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似日月常照光,母如大地施甘霖,但願雙親永健在,孝順兩字離不開】

         2007年 7月,美國舊金山的聖荷西市,在中國道統宗堪輿學舊金山分會的一場【風水與人生】的座談會上,發生了幾個神奇事相,如今還在筆者的靈異傳奇領域裡,繼續漫延燃燒著。

        座談會一結束,有一些絕對認同筆者的專業之觀眾,就會當場登記,要聘筆者去堪他家住宅的風水或祖先的陰宅。但還是瞞多的猶豫不決、冥頑不化者,這種現象,筆者早期真的很在意,但,如今筆者已進入了【一切隨緣】的意境,也就一切隨遇而安了。記得恩師在世之時,常常提醒筆者:「世上有福報的人少,無福報的人多!」恩師這句話,真是金玉良言。每當筆者一場演講會下來,即會感受得到,當時恩師的高瞻遠矚與對筆者用心之良苦。

       今天的會場來了很多人,新雨舊知相聚一堂,幾乎將會場擠的水洩不通。現場除了筆者精湛分析風水的重要性之外,還開放給所有觀眾現場發問。通常觀眾們所提的問題,都只是一些很平常的常識而已。對筆者來說,真是小學生問教授,駕輕就熟的不得了。「請問大師,聽說臥室內,睡床不能放鏡子,為何?」這可說是每場演講會,都會有人發問的風水常識:「當然不可以。鏡子照到床,夫妻常少架,這是風水的一種現象之反射。」「請問大師,聽說廚房的門,不能正對廁所的門,是不是真的?」「當然是真的,這也是一種風水反射現象,這種現象會造成住在屋內的人,常常發生意外或重大疾病而住醫院。」「請問大師,聽說人死後不能放在靈骨塔,是真的嗎?」說也奇怪, 當這位女士對筆者發問之際,筆者內心即告訴我,今天就以這位觀眾之因緣為主題,來解譯為何人死之後,靈骨不可放置在靈骨塔。「請這位資深小姐過來一下,我想以你的案例來回答你所問的問題。」當筆者說出這句話的剎那間,所有在場的觀眾都很茫然,不知筆者在說些什麼似的。「小姐請坐下!」筆者很禮貌的請這位小姐,到我台上坐了下來,開始為他加持。今天這位小姐好像是存心來配合筆者在演一場戲,供現場的眾生欣賞似的,從頭到尾,對筆者的要求,一切都是唯命是從,不存絲毫懷疑。                                                                                                                        

      當筆者給這位小姐加持近兩分鐘之際。坐在前排一位年輕人突然不由自主的驚叫:「大師!大師!我看到不可思議的!」大夥聽他這一陣驚叫,即將眼睛的焦點,移到他身上。當下筆者還是不為所動的繼續為這位小姐加持。其實筆者心中已有所本。經過大概五分鐘,加持的過程結束了。當筆者放下加持的雙手,很自然的即問這位方才驚叫的年輕人:「兄弟,你看到什麼?」這位年輕人是看美國世界日報的報導,本著好奇來參加這次的座談會,也是他首次參予這種活動。「大師,我不知道我看的是對不對,若我說錯了請大家不要笑我,因為我從小就會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現象,我爸媽都會叫我不要亂說話。」這位年青人看來瞞老實的,而且一臉清秀樣。「你說說看,沒關係,至於你所看的是真是假,有師娘為你做證,但為了讓你有所信心,跟取信於所有在場的觀眾,現在委屈你能將方才你所看到的一切,重點式的用筆寫下來,然後再來跟師娘所看到的互相對照,OK?」這位小兄弟,聽了筆者的建議之後認為很合理,即立刻到後面去寫他所看的情形。座談會也利用這個空檔,暫時休息十分鐘,讓大家上上洗手間,用用些茶點。

       十分鐘之後,大家都各自回到個人的坐位上。這時這位開法眼的年輕人,已將他方才以法眼所見之事寫在紙張上,然後交給一邊的工作人員。隨著筆者很禮貌的請我老婆上台,跟各位觀眾說明,方才筆者幫那位小姐加持時,她所看到的一切。我老婆是個很單純的女人,筆者常想,可能就是因為她生性單純、善良、冷靜、正直所以上天才會賜給她這種超能力來幫我。當她走上講台,毫不思索就說:「一開始加持,首先我看到黃色的光,從我老公的手心降下,然後漸漸的轉成紫色的光,隨著我就看見這位小姐的身上,有一位大約五十幾歲的女人的臉,整個臉上呈現黑色的被燒灼樣,我即問她跟這位小姐是何關係,她跟我說是她的媽媽,然後告訴我,說她很痛苦,因為她的靈骨被放置在一個塔內,塔裡的氣流就像火一樣,無時無刻的燒灼著她,因此她的病一直無法復原,所以她在忍無可忍之下,才常來附在她女兒的靈體,因為她女兒此世修的很好,平常就會產生一些好的能量,再說她女兒跟她血緣較近的關係,自然就會將這些好的能量,傳流給她,她的靈體就比較好過,同時她也能保護她女兒。最後我再問她生前罹患的是什麼病,她跟我說是胃癌,最後擴散到十二指腸跟大腸。」                                            

      當我老婆將她法眼所看到的一切事相,向觀眾報告之後,筆者馬上請工作人員,即刻將方才那位開法眼年輕人所寫的紙張內容,公開的讀給觀眾聽:「首先我看到一道金黃色的光,從空間透過大師的手心,照射在那位被加持的人的頭頂,然後由金黃色慢慢變成紫色,同時就看到一個中年女人的臉,浮在那位被大師加持的人的身上。我看那位中年人的臉,好像是被火灼傷的很嚴重,我看她瞞痛苦的。接著我看她的臉,隨著大師的加持一直在改變著,後來她就笑笑的不見了!」。

       筆者從2008年開始,在每一場【風水與人生】的演講會,都會於現場徵求具有法眼或靈眼的觀眾來當見證。因為為了要讓眾生明確的知道,【凡事一定有因果報應的】,不要因為你無法見或你不想見或不敢見或故意裝作不知道,你就能完全不顧因果報應而去胡作非為。從方才的事相中,我們不難發現,真正開法眼的人,絕對可以見到靈界與法界的現象的。於此我們來探討方才事相的重點,兩個開法眼的人,所見的第一階段就是光,這是證明法界與靈界的存在,雖然我們人類的肉眼看不到,但她是絕對存在的。第二的階段就是同樣的靈體,這是證明他們倆位不是幻覺,因為這個靈體跟筆者老婆與這位年輕人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們不可能同時產生同樣景象之幻覺。第三的階段就是這個靈體的臉為何會呈被燒灼樣,這才是整個事相的重點。我想為了要證明整個事相更正確一點,筆者該請這位小姐來回答幾個問題,讓觀眾更能肯定方才的事相之真實性:「請問小姐貴姓?」「敝姓黃。」

「黃小姐,妳樂意為大家回答我幾個問題嗎?」「當然願意!」「當妳被我家持的時候,妳有何種感覺?」「首先我有點緊張沒什感覺,後來慢慢的感到一股溫溫的氣流,由我頭頂往下流竄,令我全身感到很舒服,尤其是我的胃,好像有人在我胃裡動作。」這位小姐將他被筆者加持時的感覺,一一的告訴所有觀眾。筆者再問:「請問小姐,令慈是幾歲去世的,還有她罹患的是什麼病?」這位小姐思索了片刻:「我媽是56歲死的,她罹患的是胃癌沒錯。」「再請問,你們將令慈的遺體如何處理?」

這時這位小姐皺皺眉頭:「火葬後將她放在ㄨㄨ寺的靈骨塔內,每天有寺中的師父為她唸經超度!」

      各位讀者,以上這些事相絕對絲毫不假,也因為如此,我們不難從這些事相中,去發掘我們為了死去的親人,每次都得發大筆大筆的錢,很用心的去處理她的後事,但,我們有再用心去探討,我們為死者所作的一切,真的有如心所願嗎?或只是想自討安心而已?至於目前眾生為自己親人,逝後所作的善後事,存有多少的盲點?筆者於此提出與大眾來探討,免得大家發了大筆大筆的冤枉錢,還令死後的先人不但不得安寧之外,還要遺禍於後代子孫。一、何以【將先人之靈骨置於靈骨內,先人會那麼痛苦】,二、何以【先人的病,當她死後會轉移到其後代子孫的身上?有辦法處理嗎?】三、何以【每天都有出家師父來為死者唸經,為何死者仍然那麼痛苦無奈呢?】,因為篇幅有限,所有問題,往後筆者會以真人真事的事相,來切入問題的發生原由跟如何去有效處理問題的實用性,以供社會大眾參考,才能真正的造福有形跟無形之眾生,以達筆者之願力!

 

        太乙明心 2008.09.13完稿於美國華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