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不造一切業,死後甭討一切債,此乃圓滿真妙訣,但願眾生知我心】

         筆者自從接受恩師林擇佑先生的嫡傳之後,發現中國道統宗的風水學,不但可幫助自己,也可幫助他人,更可貴的是,可實際的幫助無形眾生。因此即下定決心,要以筆者所學的風水專業為媒介,終身傳中國博大精深文化之道。而且以風水的專業,配合我國可貴的傳統文化智慧來幫助眾生。

        當此奪利繆論充斥整個時空之際,要開竅一個道理,要肯定一個道理,要廣傳一個道理,要讓眾生永恆的認可一個道理。這是很難、很難的事,除了要浪費很多金錢跟時間之外,若沒有堅定的信心、毅力、智慧及【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之捨生取義】的決心,那絕對是無法成功的!

     何以筆者會有以上的感慨?因為【現代靈異傳奇】要在這個時空活下來,真的阻力太大了,大的讓我不敢想像。因為它拆穿了很多知名人士的慌言,它斷了很多裝神弄鬼者、邪門妖道者斂財之路,但筆者絕對會堅持下去。因為它全部的內容都是真實的,而且它絕對能改善人類的心靈,它是一盞令一切蒼生到達圓滿意境的明燈,它可徹底的打破一些宗教斂財的謊言與伎倆,它可讓科學增加開發的速度,它將活生生的告訴眾生,一切善惡必有所報應,它有絕對的建設性,它可讓人類不在迷失,它可讓人類拋棄一切恐懼而快樂踏實的活下去。

       早上剛晨跑回來,一進門,手機就響了。 「你好!我是王老師,請問是哪位?」「請問太乙明心大師在嗎?」是一位小姐打來的。「我就是,請問小姐有何指教?」「我是ㄨㄨ護士小姐介紹的,我們姊妹有些問題想來請大師指點迷津,不知大師今天下午是否有空?」這位小姐很有禮貌但可能有點急需。「下午兩點以後,可以嗎?」「可以、可以,那我們這這樣約定嘍,大師我們下午見BYE,BYE!」。下午兩點一到,早上電話中跟我約好的那位小姐,帶著她的一位遠從台灣來的姊姊,及住在美國的一位妹妹還有她妹妹的兩寶貝兒子,一起到我下榻的地方kitty家來拜訪。

       「大師你好,師娘好!」三大兩小的訪客,一進門就很禮貌的對筆者夫妻問好。「請坐、請坐,隨便坐!」筆者慣性的回應。「這裡還好找吧?」「好找好找!」三個女訪客同時回我話。「請問,各位有何指教?」筆者一向是開門見山。「我們是經一位ㄨㄨ護士小姐的介紹,她告訴我們大師為人慈悲、正派而且為大眾排難解憂很熱心,還具有高深的功力,可幫眾生處理因果的問題。從不收費、也不接受捐獻與供養。所以我們才敢冒昧來拜託大師,請大師幫我們指點一些迷津?」這位二姐看來瞞爽直的性格。「我是大姊,從台灣過來已十餘天,因為接到我二妹的告知,說家母生命垂危,連忙趕了過來。但我來了這段時間,發現家母有一種,像是無法割捨的現象,有幾次明明就是要斷氣了,但就是還會突然醒過來,所以今天我們姊妹才來請教大師,家母這種現象是什原因,我們該如何處理?」「令慈罹患了什病?」筆者問著。「是癌症,已經是末期,而且幾個月來,一直以麻非在維持殘命,每天都要注射兩次麻非,否則就會痛的大發脾氣。」這位二姐比較進入狀況似的。「就是三天前,家母又發痛的大發雷霆之際,巧逢一位ㄨㄨ護士小姐,看到這種情形,心有不忍,則將她掛在手上的小念珠,掏下了來送給家母,幫她掛在手上,說也奇怪,當家母掛上小念珠那刻起,馬上變了另外一個人似的,不但不生氣而且很溫和,所以我們才問這位好心的護士小姐,她送給家母的手念珠是從哪裡取得的,這好心的護士小姐很熱心的,告訴我們是大師送的,當場她也提供大師的名諱與電話地址,所以我們今天才會來求大師幫忙指點!」這時大姐又補上了一句;「大師,其實不只是家母有問題,我們擔心我三妹也是有問題,因為三妹心裡一直對家父有很強烈的不諒解,雖然家父已去世。」「哦!」聽大姊這一說,筆者很訝然的開始注意她三妹的舉止。隨著二姐開始將她三妹與其父生前的一些狀況敘述給筆者瞭解。「小姐,請問令尊去世多久?」筆者開始切入問體的核心。「大概三個多月。」當這位大姊回話之際。我老婆極小聲的告訴我;「老公那位三妹,靈體磁場內有位很漂亮,但很生氣的女性靈體,我問她。她跟我傳心,說是她明朝年代,二女共夫的二奶,因為生前她受三妹的嫉妒而加以陷害,所以跟著三妹來轉世要報復。」聽老婆的暗示,筆者胸已成竹。「三小姐,你願意讓我看看嗎?」「當然願意!」哦,瞞乾脆的,我喜歡。筆者向來在處理靈界因果事項,都以加持的方式,然後在家持當中,很誠心的跟靈界眾生說法溝通,讓靈界眾生心甘情願自動放棄對生人的報復念頭。筆者處理因果之事,從來不用任何符咒、法器或手印,去強破靈界眾生遠離生人。因為用強迫的手段去逼迫靈界眾生,不但於事無補,無法圓滿因果,反而會造成嚴重的後遺症。在筆者處理一切事項當中,若女人有【月事】,筆者不加持。若當事人有【喪氣】,筆者不加持。因為這位三妹,父親去世未經一年,喪氣尚存,所以筆者不予其肉身加持。因此筆者就請在她靈體上的無形眾生,離開她的肉體,到體外讓筆者加持。「三小姐請你坐下,眼睛閉起來,將身心全部放輕鬆,一切自然自在即可。」當下我老婆拿了一個凳子,讓三妹坐下。筆者就站於三妹的正前方,舉起雙手,開始請呆在三妹靈體內的無形眾生,出來讓筆者加持。「在生不造一切業,死後甭討一切債,此乃圓滿真妙訣,但願眾生知我心。阿彌陀佛,阿哈!我太乙明心能於此時空與你相逢,這是有緣,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建議。上天有好生之德,上天不造地獄,地獄是眾生己造,一切念造一切法,一切法造一切相,你心中一有恨念,當然就會自造一個恨的地獄,你自己所造的地獄只能關你自己,你既然關在地獄裡,你何能投胎轉世,所以你要離開地獄,就得先放下一切恩怨情仇,否則你將永遠關在你自造的地獄裡,永遠受仇恨的痛苦所折磨,何況這種因果循環是永不停止的,我希望你能慎思,放下吧,只要你能放下一切恩怨情仇,你馬上可以得到我幫你加持的正電能量,你即可立刻昇華到法界,而且由你自己決定,是要投胎轉世到有德的富裕人家,或是要去修行成道,兩者你皆可選擇,請你相信我對你所說的話,阿彌陀佛,阿哈!」筆者一邊加持,一邊向三妹的怨親債主說法,當我家持大概三分鐘之後,三妹開始放聲大哭。令在場的人都很驚訝,不知所以然。當我加持了有十幾分鐘之際,我老婆輕輕的對筆者說;「老公,三妹的怨親債主已離開,昇華到法界去了,而且很感激、很高興。」當時筆者即放下加持的雙手,加持了十幾分鐘,真的手很酸,但很高興,總算又為一個無形眾生圓滿了一段因果。

「三妹,你為什麼會哭?」二姐比較性急,當筆者放下加持的手,馬上就問起其三妹。「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哭,我只知道,當大師叫我閉上眼睛之後沒多久,感覺自己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意識,但是我知道我在哭,而且哭得很傷心,其實我自己都沒想要哭,也不感到傷心。」三妹將她當時的一切感受告訴二姐與大姊。「大師,這是怎麼一回事?」還是二姐好奇的問著筆者。筆者當然要清清楚楚的說明原委;「其實剛才在哭的不是你家三妹,那是跟著你家三妹來轉世的另一個靈體,借著令三妹的肉體,來表達她當下的意境讓筆者知道。因為這個靈體本身跟令三妹,有著前世的怨恨,通常心中有恨的靈體,是無法正常投胎轉世的,因此她才附在令三妹的靈體一起來轉世,然後這個怨靈就在令三妹身上,隨時在行報復,因此令三妹從出生到現在,一直被這個怨靈的仇恨念頭圍繞著,所以她的遭遇會較坎坷。這些境遇就是這個靈體在行報復的反射。如今這個含恨的靈體,已接受筆者的說法,誠心誠意的放下跟令三妹前世之仇恨,很高興的離開令三昧的靈體磁場,昇華到法界去修行了,當她要放棄這股仇恨,離開這個時空之際,她會懷著一顆感動的心,跟發出大慈悲心,就會自然的流露了辛酸的眼淚,所以方才令三妹的哭,不是令三妹自己本體在哭,而是決心不要跟令三妹再絞入因果輪迴的那個靈體眾生在哭的,這樣聽懂嗎?她這一離開,令三妹身心絕對馬上感到很舒服、很平靜!」當筆者說完這一切事相的原委之後,兩位大姊即茫然的望著其三妹。其三妹一臉慈悲平靜似的向兩位大姊點頭示意。

「大師,師娘,謝謝你們的幫忙與開竅,那我媽媽的事,我們要如何處理?」不錯,這位三妹瞞知恩的表情對著筆者問著。「這很簡單,只要你能體會出,方才離開你靈體的那位你的怨靈,那種慈悲對你的意境,你回去之後,以那種相同的心情用心,不能用嘴巴,去向令慈說法,【在生不造一切業,死後甭討一切債,此乃圓滿真妙訣,但願眾生知我心】,早晚各一次或多次亦可,筆者相信三天之內必有圓滿的答案!」。

       事隔兩天的清晨,二姐來電告知筆者;「大師,很感謝你跟師娘,我媽今晨已安然的離開了這個時空,與此我稟告大師這件神奇的事,當我們從kitty家回到醫院,三妹即立刻用心跟我媽說,大師所交代的那段話之後,我媽就很就平靜的睡著了,第二天突然吐出了一口很奇怪的東西,當天也是一直很平靜的睡著,沒想到今天早晨即很安詳的走了,連一點病痛的反射都沒有。」「小姐,這是令慈的福報,因為她開悟的離開了她自造的地獄,所以你們要承襲令慈的心境,好好做人。於此我也要叮嚀你,令慈的肉體一定要過七日之後才能安葬或火化,否則會傷到她的靈體而不吉,千萬要記住!」。

 

 

       太乙明心 2008.09.10完稿於美國華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