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滴血認親的女人一一一

筆者自從開悟【滴血認親】的竅門之後,短短幾個月時間,在國內外,已幫了好多人,醫癒了因其祖先陰宅風水磁場不當又無法改善,所反射之基因疾病。

筆者自從得到我恩師林擇佑的風水真傳,肯定風水磁場是人類【基因病變】的源頭之後,即決心要讓世人知道,中華風水、孔子、老子、佛陀的學說,是渡化眾生、眾靈,不可或缺的途徑,因此時時刻刻都惦記著眾生眾靈的苦難。尤其近幾年來,承蒙上天的洞察與厚愛,令筆者開發很多,用來救人的神通超能力與結交一些具有超能力的異人。我跟這些神通超能力的夥伴,各人都能自愛,謹遵原則;【若以神通超能力來救人,絕對不可收受紅包、賺錢或任何方式的接受供養與回饋,而且心中只有仙、佛、菩薩、神、祖先,絕對不參加任何教派。】因為我們深知,神通超能力是上天所恩賜,並不是只靠當世修持就能擁有,若光靠一世修行,就能有超能力,時下那些宗教人士,當該用他們此世修來的神通超能力,去【無為】救人!不要只靠;超度祖先法會、點光明燈、安太歲、燒紙錢等,騙人把戲,藉供養斂財圖利。

2013年仲春,筆者剛從中國北京回到家,一進家門,手機就響起:【請問大師在家嗎?】手機內傳來一位女士的聲音。【我就是,請問是哪位?】筆者一邊擱下行李,一邊回著話。【小姐!妳真會挑時間呢!我剛下飛機回到家裡,連行李都尚在車上,妳就找上門了,妳真神啊!妳是哪位?有什麼事嗎?】【哦!對不起、對不起,大師!那我改天再跟妳連絡!】筆者連再回答的機會都沒有,這位女士就將電話掛了!

事隔兩天的傍晚,筆者陪我老婆在阿公店水庫散步之際,這位女士又來電:【大師!很對不起,那天我很不禮貌,匆匆的給你掛電話,因為那通電話,我是在舊金山機場打的,我現在人已抵達台北,在我朋友家,我想明天下高雄去拜訪你,不知大師是否有空?】

有客自遠方來,當然不亦樂乎:【有空、有空!即使再忙也該把時間空出來,見你這位遠從天邊而來的貴客!】【大師!謝謝你的慈悲。我是長住在舊金山Union City,我姓孟,兩個月前,發現身上有些問題,西醫、中醫都看過,但並無改善,後來經朋友介紹,上了你的網站,其中有些故事,描述的經過,跟我很相像,所以我才毅然決定回台灣,想請大師幫忙!】經這位孟女士的說明來意,筆者很感動的接受她的來訪:【孟小姐!真感謝妳對我的信賴,明天一整天的時間都屬於妳的。明天妳到了左營高鐵站,我夫妻一定去接妳!妳不必搭計程車。】【好!謝謝大師!明天當我買到高鐵車票,我就打電話給你!謝謝大師!謝謝!】。

翌日,午餐後,筆者接到孟女士的來電,下午三點,筆者夫妻準時到左營高鐵站,我將車停在三樓停車場,坐電梯下去大廳。當筆者夫妻一進五號門,大門正中央,一位笑容可掬的中年女士走過來,很禮貌的向我夫妻打招呼:【王大師、師娘!你們好,我是孟xx!麻煩兩位來接我!】,當下筆者愣了一下下:【孟小姐!妳怎麼知道我是王老師?妳真的很神呢?】。【這沒什麼,因為我在舊金山出發前,連續看了三天,兩位高人的照片,當然一見就知道是你們兩位,尤其是大師的長相,與眾不同,一看就認得!】。離開高鐵大廳,三人搭筆者的小車,一路上可說是一見如故,家常談不完!

原來這位孟女士,十餘年前在台灣跟她前夫離婚之後,帶著一對兒女,毅然離開了傷心地(台北)。在美國,為了養育一男一女,不得已又嫁給一位老外,這位老外對她母子三人,非常的照顧。如今兒女都已結婚生子,之前,她跟那位美國老公一直住在女兒家。去年他們老夫老妻,不想長住女兒的家,即去買了一棟法拍屋。住進去沒多久,即發現她的右手臂的皮膚發癢,經過幾個醫生都束手無策,到目前還是如此。

半個月前,一次例行體檢,醫生跟她說,她的肝臟有問題,需再進一步的詳細檢查。星期天,她去作頭髮,那髮廊的老闆娘跟她說,妳的皮膚病跟妳搬新家一定有關,我想妳入宅時,一定沒請人擇日子,犯了煞氣,如果妳不相信的話,妳可上【太乙明心大師】的網站,妳就會恍然大悟。其中就是這位老闆娘說中了孟女士搬家沒擇日,所以孟女士回家之後立刻上網。在網上眾多故事當中有一則故事,描寫【去逝的祖先都是重男輕女】,因此她才連想到,她媽是因肝癌去逝的,就是這層原故,才會遠從舊金山跑來台灣找筆者,要我老婆印證她身上是否有她母親的靈體在反射。

【孟女士!妳的皮膚是妳家土神在反射,至於妳的肝臟,真的是妳母親在反射,我問妳;妳母親去逝的時候,是不是比妳現在更年輕,她瘦瘦的,眼睛應該很大,但因為她風水不對,所以眼睛是閉著。當時她的肝癌有擴散,目前妳的消化系統也不好,也有點咳嗽,因為妳媽,癌細胞已擴散到腸胃及肺部!】當筆者夫妻與孟女士進到我家客廳,俟孟女士告知來意之後,我老婆即打開法眼,對孟女士全身掃瞄了一趟。

【大師!那現在我該怎麼辦?我最害怕的事,終於真的發生在我身上!】孟女士聽我老婆告知她的狀況之後,心裡開始緊張。

【不必緊張!還好妳發現的早,而且來的快,否則不是妳該怎辦,到時,連我都不知道怎麼辦!】筆者因為經歷過很多這類的案例,所以並不猶豫:【小姐!我問妳,妳媽的靈骨葬在哪裡?】【這!我當然知道,但我無法私自去改變我媽的風水,尤其我家兄弟都是基督徒,跟本就不相信風水!】聽、看,孟女士談到她媽的風水,馬上反射出她心中的恐懼與無奈。【老公!要不然就用滴血認親的方法,來幫孟女士解危,你看如何!】我老婆一向是非常慈悲,難怪她的超能力一直在增加。【那也只有如此!】。

【孟女士!請妳坐正,我先將妳身上的土神,處理妥當,再來處理妳媽!】筆者接受我老婆的見議,但【滴血認親】,不只是生者同意即可,也要死者接受才行。

【正心正念傳正道,丹心正氣不愧天】,筆者首先將孟女士身上的土神,加持、修補靈體,之後,馬上請觀世音菩薩,將這些土神帶回去她家中歸位。接著,再次的給孟女士加持:【正心正念傳正道,丹心正氣不愧天!】筆者利用加持之際,即跟孟女士母親的靈體溝通,結果她接受我的說法,願意以【滴血認親】的方式,將她葬在孟女士美國住家後院。【可以!】孟母靈體透過我老婆表示同意。【那,請你馬上退出妳女兒的肉體,以表示妳的誠意!】接著,筆者即將孟母靈體請出孟女士的體外。

事後,孟女士就在台灣,找個大理石店,將她母親的名字、出生年月日刻好,帶回美國,其它的事,等筆者抵達舊金山再處理。筆者當場要求孟女士,若要去檢查肝臟,必須等到【滴血認親】的動作,圓滿之後才去。

當孟女士回到舊金山不久,有一天打電話給筆者,說她的皮膚病已全部OK,因此她對筆者所提的【滴血認親】有絕對的信心,她一定會等筆者作好【滴血認親】之後,才要去檢查肝臟。後來筆者到了舊金山,下飛機第一件事,就是幫孟女士處理【滴血認親】的工作。一個月後,筆者從DC回到舊金山,孟女士才去做檢查,結果安然無事。

 

太乙明心 2013.08.17.於美國太浩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