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太乙明心永恆的痛一一一

縱然未曾悉識過,若是有緣必相逢,緣起情滅雖註定,眾生何以難割捨!缘本有情善惡分,情本有緣長與短。情緣兩造心連根,理解究竟有幾人!

2012.08.20. 於美國加州太浩湖畔。早餐之後,與多位好友,正在談心之際,突然手機響起,當筆者接聽之後,宛如晴天霹靂,頓時感到天昏地暗;【Rosa走了!Rosa歸天去了!】這是個令我絕望的信息,是我240日努力失敗的成果,是我真理遭殘酷否定的結論,我像萬箭穿心!我難以自拔!眾目睽睽之下,我堅硬的雙腳終於軟了,我的眼淚無法自控,我努力的咬緊牙根,我痛苦的思緒無法控制,我一直告訴我自己,不允許哀嚎,我不停咬著下唇,猛吞口水,我全身由內而外的抽動著。站在我身邊,我的老婆已察覺,我又在為某個病患的去逝在自責、折磨、心碎。她保持若無其事的沉默,其實當下她已急速在思索,要如何啟口,才能讓筆者瞬間平靜下來;【老公!我知道,你現在心很痛,但!你不要忘了,我也是你的眾生,是你最親密的眾生!你絕對不可忽略我現在的感受。老公!你沒錯,錯的是命運!老公!你要清醒!你該知道,這個時空,還有很多眾生、眾靈需要你的幫助!】我老婆短而有力的呼喚,令我漸漸清醒過來,我那傷心欲絕的情緒,亦慢慢平靜了下來,我茫然對天,埋怨的吼了一聲;【天呀!何以如此殘酷待我,我到底錯在哪裡!】。我無奈的跪趴在地面,不知過了多久一一一。

【老公!大夥兒都替你擔心不已。其實,今天的事,數天前,紀瑄已跟你表露的很清楚,她只是沒跟你說是誰而已!】。當筆者老婆這一點,我頓時恍然驚醒。

8月14日的早晨,(台灣屬半夜)我台灣那位黃仙子(紀瑄),於電話中,即告訴筆者說:筆者最近會有血光之災。同時她要我理解一個真相;人是應因緣、因果而來此苦境轉世,因此絕對有【因果】反射的程式存在。她要筆者,針對因果反射事件,不要鑽牛角尖。因為筆者常透過黃仙子與天上的神佛爭論有關【因果與聖人責任】之論述。沒想到,隔天下午,筆者在舊金山灣區,一家百貨公司,下樓出大門之際,不慎撞到光亮的玻璃門,小手指流了很多血。回家之後,筆者馬上打電話給黃仙子;【小姐!你太靈了吧!這樣我會害怕呢!】。【老師!你別這樣一百分的笑九十分的,OK!】。之後,筆者就當作應該沒什麼事了,可安心跟幾個好友去渡個小假。

沒想到不幸的事,竟然會發生在一位我認為一切都OK的病患,名叫Rosa的身上!

Rosa是一位很年輕的護士,一臉清秀、語氣柔和。當她初次見到筆者,雖是一副弱不禁風的體態,但仍掩飾不了她那優雅的氣質,及求生的意志力。當時我就下定決心,非將這位可愛的姑娘醫癒不可。

起初她所罹患的是子宮癌,後來擴散到胃跟肝。

她家住台灣台南。當她見到筆者時,她已經過電療、放射性治療、化療、亦將子宮切除,胃割了二分之一。

當時次元癌細胞正開始蔓延至肝臟。

【小姐!妳的癌細胞已開始在肝臟擴散,而且胃還有少許。】2012年1月,Rosa初到筆者家中,我老婆打開法眼,即跟她說。

【醫生沒跟我提過呢!】Rosa一臉茫然回我老婆。

【小姐!我老婆的法眼檢查疾病,尤其是癌細胞,絕對超越現代科學儀器的準確與快速!若妳不相信,將來

醫生會證明給妳看,絕對令妳心服口服。】筆者眼看這位Rosa小姐跟她家人,對我老婆的功力,有些懷疑。因此很嚴肅的告訴她等真相,好讓她等有所警覺。

真不出筆者所料,Rosa從此不再出現,令筆者非常的替她擔心。沒想到,事過月餘,農曆正月十二日的早上,這位Rosa小姐,跟她大姐突然來訪。當時rosa的臉色已非常的憔悴,令筆者一陣心酸:【為何這麼久才來?】筆者向來就是直腸子。【醫生前兩天才證實,我的癌細胞已擴散到肝臟!】當下Rosa低著頭回筆者的話。她身邊的大姊風度很好:【大師!那天我們真的不敢相信師娘所說的話,因為我們對師娘的表現,簡直是神仙的化身,心想在這科技發達的時空,真叫我們難以相信。尤其時下招搖撞騙的江湖術士,實在多的不敢領教。所以我對我家人見議,一切等印證之後再說。沒想到這麼快,師娘所診斷的結果,即得到印證,所以我們馬上趕來見大師,請大師幫忙!】。

Rosa跟她大姊很誠懇的將來意道明,筆者夫妻當然很高興,本來筆者就深恐她不來而出槌,如今她來了,我當然很樂意為她靈療。

一切靈療的過程,就是老樣子。加持、懺悔、改善住家陽宅電磁場、改善祖先因宅電磁場、立祖先牌位、

早晚要運動、吃的好、早睡早起、絕對遠離喪氣、絕對不可到廟、寺、教堂、私人宮壇。

Rosa自從接受筆者靈療開始,就很虔誠的恪遵筆者的交代,每天早起早睡,每天一定按時運動,尤其必須徹底遵守筆者以上的每件要求。大概經過兩個月,rosa的病情,大家有目共睹。她幾乎已趨痊癒。當筆者要離開台灣之前,還來讓我老婆檢查。當時我老婆很自信的跟筆者說:【Rosa的癌細胞,我已沒看到,但是她的腫瘤還是個問題!】。向來筆者都會告訴癌症患者;癌症是癌症,腫瘤是腫瘤,絕對不可混為一談,否則誤了寶貴的生命還不自知。

沒想到,當我離開台灣到美國,尚未兩個月,rosa,竟然因為家人太過急躁,而導致她失去了寶貴的生命。據其大姊說:出事的一個月前,醫生檢查Rosa確實已沒有癌細胞,但她肝臟內有兩顆腫瘤,深怕癌細胞會復發,因此見議Rosa家人,最好速將她肝臟內的腫瘤割除,以防範未然。後來亦經過Rosa本人同意,所以才決定,一個月後動刀。沒想到這一刀,Rosa卽白白的送了命,她不是死於可怕的癌症,她是死於病菌感染!難道這真的是因果使然!

太乙明心 2013.08.20.於美國舊金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