆掃描。當時她那寶貝兒子即站在一旁,表面看不出有何異樣,其實他內心是滿鎮靜的,很用心在關心其母的狀況。

【李小姐,我問妳,妳是不是動過膽的手術?】好戲開鑼了。【是呀,三年前,我的膽就割掉了,師娘,妳好厲害。】當我老婆問這句話的同時,我發現站一旁的男孩,臉上突然浮出一陣微微的訝異,我想我的方法是對的。【李小姐,我再問妳,令尊的媽媽是不是死於肝癌?】【師娘,妳怎麼知道的?】這位小姐恍然知道她的毛病嚴重了,有點驚慌的反應。【因為我看到妳肝的位置,基因反射出一位大約八十歲的老太婆,額頭還包著一條古代女人的頭巾,我用心問她,她向我感應表示她是妳內祖母。】【是的,我小時候看過我祖母,她額頭上的確是包著一條絲頭巾。師娘,妳看到她在我肝的位置上,我將會怎麼樣,我該怎麼辦?】這個女人的急性表現,真是令人可氣又可憐。【妳不是說妳有仁波切加持過的天珠保護,妳沒有問題?那我想妳還是去找那位仁波切,為妳解決妳們的難題吧!】

我胸有成竹的故意對這位李媽媽說這段無情無理的話,其用意有二;一想喚醒這位迷信、奢侈又愛趕時髦的母親回歸正心、正念。第二;想藉此機會瞭解其兒的反應。突然,這個男孩有了驚人的舉動,霎時雙腳面我跪下。邊哭邊求;【大師,我錯了,我求你救救我媽媽,過去是我厭惡媽媽太迷信,太迷惑那些五花八門的師父,我深怕她會越陷越深,而她是我媽媽,我無能為力來喚醒她,所以我才故意裝瘋賣傻來氣她。大師,拜託你救救我媽媽,我不能沒有媽媽,以後我一定會認真讀書,不再讓媽媽生氣、操心,大師,拜託、拜託!】兩個母子真是情深可見。迷惑的媽媽也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對其兒子說;【兒子,媽媽錯了,請你原諒媽媽的無知!】【媽媽我也錯了,以後我一定認真讀書,我一定會好好作人,不再令你操心,媽媽請你原諒我,媽媽!】好感人的場面。令我心疼鼻酸;【好的,只要你們改過回歸正常,妳媽的病就包在我身上,記住你不可再傷你媽的心,還有必需將你媽內祖母的陰宅,重新調整一下,全部就ok了。如果你們想拜神的話,將來我幫你們挑一個能令你家,產生含正電磁能波的日子,將你們想拜的神安在你家,不要再去接觸那些假慈悲、專貪財物之宗教人士,以免再受二度傷害。】一場母子情深相憐記,就在我眼前倏然幕起而圓滿幕落。人生就是如此的無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