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一無奈的老公一一一一

        2009年5月媽媽節的中午,兒女們都回家給我老婆慶祝【母親節快樂】,全家樂融融的。

「很奇怪,每逢媽媽節,你們都會帶著小包、大包的回來為你媽慶祝,但,爸爸節就在你們的腦袋裡全然消失了?真的差那麼多嗎?」筆者帶著幽默及幾分酸意的對我兒女說著。「老公,你吃錯藥啦!搞什麼鬼。」我老婆很快的應我。「老爸!這還是你的錯呢?為何你每年的爸爸節,都安排不在家,不是在中國大陸就是在美國,我們怎麼給你慶祝呀,還怪起我們呢?」小女兒向來就是反應最快的,可能跟她所學有關。她是國立中正法律系畢業的,但學非所用,畢業之後,一直跟他老公搞電腦的玩意兒。正當大夥在腦部運動之際,突然我老爸來電;「王得!你下午有空嗎?如果有空的話,我家鄰居,有位余先生想請你幫個忙。」「爸!當然有空,只要是你所交代的,我一定有空。」筆者對家父向來就是有求必應,因為我們父子是經過異於常人的坎坷命運,走過來的。「那,我就幫你約下午兩點,可以嗎?」「可以!」。放下電話,小兒子就說;「老爸,你看,下午又泡湯啦,怎麼為你慶祝?」「可以呀!還有晚上呢,中午慶祝阿嬤的母親節,晚上提前為阿公慶祝八八節,這不是很公平嗎?」大孫女也跟大人差一腳。很好玩,媳婦還為她附議呢;「均旻講的很對!」「那就這麼決定了!」通常家裡的事,起火點一定是筆者,滅火或最後拍板決定的,一定是我老婆。

       當日下午筆者應約到了家父鄰居余先生的家。下車一進門,余先生已備好茶水;「歡迎太乙大師、師娘,兩位請坐。」「聽家父說,余先生有事要我効勞,不知是何事?」筆者向來都是乾脆俐落、開門見山。「要麻煩大師來為我內人靈療。」「她罹患了什麼病?」我老婆替筆者發問。

      原來是余太太前幾天,突然全身疼痛。經過家庭醫生診治了數天,仍無好轉,後來接受醫生的建議,直接送到左營海軍總醫院,在海總,經過兩天一夜的檢查,說是肝癌末期,而且已擴散到全身,海總不敢接這個病患。後來移至高雄醫學院,高醫也是不敢接,最後送到高雄榮總,榮總還是不接,余先生不得已之下,才將她老婆接回家中,等待壽終正寢。當余先生將她老婆接回家之後,我三弟去拜訪,因為我三弟是余先生家的里長,他平常對里民都很熱心,昨天他到了余家,看了余太太之後,發現事有蹊蹺,即告訴家父,通知筆者來幫余太太看看。

「請問余先生,令夫人現在在哪兒?」筆者問余先生。「在另一間臥室。」說著余先生馬上領著筆者夫妻到余太太的房間。一打開房門,就聽到余太太痛苦的呻吟著;「我會痛死了,我會痛死了,醫生怎麼還不來?」筆者見狀有點難過,很快的請余先生,將他老婆扶起來,坐在床上,準備給她加持。

筆者舉起雙手開始給余太太加持,大概一刻鐘之後,余太太的呻吟聲消失了,這時現場的人都鬆了一口氣。在筆者加持之際,我老婆一直以法眼,在余太太身上,來回的掃描了幾次;「余先生,你老婆哪裡有癌細胞?根本都沒看到。」聽我老婆這一說,在場的人都愣住了,「那也安呢?」余先生有點莫名似的;「三家醫院都說她已是肝癌末期了,怎麼師娘會看不到,師娘你要看清楚一點兒!」

「余先生我問你幾個問題?你媽媽是不是難產死的,你爸爸是不是肝病死的,還有你們是不是最近要動他們的陰宅風水?」我老婆已發現余太太的發病癥結。「是呀!我媽是生我難產死的,我爸是肝病死的,我們確實明天就要去選靈骨塔的塔位,因為我父母的陰宅,公家一直摧著要我們搬遷,所以上個月底跟我兩位姊姊決定明天去確定塔位。」「老爸,師娘將事情講的這麼清楚,應該要重新考慮這件事。」當余家女兒開口之際,余太太的病,又開始發作,呻吟的聲音越叫越大聲。「大師,請趕快幫我媽加持,她又在痛了!」當下筆者若無其事的;「這次不必我來醫你媽,需要換你們來醫了!」「大師,我們怎麼醫?」余先生聽到她老婆的呻吟聲,由衷的感到著急。「我教你,你就到你老婆的面前,用心對著你老婆說,不能用嘴巴,你決定不將你父母的靈骨,置於靈骨塔,要將他們的靈骨,擇一塊吉地重新下葬,連續說幾次,來證明我老婆講的話是否正確,如果誠然是如我老婆所說的,你老婆的病就可不藥而癒了,這不是很好嗎!」余先生是有死馬當活馬醫的味道,當場即接受筆者的建議,馬上走到她老婆的跟前,按照筆者教她的口訣,一直不斷的用心唸。說也奇怪,未過三分鐘,余太太的呻吟聲,慢慢的消失了,人也睡著了。當場全家人都感到太神奇了。之後,筆者又在余太太身上加持了一陣子,總算了解了一件好事。

       翌日,余先生帶著余太太跟她兒女,全家福都到我家來道謝,而且帶了好多禮物。但,所有禮物都被筆者拒收了,因為筆者幫人靈療,絕對不收紅包、不收禮品、更不接受任何方式的捐款或供養。

但很不幸,因為余先生的父親,本是被其母招贅的,台灣的風俗,被招贅者是無權主張祖先靈骨處理之權,蓋兩個姊姊不相信祖先的靈骨不宜置於靈骨塔,堅持不下葬,結果,余太太於日前離開了這個時空,一天,余先生親自打電話給筆者父親,很懊悔當時沒堅持自己的原則,白白的犧牲了一個老婆,為了這件事,從此與其兩位大姊斷絕來往!

 

          太乙明心  2009.08.10於美國舊金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