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偶然中的偶然亦或是巧合中的巧合,曾經數度google「嬰靈」一詞,出現的訊息總是讓我一眼晃過去無感,而就在2018年七月初再度google「嬰靈」,首則出現了太乙明心大師的文章『被嬰靈折磨的女人』,好奇點進去看看,竟然這篇內容同時提到嬰靈及甲狀腺問題,這就是我急於想了解的。這如同大海撈針簡直是不可能吧。我即刻將文章分享給Laura,確定自己沒有眼花看錯。我和Laura都感到太不可思議了。於是我們試著依網站上高雄的聯絡方式聯繫看看……。終於2018/07/22第一次與老師視訊。一上線,老師大致上了解我們的狀況,哪知沒多久時間,我全身不自主顫抖,頭痛,頻頻扯頭髮,所有行為完全非自己所能控制,師娘告訴老師有符神,老師與符神溝通,希望祂能離開我身上,不要再讓我那麼痛苦,後來我竟然跪地求饒,老師修復符神的靈體,並赦免祂的罪,…..整個過程在恍恍惚惚中度過,很多細節無法回憶。後來老師要我把鏡頭對著地上,老師清理磁場,還要我拿一瓶礦泉水,老師唸了大悲咒,成了大悲水,要我慢慢喝完。過程如同電視劇般地活生生發生在自己身上。

數天後再度與老師連線, Laura 告訴老師自己有甲狀腺問題,哪知師娘問眼睛是否有問題? 而師娘看到我的肺部有癌細胞,問我是否有祖先死於肺癌?當下我與Laura非常震驚,因Laura眼睛有問題只有我知道啊,而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肺部有癌細胞。當時的心情只能以天翻地覆來形容。也讓自己親身體驗到師娘「算病」的功力。老師告訴我們可以藉由「滴血認親」方式解套。「滴血認親」自己孤陋寡聞完全沒聽過這個名詞。或許是機緣到了,我和Laura與老師相約7/28下高雄一探究竟。

出發的前一天,告訴妹妹,我要去高雄拜訪一位從網路上不小心找到的一位老師。妹妹完全不可置信,因為我是個凡事深思熟慮謹言慎行的老古板,怎麼會如此輕舉妄動,妹妹深怕我被騙,希望我三思而後行。不然是否改期,她可以陪我們同行,畢竟可湊足了三個臭皮匠。(因妹妹7/28當天有事) 我要妹妹放心,等我回程到高鐵站時打電話給她。當時的我完全沒有事前模擬如果發生萬一該如何應變,這簡直是背離自己一貫的做事態度,對一位素昧平生的老師竟是如此不可思議的全然信任。

7/28 到高鐵站接我們的是大師本人及師娘。他們十分親民,沒有任何架子,沿途老師及師娘告訴我們很多修行的正確觀念及真實的靈異故事,這是我此生第一次親眼目睹視民如傷真正堪為大師的風範。以前所認識被稱為大師級的人物,總是有專人為其打理一切事務,哪可能理會我們這些小兵小卒。

驅車前往慈悲園,老師解說「滴血認親」的原理及意涵,師娘則分享幾個經典案例。我們當下決定要「滴血認親」(我們已將費用帶在身上),但老師執意要我們回家好好再想想,他希望我們是真正相信「滴血認親」所能產生的效果。因首次見面不敢造次,只能聽命於老師。於是與老師約定8/8再度南下做 「滴血認親」。

8/8 到慈悲園「滴血認親」,Laura 吉時在上午,我則在下午,中間空檔時間老師要去對面採龍眼,我好奇的跟去,經過一片樹叢,老師突然問我:「會怕嗎? 」直覺回應:「不會啊! 」是啊,為什麼在老師身邊完全沒有害怕的感覺,而是感覺沐浴在一種春風吹拂的正能量氛圍裡。

「滴血認親」後也不知過了多少時日,原本身體不時會有股腐臭味就再也沒聞過。期間師娘給了我三次藥酒,一向不喝酒且不亂吃成藥的我,竟那麼乖巧聽話按時將它喝完,是什麼力量讓直覺取代理智的頭腦?

之後我曾試著google「嬰靈」,但再也不會出現老師的文章了。我無法解釋與老師的「奇遇」究竟是美麗的偶然還是慈悲的巧合?

2021年8月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