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神奇事蹟 – 一位無奈的女人與一個無法抗拒的決定

從San Jose 機場起飛。一上飛機,心裡就一直感到很鬱悶。腦子裡一位可憐楚楚的女人,長得秀氣十足,她甜甜的臉上,泛著一輪淡淡的愁絲,一直在我腦海裡盤旋。我閉著眼睛,想強迫我自己入眠,但我無法做到。一路上就是半睡半醒的狀態。突然,飛機一陣震動,原來是亂流作怪。本來就無法全心入眠的我,索性盤起了雙腿,就在飛機上,打起坐來。幾年來,走過很多國家,經常會長時間呆在飛機上,只要睡不著,打坐就是我最好的消遣。雖然有時,也會有一些奇異的眼光,向我投射,但我心中坦然無一物。但是今天不同,今天雖坦然,但有一物一一一位清秀美麗的女人,一位百般無奈的女人。一直強佔著我腦海的空間,不肯離去。她那求生的毅力,她那無奈的眼神,令我不得不想她。

「老婆,老婆,」我的手搖晃著在我身邊,睡得很熟的老婆。每當我對事情,一籌莫展之際,都會習慣性的,向我老婆求救解惑及共同探討。與我老婆結婚三十六年來,她一直是我最溫柔貼心的愛人,也是我最忠誠死忠的知己,更是我最好的導師。想當年,我倆在那瞢騰的社會,及父母堅決反對的那段苦戀過程,真是令人無限的感慨。人的一生,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無奈?而且每當要突破一次無奈,就得付出相當的代價。若無法突破該突破之無奈時,可能就得付出一輩子的代價,甚至延禍傷害幾代人。連續幾天不停的工作,可能太累了。一上飛機,我老婆很快就睡著了。但她聽到我叫她的聲音即馬上回應。「又有什麼大岱誌,令你睡不著。老公!」。她揉揉惺忪睡眼,音帶沙啞,很輕聲的對我說著。我老婆最了不起的,就是在任何情況之下,即使她很累或很忙,她對我即時的問話,都會心平氣和,溫柔輕聲的回應我。她這種修養是我一輩都學不來的。

「老婆!我想聽聽妳對今晨來訪的那位羅小姐有何看法?」我兩眼注視著我老婆臉上的表情。「我看很難處理。」我老婆思考了片刻,輕輕的搖著頭回答我。「我想也是!阿!」我深深的嘆了一口很無奈的氣。

「當我打開法眼向她一看,她頭部、頸部都有她父母含負電的基因反射,你說我們怎麼醫她。尤其是她父母的骨灰,都已丟到海裡去了,我們怎麼為她父母的骨灰注入正的能量,以幫助她,改善她的病情。」我老婆一本嚴肅的告訴我,她的看法。「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我對我老婆很無奈的發問。

「那她只有聽天由命了。我們皆已盡力,何況,我們也不是神仙菩薩。」我老婆又沉思了一下,很溫柔的對我說:「趕快睡吧,DC很快就到了,你再不睡,下飛機馬上就要上今日世界電視台的專訪節目,你不能沒有精神的。」我老婆真好。她一邊安慰我,一邊為我蓋著飛機上的小被單。

每天早上我通常五點半鐘就起床,今晨不知何故,竟然糊哩糊塗的睡過了頭。還在盥洗就有訪客來按門鈴,隨後一陣有氣無力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請問太乙明心大師在嗎?」「在、在,請稍候!」我聽到我老婆從臥室裡回答的聲音。隨後一陣輕輕的腳步聲從盥洗室門前掠過。接著就聽到我老婆開大門的聲音。「你早!請問太乙明心大師是不是住在這裡?」好溫柔的聲音,可惜音量顯得有點有氣無力。「是的、是的,請進!請進!」聽到我老婆彬彬有禮的接待聲,我就安心的從事早上的盥洗功課。「請問小姐貴姓?怎麼這麼早!」我老婆很禮貌的問著這位大清早就急著趕來見我的小姐。「我姓羅,我是從Oakland來的,因為深怕早上上班的人很多,所以提前了啟程的時間,沒想到一路順暢沒塞車,因此就變成將時間提前了許多,很對不起!我來的太早了。打擾了你們的睡眠,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無妨、無妨!小姐你太客氣了!請坐、請坐!」我老婆邊寒暄邊領著這位小姐走進客廳。「這位夫人,請問你是?」「我是王太太,太乙明心先生的老婆。」當這位小姐尚未把話講完,我老婆就急著回答。

「小姐你好!」我深怕我老婆應付不了,即草草結束盥洗之事,匆匆出來見這位趕早的女訪客。

「先生你好!我想你該是太乙明心大師吧!」眼前這位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女子,氣質不錯也滿有禮貌的。

「不敢當、不敢當!我就是太乙明心,小姐!你需要我為你服務些什麼?」我跟往常一樣,對一切訪客時時都會展現出我對他們的真心、熱情與關懷。「我是從世界日報的報導,和中國道統宗堪輿學的網站上,得知太乙明心老師,剛從中南美洲幾個大學研究所演講完畢,要回台灣路經美國,廣受舊金山市大眾的要求,暫時停留灣區Cupertino數天,我不敢失去這個良機,昨天下午就趕緊和你的學生Kitty小姐預約,趕著今天早上來拜訪大師。我從中國道統宗堪輿學網站上,得知大師不但是國際地理風水大師之外,而且可免用藥、免用醫療器具即可醫治人身上的一切疑難雜症。看報導說,大師醫癒的人很多,遍及台灣、中國大陸、美國、中美洲、南美洲各國。更可貴的是,大師醫病,不管是大病小病,不分貴賤、不分貧富、不分國籍、不分宗教、不分膚色一律免費。不但不收紅包、不收贈物,也不接受樂捐或供養。因為我身上有很多種醫生已束手無策的病症,所以我才這麼急著要見大師。」這位羅小姐看來還滿健談的。「謝謝你的捧場,羅小姐!」我很禮貌的行個禮。「我其實也稱不上是什麼國際大師,只是比其他的同業,多跑幾個國家而已。請坐、請坐!不用客氣。」我習慣的做個請坐的手勢,請羅小姐上坐。

「羅小姐!我習慣未醫病之前,會與來訪者聊聊,以探討其發病之根源。你不介意吧!」我一本嚴肅的對來應診的羅小姐說著。「不會!不會!請大師開釋!」羅小姐顯得有點彆扭。「哈哈哈!小姐!我也不是宗教的大師,我哪來的開釋,你想的太嚴重了!」我開朗的回應羅小姐的話。其實根據我多年的經驗,發現人類的病分兩類,一種是肉體的病,如刀傷、骨折、感冒、牙痛及一般的傳染病,這些病痛必須找醫生。另一類是靈體引發的病。如一切癌症、腎臟萎縮症及先天病症。罹患這類的病,找醫生必須找到醫德很高的也許有用,否則只有白費力氣,白白送命。因為這類的病都跟基因有關,以藥物治療是沒有用的。而且很多跟基因有關的病都和地理風水有關。

「羅小姐你相信地理風水嗎?」「我以前不相信,現在有一點相信!」「有一點相信也是相信,這就好辦了!我先請我內人施法眼幫你掃描一下,就可暸解一切真相。」隨著我就請我老婆到客廳來。「小姐請坐!」我老婆髓手搬了兩個椅子,請羅小姐和他面對面坐下。「小姐請將你的眼睛看著我的眼睛!」我老婆開始施展她的法眼,聚精會神的掃描著羅小姐的肉體磁能場與靈體磁能場。過了半晌。「小姐!你的爸爸,你的媽媽還活在這個時空嗎?」我老婆直接對羅小姐發問。「師娘!你看到了什麼?」羅小姐對我老婆的發問產生了相當的好奇。「小姐!我肯定你已罹患了肝癌及乳癌,而且腎臟也不理想。」「對對對!師娘你怎麼看出來的,師娘你太厲害了!」羅小姐聽我老婆這麼一說,心中十分的佩服。趕緊的又發問;「師娘!我的病跟我爸爸我媽媽的地理風水有關嗎?」「小姐!因為我從你的肉體磁能場與靈體磁能場之反射,看到一個大概七十歲罹患肝癌的老先生和一位大概五十幾歲罹患乳癌的婦人,反射在你的身上,所以我肯定你已罹患了肝癌及乳癌。而且你的腎臟也有一點痛!」我老婆很直接、很肯定的對著羅小姐細訴她的病症。「師娘!我想你看到的這兩位,應該是我爸跟我媽。我媽在我大學一年級那年,罹患乳癌去逝的。我爸是去年罹患肝癌死的。」羅小姐有點傷感。

「師娘!那現在我該怎麼辦?」「怎麼辦!這就得問老師了,看老師怎麼辦!」總算輪到我的出頭。「羅小姐!請問你爸媽的靈骨埋在那裡?」「全部丟到海裡去了!」這句話對我來說,真是擎天霹靂,宛如一把利劍插進我的心窩。痛的不能自拔。心想我該如何向這位可憐的女人,解釋祖先的靈骨丟到海裡或當肥料撒在土裡,會因儲存在祖先骨灰裡的基因〈DNA〉無法得到正的能量而產生基因病變,這種祖先遺骨的基因病變,一定會反射到與其有基因關係,後代子孫的身上,有四代之久,而且會很明顯的展現出,其反射的祖先,生前因罹患何種病去世的,被反射的後代就絕對有與其同類的病。所以要醫好被祖先反射的病症,絕對要將其反射基因病變祖先之陰宅,擇一能產生正電磁能的吉地,重新下葬,才能斷絕其祖先所反射的一切病症。如今這位羅小姐正是一位名符其實,受到其逝世父母靈骨基因病變之反射病症。本來我是可醫她的,但很無奈、很不幸,她為了遵守父母的遺訓,已將其父母的骨灰丟到海裡去了,即使我是神仙也無可奈何。請問各位與我有緣的讀者,我該不該向這位羅小姐說明真相,請你給我一個最好的建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