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仙子拜師一一一

沒有經過苦難,豈能增長智慧,沒有正善智慧,豈能改善命運

 

2010年冬至後,一個晚上,家中來了近十位好友,其中只有一位是筆者熟識,其餘都是新面孔。筆者跟我老婆從書房出來,大夥兒異口同聲;[大師、師娘好。][大家都好。]筆者跟我老婆很快的回應大家。[宮小姐,好久不見,看來氣色還不錯呢][托大師、師娘的福。]這位宮小姐是筆者門生的胞妹,她在國家軍事學校任教,人品好、個子高、有氣質,可惜年近三十五,還小姑獨處。她向來對筆者一直很尊重,為人亦非常熱心,因此常常介紹一些有疑難雜症的親朋好友來讓我為他們服務。我看今天的客人當中,一半以上是她帶來的吧。

[請問諸位,你們都有懺悔三天了嗎?],這是筆者對所有要接受我加持的眾生,必然要求的第一件事。[我們都還沒,因為我們都是第一次來。]既然大家都是第一次來,那我就優惠這些訪客,每人先送加持一次。之後,大夥兒就在我家客廳寒喧,尤其是宮小姐算是老油條,提議筆者說些神奇的經驗,讓大夥兒共享。其實很多好友就是最愛聽我的神奇故事,當下筆者就應大夥兒的要求,開始說些近期的神奇事件,大家聽的津津有味,直到晚上十一點了,還欲罷不能。

第三天晚上,來訪的人更多,除了第一天來的朋友之外,還增加幾位新朋友。

【老師,這位黃小姐家住鳳山,路程較遠,是否可先幫她加持?】個子最高的宮小姐對筆者舉手提議。【可以。】說著,筆者馬上為這位蠻年輕美麗的黃小姐加持。【這位小姐,你有很嚴重的心臟病,而且頭部又很眩,我想你的睡眠一定很差?】打從我一開始加持動作,我老婆就跟在旁邊透視這位黃小姐。這位黃小姐略點了頭示意。筆者大概加持了十分鐘光景,【小姐,你心臟的上面坐著一位老太婆,眼睛濁濁,一頭白髮,她自稱是你外婆。】當我老婆說到此,這位黃小姐突然放聲大哭。【老太婆,你不必傷心,於此時空你能遇到我太乙明心,表示你活在人間時,有積善德,否則沒這份福報。但是你要知道,黃小姐是你的外孫女,是無法替你做主任何一件逝後事務的,因為你的一切逝後事務,只有你的後代男丁才能具備權利去改善,因此我建議你當該回到你男丁的家中,等待機會,告訴你後代男丁,有關你的苦難。當下我希望你能馬上離開你外孫女的靈體。至於,你的外孫女,充其量也只能幫你傳達這份信息而已。】當筆者知道真相之後,即對黃小姐外婆的靈體邊加持邊說法。

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靈界眾生絕對是【重男輕女的】。天法規定任何女方祖先靈體都不可長期附在出嫁女兒身上,除非無法得之其所以然者例外,因為女兒若嫁人,去逝之後就不屬於生父家的人,這是人類自訂的規矩,天規也就順其自然而成。之所以,筆者常對眾生說:女人最易罹患祖先的疾病,但遇到筆者,很容易處理。相對的,男人比較不易罹患祖先的疾病,但一旦罹患祖先的疾病,那就很麻煩,因為人類會罹患祖先的疾病,不外乎兩種關係;一、自家的風水磁場有瑕疵,要不然就是祖先風水磁場有問題。蓋自家風水若有瑕疵,可隨心所欲去修改,但,若是祖先風水,那可就沒那麼簡單,尤其有些事務不只關係到一個祖先陰宅問題,說不定還是好幾個祖先或好幾代祖先的陰宅都有問題,像眼前黃小姐的心臟病,非動她外祖母的風水不可,要動她外婆的風水,這絕對不是黃小姐能力可及的,那該怎麼辦?

【那我該怎麼辦?】黃小姐聽筆者跟他外祖母對話之後,馬上對筆者說。

【我建議你,現在就馬上打電話,跟你舅舅轉達你外婆的信息;說你外祖母的陰宅風水磁場錯了,請他幫忙改善。】我很嚴肅的對黃小姐說著。【我不敢打,因為我舅舅非但不相信我講的話,而且還會大罵我一頓,說我迷信。】當時黃小姐很惶然的告訴筆者。【小姐,你不能因為怕妳舅舅罵你,就不打這通電話,那大師是無法醫妳的病的。]我老婆看黃小姐驚慌、無奈的樣子,即對她安慰道。【若妳不打這通電話,我是無法說服你外祖母的靈體讓離開你身上的,那你只有等死的分,不要說我無能為力,就是神仙也無法救妳,妳再詳細想想。】筆者再次的嚴肅告知黃小姐其嚴重性。

當下現場好多人都幫筆者勸著黃小姐。【好吧,我只有硬著頭皮了】,說著黃小姐拿起手機,邊撥號邊流淚;【喂,我是xx,是舅媽嗎,我告訴你,有一位太乙明心大師說我外祖母的陰宅錯了,說請舅舅能重視這件事。】黃小姐跟他舅媽只短短的說了幾句話,很快就切斷手機,心有餘悸似的望著大夥兒,又二度的放聲大哭。

【老太婆妳聽到了吧,妳的外孫女已跟妳兒媳婦傳遞了妳陰宅擺錯的信息,那妳是不是該離開她的身上了。】當黃小姐向她舅媽通完電話,筆者立刻又舉起雙手,向她頭上開始加持:【老太婆,妳該聽到了吧,那我希望妳不要違背天規再停留於妳外孫女身上囉。】【我可以請大師幫我加持一下下?我就離開。】這位黃小姐的外祖母,透過我老婆跟我討價還價。【好,我答應你。】說著筆者馬上又在黃小姐頭頂上,再度給予加持。加持了大概五分鐘之後,筆者即將黃小姐外祖母的靈體送回去她的靈骨上。當時黃小姐突然對筆者合十道;【大師謝謝你的幫忙,我深信我外祖母已離開我身上,因為我發現,當大師加持的手放下之際,同時我感到,長期壓在我心臟的那塊石頭突然消失了,我現在感到渾身舒暢,而且頭很輕鬆清楚,謝謝大師、師娘。】當黃小姐說完這段話,大夥伙兒都拍手為她慶幸。

【各位現場的朋友,我是第一次到大師家來,其實我要來之前,我並沒抱著太大的希望,尤其我二姐是持反對態度。這不能怪她,因為我跟我二姐都罹患相同的疾病,我比較嚴重。我已經食用了十餘年的安眠藥,亦看過無數的中醫、西醫,我也走遍了台灣無數的宮、壇、寺、廟,訪求了甚多高明法師,所發費的金錢、時間、精神無法估計,但仍有越陷越深的趨勢,我曾經也企圖自殺過兩次,因為我很愛漂亮,深怕我會發瘋,會很難看。今天我經我的大恩人宮小姐的萬般摧促,才硬著頭皮,心想反正被騙了十餘年,不在乎再被騙一次,沒想到,我痛苦十餘年的重病,大師未經半小時的光景,就將我醫好,此時我除了感激之外,我深深佩服他夫妻的功力,更敬佩他們的慈悲,因為我得知大師、師娘,他們幫眾生靈療,絕對不收紅包,不接受餽贈,更不接受任何形式的供養,我今天太高興了,所以我講出了我衷心的感激,我明天一定會帶我二姐來,讓她親眼目睹,人世間還是有菩薩,我在再度的感恩大師、師娘,謝謝大師、師娘】,當黃小姐講出這段話時,現場的所有訪客,都被他感動的哭泣流淚,尤其是她本人聲淚俱下的情感,令筆者夫妻,永誌不忘。

 

太乙明心  2013.07.10. 於美國華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