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舊金山,初冬的陽光,較為暖和,到了晚上,氣候就有點冰冷,通常筆者都還能忍受,若過了中國的冬至,筆者就非準備打道回台不可,因為舊金山一入寒冬,灣區雖然未曾下過雪,但天氣都會變得很冷,尤其我是打台灣來的,更無法抵擋那冬天逼人的峭寒。目前舊金山還屬秋夕冬初,每天看那變色的樹葉,編織著一幅幅欣賞不盡的美景,令人心曠神怡。因此每逢假日,我門生們都會安排我夫妻去郊外野遊或逛街。

「老師,今天店裡有人訂派對的餐點,我無法陪你們去郊遊,午後wanda會來帶你們去逛街。」早上一起床,kitty邊忙著整理上班的物品,邊跟筆者說。筆者正好看完所有的email:「不要緊,我跟師娘是很自在的,妳不必為我們操心,ok!」隨後kitty夫妻即趕著去上班。當kitty夫妻離開不久,即有人來敲門:「請問大師在嗎?」我老婆連忙邊問邊去開門:「是誰呀?」原來是住在unicty的一位客人。她是從事保險業的,因為曾經介紹幾個特殊案例給筆者,因此成了至交。「是我,ㄨ 莉!師娘好,大師在嗎?」「在在在,請進請進!」ㄨ 莉進了客廳很禮貌的對筆者:「大師你好,很高興見到你!」

「謝謝,今天怎麼有空來看我,ㄨ 莉?」筆者很快的遞個椅子請ㄨ 莉坐下。「無事不登三寶殿,因為我一位越僑朋友,急需你的幫忙。」「她有什麼事,讓妳如此急著找我?」「我這位越僑朋友前幾天打電話告訴我,醫生說她罹患了喉癌,沒幾天她整個人幾乎癱瘓了,因為她無法承受這種打擊,昨天我去看她,我發現她病倒在床,幾乎在等待著死亡似的。令我感到為她心痛,所以今天一早趕快來找大師,希望大師能救她。」ㄨ 莉很快的告知她的來意。「當然可以試試,希望她能得到幫忙。」隨後ㄨ莉馬上帶著筆者夫妻直奔她越僑友人的家。

      大概四十分鐘的車程即到達unicty,大夥在一間西班牙式的古房宅前下車。進了宅內,眼前一片簡陋的擺設,沙發上還躺著兩隻懶散的小貓,四隻眼睛直瞪著陌生的我們。ㄨ莉很快的跑到二樓,將她那罹患喉癌的好友,請下樓來。「慢慢來,不用急,請她坐在沙發上。」我老婆眼見這位病得軟啪啪的小姐,連忙過去幫ㄨ 莉將她扶到沙發上。「小姐,請妳坐正,眼睛看著我。」我老婆見此小姐的狀況不是很好,馬上打開法眼,詳細的為她掃描。幾分鐘過後,我老婆碇出了一絲微笑:「小姐,妳罹患的不是真正的癌症,那只是妳父親基因所反射的現象而已,這叫假性癌症,妳不必擔心!」這位患病的小姐聽我老婆這一說,頓時一頭霧水似的。「大師,師娘的意思是說我的好友有救了?」ㄨ莉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的對筆者問著。筆者點頭示意:「是、是!」。此時這位病患才有些反應過來,一臉狐疑雙眉深鎖的問筆者:「大師,什麼叫真性癌症,什麼叫假性癌症?」「所謂真性癌症就是腫瘤裡有癌細胞,假性癌症是看似有癌細胞,其實沒有,通常這種假性癌症,都是患者祖先的風水出問題,而將死者的病狀,反射到跟她有基因關係之子孫身上,目前妳所罹患的癌症,就是令尊風水不對,所產生的基因反射,由此可見,令尊是罹患喉癌去逝的。」筆者當下即將我的專業,詳細的告知這位可憐的小姐。

「大師,妳真的很厲害耶!家父五年前就是因喉癌去逝的,沒錯。」聽筆者這一說,這位病患小姐似乎對筆者已升起了一絲的信心:「大師,那我現在該如何處理?」筆者思考了片刻:「目前我可幫妳,讓妳的癌症暫時消失,至於妳的癌症要永遠消失,還是得靠妳自己,妳必須趕快徵求妳的家人,將令尊的靈骨,擇一風水寶地,好好下葬,這樣才能一勞永逸。」看來這位患病的小姐,還是有幾分的茫然:「大師,如果妳能讓我的癌症暫時消失,我一定悉聽遵辦。」其實這是筆者意料之事,因為我已處理過無數的案例,所有的病患都會如此對我。「請問小姐,妳家有神像嗎?」筆者早已想好處理這檔事之方法。

「有一尊耶穌一尊聖母瑪利亞,可以嗎?」「當然可以,只要是神的塑像即可,不必分宗教。」筆者要以藉假修真的法門,將附在這位病患小姐,其父親的靈體,從她的喉攏患位,移駕到耶穌的神像裡頭,這樣一切就搞定了。說著,ㄨ利馬上幫她這位病患好友,從書房將耶穌的神像,請到客廳來。

「小姐,請妳很恭敬的將耶穌神像,供在手上。心中念著令尊的形象。同時將妳的身心整個放鬆。」當下這位病患小姐,完全聽從筆者的吩咐。筆者立即高舉雙手,在她頭頂開始為她加持。筆者邊加持邊對其父的靈體說法;「我太乙明心,誠心誠意的向在這位女眾體內的靈界眾生說法,無論你是她現世的祖先,或是累世的怨親債主,希望你能放棄執著,因為她是你的後代子孫,如果你執意不放,那她將會因你而死,這對你來說,是件缺德不仁之事,誠屬天地不容。至於你的痛苦我太乙明心,一切了然,我會幫你處理,只要你能聽我善勸,馬上脫離你後代子孫的肉體,將你的靈體轉到這尊耶穌的神像裡,我會要求她每天為你供茶禱告,然後當她的病完全治癒之後,她會將你的靈骨,好好的擇地安葬。在生不造一切業,死後甭討一切債,此乃圓滿真妙訣,但願眾生知我心。阿彌陀佛、阿門!」筆者大概加持了一刻鐘之後,即聽我老婆說:「老公,一切趨於圓滿,這位小姐的父親之靈體,聽了你的說法,已進入耶穌的神像內了。」接著筆者再度的為這位小姐加持患位。之後筆者慎重的叮嚀這位小姐:「我們的約束,你不能耍賴喔,否則後果妳將自己承擔負責,ok!」

「linda,妳現在感覺如何?」當筆者的一切動作結束之際,ㄨ莉馬上問她的好友。這位患病的小姐,索性的搖搖身子,用手捏捏喉嚨的部位:「我感到精神好很多了,而且我喉嚨原先那種怪怪的感覺好像消失了!」這時筆者再捕上一句:「小姐不要忘了,每天一定要向這尊耶穌的神像,供茶禱告!」

「我會的,只要它保佑我平安,我一定會的!」這位患病的小姐,略帶感激的回筆者的話。

      整個事象,大概經過四十分鐘的光景,這位本來趨於等待死亡來臨的病患,一下子有如死後重生,其歡喜的心情,從她送我們離開的那刻,全然表露無遺:「大師、師娘、ㄨ莉你們的大恩大德,我將沒齒難忘!歡迎你們隨時來我家奉茶。」

      後來這位患病的小姐,一星期之後再度請求醫生復檢,結果不是癌症,之後她也應約,將她父親的靈骨葬於舊金山ㄨㄨ墓園。事經三年了,這位越南小姐,不但沒有癌症,更是快樂的活著。

 

 

           太乙明心 2008.12.20.完稿於舊金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