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本是兩姓生  是吉是凶必相連  無奈眾生不識相  誤將陰陽分開想】

 

        一個秋風送爽的傍晚,我的大徒弟梁文翔【元陽】帶著一批遠從聖地牙哥來的朋友來看筆者。

他們都是西班牙裔的墨西哥人。其中有兩位女士對筆者,聲稱他們有癌症,都是經過醫生診斷過的。一個是肝癌,一個是喉癌。罹肝癌者已接受手術與完成第一療程的化療。罹喉癌者,是剛經醫師診斷過,但尚未接受診治。聽我大徒弟說,這些人是一週前,適逢他去聖地牙哥幫人堪陽宅風水,經業主介紹方認識的。我大徒弟向來就是熱情特別,每當遇到有人罹患疑難雜症,即會人病己病似的,很熱心、很急迫的幫他們介紹予筆者,好讓那些受苦受難的眾生,能在最短時間內,獲得解脫。

       大凡所有來接受筆者靈療的人,通常都必須先經過我老婆法眼的掃描,之後再決定,是該靈療處理或該看醫生診治或調整改善風水以治之。今天來的墨西哥人也不例外。首先讓我老婆法眼撒描的是罹患肝癌的患者。當我老婆撒描之後:「這位女士的病是肝,目前肝還有一點不適,但已經沒有癌細胞,至於她的病因,是來自她家的風水所致,她家東方的氣場受到嚴重的破壞。」當我老婆這些話,經我徒弟翻譯給這位患者夫妻聽之後,當場四位訪客,馬上都豎起大拇指:「MY-COD」。後來這位罹患肝癌女士的老公,將一年前在她家東面挖掘一棵大樹的事,講給在場的人聽,印證了我老婆所說的話。接著馬上換,那位罹患喉癌的女士讓我老婆掃描。這次我老婆看的好像比較仔細,因為我發現她用的時間比較久。筆者心想一定有所蹊蹺。「梁文翔,你幫我問問這位女士,她的父親還健在嗎?」隨著我門生梁文翔,馬上替我老婆問這位墨西哥女士。這位女士說她爸爸三年前就去世了。

「梁文翔,你再幫我問這位墨西哥女士,當她父親去世之前,她父親是不是喉嚨有插著氣管?」

這位女士很肯定的回我徒弟梁文翔:「是的、是的,我父親去世之前就是一直插著管子。」聽她這一回答,頓時,我老婆瞪出了一臉笑容:「梁文翔,你告訴這位女士,她沒有罹患癌症,她的喉嚨不舒服,那只是她死去的父親,再跟她感應而已,這種現象,只要讓你老師,加持個幾次就OK了!」當我大徒弟梁文翔,將我老婆所說的話,翻譯予這位墨西哥女士,當場她跟她老公樂的不得了。隨著為了要印證她罹患的不是癌症,當場即接受筆者的加持,當筆者將她加持之後,她發現喉嚨之一切不舒服的現象,完全消失了。這印證了我老婆所說的話,兩個夫妻更是感激的留下眼淚,口中還一直說著非常謝謝、非常謝謝的西班牙語。當一切事相都搞定了,大批人馬即匆匆的離開了。

       當筆者大徒弟梁文翔,帶著大批人馬離開未經片刻之後,我一位女徒弟盧ㄨㄨ也來了。「老師,師娘,我昨夜幾乎快死掉了?」當她這一說,令我夫妻非常緊張,很快的問她:「出了什麼事?」「還是老毛病,昨晚不知何故,整個骨盆跟腰,痛的我幾乎快死了。」筆者這位女徒弟,年前也是經過我大徒弟梁文翔介紹認識的,首先是來靈療醫病,後來恫查筆者是個真正傳正道之人,才毅然跟我學風水。因為她身上罹患了兩種病,一是心絞痛、一是骨盆跟腰的骨骼疼痛。幾年來,她為了身上的疾病,可說訪盡了天下名醫,無論是西醫或中醫,都束手無策。最後只期望仰賴宗教異人,能以特異功能來幫她,沒想到幾年下來,卻發現她在這方面所發費的金錢與精神,遠比過去看醫生的還多,但對她的病情,始終還是無所改善,令他心灰意冷到了極點。去年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認識了我的大徒弟梁文翔,才介紹來讓筆者試試靈療,沒想到,當日就有所見效,讓她又燃起了快樂的火花,但一年來,因為發病的源頭尚未找到,以致筆者為她靈療的效果未臻理想,她身上的病,還是斷斷續續的在復發,只是發病的次數比以前少了,而且疼痛的曾度也較輕了。每次她一發病,就會急著找筆者為她加持,只要筆者為她加持一次,她就會好過一陣子。每當她受我加持後,離開之際,筆者望著她的背影,就會感到無限的無明與無奈。當我的無奈被我老婆發現時,她就會安慰筆者:「老公,你放心啦,這只是時空因緣尚未成熟而已,你不必急也不必操心,再說她是個孝女也是個好人,我相信圓滿的時機很快就會來到的!」

       按照常例,筆者馬上即請我門生盧ㄨㄨ坐下,讓筆者給予加持。大概加遲了十餘分鐘,她整個人就顯得很舒服,所有的疼痛於剎那間全部消失。「謝謝老師!」又是一句謝謝老師,好熟悉、好虔誠的語氣。令筆者非常慚愧與不甘。這時我老婆突然出聲:「盧ㄨㄨ妳是不是除了骨盤與腰股疼痛之外,還有整個胎盤的位子都會痛?」「是呀!」我老婆聽我門生盧ㄨㄨ這一回答,若有所思,對筆者點了兩下頭,當場筆者也不解其意。當下我的門生盧ㄨㄨ很高興即離開了!

 

           太乙明心 2008.09.18完稿於美國舊金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