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一最尖端的科學,法眼掃描體檢一一一一

每次的【風水座 談會】。筆者老婆一直是現場的中心人物。因為她具有【法眼】,可以看透每一個人身上的疾病,即使是【癌症】初期,或檢驗胎兒是女是男,她都可輕易的搞定, 可說比目前的科技更先進。甚至人體有些較明顯的疾病,只要她打開法眼,絕對能精準的道出,疾病的位置與根源究竟。因為人的疾病,除了外力受傷或病毒感染所 致之外,有些是現在式遺傳基因【祖先風水錯誤】所反射的、有些是現在式寄生基因【住家陽宅電磁場遭破壞】所引發的、有些是過去式遺傳基因【過去轉世中的父 母兄弟姊妹親人】所引發的、有些是過去式寄生基因【冤家債主】所引發的等等,她總會清楚的告訴當事人,以便妥善處理。所以每當座談會一結束,她的跟前就排 滿了人潮,要她替大家免費的【法眼掃描體檢】。筆者老婆的【法眼體檢】絕對是百分之百的正確,即使是過去罹病尚未醫癒,而本身又無察覺的,或將來一定會引 發而尚未發現的皆然。她更能看出人體所附身的靈體之長相與位置及附身靈體與被附身者的關係。

記得2005年,於舊金山。筆者承蒙一位當地蠻出色的企業家,邀約用餐,同時與會共餐的人士,都是當地一時的名流,有政界的、有商界的、有科學界的、有醫學學術界的,大概近三十人。

用餐當中,筆者是邊用餐,邊接受當場貴客發問一些有關風水問題,同時,筆者也跟現場的與會人士,探討一些較特殊的風水反射現 象。當筆者提到風水與【現在式遺傳基因】有密切關係時,一位男性學者馬上舉手;「這位先生,你太扯了吧?風水是屬迷信的產物,豈可跟【基因】相提並論,我 是專門研究基因工程的,也是個基督徒,絕對反對你這種繆論,希望此後你不要妖言惑眾OK?」這位研究基因工程的學者,對筆者提出反駁的這番話時,主人立刻 起身很和氣的打圓場;「今天我請大家相聚一堂,是屬一翻善意,希望大家放開心胸,來切磋一些善知識。尤其對太乙明心大師的一些微妙理論,能提到抬面來探 討,也是一件好事,我想大家也知道,我是搞科技的,我能接受太乙明心大師的專業,絕對是太乙大師,有其可取之處,否則我豈敢大膽邀約各位貴人的賞臉?」當 這位熱心的主人打圓場之後,筆者很禮貌的走到方才那位發言學者的跟前;「這位先生你好,我很冒昧的請教貴姓?」「敝姓唐,大師,冒昧了,請勿見怪,我是搞 生物科技的,說話比較直接。」「很好呀,我絕對可以理解尊駕的動機,那我現在有個不禮之請,未知尊駕可幫個忙?」「有何事要我効勞?」「我想借用你來解釋 一件事,讓大家開開眼界,不知尊駕可接受否?」這位唐先生被筆者這一邀請,亦很爽快的當場答應,搞科技之人多屬如此爽直性格。筆者馬上請他轉個身,面對我 老婆,讓我老婆為他掃描片刻;「這位先生,令尊是不是因為心臟血管爆裂而離開這個時空的?」「妳怎麼知道的?」當我老婆說出這句話時,唐先生頓時有點驚 訝,在場的人多鴉然無聲,靜靜聽我老婆的解譯。「因為令尊的靈骨擱置的地方不妥,令尊病變基因,無法於大自然中,取得含正電磁波,來補足其基因所需之含正 電磁波,以改善其基因能量,因此他必須往外攝取,蓋你有令尊的基因,他即可循著基因的頻率軌道,從你身上與他同部位的器官上,吸取你含正電的能量,來補充 其基因之所需,因此就會將他的病反射在你身上,當下我看到這種狀況,已在你身上顯現,所以我才肯定令尊是因心臟血管爆裂致死的。還有,你父親的長相,只有 上額頭,跟你較相似之外,其他並不像你,他沒有白頭髮,個子是屬瘦的,不是像你屬胖的。」當我老婆面對餐會上所有賓客這一說,大家都非常訝異,因為筆者夫 妻從來就不認識大陸來的這位唐先生,更何況是他父親,但是我老婆所陳述的內容,大家都可肯定是正確的。之後,在此餐會結束之前,很多來賓都爭先恐後的要讓 我老婆以【法眼檢測身體】,將餐會帶到最高潮,連本來持懷疑態度的唐先生,更是稱奇不已。當場也有一位懷孕八個月的小姐,請我老婆幫他【法眼掃描】,我老 婆跟他說是【男孩】,這對年輕的夫妻才鬆了一口氣;「這是雙重保證,那我們更安心了,謝謝師娘!」

這場餐會是屬較特 殊,因為現場有很多醫學界的學者跟科學界的高手,筆者能順利過關,是再度證明中國的【堪輿風水跟科學、醫學】是有絕對關係的。因為筆者近二十年來的靈療經 驗告訴我,人類的疾病有很多並不是只靠醫生開藥打針就能醫癒的,若人類能相信正統的中國【堪輿風水】,善用【堪輿風水】的專業,對人類一定有某種層度的幫 助的,這樣對人民生活的開銷、對國家的醫療負擔,也會有所助益。

事經一年,因為 唐先生不知是因為工作太忙,或對筆者的風水論述,根本就是半信半疑?所以沒有回北京將他父親的靈骨【重新調整】,後來唐先生如同我老婆所說,很不幸的罹患 了跟他父親一樣,心臟血管破裂之症。還好美國的醫療還算不錯,否則唐先生的後果,將是不堪設想。當年筆者到了舊金山,一下飛機,得知此事,即義不容辭的跟 我老婆,很快的就去探望這位唐先生。到了唐家,見到唐先生躺在床上,閉著眼睛,樣子很痛苦,當場雖然未經他的同意,筆者見他的痛苦樣,即習慣性的舉起雙手 給他加持,大概過了十分鐘,唐先生睜開眼睛,發現是筆者,當下筆者可從他那霎時的驚訝與感激的眼神,得知唐先生已接受我的加持。事後他向筆者表示:當時他 是疼痛的幾乎處於昏睡狀態,但不知何故,突然有一股能量讓他的疼痛慢慢在消失,而且心境漸漸處於平和。他也不知經過多久,睜開眼睛一看,發現他頭上怎會有 一隻手,而且感覺的到,原來那股溫熱的能量,是來自他頭頂上的這隻手。從這隻手發出的這股能量慢慢在他體內散發開來,之後感到疼痛漸漸在消失,更神奇的 是,這股能量令他的心靈漸漸趨於平靜。

經過這段神奇 的過程,搞生物科技的唐先生,才恍然理解,原來【中國風水跟宗教是無關的】,你相信它,它也在作用,你不相它,它也一樣在作用,因此當場聘請筆者到北京城 郊的國家公墓,為他父親【重新調整風水氣場】。如今,筆者每到舊金山,唐先生都會跟筆者探討一些【有關風水跟醫療科學】的問題,兩人成了很要好的朋友,筆 者常常對他打趣的說,如果將來他若因為筆者的提示,精心研究出更先進的醫術,而得到諾貝爾獎,當該分給筆者一半的獎金才對。最近筆者又提供唐先生一個研究 方向,【基因,人生前是一種記憶軟體,人死之後,它是一種磁波反射原】。

太乙明心 2009.08.23完稿於巴拉圭 亞松森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