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滴血認親治百病(B)一一一

   2011年元宵節的隔天,筆者夫妻到了中國北京。一下飛機,走出機場行李大廳,就看到我那接機的門生鄧杰:【老師、師娘好!坐長途飛機很累吧!】【還好!還好!】【師娘妳總是這麼漂亮,我每次看到妳,都有一種格外的喜悅感!】【我也一樣,每次看到妳,都會感到很溫馨!】我老婆跟我門生鄧杰一見面即宛如親娘見到女兒一樣,甜言蜜語的不已。【喂!妳兩個女人,到底知道不知道旁邊還有一個老俊男!】筆者向來就是最會挑機會跟我老婆幽默一下。【哈!哈!哈!有人在吃醋了!】我門生鄧杰雖是女流,但很有豪氣味,也常常喜歡逗樂筆者。

    很順的,鄧杰開車帶著筆者夫妻,離開了北京首都機場,一路上非常興奮相互傾訴,各人都有說不完的事兒,不知不覺中就到了我們要下塌的酒店(工體邊的麗恩酒店)。一進酒店,酒店的服務員看到我夫妻,滿臉笑容道:【回來啦!台灣很好玩吧!】真的就是如此的氛圍。筆者夫妻踏進這家酒店,就宛如回到自己家似的。因為每年都得進駐這家酒店二三次,跟我台灣的家一樣,農曆十一月底回家等待過年,清明節過後就到美洲,中秋節前夕回家準備到中國大陸。

   【小姐!月底我們要去安徽合肥的鄉下,幫一大戶人家,修改祖先陰宅風水,妳跟不跟?】。當筆者將住宿房間與一切行李打理妥當之後,即對我門生鄧杰說。【合肥!太遠了,我無法脫身。老師每次都是這樣,屁股還未坐穩就馬上又要想往外跑!】聽我這一提,鄧杰馬上嘟起小嘴,埋了我一怨。

【小姐、小姐!妳有沒有搞錯!我也是要養家活口,不工作哪有飯吃,妳要叫我老兩口喝西北風啊!】筆者跟我門生,平常的互動就是如此風趣。【確定日子了嗎?搭飛機或坐動車?】鄧杰對待筆者夫妻一直很貼心,就跟我親生女兒一樣。【農曆二月二日,去時搭飛機,回北京坐火車,可以順便欣賞沿途的風景跟加持。】【老師最令我敬佩的就是這一點,隨時隨刻都惦記著那些人們看不見、也聽不到的可憐孤魂野鬼。】。

    二月二日清早,鄧杰載我夫妻到機場。我們由北京首都機場出發。到了合肥,下機門,一進機場大廳,就看見陸太太的大兒子跟一位男仕,正對著筆者夫妻迎面揮手走過來。

【大師、師娘!這位是我堂哥,他叫郭xx。】【大師、師娘,久仰!久仰!歡迎兩位貴人到合肥來!】【你們太客氣了!】【大師、師娘!坐飛機很辛苦吧!】【還好!我們夫妻一直就是過著這種日子,所以沒什麼,兩位帥哥你不必為我們擔心。】四人一見面,相互握手寒暄。【我看大師、師娘的氣色這麼好,平常有練些什麼功夫嗎?是否可教幾招給晚輩鍛練鍛練!】這位郭先生非常健談又具氣質。【從來沒練過什麼?只是每天生活單純、做事憑良心、隨時保持愉快的心情,多爬山、多走路,吃、睡、運動,要平衡,這就是我們修練的訣竅。】大夥兒宛如久別重逢的好友,一見如故的說個不完。

   大概經過一個小時三十分的車程,才到郭家老厝。郭家老厝屬半個四合院,還住著陸太太的兄嫂(去接筆者夫妻這位堂哥的媽)。【麻煩兩位老人家,從台灣大老遠跑來幫我家的忙,非常感激、非常感謝!請坐、請坐!】一進郭家客廳,這位郭媽媽非常樸素熱情,很快的請我夫妻上坐。【郭媽媽!妳太客氣了,這種事雖屬特殊工作,那也要妳們能接受我的專業,否則我們也來不了呀!】筆者應景答著。這時郭先生跟陸太太的兒子,帶著四位魁梧的壯丁走了進來:【大師!這四位是我們的鄰居遠親,明天挖墳的工作,就是由他們四位來幫忙!】。這個小村還保留著中華古代的優良傳統習俗,所以每逢婚、喪、喜、慶之處理事宜,就是村內家族親戚相互幫忙。

   翌日,大清早,郭家大哥、陸太太的兒子就帶領著筆者夫妻跟昨天那四位大漢,搭兩輛小車,前往山上郭家祖父的陰宅處。車隊繞過兩條溪水,越過一個小山丘,到達一個比較高的山丘下,大夥就靠徒步往上爬,不到一刻鐘,即呈現一排的古墓在大家的眼前。這時郭先生指著其中一個墓碑:【這個就是我曾祖父的陰宅!】當時筆者看了手錶:【還差十分五鐘才可動工,大家先歇一會兒!】。【大師!你不是說辰時嗎?】通常一般人對中國的用時習性,很容易犯錯(即使是一般專業者,亦是如此),因為他們對時間的認知非常有限。時間跟能量基因種類、速度、強弱、多寡、運動方向,有絕對的關係的。如;今天筆者擇辰時要開始動工,蓋【辰時】是早上七點到九點,因為七點也屬【卯時】,所以七點是屬【空亡】現象,空亡等於無能量狀態,故必須走過一刻鐘之後才完全屬【辰時】。郭家兄弟聽筆者這一解說才恍然大悟。

   早上七點過一刻,大夥開始挖掘郭家祖父的祖墳,大概挖掘了一個小時。【這是怎麼一回事?】當場每個人都愣住了,因為已將整個祖墳幾乎全部鏟平了竟然連棺木都沒見著。

【難道我曾祖父的靈骨並沒埋葬在此地?】這時兩位郭先生感到一陣茫然:【哈!哈!哈!有這麼糊塗的子孫,竟然將一個空無一物的假墓,全族人祭拜了幾十年,時在太離譜了!】

   當筆者發現如此現象同時,筆者心知,這又將是我人生的一大考驗了。雖然事出非我錯,但想到郭家聘我來處理此事,是要發不少金錢,而且找不到他家祖先靈骨,我根本就無法將他們身上的基因反射疾病醫好,再者,筆者深恐他們全族人將會陷入另一種無明恐懼,這才是可怕。

   既然事實已擺在眼前,只有回家再討論。大家馬上收拾所有的挖掘工具,準備回郭家古厝。到了郭家古厝,很快客廳內都擠滿了族人。【太不可思議了,我們竟然祭拜幾十年,都不知道曾祖父的墳內,竟然空無一物!實在太可笑了!】郭xx很感愾的對自己族人說著。【敢問大師,這種狀況你有什麼看法或什麼指示?】,陸太太的兒子一時心慌,即對筆者請教。【明天再說吧!這也是我這輩子碰到的第一遭,一時我也無法可想。】當下在場的人,心裡都感到很納悶很糾結。

    當晚,筆者夫妻整夜根本無法入眠,尤其是筆者。想到郭家費這麼多的金錢與精神,結果竟然是白忙一場,我真的想不開。不知過了多久,心想既然無法躺下來睡,索性就打坐吧!當筆者打坐大概有兩刻鐘的光景,突然!筆者的耳朵從遠方傳來一陣:【滴血認親!】四個字。【哇哈!哈哈哈!】可能是我太興奮了吧,忘了當下是屬三更半夜,【老公!你發什麼神經,幹嗎笑那麼大聲,你不睡覺,可別影響別人呀!】。真是太棒了,祖師又傳給我新祕招。說實在的,每次當筆者遇到難題,於緊要關鍵的時刻,我的堪輿祖師們,都會用各種方式來傳授筆者祕招。我真的太幸運了。當時我腦子裡立刻悟出決解的方法,所以很快就睡著了。

 

太乙明心 2013.08.03.於美國舊金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