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神奇事蹟 – 居家不當動土之後遺症

很多人對風水學中的【沖】、【煞】及【犯土神】不甚瞭解。藉此機會筆者跟各位讀者說個明白,以防犯諸位讀者被市面之江湖術士及一些神棍所蠱惑詐騙、受害。

所謂【沖】即是活人住的陽宅或過世的人安葬靈骨的陰宅,其【方位】與入宅、動工整修或安葬的【時間】年、月、日、時成180度相射的現象,【如方位坐子山,時間是午年,形成子、午沖。】而產生的一股負電能波,這股負電能波,於風水專業稱其為【沖氣】。至於這股【沖氣】會有什麼反應?第一、會令人造成【腦溢血而死】第二、會令人因【心臟疾病而死】。而且發病都是在無預警之下,所以很難有活命的機會。通常受沖者都會無預警突然昏倒,到醫院不是即刻死亡就是醫生查不出病因。這種被沖的現象,筆者也無能為力。

所謂【煞】即是活人住的陽宅或祖先的陰宅之【方位】與入宅、動工整修或安葬的【時間】年、月、日、時之能波交叉錯誤,【如坐西的方位屬金,用亥、卯、未之時間屬木,金剋木。】而產生了一股負電能波,這股負電能波,於風水專業稱其為【煞氣】。至於這股【煞氣】跟【沖氣】之反射是不同的。因為這股【煞氣】是慢慢在形成,當這股【煞氣】凝聚到某種層度時,即會令人產生一、重大流血事件,二、車禍,三、意外死亡,四、罹患癌症。蓋因為【煞氣】是慢慢在形成的,所以若未凝聚成熟之間,筆者可【制煞】避凶。

所謂【犯土神】即是於陽宅之外圍,在不當的時間點去挖土,而破壞建物外圍的能波場。大凡一切陽宅或陰宅之內,除了有一個大的元素能波場之外。其外圍還有八個不同的元素能波場。而且這八個元素能波場,因各據的方位點不同,所以各個元素能波場即各含不同的元素能波,所以會因受到破壞點之不同,而對人產生有不同的傷害。如:動到屬東的位置,不是患腳部的疾病就是肝病。動到屬西的位置,不是患肺部的疾病就是頭部的疾病。動到屬南的位置,不是患腸胃病就是眼疾或心臟病。動到屬北的位置,不是患腎臟疾病就是耳疾或糖尿病。動到屬西北的位置,不是患精神病就是常常咳嗽。動到屬西南的位置,不是患胃、脾臟之疾病就是皮膚病。動到屬東北的位置,不是患胰臟疾病就是結石。動到屬東南的位置,不是患膽病就是手部的疾病。所以中國古代的聖哲就教導人類,陽宅、陰宅要動土一定得選擇良辰吉日,這不是空穴來風,妖言惑眾之事!這種元素能波場,筆者有些還可處理,若傷害太重或挖到【氣源】,那我就無能為力了!

2006年8月19日傍晚,剛從舊金山國際機場回到我門生元鳳Kitty的家,一大堆門生已在Kitty家的客廳等候多時。「老師、師娘好!」大夥兒問好的聲音很響亮,這表示各個門生都很健康,對筆者夫婦很熱情。「不錯,大家好!」一年裡,上半年在台灣、中國大陸、日本,下半年在美國跟中美洲、南美洲。這種現象已維持了近十餘年了,每當我下飛機就是如此盛況的師生會,滿溫馨的。 「老師!我們已恭候多時要傾聽你在台灣,這半年內有遇到什麼神奇的故事。」我這群門生裡就是我大徒弟的老婆一一元碧Angel最討人喜歡,也最直心,每次只要他在場,一定第一個發問的,我很疼她。「當然很多,三天三夜都說不完。」我只顧跟大夥門生寒暄,我老婆跟我門生元泰,忙著整理我們從台灣帶來的行李。「那快說呀!」大夥兒異口同聲的要求我。「好拉﹗我來說。」正當我被大夥兒逼的要開始說故事之際。突然「老師!且慢,請大家先聽我的!」原來是元鳳Kitty的大姊從門外進來。「Julie大姊頭,妳還會有什麼比老師更精彩的故事?」大夥兒對喊停的Julie問道。「當然有啦,要不然我豈敢大膽冒斬老師稻仔尾的大逆之罪!」「沒那麼嚴重吧!Julie,那就讓妳先說。」其實對Julie這般從未有過的衝動舉動,自然的,我對她的故事也產生了好奇!「老師,今天早晨不知何故,我起的特別早,精神也特別好,首先將一般早上該做的工作很快的就做好了。眼看剛七點,也無事可做,突然一個念頭閃過一一練習打坐。心想也好,反正已沒事做,又不能再去睡懶覺,練習打打坐也不錯。心想著,索性即在我家佛堂神位前坐了下來。坐下沒多久,突然不知從何處飄來一陣,我從來就未曾聞過的香味,淡淡的,很清香,讓我聞了之後有點飄飄然。那種飄飄然的現象,不知過了多久,矇矇中我彷彿咋見有七個仙女從天而降,當時我向我自己說:七仙女要來人間渡化眾生了,霎時感到非常的高興,非常喜悅,突然驚醒過來。當我醒來,很自然的就想到老師,心想是不是神在暗示我,老師要來了,下了座墊立即打電話給Kitty,結果如我所猜。所以一下班我就急著跑來見老師,老師!真的有七仙女下凡來渡化眾生這等事嗎?」大夥兒個個都集精會神的聽Julie講她打坐看到的事。「嗯、嗯、嗯!」我點點頭,肯定的授意著。「阿!老師你沒搞錯吧?」大夥兒看著我的示意,當場驚叫一聲。「但,Julie看到的,不是傳說中天上的七仙女,她們是來自澎湖七美島的七仙姑,」大夥兒瞪著我,擺明的就是要我道出原委。「老師,這是怎麼一回事,你跟Julie姊把我們搞得昏頭轉向了,一下子是美國,一下子又是台灣澎湖。」「好!好!好!現在我就開始講這個巧合又事實的故事。」我慣性的喝了一口礦泉水,擺好pose開始開講。

話說在我要離開台灣到美國的三個月前,高雄縣嶺口鄉,有一位許先生,他是屬在家修行者,道行很好,人稱許真人,他平常樂善好施,廣結善知識。一次機緣,經好友的介紹認識了筆者,所以只要我在台灣,我們常會見面。一天我去拜訪他,剛好有一年輕女子前來求教。這位女子已被醫生放棄了,因為她的淋巴腺癌已臻末期,所以死馬當活馬醫,到處求教奇人異士,當然許真人一定不予例外。這位女子跟許真人相談多久我是不得而知,但許真人見到我來,很客氣的就馬上將我介紹給這位小姐認識。「林小姐,我幫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揚名國際的太乙明心風水大師,你今天瞞有福報的,能在這裡見到他,你可能有救了。」「真人師兄,你別把我捧的那麼高,其實我也沒什麼,只是風水方面較專業一些些而已!若要應付這些疑難雜症,說實在的,你比我高竿多了。」這個時空因為資訊充沛,無形中造就了很多奇人異士,個個法門不同,但能潔身自愛,正派經營的甚少,許真人是屬難得的正派人士之一,所以筆者很敬重他。 「太乙大師你好,久仰!久仰!」這位林小姐終於開口對我問好。我索性的點點頭,其實一進門我即慣性的在這位小姐身上掃描了。「林小姐,若妳信任我的話,請妳坐下,我幫妳加持,對妳的病情可能有所幫助也說不定。」這位林小姐一邊聽著我的話,一邊試探性的給許真人使眼色,許真人馬上說:「試試看也無妨。」當下這位林小姐才放心似的往沙發上坐下,接受筆者的加持。我加持了大概兩分鐘之後,一切事象已很清楚。「請問林小姐,我看妳年紀滿輕的,怎們已跟人家離過婚?」我這一問,霎時這位小姐很訝異,其表情有點尷尬,頓時說不出話來。當場許先生也現出滿臉驚奇的表情:「小姐,妳真的已離過婚嗎?看不出來A,如果有的話,妳要跟大師說實情,否則我們怎麼幫妳!」許真人這一出聲,這位小姐突然哇哇的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敘述他兩年前,因為被另外一個男人所騙,狠心逼他老公跟她離婚的經過。「大師,你怎麼知道我離婚這檔事?」看許真人也很想知道我是如何得知的。「俗諺,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因為當我在加持這位林小姐之際,我發現手中的正電能波不能往下降,我即已查覺這位小姐私德有瑕疵。通常我加持眾生之能波,是靠每位被我加持者,因其個人因緣而定。並非是我能掌控的。所以當我動念要加持眾生之際,若虛空法界不來電,我即會以心念來問法界之神,法界之神知道我在行教化,不是行迷化,所以都會給我老婆看到答案或傳達一些有關的信息。針對這位小姐我也不例外,因此當我發現電波不往下走時,我即馬上用心去問法界之神,我老婆當場看到一切真相,馬上偷偷的告訴我,這位林小姐曾經做過連天都無法寬恕之事,尤其是其前夫家祖先更不放過她,所以才讓她致癌,因為她傷害她前夫家的顏面太深太深了。」所以我才知道她已離過一次婚。「小姐,從你陳述的過去事象,我想你該去圓滿你所犯的錯誤,才能得救。」「大師,那我現在該如何處理?」這位小姐聽完我告訴她致癌的真相之後,悔意連連,急著要我幫她解圍,「解鈴還需繫鈴人,看妳該如何去對那些被妳傷害過的人懺悔?」我看她滿可憐的,而且也已充滿悔意,所以才想幫她。「大師,讓我回去詳細的想一想,我該如何去處理。今天很感謝大師的指點迷津,謝謝!謝謝!」這位林小姐帶著無限的無奈與痛苦,就在她的謝聲裡遠離了我們。當林小姐離開之後,許真人突然雙手作揖的對我:「大師你太神奇了,你跟令夫人的功力,我今天總算開了眼界,尤其是當你在林小姐頭上加持的時候,我忽然發現有一道金黃色的光,一直繞在你手腕四周,這是不是我的幻覺?」「你真的看到金黃色的光在我手腕盤繞?」「是呀,難道我騙你不成!」許真人一臉嚴肅的表情。「哈!哈!哈!那我得恭喜你了,許師兄,你今天因緣成熟被法界之神,打開了你的法眼,恭喜!恭喜!」我雖然幽默,但絕對是正經八百的在向許師兄道賀,他開了法眼。「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再印證呀!」許師兄聽我說可再印證,他好高興。「大師,怎麼印證?」「那還不簡單,我請我老婆給我加持,你如果又能看到我手腕中有光在盤繞,那就對了!」說著,我馬上伸手對著坐在沙發上,我老婆的頭頂開始給她加持,片刻之後。「我真的又看到大師你手腕上有光在盤繞,但很奇怪,這次我看到的不是金黃色的光,是紫色的,而且一直從令夫人的頭上往下走,真的太神奇了!」為了印證許真人的法眼已打開,我當場試過數次,好讓他有信心。除了加持他本人之外,還加持她老婆,最後也將他家的土神、地基主都請來讓我加持,令許師兄看得真是心花怒放。「許師兄,你剛才看到每個被我加持的人,都有一種共同現象,就是光由頭頂往下走,但是林小姐就沒有,這就是我在加持眾生時,我為何能得知被我加持者是善、是惡,這就是方法之一。」我當下也把如何分辦靈界之象或法界之象的一些巧門告訴他。「大師,我想請你幫個忙,你能跟我到澎湖去給那裡所有的靈界眾生加持嗎?」「當然可以!」就是這個因緣,所以我才有機會到七美島,與七仙姑結善緣,七美島的七仙姑才會有緣跟我到美國來渡眾生,所以我才敢肯定Julie打坐時,所看到的不是傳說中天上的七仙女,而是澎湖七美島的七仙姑。「原來如此!」大夥兒又一次的異口同聲。 「老師,最後那位林小姐你有沒有幫她醫好?」又是大調皮Angel問的。「沒有,因為她不敢再來見我,所以我無能為力。我聽許師兄說,她一週前死了,很可惜,她只有二十三歲,而且很漂亮!」

正當大夥兒聽完七仙姑的故事之際。突然從門外傳來一陣很溫和、很客氣的問候聲:「請問太乙明心大師在家嗎?」「我老師在,請進!請進!」Angel 向來就是又調皮又熱情,很快的就將這位客人請了進來。「請坐!請坐!」看到這個婦女帶著一位滿身皮膚病的小朋友走進來,我很客氣的請她坐。「謝謝大師!聽很多人說你能醫好多種的疑難雜症,所以我是慕名而來,請大師幫我看看我兒子,我兒子的皮膚病已患了三年多了,三年來,灣區的醫生,無論中醫、西醫都已束手無策,不知大師是否有辦法幫他醫好?」「試試看,但我不能保證。因為有的疾病是病毒傳染的,如果是病毒傳染的,那就一定要看醫生。若是由風水的元素能波場受到破壞而反射所致病的,那當然醫生是無能為力,可能我就派得上用場。」每次要靈療,第一道程式就是先由我老婆來測試病因在哪兒。我很快就叫我門生們將我老婆請出來。「師娘,老師請妳快出來,哈!哈!哈!」大夥兒邊辦正事邊跟筆者開玩笑。我跟我門生們,平常就像一家人,所以【開開玩笑、撒撒嬌、沒大沒小一下下】都是我們的休閒活動。「有事嗎?」我老婆因為正在整理剛到的行李,一聽大夥叫她,所以匆匆的跑出來。「老婆請妳用法眼,幫這位小弟弟掃瞄一下,看他靈體有沒有問題?」當下我老婆即面對這個小朋友,用法眼從上到下仔細的掃瞄了一翻。「老公,這位小朋友,靈體內有一個美國人。」「OK!我收到了,謝謝老婆!」當我老婆跟我說這位小朋友靈體內有一個美國人的靈體,我已胸有成竹。我肯定他是因為住家,於不當的時間點,動到西南方的元素能波場,俗稱西南方的土神所致。因為美國國土的土神,必然是美國人。至於這種因風水所引發的病,醫生必然束手無策。「這位太太,恭喜妳,令郎的病是小case一件,請妳放心,因為他是因為你們於不當的時間點,破壞了妳家西南方的元素能波場所引發的,只要我去妳家,將那被破壞的元素能波場處理一下就OK了!」我將這位小朋友致病的原因講給這位年輕的媽媽知道之後,這位媽媽看起來瞞著急似的:「那我該什麼時候來請大師到我家來?」「明天早上十點,妳看可以嗎?」我想趕緊把一些雜事越早處理越好,免得大家知道我來了,就會都擠在一起要我辦事,那就很麻煩。「很好,謝謝大師,我明天早上一定準時到。」隨後大夥兒於歡笑中作鳥獸散!

翌日,這位年輕的媽媽,很準時的帶著她那可愛的小朋友來載我和我老婆,一起去她家。到達她家,下車之後,我量了羅盤,測出西北角,即帶著我老婆到被破壞的元素能波場的位置去處理。當我出手開始加持之際,我老婆馬上告訴我:「老公,真的是這裡,好癢、好癢。你真的好厲害!」「那還用說!」難得臭屁一下也不錯。我大概加持了十分鐘,即對這位年輕的媽媽說:「一切搞定!」這位媽媽感到瞞懷疑的樣子,其實我不以為然的,這對我來說,是司空見慣之事。「大師,這樣就好啦?」「差不多了,等一下,到屋內,再給弟弟的靈體加持一下,一切就OK了!」這位媽媽還是心存懷疑:「大師,還要不要帶他去看醫生?」「隨便妳囉,我不在意的!」我和我老婆就在這位年輕媽媽的懷疑下回到Kitty的家。還好沒漏氣,經過一週之後,這位年輕的媽媽帶著他那皮膚病痊癒的小朋友來看我:「大師、師娘,謝謝你們,真的非常感謝,大師你們真的太神奇了,神奇的讓人不敢相信!」。

太乙明心 2007.07.20寫於中國上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