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本是兩姓生   是吉是凶必相連  無奈眾生不識相  誤將陰陽分開想】

           2005年暑假時段,筆者為了阿根廷之簽證事宜,在秘魯首都一一利馬,多呆了大概半個月的時間。於此段等VISA的日子裡,在利馬,筆者除了借機休假之外,還處理了幾則耐人尋味的靈異事件。

          一天近午,一位秘國的女企業家,跟她幾個好友來訪,說打算在利馬市中心,租一棟樓房來當辦公室,想聘筆者去幫她勘大樓的風水。她們大夥兒一進門,筆者的姪女一一王ㄨ琪,即很禮貌的招待她們在客聽閒聊,等著筆者來見。「王ㄨ 琪,她們是誰?有何事?」 筆者一進客聽,首先即跟這些女貴客,個個行禮問好,也很快的問我姪女,想知道這些女人的來意。「阿伯,她是秘魯當地的女企業家,其它這幾位是陪她一起來的朋友,這位女企業家,要請你去幫她勘一棟大樓的風水,她想在那棟大樓裡,租一個樓層來當辦公室。」筆者當場以微笑跟點頭來回應,這位女企業家的邀請。「謝謝!謝謝!」

        筆者有多位姪女,其中有兩位,經常在為筆者翻譯英文跟西班牙文。一個叫王ㄨ琪、一個叫王ㄨ

薇。她兩姊妹學業堪稱一級棒,語言天分都很高,尤其是待人更是溫柔和順又熱情。所以筆者在利馬市,每場演講或幫當地人勘風水,都由她兩姊妹輪流負責翻譯。今天是輪到ㄨ琪來翻譯。大夥兒搭著兩輛轎車,往熱鬧的市中心開。大概二十分鐘的車程,就到了目的地。筆者一下車,馬上在大樓的廣場地面,覓一無受鐵物或高壓電干擾的地點,打開羅盤勘測大樓的緯度。之後,大夥兒進了大樓的電梯,直達大樓的最頂層第八樓。這棟大樓位於較靠海邊的角落,站在頂樓,一眼望去,可看到海陸相連的景觀,真是美不勝收,令人心曠神怡。當大夥兒在這棟大樓堪查一翻之後,「阿伯,這棟大樓的風水好不好?」我姪女王ㄨ琪代這位女企業家,急著問筆者。「很好、很好。但有一點點暇疵,必需處理。」「是什麼暇疵?」我姪女王ㄨ 琪很在意的問筆者。「這個樓層有一個年輕的女性靈界眾生,她是上吊自殺死的。」當我姪女這一問,我老婆馬上代筆者向她回答。「阿伯,這件事要向女企業家說嗎?」 「當然要跟她說清楚,否則我們就有失職業道德,因位今天是她用錢聘我來為她工作的,我們必定將真相告訴她。」當筆者跟我姪女對話之際,這位女企業家若有所感的對我姪女發問:「這棟樓層有問題嗎?」我姪女經這位女企業家這問,有點不自在似的回她的話:「是的,我伯父說這棟樓層的風水很好,但有一些暇疵。」這位女企業家聽我姪女,這一回答,頓時滿臉的疑惑:「有什麼不妥嗎?」當下,我姪女一直看著我臉上表情的回應,最後還是照筆者的原則坦誠的告訴女企業家;「這棟大樓,曾經有一位年輕的女孩,上吊在這個樓層,至今她的靈魂,還一直逗留在這裡。」當我姪女這一說,當場這些女人,有兩種反應;「O !MY-GOD!」那些女企業家的好友異口同聲的驚叫著。但這位女企業家卻若無其事的稱讚說:「very-good !very-good!」對女企業家這種反常的反應,令大夥兒感到非常訝然。「why?」當下我姪女對這位女企業家的反應,真是百思莫解。原來這位女企業家早就知道這檔事,聽說五年前,這個樓層是一家很大的會計公司,因為公司一位女事務員,跟老闆搞不正常關係,後來被老闆娘發現而挨告,在一個週末的夜裡,這位美女想不開,則上吊自殺於此辦公樓內。從此以後,這棟樓層有人常常聽到恐怖的笑聲或哭泣聲,因此這棟大樓的老闆,一直以很低的房價,想把它租出去,但這幾年來,始終無人問津。這位秘國的女企業家將她所知的一切資訊,一五一十的告知我姪女。「那這棟樓層就永遠無法居住了嗎?」當這位女企業家將一切事相說清楚之後,她的友人們馬上問我姪女。「這我得問我伯父,才知道。」隨著,我姪女即當場問筆者。「當然沒問題,只要將此女魂請走,就可以居住了。」後來筆者即當場請這位女魂來加持,於加持當中,筆者一直跟她說法,希望她能放下一切恩怨情仇,誠懇的告訴她,只要她能放下一切恩怨情仇,就能得到筆者加持的正電能波,即可馬上往升法界去修行或排班投胎轉世。當筆者加持大概十分鐘的光景,我老婆就跟筆者說:「老公,這位女魂很感激你的加持,而且聽下了你的說法,高高興興的往升法界去了。」後來聽說這位女企業家,以很低的價錢將此樓層租了下來,而且至今一直未讓大樓的老闆知道,筆者去處理那位女魂之事。

         回到家已近黃昏。一進門,家裡又來了一個小客人,在客聽等候著。「阿伯,她是我的同班同學,叫瑪麗亞。」筆者小姪女王ㄨ儀,見到筆者進入客聽,馬上將這位小客人介紹於我。「有事嗎?」筆者問著我小姪女王ㄨ儀。「阿伯,我同學瑪麗亞,說她常常遇到鬼,而且那個鬼會將書架上的書,拿下來看。有時還會趁她睡覺的時候,摸摸她的臉。」「你問瑪麗亞,她會害怕嗎?」筆者聽我小姪女,陳述這位小客人瑪麗亞遇到鬼的事,心已有底。「瑪麗亞說,起先她有一點怕,後來就不怕了。」「這件事發生多久了?她有告訴她的父母親嗎?」筆者很細心的邊問邊研判。「瑪麗亞說一開始就告訴她媽媽,其間她爸爸也請了教堂的牧師來處理過幾次,但都無效,後來久而久之,她就不怕了。」「那她今天為何會找到妳?」「因為我們今天下課的早,在等校車時,兩人無聊閒談,無意中我講到你很多神奇的故事,她才告訴我,她今天非來看你不可,因為她說昨天晚上,她家的鬼跟她說,因緣到了,她整天為了這句話,不解其意而恍惚,當她聽到我提起妳的神奇時,她家的鬼所說的那句話,又在耳邊響起,所以她才絕定來看你,她也已跟她媽媽通過電話,她媽媽不但不反對,而且很歡迎。」我小姪女王ㄨ 儀,很快的將瑪利亞的來意與遭遇,清清處處的告知了筆者。「那我們馬上就去,將瑪利亞與鬼的事,處裡好了之後,才回家吃晚飯,反正妳媽晚餐還未準備好、妳爸也未下班。」說著,四個人馬上叫了計程車,直奔瑪利亞的家。

        當筆者三人到達瑪利亞的家,她全家人都已待在門前迎接。她們那種待客的熱情,真令人感動。大夥兒進了客廳,我小姪女王ㄨ儀,即很快將筆者夫妻,介紹給瑪利亞的家人認識。之後,筆者夫妻就隨著瑪利亞家人的引導,勘查她住家裡外四周的環境。瑪利亞的家,是屬傳統西班牙式的建築,已住了幾代人。家中除了父母及兩位哥哥之外,還有高齡的祖父、祖母,看來全家人都很融恰。宅內的擺設都很雅緻,尤其是書房,令人感受到一股書香門第的氣息。當大夥兒走到一處房間時,我老婆馬上跟筆者說,就是這一間。「請問這間是誰的臥房?」筆者問著我小姪女。我小姪女馬上轉身,以西班牙語問瑪利亞的媽媽。「是瑪利亞的。」我姪女向我回話。其實筆者看著瑪利亞臉上的表情,即已知道答案了。當下筆者立刻舉起雙手,開始在此房間加持。當筆者加持不到五分鐘的光景,突然瑪利亞放聲大哭,令在場的家人,感到莫明異常。尤其是瑪利亞的媽媽,真是驚慌失色,不知所措。「why?why?」還是我小姪女較機靈,馬上跟瑪利亞的家人解釋:「各位不必緊張,這不是瑪利亞在哭,那是跟瑪利亞有緣的那位靈體,藉著瑪利亞在哭,很快就沒事了,而且這是好現象,這表示,那位在瑪利亞房間的靈體要離開你家了。」經我小姪女這一解釋,瑪利亞全家人,才鬆了一口氣,靜靜的看一切事相的演化。隨著筆者加持的結束,瑪利亞的哭聲,漸漸停了下來。「媽咪,好其怪耶,我跟本沒想要哭,但,不知何故,我感到好像要跟你們永遠的離開了,心裡感到很難過很難過,自然而然的就一直哭了出來!」當瑪利亞這一說,令全家人又是一頭霧水。這時我老婆感緊提出解譯:「王ㄨ儀,妳跟瑪利亞家人說,方才瑪利亞這種現像,是因為她房間內有一位她家去逝了很久的祖先,藉她的肉體來向我們表答一些事情,請大家不必驚慌。」我小姪女很快的就將我老婆所說的話,翻譯給瑪利亞全家人聽,她們才放下心。接下來我老婆又繼續,將一切事相說個清楚:「在瑪利亞房間內的靈體,是瑪利亞祖母的妹妹,她於十七歲那年,罹患了急性盲腸炎,死在這個房間內,因為她很喜歡這個房間,所以一直不想離開,因此誤了投胎的時間。多年來,她一直無法轉世,每天跟著瑪利亞進進出出。今天適逢大師來到利馬,她知道機會來了,她也知道大師能讓她轉世,所以才告訴瑪利亞,時機成熟了。如今這位靈體,不但接受大師的說法,也已接受大師的加持,她很感動,很歡喜。剛才,當瑪利亞的哭聲停下來時,她已高興的離開了妳們,到法界準備去投胎轉世,永遠不再回來了。方才瑪利亞的一切舉動,就是她藉著瑪利亞的身體,來表達她對你們的感情。」我姪女將我老婆所說的這些事相,又詳詳細細的對瑪利亞全家人翻譯一遍。這時瑪利亞的祖母,突然很激動的,一邊掉著眼淚一邊很感激的對筆者說:「大師,你們夫妻,真的很令人欽佩,因為我妹妹的死,全家人只有我一個人知道,而且我從來就未告訴任何人。今天你們既能將此事,知道的如此清楚,我絕對相信你們,一定有能力將我妹妹,超度到天堂去,謝謝你們,非常的謝謝!」。

 

      太乙明心  2008.09.15完稿於美國舊金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