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超越想像的生命一一一

2008年 五月,台灣南部的高雄,氣候已經很熱。一個清爽的早上,我跟內人在岡山阿公店水庫步道,例行晨走。看到一對大概近八旬的老人,跟我夫妻一樣,在步道上散步 著,雙雙有說有笑,令人欣羨不已。突然老婦人,看似體力不支,緩緩倒地。霎時,老翁即慌張的將老婦人拖拉到一旁的樹下。當時筆者夫妻見狀不妙,趕緊趨向 前:「請問老先生,你老婆怎麼了?」「她是我家鄰居,不是我老婆。」這位老先生很快的回我話。當下筆者一頭霧水?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筆者一面 說道歉,一面動起雙手幫老先生,將這位老太婆扶正,讓她就地坐好,然後迅速慣性的舉起左手,在這位老太婆的頭頂,開始為她加持。這位老先生,面對筆者當時 的舉動,一邊好奇、一邊茫然,不知筆者在幹什麼?遇到如此突發狀況,說實在的,筆者若不是有超能力的話,就是身經百戰的我,也將感到束手無策。

筆 者在老太婆的頭頂,加持了大約十分鐘之後,這位老太婆漸漸甦醒過來。睜開了眼睛,很訝然道:「剛才我發生了什麼事?」「沒事、沒事,只是昏過去而已!現在 並無大礙。」當下,這兩位老前輩,一個是感激、一個是茫然。筆者見狀,心想總算沒事了,即跟我老婆,臉帶微笑,略懷一絲做過善事之後的好心情,離開了阿公 店水庫的步道。

一進家門,已有訪 客,原來是筆者三弟帶來的。「大哥、大嫂你們去散步阿!六點我打電話來,俊華說你們去散步。」筆者三弟向來就很熱心,他是高雄市楠梓區國昌里的里長。他對 里民服務的態度,連筆者都得敬佩三分。他不但服務轄區的里民之外,若他里的里長不在時,也會黑卒吃過河。他為民服務是沒有時間限制的,只要里民有困難需要 他跑腿, 他都會盡力而為,堪稱是位很稱職的民代。他不但服務勤快而且每逢佳節,都會自掏腰包為里民辦一些活動。他辦的活動向來都是有聲有 色,令里民歡欣鼓舞,因此很受里民的支持與信賴。

「大師、師娘你們好!我們是王里長的好朋友。」三弟帶來的客人很客氣的自我介紹。「大哥,這兩位是ㄨㄨ里的里民,因為他們問 題很難辦,所以他們的里長才託我請大哥幫忙。」原來三弟帶這兩人是婆媳關係,因為一年前的一個晚上,他媳婦做了一場惡夢,醒來之後則每天頭痛,看了半年的 中醫、西醫都沒有好轉。三個月前突然惡化,首先不想見人,後來演變成自言自語,最近又會無預警的生氣、罵人。他們也到處尋求高人或宗教法師幫忙,但都束手 無策。前天夜裡,在一場里長會報的場合,他們的里長對我三弟無意間提起此事,我三弟毅然答應幫忙,所以今晨即將病患帶來見筆者。

筆者還是慣性的先替患者加持,然後由我老婆一旁來掃描。筆者在患者頭頂大概加持了五分鐘。「這位太太,你們家中有拜祖先嗎?」我老婆似乎已看出問題的端倪,開口問這位患者的婆婆。

「沒有!我們是將祖先的牌位放在ㄨㄨ佛寺,因為那裡的出家師父可每天幫我家祖先唸經超度。」這位婆婆很認真的回我老婆的話。

「那我再問你,你家婆婆是不是中風死的,而且年紀不是很老,應該是五十多歲,眼睛大大的。嘴的右上角有一顆痣。」我老婆像是興師問罪似的,聲音有點嚴肅,對患者的婆婆道。

「師娘,你怎麼知道這麼多?」這位患者的婆婆有點驚訝又略帶恐慌。

「因為我看到你家婆婆的靈體,顯現在你媳婦的頭部,樣子很生氣。我問她為何生氣,她說你們不但沒拜祖先而且還將她的骨灰擱置 於靈骨塔內,她每天都很痛苦。」我老婆將她法眼所看到一切,一五一十的告知這位患者的婆婆。令這位婆婆不得不相信,因為她婆婆的長相跟疾病,之前,我老婆 根本不可能知道,於此卻能很精準的道出。所以她一面相信一面心存恐懼,她恐懼的是,因為這些錯誤之決定,都是她所做的,她深怕將來她夫家的祖先,會不會因 此來找她算帳。

「大師,現在我要如何來善後,以彌補我的過錯?」看這位婆婆的可憐樣,令筆者無限的感慨。世上很多人很易犯,於某些事物上, 為了爭一時的鋒頭,往往會不用其極力排眾議,堅持自我決定。但當發現她的決定是錯誤而存著後遺症,又得知鬼會來討債時,過去那股耀武揚威的傲氣,即立刻蕩 然消失,人就是如此無知、脆弱。

「老太太妳先別著急,我老婆所說的話,是可以應證的,而且我也想藉應證來治好妳家媳婦的病。」筆者聽我老婆清楚的道出這位媳 婦致病的原委之際,心已有腹案;打算以應證【藉假修真】的方式來暫治這位媳婦的疾病,也讓這位婆婆心服口服,最重要的是對筆者夫妻的靈療功力,再次的自我 挑戰與自我肯定!隨著我老婆即問這位婆婆:「請問妳平常有唸佛、拜佛嗎?」「有,我們都唸南無觀世音菩薩!」我老婆聽這位婆婆回話之後,馬上到室內取來一 尊觀世音菩薩的小佛像,遞給筆者。

「請妳坐好、閉上眼睛、心情放鬆,將這尊觀世音菩薩的佛像,雙手拱好。」筆者接了我老婆給我的觀音佛像,馬上請這位患者雙手拱好,要她端坐於沙發上,然後再次在她頭頂上加持。

「敬請、奉請在這位女眾靈體上ㄨ家的祖先,有關妳的苦難,我老婆已將一切事象清楚的告知妳家媳婦,她也已答應將妳的靈骨下葬 及將妳ㄨ家的祖先牌位遷回家中供奉,俗說;入罪就不殺人,有過必改,善莫大焉。我希望妳能寬恕他過去的無知,何況她是妳的親人。」當筆者邊加持邊對附在這 位患者的婆婆靈體說法時,這位患者即無端的開始哭泣,一旁的婆婆見狀,驚慌不已:「我媳婦為什麼會哭?」「這不是妳家媳婦在哭,那是妳家死去的婆婆借妳媳 婦的肉體在哭,因為她已被大師說法有所感動,妳不必緊張!」我老婆看這位婆婆的緊張樣,很快的對她說明狀況。

「既然妳家媳婦已答應妳的要求,那妳該即刻將靈體退出妳孫媳婦的肉體,免得她的肉體受傷。」當筆者說到此處,這位患者突然哭得更激動,令這位患者的婆婆更加緊張。一陣激烈哭聲之後,接著就一直

點頭,示意接受筆者的說法。

「我太乙明心,感激妳接受我的說法,那現在我煩請妳馬上將靈體退到這尊觀世音菩薩的佛像裡,讓妳的家人,在家中早晚向妳請安問暖。」這時這位患者還是點頭示意,接著筆者馬上舉起雙手很恭敬的將這個死去婆婆的靈體,請入這位患者雙手所拱的觀世音菩薩的佛像裡。

當這個【藉假修真】 的儀式完成之際,這位患者整個人無法支撐,緩緩的倒在我家沙發上,我老婆很快的將這位患者安置躺平,筆者開始第三度為她加持。大概過了一刻鐘的光景,這位 患者睜開了疲憊的雙眼:「婆婆,我感到好累!但很舒服,好像脫掉一身的重擔似的,頭腦更是清晰輕鬆。」這種現象,就是靈體真正已退出患者肉體的表徵。當下 這位患者的婆婆才鬆了一口氣,露出一絲笑意。

一場【藉假修真】的超然靈療,在眾目睽睽之下,順利完成。這再度應證筆者的方法是正確的。

「謝謝大師、謝謝師娘!」「謝謝大哥、謝謝大嫂!」這一切事情就在一個時辰內搞定,我三弟跟這對婆媳,三人很高興的帶著觀音佛像,立刻向筆者夫妻道別,因為大家都很忙,尤其是筆者。

「不要忘了處理,妳們所答應妳死去婆婆的要求,否則一切後果妳將自行負責!」臨別之際,筆者再次慎重的向患者的婆婆叮嚀。因為筆者曾經有遇過,一些人,治病之時,什麼都答應,後來病好了,就將與死者的承諾,忘的一乾二淨,最後死者打死都不再給懺悔的機會,終於遺恨而死。

太乙明心  2010.05.28完稿於美國舊金山

Advertisements